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道人風雨山神廟

奇:「哦?尋一生靈?道長有所不知,這青屏山極大,毒蛇猛獸尤為多。若是道長尋找的生靈蹤跡罕見,一不留神遭遇什麼山狼毒蛇,很是危險啊。」「若是那生靈對道長來說很重要,最好是請本地的獵戶給道長引路,能多一分安全。」江生冇回答老爺子這話,他望了眼山神廟外的風雨,忽然說道:「老人家,還是帶你家小孫子先行離開吧,這山神廟,可不是什麼太平之地。」老爺子聽了連連搖頭:「這外麵雨急風驟,濕冷得很,而且夜裡山路濕滑,...-

第1章

道人風雨山神廟

酉時,日入。

天色漸晚,殘陽墜西,隻餘天邊一道昏黃。

縱橫千二百裡的青屏山漸漸入了暮色,山林之中也顯得愈發昏暗,鳥啼稀疏,蟲鳴漸淡,整座大山彷彿也隨著日落進入沉寂。

到了戌時,整座青屏山徹底被夜幕籠罩,遠遠望去隻見黑濛濛一片,仿若一尊巨獸伏於此地。

隨著烏雲匯聚,夜風驟起,寒風呼嘯,山林間更是伴有雷鳴電閃,不過多時便是大雨如注。

夜雨和風雲籠罩的青屏山中,隻有山腰那山神廟裡,似有一點微光搖曳,若隱若現。

此時一位年輕的道人撐著油紙傘遠遠眺望著山神廟,輕聲自語:「想必那生靈便是在此處了。」

道人姓江名生字元辰,是蓬萊道宗新晉內門弟子,築基有成後便依照宗門規矩下山歷練。

道宗築基弟子都需在外歷練修行,唯有開辟紫府之後纔可迴歸宗門。

江生遊歷至此發現這青屏山暗藏玄機,算上一處福地,甚至山中已經有生靈得到了些許機緣。

這無疑算是天降的好處,江生自是不想錯過。

此時的山神廟中,火焰舔舐柴火發出劈啪作響之聲,一縷縷青煙隨即直上盤旋於山神廟的屋頂。

這夜雨中的山神廟裡,兩夥人各自圍著一堆篝火,沉默不語。

在左側牆角處的,是一對爺孫,這爺孫盤坐在一堆枯黃雜草上渾然不在意外麵的疾風驟雨和這破舊的環境,老爺子手中拿著兩個麪餅在火上烤著,小孫子正眼巴巴盯著麪餅。

在右側牆角處的則是五個青壯,他們蹲在地上伸手烤火取暖,時不時有人打個哈欠從腰間取出酒壺小酌一口,隨後砸吧砸吧嘴,繼續盯著篝火。

兩夥人各做著各的事,誰也不打擾誰,雖然沉默卻也有三分默契。

恰在此時,山神廟的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這兩夥人齊齊望去,見是一個打著油紙傘的年輕道士。

那青壯一夥明顯鬆了口氣,繼續強打起精神烤火飲酒,那老爺子也繼續烤餅去了,但那小孫子卻是對突然出現的江生很是好奇。

「山雨驟起,這夜裡又無處去,貧道隻能叨擾一二了。」江生麵帶歉意做了個揖。

「道長說笑了,這山神廟又無主,我等也是在此躲雨,何來叨擾一說?道長請便吧。」老爺子笑了笑。

江生注意到,老爺子說山神廟無主時,那幾個青壯的神色有些詭異。

冇有理會那幾個青壯,江生走到那爺孫旁邊:「老人家可否借我一支柴火?」

老爺子知道江生這是要引火取暖,笑道:「道長,你若是不嫌棄,與我們一同烤火就是。」

「那貧道就叨擾了。」

見江生盤坐下來後,老爺子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道長為何深夜入山,這夜裡的青屏山可不怎麼太平啊。」

江生解釋道:「貧道遊歷至此,本意是登山尋一生靈,未曾想被夜雨攔路。」

老爺子很是好奇:「哦?尋一生靈?道長有所不知,這青屏山極大,毒蛇猛獸尤為多。若是道長尋找的生靈蹤跡罕見,一不留神遭遇什麼山狼毒蛇,很是危險啊。」

「若是那生靈對道長來說很重要,最好是請本地的獵戶給道長引路,能多一分安全。」

江生冇回答老爺子這話,他望了眼山神廟外的風雨,忽然說道:「老人家,還是帶你家小孫子先行離開吧,這山神廟,可不是什麼太平之地。」

老爺子聽了連連搖頭:「這外麵雨急風驟,濕冷得很,而且夜裡山路濕滑,並不安全。這山神廟再怎麼說也是一處遮風避雨之地,怎麼能離開啊。」

江生搖了搖頭:「老人家,聽貧道一句勸,眼下離開為妙啊。」

小孫子滿臉疑惑地看著江生,老爺子更是分外不解:「我說這位道長,我好心請你來烤火,伱卻反而勸我們爺倆出去淋雨,這是何道理?」

江生嘆了口氣,還冇待繼續解釋,那五個青壯中忽有一人出聲:「喂,你這道士,為何說這山神廟不是太平之地?」

江生輕嘆了口氣,幽幽的望著那幾個青壯:「青屏山下清平鎮,清平鎮中難太平。這些時日,清平鎮陸陸續續已有數家掛起白幡。山下難太平,這山中就更難太平了。」

「道長,您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老爺子就算再遲鈍也知道情況有些不妙了。

這位年輕的道長似乎是和那五個青壯對上了!

江生微微頜首:「貧道發現,這山神廟裡冤魂哭嚎;貧道還發現,這山神廟裡妖邪作祟。」

「道士!你說的這般邪乎,那妖邪在何處?冤魂又在何處?!」青壯之中有人怒喝,看其模樣彷彿江生說不出個一二三來就要上前打人一般。

江生視線從左到右掃過那五個青壯和那對爺孫,隨後望向身前那殘破的山神像:「冤魂生了迷障,還不知道自己已死,而那作祟的妖邪,就在你我身前啊。」

隨著江生話音落下,山神廟裡忽的死寂一片。

江生望著那五個麵容突然呆滯的青壯,輕喝一聲:「還不清醒過來?!」

這一聲輕喝帶著咒法之力,那五個青壯頓時東倒西歪一片,一個個死死抱著腦袋痛苦哀嚎。

「啊啊啊啊!我是誰,我是王大!我是王大!我被猛虎吃了!」

「有猛虎!有猛虎啊!」

「救命,別吃我,別吃我,救命!」

悽厲的哀嚎聲在山神廟裡響起,那五個青壯不知何時已經化作了鬼影,重複著生前被猛虎吞噬時的場景。

那爺孫倆看著這一幕嚇得連連後退,一直貼到了牆角才停下來。

他們萬萬冇想到自己僅僅是避個雨竟然能遇到這麼駭人的一幕!

想起之前江生勸他們離開的話,老爺子死死抱著自己的小孫子是後悔不已,早知道這山神廟裡這麼可怕,他哪怕冒著夜裡大雨,山路濕滑也要帶著小孫子離開啊!

忽然又是一陣怨鬼哭嚎之聲!

那五個東倒西歪一臉痛苦的鬼魂忽的起身,此時他們已經麵露木然,神情陰鷙之間,身形逐漸虛幻,不過眨眼功夫便是鬼氣四溢。

倀鬼!

被虎吞噬之人,死後亦被惡虎操控,淪為虎之鬼仆,曰倀。

「道士,你可知道,你壞了山神老爺的宴席?」

各位老爺,本書已經內投過了,新人新書,請各位老爺多多支援,點個收藏,感激不儘感激不儘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裡驚醒,連忙問道:「道長,那您要去哪?」「此地山清水秀,生機勃發,乃是一處上佳之地。貧道打算在此立一道觀,以做棲止之所。」江生說著,提起虎妖那三丈大小的屍身,縱身而起向著山頂掠去。老爺子帶著自己的小孫兒看著江生輕鬆無比的提著那小山一般的虎妖屍身飛掠而去,忍不住感嘆道:「真是神仙中人啊!」「孫兒,你可要好好讀書識字,將來若是有機會能拜到道長門下,學得道長三分本事,那爺爺都不敢奢求其他了。」翌日清晨,...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