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夜羅剎告之

合歡宗至寶。“本打算暫借於陰陽雙煞,成為本門抵擋焚道人的後手,卻沒想到,竟然用在了這裡,如今隻能你我二人搭配了,師弟你快祭煉一二。”修士的法器,並非拿來就可以用馭物術驅動。而是需要在此之前,對其稍稍祭煉,類似於天災者想要將一件物品放進儲物空間,必須先對其進行天災侵蝕一樣。或者換個比喻。絕大多數的天災者裝備,並不能隨時換戴,需要在安全時穿戴。修士祭出的法器,同樣有這個“穿戴”過程,要讓自己的能量注入...第613章

夜羅剎告之

償還了小隊公共積分後,陳默將剩下的積分,全都用在了修行獅吼功中。

雖然不能將之提升至lv10,但多積累一下經驗為也是好的。

隨著下次災難降臨任務期限的逐漸臨近,陳默將身上的積分也被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惡人小隊已經明確了下次末日任務時間。

未來的四至五個月內,入侵蜂巢世界的末日任務必將降臨。

深知末日任務的可怕,陳默自然是想要在此之前,竭盡所能提升了,若是能在末日任務前晉升至二級天災強化者階段最好,即使準備不充足沒能提升,也要先讓嚀嚶、天啟者率先晉升。

這晚。

隨著天色漸晚,商業街上的人越來越少,旅行團小隊四人坐在一樓大廳,一邊吃著乾果,一邊閒聊。

“明天就要執行任務了,準備得怎麼樣了?”

甜甜、嚀嚶、天啟者靠在椅子上,流露出憧憬的表情。

甜甜身懷大量積分,能夠透過延長自己在任務世界的停留時間,依靠蠱惑者職業的特性,快速提升實力。

嚀嚶則是迫不及待想要和琳達一起執行任務,陪伴她的成長。

至於大叔。

他自然是想要儘快將天基粒子炮的建設進度提升至30%,初步發揮它的戰爭潛力了,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奮鬥目標。

見眾人如此,陳默會心一笑,他也在精心計劃著自己的目標。

“第一,要將自己的獅子吼從lv9提升至lv10,達到功法大成,獲得钜額屬性增幅的同時,也大幅度提升自己的破魔驅邪特性,並將百邪不侵內力提升至lv9,等再教化融合三四個職業後,便可以達到lv10了。”

“第二,以300克金精、帝風狼皮、使命之光、糾纏狼靈為原材料,製作一雙可以代表自己現階段鍊金造詣的鞋子。”

“第三,教化融合毒師、爆破師兩個職業。”

“第四,利用歐米茄分身進一步提升基本功、大力金剛拳。”

“第五,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學習能夠有效利用昬曉菌的木屬性職業,集齊五行之力,滿足修行《五行歸墟》的最後一個條件。”

現在他終於有些理解當初在歸墟世界時,彭萬烈為何會因為修行《五行歸墟》而終生止步不前,始終未能晉升築基期了。

別的不說。

單就這門功法所需要的五行基礎,就足以讓許多人窮極一生了。

更何況這傢夥竟然選擇了五門修士職業的功法為基礎。

那些擁有良好靈根資質的屬性還好說,但一個人不可能五行靈根資質俱優,修行劣等靈根資質屬性的功法時,用度日如年形容也不為過。

當然。

以當時彭萬烈所展示的實力來看,這門大神通倒也值得陳默費盡心思去努力了。

不過因為陳默也不知道將要前往怎樣的世界,執行任務的世界擁有怎樣的特色職業,若是類似於血月世界還好說,各種各樣的職業中總會找到適合的,若是那種單一職業的世界,就隻能等以後了。

就在陳默對於明天執行災難降臨任務暢想之際。

街道上出現了四名不速之客,不請自來進入到旅行社當中。

“是你們。”

陳默臉色一冷,淡淡道:“有什麼事情嗎?”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神秘小隊。

夜羅剎冷聲道:“沒有事就不能來逛逛了嗎,還是說你們不對外出售商品了?”

“花蜜!”

陳默朝著後院大喊道:“招待一下。”

“好!”

眼見陳默就要帶著甜甜、嚀嚶、天啟者離開,夜羅剎趕忙道:“你就不好奇當初紫苑為什麼會功虧一簣地拋棄你嗎?”

陳默聞言,停下了腳步。

聽她的意思,這其中似乎另有隱情?

見夜羅剎一副冷漠傲然之色,陳默稍稍猶豫後,向一旁看著自己的花蜜道:“上茶。”

隨即他又朝著夜羅剎一行人道:“上來吧。”

來到二樓會議室後,陳默坐在主位,麵露深思之色。

根據石頭的記憶,紫苑是在一次例行檢查他的基本功後,徹底精神崩潰,說他終究是個廢物,然後便拋棄了他。

這雖然是客觀事實,但事後陳默仔細回想,卻又有諸多疑點。

譬如。

石頭已經這麼大了,紫苑發覺他頭腦遲鈍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為何會在最後快要成年的階段,選擇了放棄?

也正是出於這個疑慮,在夜羅剎剛剛說出那番話後,他才同意了再次接觸。

他這個人做人做事,一向是問心無愧。

對別人如此,對自己更是如此。

在歸墟世界他能夠與石頭相互諒解,也正是因為他對於石頭的問心無愧,這個由他與石頭融合的軀殼,纔能夠進一步的完美融合。

花蜜很快便端上來了熱茶。

陳默坐於主位,旅行團小隊、神秘小隊分坐兩側。

輕飲一口熱茶後,濃香四溢,回味無窮,陳默點了點頭,輕輕放下了茶杯,看向了夜羅剎。

“說吧,紫苑當初為什麼會放棄石頭。”

夜羅剎微微皺眉。

她現在終於有些理解,為何眼前的石頭會說自己已經死了,他是徹底放棄了曾經的一切,與曾經的自己一刀兩斷了。

心中微微一聲嘆息,她能夠想象得到,當初的石頭實在是太痛苦了。

被姐姐放棄後,他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心如死灰地前往了災難學院,一定是吃了很多苦,從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徹底與曾經軟弱、善良、愚鈍的自己一刀兩斷,並改名為旅者。

旅者的意思,沒有家的旅行者嗎?

“當初,姐姐之所以放棄你,除了因為你的表現實在太讓她失望外,還有一個原因,姐姐她……當初也是自身難保了。”

夜羅剎看向陳默,儘量放平語氣。

“否則這麼多年過去了,姐姐為何會含辛茹苦將你養大?”

陳默深吸口氣。

他直視夜羅剎道:“說詳細一點。”

“你知道天劍社嗎?”

夜羅剎的問話,讓陳默心中愕然。

他平靜地點了點頭,回應道:“知道一些,這是一個傳承社團,分為初級、中級、高階三部分,總社長是被譽為聚集地數百年來最強的宗師,念師,怎麼了?”

夜羅剎繼續道:“那你可知道,天劍社的最大盈利手段是什麼?”

陳默微微眯起雙眼。

“角鬥場。”

他的回應讓夜羅剎一臉愕然。

陳默見此,解釋道:“剛剛和天劍社合作了一次,去角鬥場參加了一個表演賽,稍稍知曉了一些內幕,怎麼了?”

夜羅剎上下打量著陳默,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不可思議。

強行壓製住心中的震驚,夜羅剎深吸了一口氣。

“那你可知道……維持角鬥場運營、負責為角鬥士、鬥獸提供服務的人,都是什麼人?”

陳默搖了搖頭。

“是二級以上的女性深淵者!”

夜羅剎的話讓陳默愕然一驚。

隨即他麵露不解道:“我知道紫苑是一位深淵者,但這和她放棄石頭又有什麼關係?”

“你以為這隻是一份很平常的工作?”

夜羅剎冷笑道:“且不說這個工作需要放棄一切強者尊嚴,為角鬥士們滿足一切服務,一旦加入角鬥場,就會徹底失去人身自由,不但無法再去執行災難降臨任務,也不會獲得角鬥場的報酬,幾乎等同於奴隸無異,而拒絕、反抗角鬥場的後果,則是這些深淵者們在執行災難降臨任務的時候……離奇消失。”

她特別強調了“離奇消失”四個字。

在陳默滿臉的震驚中,夜羅剎繼續道:“有人懷疑其實是念師出手,將這些反抗者殺死,也有人懷疑是天劍社高階社長巧巧妖出手,以強大的時空道具將這些反抗者封印,畢竟她可是以煉器見長。”

“巧巧妖!?”

自己剛剛加入百鍊聯盟,才見過巧巧妖啊。

她竟然還是天劍社的高階社長?

天劍社一共有四位社長,低階社長李牧就不用多說了,中級社長暫時不知,高階社長竟然是巧巧妖,總社長則是念師。

“所以,當時巧巧妖找到紫苑了?”

“是的!”

夜羅剎激動道:“你能夠理解紫苑當時的絕望嗎,她曾經甚至想過為了你,犧牲她自己,是你太不爭氣了,她才會那麼痛苦、那麼失望,而你現在這樣對待她,你能夠理解她心中的痛苦嗎!而我之所以一直沒有晉升的原因,也是因為天劍社啊!”

“在你的口中,天劍社好像是一個反派似的。”

陳默的話讓夜羅剎再次冷哼。

“它本來就是!”

“天劍社這麼針對深淵者,應該是有某些更深層次的原因吧?”

見眾人都沒有回應自己,陳默看向甜甜道:“這件事,你以後好好調查一下。”

“好的。”

“你還沒有正麵回答我!”

夜羅剎的話讓陳默嘆了口氣,低沉道:“你想要什麼回答?”

“是否願意幫助紫苑加入你父親的家族,還是說你想要以後在角鬥場中,看到你的母親正在卑微地服務其他人!”

陳默聞言,不禁想到了角鬥場中,曾對他千依百順的強化女天災者,想到若是紫苑也將成為這其中一員,他不禁深深地看了夜羅剎、影子骷髏、夏日、假麵四人一眼。

這四人當中,他雖然隻接觸過影子骷髏、夏日二人,但仍然能夠感受到這支小隊的超強實力。

若是讓他們加入旅行社的話。

其戰力很可能將是除了旅行團小隊之外,最強的一支小隊了,比六人組成的衝鋒小隊還要強,全盛狀態的雷罰小隊,暫時恐怕也難以與之一戰。

“我明天就要去執行任務了,半個月後,你帶著紫苑過來找我。”

見陳默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態度後,夜羅剎也不再多言,點了點頭後,帶著小隊成員離去。

若事情真如夜羅剎所說,那麼陳默確實要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的處理方式了。

(本章完)受到慢性中毒,傷害為18點,下次發作時間為9小時後。慢性毒素的特點,在於傷害不會被削減,但發作時間卻會因受術者體質而延長。而陳默之所以詫異,則是在於以自己的防禦和隱藏抗毒屬性,竟然還無法做到免疫對方的毒素攻擊。這兩條怪觸的毒性,確實非同一般。一擊過後。兩條怪觸縮回泥土中,瞬間消失不見。“閣下倒是和雷蘭國修士一樣,表麵上道貌岸然,背地裡不過是一群偽君子罷了,剛剛連我都險些信以為真。”此時的花童月麵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