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女人的報複

許久的彎繞,才走到了裏麵,這裏確實很大。看著不遠處花園裏熟悉的身影,顧心棠的臉上忽然愣住了,臉色蒼白,和那個身影交談的人,似乎注意到了這邊。顧心棠哆嗦著自己的唇,緊緊地咬住,生怕自己驚撥出來,她沒有想到,她的母親沒有死,而且,現在還在這裏好好的。眼底不自覺的沁出了淚水,顧心棠的淚珠一滴又一滴的滑落。“媽!”顧心棠腳步有些蹣跚,小跑過去,當她聽到她母親出事的事情,幾乎心碎欲絕,她母親是這麽久唯一對她...潔白的腰肢如柳條,纖細的手臂緊緊纏繞著男人的脖頸,汗珠在火熱的胸膛上,顧心棠的臉上是蔓紅的情潮。

男人身上如鬆木夾雜著煙草的香味,令人沉迷。

一個用力貫穿,她咬緊了自己的牙關,有些難耐,男人卻輕輕地吻著她的耳畔,柔情蜜意的吻帶著深意。

顧心棠暗自承受著這洶湧澎湃的情潮,男人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還有心思在我身下走神?看來是我動作太輕柔了!”

痛感卻一直包圍著顧心棠,她聽著男人的話語,臉上卻一白,房間裏的燈光昏暗,卻帶著曖昧。

說著,男人的舉動又更加的狂野,唇齒交纏間,顧心棠漸漸生出了痛快的感覺,唇邊卻泛起了一絲譏諷。

她,這個結婚三年的女人,總算是結束了她的第一次。

男人霸道卻又帶著些許曖昧的手掌在她的身上遊移,讓顧心棠有些無措,她隻是匍匐在男人的身上。

用著自己的方式,來開始這場一夜情。

她本來就是來酒吧尋找一夜情的,為了報複她的那個丈夫,在酒精的作用下,她不知道怎麽找到了這個陌生的男人。

“怎麽,不舒服嗎?”

心裏湧上的羞恥感,讓顧心棠有些羞怯,兩種思想不斷在她的腦海裏交鋒,她恨她日夜相處的丈夫,所以才會選擇出軌,這樣做是對他的報複!

但是良好的家教,讓顧心棠根本無法形容自己現在的處境,看著男人性感好聽的嗓音輕輕地一“哼”,她的臉更加紅潤。

“我……”

“還沒有人說過我的技術差的,看來,是我伺候不好你。”

男人沙啞的聲音往耳朵裏鑽,讓顧心棠耳根發燙,更讓人害羞的是,他們兩人結合的地方,在男人的動作下,逐漸生出了新的感受。

身體隱秘的興奮,卻怎麽都降不下去,顧心棠的心裏很不是滋味,如果不是她的丈夫高文彥如此折辱於她,她又何必如此?

她原來是天賦超群的新生模特,而高文彥是高高在上的超模,隻是已經結婚三年的她,不過是他身邊的一個可憐蟲罷了。

想到這,顧心棠的手更加牢牢的抱住了眼前的男人,男人似乎是情場高手,三二兩下,就讓她潰不成軍。

“還是處女?嗯?”

低低的聲音,讓顧心棠有些羞愧,雖然她恨那個無情無義的高文彥,但是眼前的男人,算是她無辜牽連的人。

在酒吧的時候,耀眼的燈光幾乎讓她閃瞎眼,酒精的悶灌下,她的勇氣滋生,不知道怎忙樣,就碰到了他,卻更加的洶湧。

男人也沒有拒絕她,也隻是眯著眼看著她,最後,兩人來了酒店,她沒有看清楚男人的臉。

“我不是!”

顧心棠的聲音有些怯怯,又帶著些誘人的音色,更加令人慾火焚身,男人沒有多說些什麽,隻是輕輕地一笑,然後繼續愛撫著她。間裏。滿眼怒意的看著眼前的高逸墨,顧心棠的心底不停翻湧的煩躁和怒火,讓她的眼底都是猩紅的血色。“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要讓她最恨的高文彥來參加這個高定的場次?顧心棠死咬著自己的唇瓣,微微克製著自己扭曲的表情,臉上很是難看,緊緊地盯著眼前的高逸墨。他明明知道,她最想要報複的人,就是高文彥和高姍姍,但是她得到的結果,卻是他送上了瞌睡的枕頭,給了高文彥機會!她答應高逸墨的一切要求,不就是為了報複高文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