第32章

ӭ����ȥ��һĘ�t��ӑ�ã�����Ҋ���������0�2�0�2�0�2�0�2���Մ������f�����Ǐ����ƽӹģ���ġ��������@���α�Ӱ������Ⱥ����Ȼ���Q���uȺ��Ĵ��ڣ�Ľ���Aһ����֪���0�2�0�2�0�2�0�2�����dζ��Ȼ�ؿ���Ľ���A�������΁���ɽ�����0�2�0�2�0�2�0�2Ľ���A�������Ҍ�˼���������o��¶�����X�ף...「聽的時候,認真點。」劉衍抓著她的手緊了緊,提醒她收迴心神。

慕灼華忙低下頭,輕聲道:「知、知道了……」

心跳卻還是亂七八糟地蹦躂……

劉衍握著慕灼華的手寫下一個字:「這個字是什麽意思,你知道了嗎?」

慕灼華答道:「是北涼文中的『我』。」

劉衍點頭,又寫下了幾個簡單的字,慕灼華都一一答對了。

「那我教你這幾個字的發音,這個字發音的時候,舌尖微翹……」劉衍說著發出了一個有些奇怪的音,慕灼華瞪大了眼睛看著劉衍的口型,努力地模仿,卻似乎有些不同。

劉衍道:「北涼的發音多有捲舌,與我們陳國大不相同,你發音之時輕輕吐氣,感受到喉腔與氣流的震動,感受舌頭的顫動。」

慕灼華皺著眉頭,努力地按照劉衍的指示去做,卻不得其道。

「發音的位置要低一些,在這裏。」劉衍牽起慕灼華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喉結處,又徐徐往下低了寸許,落在鎖骨之間的凹陷處,「在這兒。」

劉衍掌心的溫度是燙的,慕灼華的指尖撫過他喉間的起伏,感受到溫熱的肌膚下傳遞而來的震動,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臉上緩緩泛出一層薄紅來,整個人都僵住了。

偏偏劉衍彷佛未察覺到兩人此時姿勢的曖昧,他見慕灼華僵住不動,便俯身湊到她眼前,帶著淡淡酒氣的呼吸拂在她麵上,低啞的聲音輕輕問道:「沒聽清嗎?」

慕灼華彷佛觸電似的彈了一下,往後一縮,臉上紅暈深得藏不住了,她支支吾吾地說:「聽、聽清了……」

劉衍這才滿意了,鬆開了抓著她的手,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

「你聰明,什麽都難不住你的。不過……說不標準也無妨。北涼使臣來我陳國朝賀,自然會說陳國話,你能學會聽些北涼話,也就可以了。」

慕灼華的發髻軟軟的,讓劉衍給揉得鬆散了。她心如擂鼓地看著劉衍微醉的神色,低聲認真道:「下官得加倍努力學好了,不給王爺丟人!」

劉衍低聲一笑:「好,本王教你。」

慕灼華小心翼翼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抓著書說道:「那……下官就先告退了,不打擾王爺休息了。」

劉衍輕輕點了點頭,道:「不要累著自己了。」

慕灼華這才屈了屈膝,小跑到了門口,又頓住了腳步,迴頭看向劉衍。

劉衍似乎有些倦意,已經坐在了椅子上,閉上了雙眼揉著眉心。

這個位置上似乎還殘留著她身上清甜的香氣,有點像是夏日裏果子的氣息,縈繞在鼻腔之中,讓他心口有種酸酸甜甜的感覺。

劉衍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太陽穴有些酸脹,他的意識是清醒的,身體卻有些提不起勁。自中毒後,他武功失了九成,酒量也是大不如前了,隻是兩壺酒,就讓他鬆懈了自己的心神,放任了自己的情緒外泄。

「王爺,王爺……」

有聲音軟軟地喚著他,將他的意識從浮沉中撈起,劉衍緩緩睜開了眼,卻見慕灼華去而複返,手中捧著一碗淺褐色的茶湯,一雙濡濕的杏眼炯炯有神地望著他。

「這是解酒茶,您喝了之後就不難受了。」纖細的小手捧著茶碗,遞到了他跟前。

劉衍恍惚了片刻,才從她手中接過茶碗,碗中茶湯散發出淡淡的藥香味,入口微苦,卻又迴甘無窮,一碗入腹,讓他整個人鬆快了許多。

劉衍勾起一抹淺笑,凝神看嚮慕灼華:「你有心了。」

慕灼華接過空碗,露出一個乖巧討好的笑容:「應該的,王爺,要不要讓執墨過來伺候?」

劉衍輕輕搖頭:「本王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慕灼華立刻心領神會道:「那下官這就走!」

慕灼華剛轉過身呢,便被劉衍抬手拉住了廣袖。

「你留下。」

慕灼華愕然迴頭,看向劉衍。一雙漆黑深邃的眸子直勾勾望著她,將她釘在了原地。慕灼華腦子忽然有些不夠用了,為什麽想一個人待著,卻又叫她留下?

但既是劉衍的吩咐,她也不能質疑反對,便乖巧地站在了原地,問道:「王爺還有什麽吩咐?」

劉衍定定看了她半晌,看得慕灼華渾身不自在,他才緩緩開口問道:「你離家許久,可曾想家了?」

慕灼華沒料到劉衍竟是問她這個問題,脫口而出便道:「不想。」

劉衍疑惑地挑了下眉梢,探究的目光凝視她。

慕灼華抿了抿唇角,老實道:「不怕王爺笑話,下官雖姓慕,卻也算不上慕家人,那個家裏……沒有人會想下官,下官亦不想他們,巨力纔是下官唯一的家人。」

劉衍想起執墨查到的關於慕灼華的資料,薄薄的一張紙,便是她的十八年。生母早逝,嫡母不慈,父親風流成性,想必家中兄弟姐妹,也無多少手足之情可言了。

心口處湧起了一股憐惜之情,他輕輕歎了口氣:「你慣會察言觀色,若是有心討好,想必你的父親和嫡母,也不會苛待無視你。」

慕灼華苦笑道:「王爺生於天家,難道不明白麽,被上位者喜歡,也未必全然是一件好事。」見劉衍眼中仍有不解,她又解釋道,「下官若是讓父親喜歡了,便會遭到姨娘姐妹們的妒忌排擠,若是讓姐妹姨娘們喜歡了,又會被她們糾纏,如此一來,下官便沒有片刻清靜,不能好好看書學習。無關人等的喜歡,於下官毫無意義。」

劉衍露出恍然的神色,她這一番話壓得他心頭沉重了幾分,看著她單薄纖瘦的肩膀,殘餘幾分稚氣的小臉,才明白她並非生來聰慧,不過是形勢所迫而已。若她如琛兒那般,生來高貴,受盡寵愛,又會是怎樣一番風采?她不需要小心翼翼地遮掩自己的傾城色,謹小慎微地討好他人,汲汲營營地算計人心,她可以活得肆意張揚,真正人如其名,灼灼其華……

慕灼華看著劉衍晦暗難測的眼神,心頭突地一跳,忐忑開口問道:「王爺……可是有什麽心事?」

慕灼華也隻是隨口一問,並不認為心機深沉的劉衍會真的把心事告訴她,但劉衍卻是淡淡一笑,朝她勾了勾手指。慕灼華猶疑著,向他走近了幾步,在他的示意下朝他彎下了腰,附耳過去。

糯黃的襦裙下擺擦過他絳紫色的衣袍,甜香融進了伽羅香,劉衍低啞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含著三分戲謔三分真誠的笑意:「本王於你而言,是無關人等的喜歡嗎?」

慕灼華心尖一顫,嚥了咽口水,看著近在咫尺的幽深雙眸,幹笑道:「那……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喜歡。」

劉衍似笑非笑的眼神似乎將她整個人都看透了,可她此刻卻看不透劉衍的心思了。他這話是什麽意思?是喝醉了胡言亂語,還是意有所指?

慕灼華腦海中算計著劉衍的心思,渾然未覺傾身間露出了胸前白膩的風光,隱沒在胸口處的溝壑勾勒出凹凸有致的線條,濃鬱的甜香撩撥著男人的理智。劉衍的眼神暗了幾分,他垂下長睫掩蓋住眼底潛藏的**,緩緩勾起唇角,一字字笑著道:「小、騙、子。」

慕灼華心跳漏了一拍,當即跪了下來,無比真誠道:「下官對王爺赤膽忠心,不敢欺瞞!」

劉衍右手支著下顎,懶懶地靠在椅背上,含笑看著她發誓。

「隻是忠心嗎?」劉衍挑了下眉梢,「本王記得,你先前說的是,傾慕?」

慕灼華麵不改色地改口道:「沒錯,那便是忠貞不二!」

劉衍笑出了聲,又道:「那本王若是娶了王妃,你豈不是該傷心難過了?」

慕灼華愣了一下,第一反應是——他病好啦?

但話到嘴邊不假思索,卻是:「王爺開心最重要,下官的心情不重要。」

劉衍深深凝視著她。這丫頭就像茶館酒樓裏的說書先生,也像是寺廟道觀裏的神棍半仙,給她幾兩銀子,她能說得你心花怒放,哪怕你知道她滿嘴都是鬼話,也被哄騙得滿心歡喜。

慕灼華小心翼翼地瞟了劉衍一眼,猶豫著問道:「王爺心事重重……難道是要娶王妃了?」

劉衍一笑,隨意地找了藉口搪塞:「萬神醫叮囑本王需清心寡慾,心平氣和,方能避免毒發,因此本王無意娶妃。」

慕灼華恍然大悟——果然還是不能人道。

劉衍並不知道慕灼華心中所想,隻是見她露出一副鬆了口氣的模樣,他心中微喜——她也不想他娶妃。

也許……並非隻有自己一人入了戲。

慕灼華迴到自己房中,勞累了一天,身上有些酸軟,郭巨力讓她趴在床上,自己用心地幫她揉捏腰背。

慕灼華雙手交迭在身前,下巴擱在手背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郭巨力問道:「小姐在想什麽,這麽出神?」

慕灼華皺眉道:「今天王爺感覺怪怪的……」

「怎麽了?」

慕灼華也說不清楚:「往常他都離我遠遠的,今天居然主動親近我?還問了我家裏的事,他是不是在查我阿孃的事?」

郭巨力思忖道:「姨孃的事,小姐你都不清楚,他又能問出什麽來?」

慕灼華覺得郭巨力說的也有幾分道理,又道:「他還說他要清心寡慾,不娶妃。」

「小姐不是說過嘛,定王殿下他不能人道……」

慕灼華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看他心事重重的樣子……難道是暗示我給他治病?」

郭巨力煞有介事地點點頭:「許是這樣呢,男人對這種事,都是羞於啟齒。」

「嗯……」慕灼華一臉深沉凝重,「那等忙過了這陣子,我好好琢磨琢磨這病怎麽治……」

理蕃寺的人為了籌備這次的接待,忙得不可開交。禮部開了兩天的會才把接待流程敲定下來,兵部和刑部連手,負責全程的守衛安全,戶部做了預算安排,把銀子分發到位。劉衍指定了四人作為接待團,除了慕灼華,另外三個都是從北涼邊境調來的老人,精通北涼語言與習俗。慕灼華這樣一個新人也能參與其中,著實讓其他人背後議論了一陣,但慕灼華也顧不上別人的閑言閑語,她要學的比其他人多,忙得連吃飯都顧不上了。

經過了七日的苦熬,她勉強能聽懂簡單的北涼話,北涼文字能認得,就是說得很不標準,而且經常顛倒了語序。慕灼華每次都是白天學字句,晚上跟著劉衍練習發音,以至於理蕃寺的人都不知道她學習進度如何,不過再聰明的人,也不可能七日就學會北涼話。

到了休沐之日,理蕃寺的人要籌備接待工作,慕灼華則被劉衍帶了出去,直奔郊外。

「第一日在宮中宴請北涼使團,第二日則是安排在西郊狩獵,你作為接待團的成員,必然也要參加。你可以不會打獵,但是必須要學會騎馬,至少不能在馬上失了儀態。」

慕灼華看著眼前的駿馬,嚥了咽口水,後退一步,卻被身後的劉衍抓住了肩膀,往前一推。

「王爺,這馬太威猛了,咱們換匹溫順的吧。」慕灼華嚥了咽口水,看著眼前的高頭大馬。

「北涼使團要在我們麵前展現威風,騎的多是汗血寶馬,我們怎麽能騎溫順小馬,讓他們嘲笑陳國人沒有血性?」劉衍皺起眉頭,抓緊了慕灼華的肩膀,「本王親自教你,你不必害怕墜馬。」

慕灼華含著淚道:「知道了……」

「先抓著馬鞍,踩在馬鐙上,腳和腰同時用力!」劉衍手扶著慕灼華的腰,隻覺得掌心的腰肢又細又軟,不盈一握,他用力一托,慕灼華便翻身上了馬。

「好、好高!」慕灼華不受控製地顫抖起來,上一迴在馬背上的不良體驗讓她下意識地胃部翻湧,惡心想吐。

「君子六藝,騎射在列,不會騎馬可不行,本王在下麵看著,你按著指示做。」劉衍牽著馬,拍了拍馬匹的側頸,「這匹馬名喚風雷,跟隨本王多年,最通人性,不會摔了你。」

「下官……信王爺的……」慕灼華艱難地扯出一個笑臉。

「夾緊馬腹,腰背挺直,目視前方,現在隻是徐行,如果是疾馳,則要壓低了身子。」

劉衍說話間鬆開了手,寶馬便揚起蹄子走了起來,慕灼華強作鎮定目視前方,忽然發現不見了劉衍的身影,不禁慌道:「王爺,你在哪裏?」

身後傳來劉衍的聲音:「不要迴頭,往前看。」

「你別走太遠……萬一下官掉下來,你來不及接住怎麽辦……」慕灼華聲音微微發抖。

「本王就在你身後,不用怕。」

劉衍的聲音溫和中有一股力量,慕灼華彷佛真的沒那麽害怕了,風雷馱著慕灼華腳步輕快地跑了兩圈,慕灼華見果然沒事,整個人也放鬆了許多,不再渾身緊繃。

劉衍含笑看著這一幕,朗聲道:「接下來,本王會讓風雷提速,你抓緊一些。」

劉衍說罷吹了聲口哨,果然風雷聽完立刻提速奔跑起來,速度一快,馬上的顛簸感自然也增強了,慕灼華大驚失色,下意識地整個人趴在了馬背上,緊緊抱住馬鞍。

劉衍見狀眉頭一皺,施展輕功追了上去,落在慕灼華身後,將她圈在懷裏。

「起來,別怕!」劉衍抓住了慕灼華的手臂,將她從馬鞍上帶了起來。

「到時候你不必參與狩獵,隻要能學會在這個速度下保持儀態就可以了。」劉衍握著慕灼華的肩膀,感覺到掌心下微微的顫抖,便放緩了語氣柔聲安慰道,「你聰明膽大,騎馬之事是難不住你的。」

慕灼華紅著眼眶說:「當、當然……」

「來,深呼吸,挺直後背,目視前方,別忘了,你代表的可是我陳國的形象。」

可能是劉衍就坐在身後,慕灼華心裏有了底氣,漸漸地也就沒那麽緊張了,在奔跑的馬背上也能維持住儀態了。待跑了幾圈,慕灼華適應了馬背上的速度,劉衍才悄悄從馬背上下來。

慕灼華感覺到劉衍飛離馬背,心中一驚,但立即又收斂了心神,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前。她好像不那麽害怕了,她總是相信,就算墜下來,劉衍一定也能接住她……

劉衍看著慕灼華獨自一人坐在馬上,神情從緊張到放鬆,從放鬆到興奮,自己臉上也不自覺露出了微笑。

執劍走上前去,遞給劉衍一壺水。

「王爺其實不必親自教她,讓執墨教就好了。」

劉衍接過了水,淡淡笑道:「有個聰明的學生,本王教她並不覺得累。」

執劍皺了皺眉頭:「可是……王爺,她是傅聖儒的外孫女,難道王爺不擔心她接近您的意圖嗎?」

劉衍動作一滯,抬起眼看向不遠處的慕灼華,她似乎已經體會到了騎馬的快樂,微微汗濕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清澈的雙眸裏閃爍著簡單的快樂。

簡單……便是快樂……

劉衍垂下眼瞼,輕聲歎息:「她……不止於此……」

「可是王爺,人心大多是卑劣的,肮髒的,自私的!」執劍冷酷地說道,「我們殺北涼人,是因為他們是敵人,是為了保護我們在乎的人,而我們在乎的人,卻在背後捅刀子,他們又是為什麽?有些人,不值得信任,我寧可把人想得壞一點,起碼不至於被人害,被人騙!」

「執劍!」執墨走上前,打斷了執劍的話,「不可對王爺無理!」

劉衍對執墨搖頭笑了笑:「執劍說的,也沒有錯,他心中有恨,你讓他說出來。」

執墨拉了拉執劍的袖子,執劍低下頭,眼中卻是不服。

「王爺,王爺……」遠處傳來慕灼華的呼喊,「怎麽讓它停下來啊?」

劉衍翻身騎上另一匹馬,朝著慕灼華的方向奔去。

執劍看著劉衍的背影說道:「王爺明知道她別有用心,卻還是讓她接近。」

執墨道:「她知道一些秘密,王爺也是為了查清楚。」

執劍道:「隻怕王爺有時候會忘了自己的初衷了。」

執墨看著劉衍與慕灼華在一起的身影,竟是說不出反駁的話了。

許久之後,執墨才說:「可是……王爺和她在一起,是真的歡喜……」

作者有話要說: 劉衍勾了勾手指,慕灼華堆著笑上前。

劉衍:本王今日教你,何為勾引……0�2�0�2�0�2���ܵ���������Ԏ����������0�2�0�2�0�2�0�2��īһĘ���ܣ�������������Ů�ˡ����0�2�0�2�0�2�0�2���ܿ����ˆ̄������v�v��Ę�������Y�U�˿ښ⣬��Ľ���A����֣������^�����R�ϡ����0�2�0�2�0�2�0�2Ľ���A•�����ڶ������҄Ӳ��ˡ������0�2�0�2�0�2�0�2����һ�A�R��...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