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妖孽橫行

”天空落下兩道人影,重重砸在地上。楚劍雄掙紮從滄離身上爬起,連忙將她扶起,一臉歉意:“是楚某拖累你了。”方纔大日一掌將楚劍雄打落,是滄離飛身來救,並充當了人肉護墊,不由讓楚劍雄心中十分慚愧。“良人難尋,知音難覓,你不必自責。”滄離一臉虛弱,麵含微笑,已是無力再戰。“菩薩……”楚劍雄眼眶一熱,緊緊攥住她的手,冇想到她對他一見如故,視他為成知音。“嗯?”盤腿懸浮在空中的大日尊者,見到李鳳影透支生命力,...-

“,遙想七百年前,本座隻是一個不諳世事的黃毛丫頭,不顧父母反對,和鄰家哥哥私定終身。我倆趁夜私奔出逃的路上,路過了一個亂葬崗。山林靜謐,夜黑風高,斜刺突然竄出來一隻凶惡的白額吊睛大蟲。對我倆窮追猛趕。哥哥緊緊抓住我的手。我們一路逃啊逃。前方的山坳上,突然出現一個黑袍道人,手持一個黃色布袋和一口桃木寶劍。你說,他是好是壞?”司南月隨手一指一位青年男弟子。白臉婢女開始數數,她數得非常快:“十九八七六五四三……”青年男弟子臉色一白:“回……回稟宮主,弟子認為……弟子認為那道人的兵器是專門驅邪避災的桃木劍,還帶著一個袋子,想必是用來降伏收納妖怪的,由此可見他是一個正派道士……”“你的求道之心不夠虔誠,本座太失望了。”司南月慘白細長的乾枯大手抓住青年男弟子的身子,用力一捏。青年男弟子慘叫一聲,口鼻溢血,在她手中化為一灘肉泥。“你說。”司南月又隨手一指一名青年女弟子。女弟子咬了咬牙道:“回稟宮主,大半夜來亂葬崗降妖除魔,實在奇怪!所以弟子認為他是邪派道人!”司南月點頭道:“那道人有冇有出手相救?”青年女弟子臉上冷汗刷地流了下來:“他……他一定是救了您,否則那老虎已經將您吃掉了……”“蠢物啊。”司南月似是惋惜地一歎,大手疾探,旋即青年女弟子被她攥在手心,掙紮慘叫起來。砰!司南月手中爆出一團血霧,女弟子也當場斃命。司南月老氣橫秋道:“不存在什出手相救,因為那大蟲就是道士的坐騎!但本座的哥哥很有勇氣和魄力,和那妖道、惡虎拚殺起來……老先生,你說說,本座的哥哥打贏了嗎?”司南月眼珠一斜,目光投向人群中格格不入的楚劍雄。楚劍雄輕咳一聲,起身道:“我說你哥哥贏了,你會說他輸了。我說你哥哥輸了,你便說他贏了。總之,我們永遠都猜不對。”“瞎子?”司南月饒有興趣地打量著楚劍雄,說道:“你不是來求道長生的吧?”楚劍雄道:“我來取你狗命。”“可笑!真可笑!哈哈哈哈。”司南月大笑了起來。榻下跪伏的眾弟子也紛紛大笑了起來。有幾個笑得慢了,直接被司南月抓住,一把捏成了肉泥。當司南月的乾枯大手攜著呼呼風聲籠罩在楚劍雄頭頂時,他猛地拔出佩劍,劍光宛如匹練抖出,照亮了整個晦暗的石殿。司南月的一隻手瞬間被劍光切割成十幾段,掉落在地。“殺了他。”司南月淡淡說道,斷臂處冒出無數肉芽,血肉蠕動,骨茬生長,迅速再生出一隻完美嶄新的手臂。眾弟子著了魔般撲向楚劍雄。“咳咳咳!”楚劍雄一手捂住嘴巴咳嗽幾聲,一手舞劍,斬殺了一個又一個前仆後繼,悍不畏死的靈虛宗弟子。當一個弟子的腦袋被他一劍斬開,腦溝間蠕動著密密麻麻的白色蠱蟲,飛射到楚劍雄的臉上,他才明白這些人為何要為司南月賣命。“咳!”楚劍雄劇烈咳嗽一聲,手中的劍慢了一步,一個弟子避開劍鋒飛撲過來,張開佈滿爛牙的大嘴一口狠狠咬住他的左臂。他怒喝一聲,一劍連著自己的胳膊將這名弟子斬成了兩段。他點住穴道止血,騰挪躲閃,宛如穿花蝴蝶般靈巧,避開眾弟子的撲殺,持劍直直飛向司南月。司南月笑容玩味,不閃不避。楚劍雄的劍即將刺中她的眼睛時,白臉婢女突然出手,單手抓住了劍鋒,一腳踢在他的臉上。楚劍雄頓時麵部變形,旋轉著倒飛出去。轟然一聲巨響,整個石殿的大門都被砸出一個豁口,陽光從外麵照了進來。石像狻猊的斷頭也滾了進來,兩隻猩紅的眼睛逐漸暗淡。即將撲殺到麵前的眾弟子見到陽光彷彿見到鬼一樣,嚇得急忙縮了回來。一個名為程安然的白髮黑衣劍客踩著陽光走了進來。剛纔石像狻猊被斷頭,正是他所為。“咳咳!咳咳咳……”楚劍雄不斷咳嗽,滿口是血,呼吸之間儘是鐵鏽味,他一手拄劍,艱難爬了起來,嘴角鮮血溢位點點滴滴落在地上。渾濁白眼感受到模糊光影變幻,風塵撲麵,他的心中頓時有了麵前這個青年大概的輪廓,問道:“你是來拜師的嗎?”程安然道:“我來殺這妖女。”楚劍雄微微搖頭:“恐怕你殺不了她。”“試試看吧。”程安然拔出劍來,清越的劍鳴聲響徹宮殿,楚劍雄耳朵一動:“這……這把劍……”“此劍,名為無念。”楚劍雄吃驚道:“無念?你就是曾經名震大玄仙域九州的太玄劍首,程安然?!”程安然輕笑一聲:“你還算有點見識。”司南月麵色大駭:“什?程安然,你不是早就死了嗎?攔!給我攔住他!”說著,司南月拖著臃腫的身子爬下軟榻,向石殿另一個出口蠕動而去。程安然拔劍向前,劍光橫掃,數十個弟子慘叫著屍首分離,當場斃命。白臉婢女拔劍飛身而來,還未出劍,便被一道劍光劈成了兩半,落地變成兩截白紙。“啊……呃……”司南月拖著肥胖的身子蠕動到出口,回頭一看,自己的後背被程安然一腳踩住。而眾弟子,已經全部陣亡。司南月恐懼道:“別殺我,我活了七百年了,就快飛昇了,求求你,不要殺我……”“司南月,三十年前你和那些人一起將我打落絕情崖,就應該想到會有今日!”“別殺——”劍光一閃,司南月乾枯瘦小的腦袋從龐大的身軀上滾落。她的腹部突然爆開,十幾個鮮血淋漓,青麵獠牙的鬼臉胎兒跑了出來,四散逃亡。一束束劍光從而天降。將鬼胎一一誅殺。程安然收劍入鞘,向外行去。坐在入口處的楚劍雄咳嗽幾聲,說道:“多謝。”“不必。”劍鞘中的神劍無念突然出鞘,飛到楚劍雄麵前,輕輕蹭了蹭楚劍雄的臉龐。程安然微微訝異:“看來無念很喜歡你。”楚劍雄說道:“還以為它想砍我呢,嚇老夫一跳。”“。”程安然揚了揚手,無念飛回他的手心。“後會有期了。”楚劍雄單掌一豎:“後會有期。”……“咳咳咳!”楚劍雄捂住嘴巴咳嗽幾聲,來到江北西郊一處酒肆坐下,將配劍解下,擱置桌麵上。一個五大三粗,肩頭搭著白色汗巾的店小二湊上來問道:“客官,吃點兒什?”“你這有什?”“我們這兒的菜花樣可多啦,皮蛋拌豆腐,豆腐拌皮蛋,皮蛋炒豆腐,豆腐炒皮蛋……”“來碗陽春麪。”“好勒。”不一會兒,熱氣騰騰的陽春麪端了上來。楚劍雄聽到麪條端上來的時候,他拿起碗筷聞了聞,眉頭一皺,又放了下去。店小二垂手立在一旁,陰沉笑道:“怎了客官,這碗麪做得不稱您的心意嘛?”

-個人起身鼓掌叫好,不由感覺有些尷尬:“呃……”他便又坐了下來。玄天微微而笑:“諸位,這就是我的道,世界因我而存,因我而滅,我若不存,則天地不存,日月不存,萬物不存。我是一切的核心,絕對的必要存在。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道,如若無道,便如同失去果核的果實,空洞不堪。楚道友有自己的道嗎?”楚劍雄微微抬頭,渾濁白眼中映出玄天模糊的黑色人影:“玄天道友,楚某也許有過自己的道,但現在記不清了。楚某很好奇,玄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