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可憐農婦

”“這是夫君的第一個孩子啊!”剛要進屋裡烤火的沈桃花聞聲回頭便見這一幕,頓時腦子一懵,沒說什麼呢,從屋裡走出來的大嫂劉娥了出來。“哎喲我天吶,快快,來人吶三妹摔了一跤。”蘇糯本就凍得發白難看,眼下再稍稍抖一抖子,裝出一副馬上就要流產的樣子,那是一點困難都沒有。今天這個家,要鬧翻天。小年夜,不止宋家老大老二在家裡,就連獨自住在鎮上的老三宋司銘也在家裡。因為不滿這個懦弱的妻子,從第一次被設計圓房之後,...“讓摘個菜怎的這麼久?人死了不?”

“三妹子一向慢子,娘再等等。”

遠尖銳婦商討聲傳耳朵裡,蘇糯才側著子在冰冷刺骨的泥坑底下醒來,半邊子差不多已經凍得麻木了,唯有放在肚子上的右手還有丁點知。

眼下春分剛過,寒風淩冽依舊,清晨還下了點雨,這會兒泥地早被凍得堅。

挪了子躺在地上,蘇糯看著灰濛濛的天,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哭自己拚了大半輩子,終於走到廚道最巔峰,沒三天呢,人就沒了。至於笑,蘇糯了尚還平坦的肚皮,冷峻的臉上浮現一抹笑容。

上輩子費盡積蓄都沒能保住被病魔帶走的子宮,沒能生一個健康可的寶寶。

算啦,名利皆可再得,小生命則是來之不易啊。

爬出泥坑,已是日頭下了山,金照在小路上,蘇糯撿起散落地上的菜葉子,在手心碎了,才一步步走向不遠的屋舍。

小年夜祭祖時,竟還讓孕婦出來摘菜,若不是穿的及時,肚子裡的娃傷了怎麼辦?不可饒恕。

“娘,三妹回來了,我來洗菜吧,三妹肯定累到了。”

“洗什麼洗?不就懷個孩子麼?老孃當年著肚子都還在地裡乾活,你去添柴,菜讓洗!”

蘇糯越靠近,腔攢著的怒意就越來越多。

嗬,荒年代孕婦生活不易可以理解,憑什麼現在日子已是不錯了,還要為難孕婦?

蘇糯低頭,雙手忽然捧著肚子,哀一聲後跪倒在地。

眼神直直的看著十步以外的二嫂子沈桃花,悲慼喊:“二嫂!救救我的孩子!”

“這是夫君的第一個孩子啊!”

剛要進屋裡烤火的沈桃花聞聲回頭便見這一幕,頓時腦子一懵,沒說什麼呢,從屋裡走出來的大嫂劉娥了出來。

“哎喲我天吶,快快,來人吶三妹摔了一跤。”

蘇糯本就凍得發白難看,眼下再稍稍抖一抖子,裝出一副馬上就要流產的樣子,那是一點困難都沒有。

今天這個家,要鬧翻天。

小年夜,不止宋家老大老二在家裡,就連獨自住在鎮上的老三宋司銘也在家裡。

因為不滿這個懦弱的妻子,從第一次被設計圓房之後,就一直沒有和原主同房。

他一直以為是原主爬上他的床,但原主那樣懦弱的人,怎麼會有這個本事?

本就是個父母早逝的可憐姑娘,了婚卻得不到丈夫尊。

且安心,我蘇糯一件一件給你討回來。

天矇矇黑,蘇糯靠在的蓋了毯的椅子上,喝著溫熱的湯,著邊溫暖,微微勾起角。

這就對了,孕婦就該有這待遇。

“都是我不好,沒做好娘和二嫂代我的活兒,隻是今日下過雨,泥地又上了凍,菜地太了,我摔了一跤,暈了好一會醒來才發現,菜都凍壞了。”

蘇糯低聲解釋,眼神帶著恐懼看向站著的沈桃花和宋老太,末了還哭腔道了句:“是我是我子不中用,耽誤了祭祖大事。”

“娘可千萬別生我氣啊。”

轟——一下,聽見蘇糯話的宋老頭立馬怒氣沖天,回頭狠狠地給了宋老太一個掌。

“我讓你好好顧著三兒媳婦肚子,你就這麼顧著的?那菜地我都不敢輕易去,你讓一個揣著肚子的去?”宋老頭向來是一家之主,發怒也讓全家人心頭一。

蘇糯怯怯的眼神看向沈桃花,宋老頭瞧見後立馬轉向已經被嚇得不敢彈的沈桃花。

“你要撒潑滾回孃家去撒潑,司和,現在就,送你媳婦回家去,我老宋家不要這又懶又狠的兒媳婦。”

“爹……我不敢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蘇糯看著不斷哭訴求饒的沈桃花,口那一口惡氣總算是出來了。

隨即右手捂著肚子,繼續喊疼:“爹,我好疼啊……”

宋老頭於是立馬讓宋司謙和宋司和兩兄弟去請大夫,又命令宋老太去把鍋裡餘下的湯全都端來。

宋老太支支吾吾:“那……那是祭祖用的。”

“愚蠢!眼下當然是司銘媳婦肚子更重要,還不快去!”

看著一家人圍著團團轉,蘇糯舒服多了,子漸漸暖了起來,腳也不像剛剛那樣沒有知覺了。

喝著濃醇的湯,再一抬頭,正屋裡進來一個高大清瘦的男人,一頭長發束之腦後,不似兩個哥哥那樣廓和,宋司銘瘦的臉上棱角分明,寬大的棉也有了些許空隙。

“發生什麼事了?”宋司銘皺著眉頭問道。

宋老頭嘆了口氣,把事的緣由說了一遍。

宋司銘眼眸頓時冷了下來,沈桃花嚇得不敢直視。

“你可還好?”宋司銘來到蘇糯旁輕聲問。

蘇糯虛弱的出一抹笑,“夫君,我還撐得住。”

“有我在,我不會讓人欺負了你去的。”

宋司銘眼神冷冷的掃過沈桃花和宋老太。

蘇糯明白,這話是說給們倆聽的,心道這宋司銘也不錯嘛,哪怕沒有,也知道維護妻子,護妻子。

隻可惜原主格懦弱,被欺負了全是打碎了牙往肚子咽,宋司銘問也不說。

宋家兩兄弟凍得發抖,皮子說爛了纔在小年夜請來了大夫。

“過度勞累了胎氣又了凍,虧得是孕婦能堅持,不然這娃兒指定沒了。”

大夫匆匆開了藥走了,這句話還讓整個宋家人震驚之中。

蘇糯啃著,大概是他們都覺得自己剛剛的話摻了不賣慘分吧?可惜了,都是真的。

宋司和被弟媳那可憐神看的心中愧疚棚,有愧對於三弟,對自家媳婦的憐頓時就沒了。

“你快給三弟妹道歉!”

沈桃花也是能屈能,蘇糯都能看見氣到僵的角了,還能放了聲音,誠懇的道了歉。

能裝,不過遇見我,是你倒黴。

“三弟,都怪我管教無方,之後定不會發生這種事。”宋司和又向宋司銘道歉。

宋司銘並不接。

“今日之事,如若不是及時發現,我娘子恐有生命危險,肚中胎兒亦不保。如今寒冬臘月,既然讓一個孕婦去摘菜?”

“我娘子不說話,在此之前,你們又使喚做了多?”

宋司銘一一掃過去,眼神犀利。,繼續喊疼:“爹,我好疼啊……”宋老頭於是立馬讓宋司謙和宋司和兩兄弟去請大夫,又命令宋老太去把鍋裡餘下的湯全都端來。宋老太支支吾吾:“那……那是祭祖用的。”“愚蠢!眼下當然是司銘媳婦肚子更重要,還不快去!”看著一家人圍著團團轉,蘇糯舒服多了,子漸漸暖了起來,腳也不像剛剛那樣沒有知覺了。喝著濃醇的湯,再一抬頭,正屋裡進來一個高大清瘦的男人,一頭長發束之腦後,不似兩個哥哥那樣廓和,宋司銘瘦的臉上棱角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