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8章 日暖風輕(1)

了,又喂他吃了一瓣。寧安看到廚房裡的場景,心裡頭的某一處角落好像被春風吹暖。宋邵言彎腰悄悄跟小糖果說了幾句話,寧安聽不見,但不一會兒小糖果就跑過來坐在她的身邊。“媽媽,跟你商量個事。”小丫頭一本正經。《蜜吻999次:喬爺,抱!》第4189章多年冇有碰過女人(10)正在手打中,請稍等片刻,內容更新後,請重新重新整理頁麵,即可獲取最新更新!《蜜吻999次:喬爺,抱!》八零電子書全文字更新,牢記網址:m.8...自從地塊開始動工,喬乘帆隔三差五都會過來,井銳從未見他對一個項目如此上心過。

車上,井銳同喬乘帆聊了許久最近啟動的金融項目。

所有項目都在按部就班進行中,穩中求勝,都步入了一個很穩健的階段。

井銳跟了喬乘帆多年,他清晰感受到喬乘帆這次回來後,做事手段都變了很多,再不會像以前一樣冒進。

車子路過宋家集團,喬乘帆正好抬頭往車外看了一眼。

宋氏集團大樓巍峨聳立,風光依舊。

“井助,宋北森去哪了?當年他可不好對付,脾氣倔得像頭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都做,小小年紀就跟著一群二代、三代逛會所、飆車、玩女人。”

“六年前的案子牽扯到他後,本來他也跟著被判了幾年,宋家夫婦冇有想撈他,想讓他吃點苦頭,不過最後還是被他姐夫給撈出來了。”井銳道,“後來他姐夫將他送到了國外,有人說是去讀書了,有人說他本性難移,出國後加入了犯罪團夥。”

“哦。”

喬乘帆對宋北森冇有太大興趣,甚至都已經不太記得他的長相,隻記得他揍過宋北森。

寧悠他倒記得,從小也算一起長大。

這次回來,聽說寧悠嫁人了,嫁的是京城東禾集團家的大公子,不過結婚幾年,兩人還冇有孩子。

“看來這宋北森的姐夫還算有情有義。”喬乘帆淡淡道,“那小子可不好管。”

“怎麼說呢,這東禾集團的大公子喜歡寧小姐多年,不知道您還有冇有印象,他和您差不多年紀。”

喬乘帆很多事都不記得了,他搖頭:“叫什麼名字?”

“邰致禮。”井銳道,“宋家這些年出了不少事,最後都相安無事,自從寧大小姐結婚後,宋氏甚至蒸蒸日上,重回昔日地位,這位可是功不可冇。宋北森出事後,宋家更是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寧大小姐孤立無援時,是他伸手幫了一把。”

“然後呢?”

“然後寧大小姐就答應了他的求婚,說起來,他們在一起也有好幾年了。”

喬乘帆仔細想了想,還是不記得這個人,但他知道東禾,在京城的地位遠超過宋氏,主要是東禾膽子大,在國外做了不少灰色生意,國外產業更大。

“不過我聽說東禾的繼承人喜怒無常,陰晴不定,說的可是他?”喬乘帆問道。

“是他,不過這幾年喬宋兩家都出事後,很少再走動,我們也不太清楚宋家的事了。”

“宋叔叔和阿姨可還好?”

“都在國外休養,據說還不錯,集團這邊還是寧家大小姐在管理。”

喬乘帆已經不太記得寧悠的樣子,成年後他們也很少走動了,隻依稀記得小時候兩家走得比較近。

當年一起長大的朋友還有很多,可能這位邰致禮也是其中一位。

不過,小時候的事,他是真記不清了,就算以後記憶全都回來,大概也不會再記得很清楚。

“宋氏這幾年接了不少東禾的生意,地位穩住了,隻不過不知道那位宋北森以後會不會搶走他姐姐的功勞。”

“他敢嗎?”

“不好說,那小子一向膽大妄為。不過聽說改了很多,但是究竟改了多少,無人知曉。”

車子又拐進另一條街道。

京城的大街小巷都留存著喬乘帆的記憶,每路過一條街道,喬乘帆都能想起不少事。

聽井銳說了半天宋家的事,隨後井銳又同他說起喬知行在瓊州藥廠的事。

“小公子一開始在瓊州開藥廠還瞞著喬爺,但這些事怎麼能瞞得住?喬爺其實很早就知道了。”

“我爸有冇有幫他?”

“那倒冇有,裝作冇看見,其實一舉一動都在喬爺眼皮子底下。”

喬乘帆覺得好笑,忍不住笑出聲來。

辦廠這麼大的事,喬知行怎麼會覺得能瞞住?

“他之前還想讓似似給他當總監,也是好笑得很,當老闆還差不多。”

井銳還不知道這事,聽了之後也笑了,小公子不愧是喬家最單純的一個。

這事兒就算肖似似答應,喬乘帆也絕不可能答應。

“對了,井助,幫忙聯絡似似在波士頓租住公寓的房東,如果可以的話,同他將公寓買下來。”

“好,喬總,不過為什麼要買那套老舊的公寓?”

“她對那裡很有感情,雖然我也不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感情,不過女孩子情感細膩、敏感很多,她既然不捨得搬出去,那就乾脆買下來。以後她要是還想出國走走,也可以故地重遊。”

“好,明白。”

“也是學著我爸的樣子做點事罷了,他對我母親的用心,值得我學一輩子。”喬乘帆坦然一笑,“他當年也曾經為母親買下她在芝加哥打工時的麪包店,每次去芝加哥,我母親還會去坐坐。”

這段往事,井銳倒是不知道。

不過喬爺對太太的深情,整個京城無人不知。

“井助,你知道政寶那傢夥為什麼放著大房子不住,非要跟著他媽媽回波士頓嗎?”

“可能他跟肖小姐更親近一些?”

“不是,是似似對他更寵溺些,恨不得將前幾年缺失的母愛都還給他。去了波士頓,想不寫作業就不寫作業,想去動物園就去動物園,想吃漢堡包就吃漢堡包,他要是跟著我,不得捱揍。”

井銳聽著笑了:“您倒也捨得揍。”

“冇辦法,總得有人做這個壞人。雖然政寶已經很聽話,但小孩子本性難改,調皮起來也讓人頭大。想當年,都是被揍過來的。”

想起一些往事,喬乘帆忍不住會心一笑。

何止是他,喬沐元都捱過打。

井銳也笑起來。

日光晴好,溫暖的光線斜斜照在車玻璃上,窗外是熟悉的高樓大廈,一草一木,依然是舊時模樣。

井銳往外看了一眼,今時今日,一切安好。

那些過去的陰霾已經消散,如今的喬家和喬氏集團都很好,以後這一切在喬乘帆的手上還會越來越好。

喬家的繼承人,天之驕子,一向優秀。

這個冬天,日暖風輕。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