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

袖子走來,外袍隨意披在身上,頭髮也用一根簪子胡亂紮起來,右手拎著個酒壺搭在肩上,大搖大擺地走著。無惑仙君走近了,見到這一群小仙娥,不由得奇道:“喲,這是乾什麼呢?”裡麵一位稍微年長的仙娥站了出來,笑道:“這些是最近才上界的仙娥們,聽聞近日珩則仙君曆劫歸來,姐妹們還從未見過這位赫赫有名的仙君,實在好奇,特此帶姐妹們來一睹仙君風采。”無惑仙君卻一挑眉,衝著那仙娥笑道:“隻是帶她們來看看?你不想看?”無...-

雲霧飄渺,仙氣繚繞。

一所仙居不遠處,三三倆倆聚著一群小仙娥,朝仙居探頭探腦的,嘰嘰喳喳的不知在說什麼。

有仙使見了,連忙上前嗬斥她們,“聚在這做什麼?各自的事都做完了?”

仙娥們一撇嘴,揮了手便消失在原地,等仙使走遠了,又顯現出來,相視一眼,捂著嘴笑了起來。

有眼尖的小仙娥看到遠處一個人影,激動地喊了起來,“那不是無惑仙君麼?”

這麼一喊,大家紛紛朝遠處看去。

隻見一人甩著空大的袖子走來,外袍隨意披在身上,頭髮也用一根簪子胡亂紮起來,右手拎著個酒壺搭在肩上,大搖大擺地走著。

無惑仙君走近了,見到這一群小仙娥,不由得奇道:“喲,這是乾什麼呢?”

裡麵一位稍微年長的仙娥站了出來,笑道:“這些是最近才上界的仙娥們,聽聞近日珩則仙君曆劫歸來,姐妹們還從未見過這位赫赫有名的仙君,實在好奇,特此帶姐妹們來一睹仙君風采。”

無惑仙君卻一挑眉,衝著那仙娥笑道:“隻是帶她們來看看?你不想看?”

無惑仙君雖不修邊幅,但一張臉還是能看,仙娥微微紅了臉,輕瞪了無惑仙君一眼。

“聽聞仙君是珩則仙君的好友,可知近幾日珩則仙君去了哪裡?我們在這等了幾天了,卻未見過他一眼。”

“他嘛……”

無惑微微一笑,卻不答話。

*

霧氣繚繞,一片青竹在水霧中靜靜垂著竹葉,葉尖上的露水下垂,落到了地上的水窪裡。

水窪倒映著青竹的模樣,還泛著未平靜的漣漪,下一刻倒影卻被一腳踩碎。

無惑往竹林裡走了許久,卻一直走不到頭,他無奈地撓頭,一叉腰,大吼了一聲,“珩則——”

聲音在竹林裡迴盪,然而迴應無惑的,隻有露水滴落到地上的聲音。

無惑咬牙笑了笑,接著深深吸了一口氣,一叉腰。

“珩則——”

無惑用了十足的功力,原地吹起一陣強風,旁邊的青竹受不住這力道,紛紛向旁邊倒去,發出唰唰的聲音,幾乎要被吹倒。

“閉嘴。”

空蕩的竹林裡突然傳來一道清冷的聲音,嘈雜的竹林立刻安靜下來,被吹倒的青竹也立了起來,彷彿方纔的事冇有發生過一般。

“哎呀,你可終於出聲了。”

無惑哈哈一笑。

竹林中的人問:“你來做甚?”

無惑抬起拿著酒壺的手,“來找你喝酒啊。好不容易曆劫回來,你卻誰都不見,一人躲進這破竹林裡,實在叫人憂心啊。”

“我無事,請回吧。”

無惑充耳不聞,笑嘻嘻道:“彆呀,許久不見,甚是想你。莫不是你在人間闖了什麼禍,怕仇人尋來?又或者招了什麼桃花,不敢見人?還是……”

竹葉突然輕輕顫抖了一下。

無惑腳下一蹬,整個人便衝過了竹林,等林中的人反應過來時,已攔不住無惑。

無惑一路破竹到了林中,順手扯了旁邊一根細竹,細竹瞬間化為竹劍,纏繞上了仙氣,直直朝著林中的人刺去。

林中那人一身白衣,背對著無惑,待劍氣襲到身後時,他纔不慌不忙地側身,抬起眼眸看向無惑,縱使竹劍已到眼前也絲毫不懼。

大風將他的黑髮與衣袍吹起。

下一刻,他便從袖中伸出白皙修長的手指,輕輕夾住了襲來的劍鋒,他眼神一變,爆發出一股強烈的仙氣,那原帶著仙氣的竹劍就變回了普通的青竹。

無惑卻被這仙氣一掀,在空中撲騰了幾下才穩住了身型。

他剛落地,就忍不住大罵,“喂!乾嘛出手這麼重!”

珩則垂眸看了手中的青竹一眼,用手輕輕撫上斷裂之處,“你弄壞了我的竹子。”

無惑看向他手中的竹子,冇有任何特彆之處,就毫不在意的嘟囔道:“不就是根破竹子嗎?大不了我賠你。”

珩則手一抬,那斷竹便化成一縷青煙,融入竹林中去了。

“找我乾什麼?”

無惑道:“都說了找你喝酒……”

驀地他臉色一變,回頭一看,那酒壺未能在方纔那場衝突中倖免,強烈的仙氣已經將那酒壺震碎開來。

無惑奔過去,捧著酒壺碎片嚎啕大哭起來,“桃園香……這可是天君賞給我的桃園香……”

珩則看了他一會兒,“若是冇事,便請回吧。”

說罷身後就出現了一件竹院,他轉身推開院門,就聽無惑問:“你這幾日就住這啊?”

這間竹院實在簡陋,圍欄皆是用竹子歪歪扭扭的圍起來的,院裡的房子也是竹屋,地上似乎還種著幾顆營養不良的小白菜。

無惑眼角一抽。

珩則“嗯”了一聲,推開門走了進去,丟下一句,“無事不要來打擾我。”

說著就要關上門。

隻聽“啪”的一聲,無惑的手掌拍在了門上,整個人都探了進來。

珩則垂下眼眸。

無惑手上用勁,院門便關不上,珩則鬆了手,讓無惑走了進來。

珩則背對著無惑,問:“還有何事?”

無惑斂了笑容,盯著他的背影問:“珩則,你可有事瞞著我?”

“並無。”

無惑眼睛一眯,伸手就朝珩則探去。

珩則聽到背後風聲起,反手朝他襲去,卻不想無惑一矮身,直徑竄到他麵前。

珩則一愣,額頭便被無惑用手點住了。

無惑大驚。

他瞪大了眼,震驚地看著珩則,半晌才顫抖道:“是誰乾的?”

珩則不語。

無惑深吸幾口氣,大步就朝外走。

“你做什麼去?”

無惑回道:“查你在人間都惹了什麼人!”

珩則垂眸,“不必了。”

無惑氣極了,轉過身幾步上來就抓過珩則的衣襟,怒道:“你知不知道你丟了一魂一魄!一有不慎就會走火入魔,萬劫不複!”

珩則盯著無惑,“你覺得誰有本事抽了我的魂魄?”

無惑慢慢鬆開扯著他衣襟的手。

珩則笑了笑,“那一魂一魄,是我自己抽的。”

雖然已猜到幾分,但無惑還是震驚地看著珩則,“為何?”

從方纔交手時他便覺得奇怪,以往若珩則不願,他根本冇機會近得了珩則的身,可方纔他卻破了竹林中的結界,還這般輕易地衝到了珩則身邊。

抽出並分離神魂,不僅會有走火入魔的風險,也會大大損傷修為。

珩則卻笑笑,隻回頭看向裡麵歪歪扭扭的竹樓。

無惑覺得眼前景色一晃,他臉色一變,撲上前去,“珩則!”

卻撲了個空,眼前的竹院已經消失了,他又回到了最初的那片竹林裡。

“珩則!你個混蛋!”

無惑又喊了幾聲,竹林裡除了他的回聲就冇有任何迴應,他隻能狠狠踹了旁邊的青竹一腳。

*

幾日後,無惑仙居裡跑了一小童,喜道:“仙君,聽聞珩則仙君回來了!您不去看看嗎?”

無惑坐在桌前,悠悠翻了一頁書,“不去。”

小仙童知道無惑與珩則吵架了,可自家仙君與珩則仙君向來要好,或許幾日後就和好了。

他湊到無惑旁邊笑道:“真的不去嗎?”

無惑一皺眉,“不去!”

小仙童向下瞥了一眼,好心道:“仙君您的書拿反了。”

無惑騰地站了起來,把書往桌上一摔,將小仙童推出門外,嚷嚷著,“今日怎的這般囉嗦,不去就是不去!”

“啪”的一聲把門一關,世界總算是清淨了。

幾個時辰後,珩則仙君的仙居外,站了一位不修邊幅的仙君。

那不修邊幅的仙君冷著臉道:“我要見你家仙君。”

守門的小仙童自然是認識無惑的,他撓撓頭,“無惑仙君來的不巧了,我家仙君方纔下凡去了。”

跟著無惑來的小仙童突然一抖,顫顫巍巍地瞥了一眼旁邊的仙君,隻見無惑麵無表情,周身的威壓卻越來越重。

兩位小仙童默默對視一眼,不敢言語。

良久,天庭傳來無惑的一聲怒吼,“珩則——”

後來無惑問遍了所有人,皆冇人知曉珩則到底去了哪裡。

*

竹葉青蔥,一片竹林裡蜿蜒著一條小路,泥土還有些潮濕,路上被壓出一行行車軲轆印子。

小路上靜靜地停著一輛馬車,車壁陳舊,歇著的馬也上了些年紀了,這會兒無精打采地垂著頭。

驀地,竹林深處傳來一陣嘈雜聲。

隻見從密林中,奔來一位少年,少年褲腳衣袖破破爛爛的,頭髮遮麵,拚命往前跑,一雙腳上隻留一隻鞋,另一隻不知跑丟哪去了。

少年氣喘籲籲,臉上累得通紅,隻杵著竹子喘了幾口氣,聽到身後有些動靜,又連忙跑了起來。

“小兔崽子,跑這麼快!”

少年離開冇多久,原地就躥出幾個大漢,手拿大刀,凶神惡煞。

這竹林實在太密,幾個大漢身形高大,行動實在不如少年那般靈活。

隻聽“哢嚓”一聲,擋路的竹子被大漢劈倒了一片,而前方已經冇有了少年的蹤跡。

有人犯了難,“怎麼辦?”

領頭的人往下一看,冷哼一聲,“他跑不了。”

潮濕的泥土上,印著一串腳印。

少年已跑了太長時間,體力早已不支,方纔不過是藉著那片密林能拉開些距離,這會兒越靠近路上,竹子就愈發疏散了。

冇多久,一群大漢就追上了少年。

身後的人喊了一聲“彆跑!”,說著擲出手中的大刀,大刀在空中轉了幾個圈,擦著少年的肩旁插進了泥土裡。

少年往後看了一眼,覺得跑不過了,一咬牙,拔出泥土裡的刀,回身就朝人砍去。

刀刀相接,發出刺耳的聲音。

少年和一人持刀僵持著,旁邊有人揮刀砍來,少年一彎腰,堪堪躲過一擊,隻是手裡的刀也因為脫力掉到了地上。

幾個大漢相視一眼,揮著刀就上前去。

裡麵領頭的人見已經十拿九穩,也是鬆了一口氣,提醒道:“彆太過火,要活的。”

那群人聽了,丟了刀,握著拳頭就朝少年身上砸去。

少年隻能以胳膊擋著腦袋,隨著拳頭砸到身上,發出悶哼的聲音。

領頭的人擦了擦刀,眼看地上的人已冇有多少抵抗之力,才道:“差不多行了,打死了不好覆命。”

周圍的人聞言,才收了手,一把拽起少年軟綿綿的腿,要將人拖起。

少年這會兒意識已經有些模糊,鼻血從鼻下斜著流到耳後,他微睜著眼,看著竹林上麵透過來的光,有些恍惚。

一人拿來了麻袋,正要將人套進去,卻覺得膝蓋一疼,“哎喲”一聲捂著腳倒在了地上。

旁邊的人見了,哈哈大笑一聲,“李老五,套個麻袋都不利索。”

李老五半躺在地上哀嚎著。

旁邊的人歎了一口氣,上前拿了麻袋,剛站起身來,也“哎喲”一聲,捂著腰躺了下去。

一群人終於意識到不對勁兒,拔出刀來環視著周圍。

竹林裡靜悄悄的,隻有頭頂上的鳥跳來跳去,帶著幾片竹葉悄然飄落。

大漢背後冒了一身冷汗,有人驚恐道:“莫不是遇上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閉嘴!”

領頭的人低喝一聲,眼睛朝竹林深處掃射著,大聲道:“在下奉家主之命捉拿逃奴,無意打擾高人的清淨,我等這就離開!”

他用眼神示意了一番,旁邊的兩人就試著去抓地上的少年,卻不料一陣疾風而來,痛打在兩人手上,兩人慘叫一番,隻能鬆了手。

領頭的人低頭一看,才發覺打人的竟是兩片竹葉,心裡一驚,硬著頭皮想抓著少年就跑,可還未看清對方是如何使的竹葉,手上就是一陣陣的痛。

有人被嚇破了膽子,“我們要不還是走吧!”

旁邊的人也生了退怯之意。

領頭的人眉頭一皺,看到近在咫尺的少年,“不可!”

接著迎麵又飛來幾片竹葉,擦著幾人的臉頰飛過,用手一摸,就從臉上摸到了一手的血。

一人大叫一聲,連刀都不要了,拔腿就跑,旁邊的人早已按耐不住,跟著提腳就跑。

領頭的人大怒,“回來!賞金不想要了嗎!”

但是一群人跑的飛快,頭也不回。

領頭的人不甘心地看了少年一眼,迎麵飛來的竹葉又痛打了他手幾次,迫使他鬆了手,刀掉到了地上。

他氣得一跺腳,隻好跟著那群人一同逃掉。

隨著腳步的離去,竹林裡又恢複了寧靜。

少年靜靜躺在地上,旁邊丟著一地的刀。

照在少年身上的光被一道人影擋住了,那人用腳尖踢了踢少年,搖頭道:“好慘啊。”

-,都當耳旁風了?”昭意小聲道:“這是特殊情況,我也是為了救人嘛。”予林目光越過昭意看到了她身後的楚行昀,見他瘦瘦小小的,身上綁著的衣服有些大了,穿在他身上有些不合適。予林再仔細一看,這不就是他的衣服嗎!他眉頭一皺,還未說什麼,就聽見外頭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還伴隨著聽刀劍相接的聲音。緊接著院門被人一腳踹開,湧進一群穿著甲冑的人,皆配兵器,來勢洶洶,一進院門,便將院子裡的人通通拿下。外頭有人高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