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消失的陳默

撿漏的尤力。尤力見此,不禁惱怒之色。自己雖然有撿漏的心思,但終究是為了完成任務,這個混蛋,這麼長時間過去了,竟然還在針對自己?夜鶯則解釋道:“這是爆炸刺藤的種子,白色品質的消耗型道具,啟用後將會以屍體作為成長養料,並會將所有靠近的生物卷死在裡麵。”眼見火劍士薩博在爆炸刺藤的纏繞拖延下,因為獻祭和爆炸刺藤的雙重傷害,氣息變得越來越虛弱,陳默不禁疑惑出聲。“白色品質的道具而已,竟讓一個強力小頭目陷入到...第1章

消失的陳默

大學畢業六年。

王聰作為這個城市打工族的一員,終日沉浸在忙碌的工作中,即使偶爾的閒暇時間,也是在遊戲中虛度。

這天,他的手機來了一個陌生來電。

“喂?”

“王聰!你明明知道陳默是真實存在的,他隻是突然消失了,我不是瘋子,你為什麼不告訴他們陳默的事!為什麼!”

聽到電話另一頭憤怒的聲音,王聰的臉色十分難看。

“我……”

眼中浮現出一抹愧疚和歉意,王聰吞吞吐吐,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陳默是真實存在的!我不是瘋子!你這個混蛋!”

不等王聰回應,對方便結束通話了電話。

因為這個電話,接下來一整天,王聰精神狀態都處於恍惚狀態。

夜晚。

王聰獨自回到公寓,一個人的房間格外安靜。

他脫下外套,開啟臺燈,靜靜坐在書桌臺前,雙手撐著下巴,隨著愈發愧疚的眼神,他的表情也逐漸變得痛苦。

“十年了,因為我不想和伱一樣,成為所有人眼中的瘋子,一直在向別人說著他們眼中並不存在的陳默,我隻想正常的生活下去。”

事情的開始,發生在首都周邊的省會城市,一所全日製的美術職業學校內。

時間是2011年的3月12日,距離高考還有56天,那天是陳默的生日。

王聰之所以記得如此清楚,是因為那年的3月11日,某島國周邊海域發生了九級大地震,引發了大海嘯,班級裡的同學因愛國情懷熱烈慶祝。

由於學校是全日製封閉管理,馬上就要高考了,所有人的壓力都很大,記得陳默那天也曾表示,明天是自己的生日,也要好好慶祝一下。

之後就是核輻射洩漏,以及搶鹽事件。

隨著回憶,王聰的思緒也越來越悠遠,彷彿又回到了那一年的冬天,陳默消失的那一天。

……

那個時候,我的性格很內向,在學校裡的朋友並不多,平時隻和兩個同學經常互動。

一個是同桌武慧騰,另一個就是鄰居家一直跟著奶奶住的陳默。

陳默是因為父母離婚後,又都分別再婚,所纔跟奶奶住在一起,和我成了鄰居,我們初中起就在一個班,後來又一起升入高中,仍被分配到同一個班級,關係自然不用多說。

為了慶祝陳默的生日,我特地打電話,讓表哥從外麵定了蛋糕送過來。

學校後院有一處矮牆,外麵是鐵路下的土路小路,再後麵還有一個養殖場,比較偏僻,所以經常有人在這裡翻牆,老師也經常來這邊執勤檢查,害得我接蛋糕的時候心驚膽戰了很久。

陳默的朋友同樣不多,但他並不孤僻,隻是因為家庭的原因,不願意主動去交流,不過因為他長得很英俊,麵板白淨,學習也很很好,高二結業考試數學148分,單科成績全年級第一,總分全校第八,因此我知道很多女同學喜歡他。

那天中午,我們三人相約到學校後邊的廢棄宿舍樓,私下為陳默慶生。

這棟宿舍樓之前並不是廢棄的,而是租給了另一所鐵路職專學校,不過因為學校紀律不好,後來不再續租,空下來了。

磚樓看起來十分破舊,紅磚開始變暗,散發著黴味,卻成了學校一些情侶最喜歡的地方。

傍晚時候會有人在這邊打羽毛球,一般是高一的同學。

我和武慧騰都拿了禮物。

我的蛋糕不用說了,武慧騰送的是一副尤尼克斯的羽毛球拍,大概要幾百塊,這對於當時的我們來說是一筆钜款。

陳默也給我們回贈了禮物。

給武慧騰的是全冊《灌籃高手》漫畫書,給我的則是一個維尼熊鑰匙扣,這是他父母還沒離婚前從國外買的。

吃過蛋糕後,距離上課還有一些時間,武慧騰提議打羽毛球,說是要再感受一下他的尤尼克斯球拍,每人六個球,輸的下場。

北方三月天氣雖然很冷,但陽光卻有點刺眼,還有風,並不適合打羽毛球,所以我們打球的時候不知不覺開始向廢棄宿舍樓靠近,藉此避風,直到武慧騰用力過猛,把羽毛球打到了廢棄宿舍樓的二樓窗戶裡。

這棟樓的所有窗戶都用破木板封閉起來了,木板後麵的玻璃很多都已經破碎,羽毛球是從破木板縫隙掉進去的。

因為隻有一個球,武慧騰提議進去撿球。

有人說學校還沒有建立前,這邊是一片墳地,出過一些怪事,我有點害怕,但是陳默說這是他的禮物,所以和武慧騰一起從窗戶爬進去了。

我負責在外麵放風,防止有執勤老師過來。

我記得很清楚,過了最少有二十分鐘了,兩人在裡麵一直沒有動靜,我左顧右盼實在忍不住了,也跟著爬了進去。

樓道裡十分陰暗,隻有從破木板封住的窗戶透一點光,到處都是灰塵,還有些腐爛的黴味。

我壯著膽子,壓低了聲音,喊了幾聲武慧騰和陳默,因為怕被外麵路過的人聽見,但都沒有得到回應。

由於羽毛球掉到了二樓,我就試著到樓梯口走上去看看,風透過窗戶縫隙吹進來的聲音,像是很多人的哭聲一樣,隻有不到百米的距離,我走了差不多兩三分鐘,期間幾次叫兩人都沒有回應。

“啊!!”

陰森的樓道內,突然傳來尖叫聲。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幾乎想都沒想就反身就朝著來時的視窗跑去,連滾帶爬翻出了窗戶,隨後才驚魂未定喘息著看到武慧騰也從窗戶裡爬了出來。

“陳默呢?”

我問武慧騰。

當時我還覺得是兩人合夥嚇自己。

“不知道啊!”

武慧騰喘息道:“他說鑰匙扣給你了,他的鑰匙好像掉到剛剛撿球的地方,就回去找鑰匙了,我本來在等他,那鬼叫聲把我嚇一跳,聽到有人跑我就跟著跑了,還以為是陳默呢。”

我這才意識到,他把我當成陳默了。

“你們怎麼進去這麼長時間?”

“我們不就進去不到一分鐘嗎?”

武慧騰的話讓我有點發懵,我明明在這裡等了至少有二十分鐘了。

接下來我們兩個喘息著在外麵又等了很久,都沒見陳默出來,幾次伸進頭向樓道裡看,喊陳默的名字,也都沒有得到回應。

直到上課鈴響了,武慧騰才注意到陳默送它的《灌籃高手》漫畫書沒了,之前明明放在那塊水泥地上的。

顧不得太多,我們趕忙朝著教室跑去。

等我們跑到教室後,數學老師已經到了一會兒,正在講題,看著氣喘籲籲的我們也沒多說什麼,就讓進去了。

我們是同桌,坐在相對後排的位置,自然會經過陳默的座位,卻發現他的座位竟然被數學課代表戎葉葉佔了。

我們兩個坐下後,在班裡找了一會兒,都沒有看到陳默。

“看到陳默沒有?”

我悄悄拍了下前桌朱一丹的肩膀小聲詢問。

“誰是陳默?”

朱一丹的反問,讓我愣了一下。

她可是從高一就開始暗戀陳默了。

武慧騰似乎有些急躁,重複了一遍:“陳默啊!”

數學老師丟了個粉筆頭,讓武慧騰站起來聽課,我們隻能強壓著疑惑等到下課。

剛下課,武慧騰就開始在班裡一個接著一個詢問陳默的訊息,但所有人都無一例外露出迷茫之色,誰是陳默?

甚至包括陳默之前的同桌,都一臉疑惑的樣子,似乎所有人都不記得陳默了,又或者這個人從未出現。

武慧騰一度認為是全班聯合起來騙他。

然後他開始詢問其他班的同學,甚至問老師,但都得到了同樣的結果,陳默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所有人都忘記了他的存在,包括牆上的成績單,也都沒了陳默的名字。

這種感覺,就像是有某種力量,將陳默帶到了異次元,這個宇宙正有某股神秘力量,修復著陳默消失後帶來的微乎其微影響。

武慧騰後來有些魔怔了,見人就說陳默消失了。

班主任注意到了武慧騰的異常,叫來了他的家長,說是因為高考壓力太大,整天尋找不存在的同學,建議進行心理輔導治療。

剛開始武慧騰還在qq班級群裡一次次告訴眾人陳默的往事,包括陳默之前的成績,班裡和誰關係好什麼的,隨後便被不堪其擾的班長踢出了班級群。

高考的時候,武慧騰來了一次學校,他當眾質問我,為什麼不告訴別人關於陳默的事。

當時我很害怕,因為我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瘋子,所以我始終沒有說話。

“陳默看錯了你!我沒有瘋!我交錯了你這樣的朋友!”

我至今仍然記得,被眾人用奇怪眼神圍觀的武慧騰,他當時一遍又一遍痛苦無力的辯解,想要拉我出來作證,而我的沉默無言,最終讓他看我的目光變成了憤怒。

他恨我沒有為他辯解神秘消失的陳默,他不是一個瘋子。

(本章完)露西亞緊咬著紅唇,注視著傑克的眼睛。兩人四目相對後,隨即便是一番激情四射、充滿愛意的擁吻,並情不自禁展開了更深入交流。大約兩個小時後。兩人穿戴整齊後,散步來到莊園的草坪上,看向了遠處正在練功的陳默。周圍的僕人們見此,不由得紛紛看向麵露紅暈的露西亞,一副難以置信之色。“我的朋友,謝謝你。”傑克來到陳默身邊,對他深深擁抱,一切盡在不言中。露西亞同樣對陳默深深擁抱,眼睛裡流出喜悅的淚水。“如果沒有你,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