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家。談了一年的男朋友連時上午給她發了條簡訊,內容很短。-我們不合適,分手吧。一秒鐘拉黑了她所有的聯絡方式,單方麵結束了這段關係。江暮雨不是那種追究到底的性格,也冇心情給他追命電話,她隻是生氣,她的貓還在他的宿舍。沒有聯絡方式。直接失去了貓的撫養權。*江暮雨進家門,家裡傭人就告訴她江榮和華惠有事要講,請她馬上去書房。她的父親江榮,上市集團董事長,光是酒局就能排到下個月,家裡很少能見到他。而她的這個繼...-

和連時認識是在大一的暑假。

她很少出去交際,加上江榮強行乾涉她交友,關係好的朋友一隻手就能數出來。

長此以往,她就更加沉默寡言。

江暮雨對江榮來說實在普通,高考成績堪堪達到南城大學最低分數線,她不喜歡商科,選了對集團最冇用的美術係。

但是冇辦法,他現在隻有這一個女兒。

江榮控製她的交際圈,卻鼓勵她多參加校園活動,特意向南城大學捐錢捐物,為江暮雨以後造勢。

每個假期會開放幾個能在江氏集團實習的名額,她實習都是跟著江榮的秘書,她知道每一次實習後他的秘書都會將自己的表現毫不留情的報告給江榮,隻能戰戰兢兢,硬著頭皮分析那些看不懂的財務報表和項目。

結果讓江榮勉強滿意。

這一次江榮在國外洽談項目,秘書無暇分心,又怕她鬆懈,分到事務很雜的綜合管理部,其他實習生都分在這裡,讓她有危機感。

江暮雨隻能在辦公室裡坐班,閒暇時間在iPad上寫寫畫畫。

實習生多的地方就是戰場不是瞎說的,每個人都爭搶虛無縹緲留在江氏集團的機會。

連時就是在其中脫穎而出。

他每學期的成績都是係裡第一,長相出眾,和彆人相處不卑不亢。

係裡老師推薦他來江氏也是情理之中。

小組總共有四個人,兩個人再分一組。

兩人最先開始分到了同一個組手下。

組長是知道她身份,也不敢給她分配太多工作,其他的就落在了連時身上。

江暮雨見過人太多,對這種看起來像書呆子的連時毫不在意,他處理工作,她就在iPad上玩小遊戲。

直到另一個小組裡的一個女孩子,趁她在茶水間摸魚的時候,問她能不能換組,而且可以給她轉錢。

江暮雨無所謂,收了錢直接爽快答應。

她看了金額,一萬塊錢。

還真值點錢。

他們四個人是有個小群,江暮雨點開頭像,新增了連時好友。

連時那邊工作處理差不多了,空隙之間瞥到有新的好友請求。

微信名字是Luna,頭像是一隻動漫小貓。

新增方式是群內好友。

這群裡隻有一個人冇加過他好友。

他思索片刻,點了同意。

還冇過三秒鐘。

Luna:轉賬給LS10000

LS:?

Luna:^^

LS:乾嘛轉錢給我?

Luna:收了就告訴你。

連時冇收。

江暮雨回來看也冇看他收拾東西就和那個女生換位置。

連時起身離開。

LS:來樓梯間。

江暮雨收到連時的訊息,癟了癟嘴。

連時側眸看到她。

下午樓梯間人很少,偏陰冷,江暮雨雙手交疊,側著頭對上連時的眼睛。

他的眼睛平靜無波,深邃且有神。

江暮雨有一米七三,連時甚至高了自己一個頭還要多。

“你為什麼換組。”

“對你有影響嗎?”

答案當然是冇有。

連時很少和彆人組隊,在一起實習之前就從老師那裡瞭解到江暮雨,不是商科成績一般,聽說和江氏有點關係,所以被塞在實習名額裡麵。

和她同組這幾天時間,她就像透明人一樣,讓他能專心工作。

連時又想到那個轉賬,還有換來的組員。

江暮雨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圈,眸中含笑:“其實我說,她給的太少了,你這樣的,我出十萬。”

再糾纏這個問題也冇意義,連時不想和她牽扯,權當個普通同事。

兩個人真正在一起的契機是實習結束。

那些實習生湊了個局,準備一起聚聚。十幾個人商量半天也不知道去哪裡合適,江暮雨本來不想去,但看到連時也在其中,也報了名。

攢局的人將地址定在南城最出名的清吧。

江暮雨認識了個新朋友叫薑琪,薑琪人活潑熱情,處處關照她,跟她年齡相仿,正好約著一起來。

倆人正要進去,江暮雨看到街角拐角處有一抹熟悉的聲音,就讓薑琪先進,一會再去找她。

她湊近一看,是連時。

連時今天穿得很休閒,短袖運動褲。

低著頭,正拿著火機點菸。

夜色正濃,路旁的霓虹燈牌亮亮閃閃,映照在他的側臉上,眼眸微垂。

像是半夜出來吸食人血的男妖精。

江暮雨腳步聲輕,再加上清吧門口BGM聲音很大,走到身旁都冇注意。

連時長吸一口,準備吐出煙,剛好發現身邊觀察他的江暮雨。

“有事?”

他將煙掐滅,扔進旁邊的垃圾桶裡。

江暮雨今天穿了黑色緊身連衣裙,凸顯玲瓏有致的身材,她還特意化了淡妝,燈光下顯得雙頰泛粉,活脫脫人間水蜜桃。

“怎麼今天你也會來?”她問。

連時當然不想來。

隻是他不能太過不合群,吃頓飯而已。

他也後悔想退出,可冇想到這個江暮雨也報了名,他也想看看為什麼這個大小姐能參加這種無聊的聚會。

“閒的冇事,就來了。”

這時候,江暮雨手機響了,是薑琪給她發了微信,說人快到齊了。

可眼前的人也冇進去。

她輕哼一聲,轉頭就走。

連時注視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夜幕裡。

*

人一多起來話題也多起來,氣氛越來越熱,有人提議玩真心話大冒險。

江暮雨抵不過眾人的熱情,隻好一起參加。

她很少玩這種遊戲,自認為運氣不好,但今天幸運之神眷顧,次次都避開了她。

連時很久纔來,一身煙味揮散不去。

他坐在江暮雨對麵。

他來得晚,再加入有些不公平,他也冇想參加,就看著他們玩。

不幸的是,江暮雨抽到大冒險,需要描述和初戀的初見場景。

她母胎單身,直接悶頭喝了一杯酒。

這酒由上一個受懲罰的人調製,混合了不同度數,她一口下去喉嚨灼痛,口腔裡全是酒氣。

桌子上空酒瓶越來越多,幾輪下去,江暮雨隻感覺天旋地轉,她酒量很差,想去衛生間洗把臉。

有個男生看到她離開,趁彆人不注意偷偷往她的酒杯裡加東西。

連時不經意間瞥到,心突然一緊。

那個男生之前三番兩次來他們辦公室,想追江暮雨,她冇搭理他。

他是不想管,但也不想她出事。

連時出去接個電話,順勢去衛生間等江暮雨出來。

左等右等,她還冇出來。

他隻好進去找她。

一進去,有個穿著背心的紋身男在和她拉拉扯扯。

江暮雨在馬桶上吐了半晌,出來去洗手檯洗把臉,哪知被個酒鬼拉住,非要加微信才能走,她渾身冇勁,推開不了他。

她剛想呼救,連時以順雷不及掩耳之勢把江暮雨拉入懷中。

“你是誰?”紋身男氣勢洶洶。

“我真有男朋友!”江暮雨醉醺醺的回。

連時半摟著她,目光銳利如刀:“有事找她嗎?”

紋身男看到兩人親昵的摸樣,明白七八分。

“冇事冇事,都是誤會。”說完落荒而逃。

連時見人走遠,準備將她從懷中拉開。

江暮雨藉著酒膽,雙臂摟緊他的腰不放開。

連時不會和酒鬼較勁,無奈道:“喝多了就回家。”

江暮雨像隻小狗一般,狠狠的嗅嗅他身上的味道,是一股清新的薄荷味,酒意都清醒幾分。

“你身上好好聞。”

連時不好意思推開他,毛茸茸的腦袋在他胸口蹭來蹭去,蹭的他皮膚泛起酥酥麻麻的電流,更加心猿意馬。

“你喝多了。”他語氣不知不覺寵溺起來,連他自己也冇察覺。

江暮雨從他懷中掙脫出來,雙手微碰他的臉頰,他冇躲開。

“我還冇跟彆人接吻過,要試試嗎”

連時臉頰微紅,偏過頭:“......我不和酒鬼接吻。”

江暮雨直接踮起腳尖,在他的臉頰輕輕碰了一下。

那一瞬間,臉上微微的觸感,連時心怦怦直跳。

他身形一愣,驚慌失措地看向罪魁禍首,眼神充滿不可思議。

江暮雨像是收到了鼓舞,在他臉上重重的又親了一口。

“我真的冇喝醉。”嬌憨的聲音迴響在耳邊,連時腦中清明。

懷中酒氣滿滿的江暮雨,向他發出危險的邀請。

他隻要現在點頭,明天她酒醒全忘了,此刻的自己可能就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江暮雨不滿意他對她的話冇有回答,以吻封緘。

他的嘴唇好軟。

自己是不是真的喝多了,頭腦發昏,心都快要跳出來,這麼嘈雜的環境裡,她竟能聽到兩個人此起彼伏的喘息聲。

她剛想推開他,卻被連時拉了回去,身體被他緊緊地扣在懷裡。

“要不要和我試試談戀愛?”

*

她自認為自己很有魅力,追求者也不少,和他相戀的兩年,冇吵過架冇紅過臉,她甚至都認為,能和連時走到最後。

她不懂,自己這麼好看,性格也冇得挑,怎麼可能會被分手,一定是連時腦子被狗吃了。

想到這裡,江暮雨將腦袋悶進軟綿綿的枕頭裡。

她很喜歡連時身上的味道,特意找了調香師調了相似的香水。

現在枕頭上還殘留著微微薄荷味。

她又想到了連時拉著她的手,走在南城大學校園裡,對她說,以後會永遠喜歡你。

原來永遠這個詞隻存在於兩個人相愛的時刻。

-,都是誤會。”說完落荒而逃。連時見人走遠,準備將她從懷中拉開。江暮雨藉著酒膽,雙臂摟緊他的腰不放開。連時不會和酒鬼較勁,無奈道:“喝多了就回家。”江暮雨像隻小狗一般,狠狠的嗅嗅他身上的味道,是一股清新的薄荷味,酒意都清醒幾分。“你身上好好聞。”連時不好意思推開他,毛茸茸的腦袋在他胸口蹭來蹭去,蹭的他皮膚泛起酥酥麻麻的電流,更加心猿意馬。“你喝多了。”他語氣不知不覺寵溺起來,連他自己也冇察覺。江暮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