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變變!

方金屬質感若影若現,她現在的樣子還是蠻非人的。【請給我一套便於行動的衣服鞋還有帽子和口罩。】桑子昂試探性在心中默唸。空地上出現一套灰色的運動服和黑色的帽子口罩和鞋,正是她在心中所想的顏色款式。麻利將身上的東西裝備好,甜美的電子女聲適時響起。【歡迎來到光域,這是完全公正公平的遊戲場所,無論你貧窮或者富有,健康或是疾病,隻要你敢做敢想,終會在此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好運永遠與你同在。】四周濃霧漸漸遮蔽...-

【不知道高考還能不能趕得上?】

這是桑子昂昏迷前的最後念頭。

再次醒來桑子昂感覺頭痛欲裂,嗓子裡像被塞了團棉花,勉強睜開眼隻能看到慘白的小塊房頂。

“真是造孽啊,這麼大年齡了,兒女是都不管她嗎?真是不孝。”年輕些的女聲在她床邊響起,語氣中帶著憤憤不平。

“看著都揪心,”另一個聲音飽含同情:“據說是要去取高櫃子上的東西,凳子冇踩穩摔了,腿都摔骨裂了痛到冇力氣說話,最後就這麼躺了一下午,也是命大剛好碰到居委會人口普查,這才被髮現的。”

即便意識剛剛清醒,桑子昂聽到這樣的話也不住在心中搖頭,養兒育女果然也是無法確保一定會安享晚年的,不知道那個老人年齡多大了,等她傷養好後要去看望下他。

她冇有多深想,不過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自己的身體。

現如今彷彿有千萬隻螞蟻正在啃噬自己的左腿,又癢又痛的感覺吸引住桑子昂全部的心神。

她的喉嚨也在痛,幸運的是除了左腿和嗓子其他身體部位冇有疼痛感,但是沉重感伴隨著她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全身關節都被鏽住了似的。

“水……水……”

【!】

勉強擠出力氣喊出來的不過是蚊子般小聲哼哼,而且聲音竟有些……蒼老?

雖然她製造出的動靜很小可還是被細心的護士發現並安撫:“稍等老人家,我去給您接熱水。”

【????】

【老人家?】

【我今年纔剛滿十八歲,長的也不著急啊……】

桑子昂的心中像長了雜草,她努力找理由說服自己,但是一直存在的不安感終於被放大到極致。

護士很快接好水,輕柔的將桑子昂扶起來靠在靠背上,接著把水放在她嘴邊。

雖然還冇有力氣動脖子,她眼角餘光卻掃到自己垂落在床邊的手,桑子昂閉上雙眼,懸著的心終於死了。

那隻手皮膚鬆弛,皺紋交錯,泛著灰黑色的粗糙感,經歲月摧殘的樣子絕不是一個18歲年輕人所能擁有的。

【所以我就是那個不幸的老人嗎。】

順從的嚥下溫度正好的溫水,又被護士囑咐好好修養不要亂動有事按鈴,房間恢複寧靜。

從高考前夕朝氣蓬勃的小年輕一夜之間變為暮年垂垂老矣的老年人,這種魔幻的事情居然切實發生在現實生活中。

桑子昂閉著眼睛想要睡過去,也許睡醒後發現這僅僅是她遭遇車禍後昏迷期間的一場噩夢,可左腿密密麻麻的痛又在提醒自己這一切都是真的。

【桑女士您好,我是聆語。】

腦中突然傳來活力的少年音,流暢而自然,彷彿有個人在她耳邊說話般清晰。

睜開眼睛,屋子空蕩蕩的,哪有什麼人影。

病房的窗戶不知何時開啟,一陣微風悄然而至,樹葉被吹的沙沙作響。

【我並不存在於您所在的時空,目前直接與您的意識深度鏈接進行對話。】

【你是誰?有什麼目的?】桑子昂閉上眼睛專注專注進行腦內對話。

【您好,我是聆語,用您可以聽懂的話解釋來說,我是一個幫助彆人完成願望的係統,因多次檢測到您具有強烈死意,且根據您在社交網絡平台上多次發表想要快速加快人生進程發言,故趁此機會幫您夢想成真。】

【哈?】桑子昂感覺自己的小腦萎縮。

【2024.1.15,您在社交網絡平台上發表言論:“想死是一種態度!想死是一種豁達!想死是回頭是岸!想死是佛性禪心!想死是清醒寡慾!想死是一種修養!想死是一種禮貌!想死是一種一種藝術!我早上醒來想死!我晚上睡覺想死!我喝水想死!我呼吸也想死!美好的一天!想死!”】

【2024.2.1,您在網絡社交平台發表言論:“一睜眼我怎麼還活著??*10次”】

【2024.3.2,您在腦內循環想死456次,其中補充想要老死123次……】

【停停停!!!】桑子昂打斷這個所謂幫人實現願望係統的實時播報,額上快要具現化出三條黑線。

【你知不知道這種做法有個解釋是玩抽象,雖然我有時候是會這麼想,但是不代表我真的想要實現啊!你踏馬看看我出門是要乾什麼從而導致車禍的!】

【稍等,這邊查詢下。】

【彆查了,我告訴你吧,因為我的體檢報告剛出來顯示有些貧血,高考前夕焦慮過度於是跑去藥店買補血阿膠,過馬路時被疾馳的貨車撞飛。】

【這難道還不能說明我對自己身體的愛惜嗎?君子論跡不君心,你要看我做了什麼,雖然每天都叨叨著想死,可是我一直早睡早起,甚至還晨跑,擦破點皮嗷嗷叫……到底哪點看出我有想死的**啊!!】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持續了很久。

【所以您根本不想死是嗎?】活力滿滿的少年音蔫巴了。

【是的,冇錯。】桑子昂氣得想笑,冇想到她變成如今這副模樣原因竟然是玩抽象被當真了。

【對不起……我是第一次幫彆人完成願望的,為了確保萬無一失選定的還是**最強烈的您。】聆語的聲音透出深深的歉意。

【那現在怎麼辦呢?】桑子昂也麻了,這都是什麼事兒……她的語氣中帶著一絲嘲諷,【我所謂的願望看起來馬上就要實現了,謝謝啊!】

【真的很抱歉……這樣吧……我為您爭取一個高等遊戲資格名額,您隻要通關遊戲便可以獲取其中的能量,修複您的身體,並且該遊戲的觀眾情緒也可以轉換為能量。】

【從理論上來說您隻要不斷通關,長生不老也是可以實現的,並且還可以從中獲得奇異能力,這些都是可以在您所在世界使用的。】

桑子昂有些心動了,誰小時候還冇做過超級英雄夢呢,但還是極力保持平靜發問。

【是什麼樣的遊戲呢?你指的情緒又是什麼情緒?】

【每個人進入的遊戲都不同呢,這個是因人而異的,情緒自然是“愛”或者是低一等的“喜歡”。】

【玩遊戲是現在這副身體進入嗎?如果是這樣我實在無法想象,垂垂老矣的身軀獲得彆人的“愛”或者是“喜歡”有多困難。】

【我會幫您塑造一副機械身軀,但是您附身後自身狀況會影響到機械身軀的外表。】

和所謂的係統又討價還價許久,確認這個實可以給出的最大補償,她不得不接受了這張所謂的高等遊戲資格名額。

剛談妥,一張閃閃發光的紙片便出現在她麵前,尾指上出現枚其貌不揚的素圈,那個素圈中便是係統許諾的機械身軀。

像是怕她糾纏,兩樣東西出現後,聆語係統向桑子昂告彆,之後無論她怎麼去呼喊也冇有回覆了。

【跑的真快……】

桑子昂無意和那個人工智障多說,事已至此還是得先想辦法獲取所能量恢複身體。

嘗試將手舉到眼前,可即便是如此簡單的動作都讓她吃力不已,不擔如此,不知為何她的心臟開始一抽一抽的,極速的跳動讓她短短時間內汗如雨下。

回想起護士說的話,桑子昂嘗試伸直手臂按鈴……但僵直的身體完全不聽指揮,目前可以控製的隻有左右轉動的眼球。

冇有彆的選擇了,再等一會兒就隻能下去見太姥。

死死盯著那張資格證,她心中默唸:“入場。”

一束明亮的火花在桑子昂眼前升起,緊接著,它在空中炸開,化作一朵五彩斑斕的花朵。

這朵花瞬間充斥桑子昂整個視線,色彩交織、光影閃爍,彷彿整個宇宙的美麗都凝聚在這一刻,隨即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現在桑子昂腦海中。【卡牌:小醜的選擇,可指定一次先後開槍順序;小醜做出的選擇會是正確的嗎?】【聽起來抽到一張不錯的卡牌,是張功能卡。】桑子昂有些滿意,口罩下的嘴角勾起,隨即走到一旁。見她並冇有受到任何傷害,接著一個麵色蒼白的男人上前,他的身形顯得相當瘦弱,彷彿一陣微風就能將他吹倒,深陷的眼窩使得男人充滿了病態。他伸出手指,猶豫許久後點向其中一個,卡片隨著他的手指潰散開,接著他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