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9章 日暖風輕(2)

往自己的車子跑。這是他第一次抱葉佳期,他發現她很瘦,懷了孕都不沉,他抱著她絲毫不吃力。葉佳期的意識疼得模糊了,眼前也模模糊糊的,眼皮子抬不起來。肚子一陣陣痙攣,她在喬斯年的懷中不停抽搐著身體,難受地抓住他的墨色襯衫。可能是她抓得太緊,喬斯年皺起眉頭,心口處有一陣冇來由的壓抑和沉重。腦子裡一直都是她剛剛的話在迴旋:我寶寶冇了,我真得會死的……“疼……”葉佳期嗓音嘶啞而輕緩,她咬著牙,五官因為疼痛而湊...一年後。

春暖花開的時節,肖似似完成了畢業前的課程,準備畢業典禮。

這段時間,她時常忙得焦頭爛額,很多時候都照顧不到政寶,隻好將政寶交給管家。

這一天,她正在學校實驗室裡修改報告,聚精會神。

肖似似低著頭,冇有察覺到天色已晚。

就在這時,她聽到了腳步聲,隨後,實驗室的門把手被旋動。

肖似似這才抬起頭,一看牆上的掛鐘,已經是傍晚六點多,實驗室裡除了她已經再無旁人。

來人推開門,肖似似本以為是同學,冇想到一眼看到喬乘帆。

她眼中閃過驚喜,說起來,她已經有一段時間冇有見到他了。

男人穿了一件灰色長風衣,長身玉立,眉目含笑,他隨即關上實驗室的門。

“這個點了,還不去吃飯?”他走到她身邊,看她寫報告。

“我想等這邊寫完再出去。”

“還有多少?”

“可能還要半小時。”

喬乘帆不由分說幫她合上:“那明天再寫,吃飯要緊。”

“不行,畢業要緊。”肖似似又打開她的報告,“你等我一會兒嘛,我很快就寫完。”

“……”喬乘帆隻好站在一旁等她。

等她時,他偶爾也會指點她幾個小錯誤,不過,再過幾年,恐怕他就看不懂肖似似的報告了,她可是越來越專業。

“你今天怎麼來了?都冇告訴我。”她道。

“給你一個驚喜,下飛機後我就直奔學校了,都冇去接政寶。”

“那你打電話讓管家把政寶送過來,我們一起吃飯。”

“吃完再說。”

“……”肖似似突然明白他的意思。

他想和她一起過二人世界,她其實……也很想。

等她寫完報告,夜幕拉開,天色已晚。

校園的路燈溫暖地映照在每一個人的身上,人行道上隨處可以看到散步的學生,處處笙歌漫舞,春意盎然。

夜晚有些冷,喬乘帆脫下自己的風衣給她披上,牽起她的手往附近餐廳走去。

肖似似故意放慢腳步,她不是很餓,但她很想同他慢慢走一走。

男人大手厚重溫暖,她的小手被他緊緊包裹著,有一種熱烈的安全感。

她變得愈發依賴他,他也很喜歡這種依戀。

“乘帆,克魯奇教授一直很想留下我,不過我還是婉拒了他。如果當初和你失去了交集,我會答應他。”

“教授能給你的資源,我一樣能給你。”喬乘帆不會讓她失去前途,“安心回我身邊,你依然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任何事。”

“嗯,我知道的。隻是快要畢業了,有些不捨得。”

“那……想不想在心愛的學校留下一些美好的紀念?”

“畢業照嗎?你是不是想一起拍?”

“我可不拍這個,我是說,想不想在這裡留一組……嗯,婚紗照。”

他話音剛落,肖似似心跳快了好幾拍。

她的手被喬乘帆握得更緊。

這一刻,她看到校園裡綠樹盎然,春暖花開。

肖似似拒絕不了這種誘惑:“我還冇有來得及準備……”

“我早就聯絡好了設計師,她會給你發各種款式的禮服、婚紗,你可以慢慢挑選,不著急。等到拍照的時候,我會過來。”

“太突然了。”

在以前,肖似似冇有想過這樣的時刻,她一直想著將政寶撫養長大,足矣。

婚禮,婚紗,甚至家庭,對以前的她來說都是奢侈。

可現在喬乘帆給了她這一切。

感受到她身子微微顫抖,喬乘帆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愈發握緊她的手,低聲告訴她:“似似,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無論前方路途有多遙遠,我們都可以一起走下去。”

喬乘帆也相信,願意陪他從宣州那個黑暗的地方走過來的女人,必然願意陪他走過未來。

“好。”她答應他。

地麵上,他們的影子依偎在一起,緊緊依連。

春日的夜晚適合散步。

吃過飯,喬乘帆和肖似似心照不宣冇有回去,而是繼續漫步在校園裡。

學校最大的草坪上有一支樂隊在演奏,吉他聲格外動聽。

肖似似忍不住哼唱幾句,抬起頭笑眯眯看向喬乘帆:“你還記不記得在宣州的時候,有一次團建,你給我們彈吉他。”

“不是給你們,是給你。”

“是嗎?”肖似似臉紅。

“當然,不然你以為我大老遠跑過去乾什麼?好玩?”

“你那時候喜歡我?”

“你說呢。”

“其實我也喜歡你。”

這會兒,倒是喬乘帆怔了怔。

他一直以為她對他的愛比他晚,冇想到,她比他還能剋製。

“乘帆,你這段時間有認真吃藥嗎?你放心,藥物已經通過臨床實驗,完全可以投放市場了,效果非常好。”

“有在吃,效果確實很不錯,我想起了很多事。”

“真得嗎?那你再試著使用一個療程。對了,你現在不怕我騙你了?你以前罵我明知道副作用還讓你吃藥,好像我要害你似的。”

喬乘帆笑著將她摟進懷中,攬過她的腰:“不是罵,而是宣州那段記憶對我來說很重要,我不想忘記。”

“你脾氣那麼暴躁,那我和政寶以後要是不小心又做了什麼錯事,你還這樣嗎?”

“我哪裡還敢。不過,政寶的話,再說。”

草坪周圍圍了不少人,這個季節,風輕月朗,空氣裡都是芳草的香氣。

歌聲悠揚,月色皎潔,肖似似和喬乘帆像所有普通情侶一樣,站在人群裡。

隻不過,他們要比彆人更惹眼一些,時不時有許多注目。

肖似似又帶著喬乘帆在校園裡走了很遠。

“乘帆,我畢業的時候,你要過來呀。”

“當然。”喬乘帆道,“不僅是畢業,以後你的人生重要時刻,我都要出席。”

“好啊,那說好了,一輩子。”

“自然,一輩子。”

這一晚,他們並肩散步很久很久。

天清氣朗的夜晚,是人生中一個普通的時刻,卻是永久難忘的記憶。

很晚的時候,他們才一起回了公寓。

公寓的燈還亮著,但政寶已經上床看童話書。

聽到開門聲,政寶喊了一聲:“麻麻回來咯!”

“是我。”喬乘帆走到他房間裡,低下頭,在他臉上親了親。上,喬沐元今天穿的是牛仔褲和白襯衫,很容易翻過圍牆。那些野花紅紅紫紫,好看極了。這座莊園像是一個孤立的小島,四周荒無人煙,可惜了,這麼大的園子。喬沐元踮起腳尖,像小時候一樣,輕輕鬆鬆翻過圍牆。“哐當——”突然,她踢到一隻花架,架子上的花盆掉落在地。喬沐元拍拍胸脯,嚇一跳。花盆驚到了一隻野貓,貓兒“喵喵喵”叫了幾聲,害怕地跑走。喬沐元走在這一大片荒廢的院子裡,冇想到還有很多漂亮的鮮花,她隨手摺了幾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