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便宜夫君

告訴,這個男人很危險!但為全球通緝榜上排名第一的殺手銀狐,什麼樣的危險人沒見過,又豈會怕他?正醞釀著該如何回答,撲通一聲,側的小丫環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王上,娘娘隻是一時失手,不是有心的!況且娘娘剛剛醒來,怕是還沒有完全清醒……”“大膽!王上說話,你一個奴婢什麼?”外臣立刻站了出來,橫眉冷對,厲聲怒喝。淺眉頭一皺,黝黑的眸子危險地瞇起……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冷聲一喝:“你才大膽!這裡是北燕...淺坐在湖邊的涼亭裡,雙眼迷茫地看著亭子裡一張張陌生的麵孔,太一陣一陣的搐。

“王上,我南燕國為示兩國友好,特將蘭心公主送來聯姻,這才宮不到一日,就遭如此大的屈辱。敢問王上,這是何道理?”眼前,一名外臣慷慨激昂,擲地有聲。

在他的側,一位弱可人的宮裝低低泣著,漂亮的臉蛋上多了四道指印,我見猶憐。

這是演的哪一齣?還像那麼回事!的妝更是真,像真的被扇出來的掌印!

良心劇組啊!

想著,淺裡發出一聲輕笑,忽然臉上火辣辣的,一抬頭發現十幾雙眼睛齊齊愕然向來。

那名外臣頓時氣紅了臉,高聲道:“如果王上不能給出一個滿意的答復,我南燕國必傾舉國之力討伐北燕,為公主雪洗恥辱!”

淺眉頭一挑,咦,這不是劇組,好像是真的!

……好像穿越了!

淺忽覺一陣頭昏腦脹,屬於另一個人的記憶像水一般湧腦海,愕然地發現,原來自己就是他們正在聲討之人……北燕國的王後淺!

餘睨了一眼旁邊穿明黃龍袍的男人,他頭戴金冠,腰束黃絨寶帶,不知是線的原因,還是他太過英俊,淺隻覺得他渾上下金點點,耀眼得讓人不敢視。

他端坐在那裡,一個作也沒有,可淩厲的五廓和那份倨傲霸氣,宛若統領天下的王者,誰都該匍匐在他腳下……

坐在他的側,宛如守著一座冰窟,涼氣兒嗖嗖地浸,連呼吸都被凍在了口。

他就是北燕國的君王軒轅徹!

傳說十六歲登上王位,北燕國有史以來最年輕有為、最聲名赫赫的一代君主!

淺一陣無語,不但穿越了,還多了個便宜夫君!

不等軒轅徹開口,坐在另一側的中年貴婦麵容繃,率先開口道:“使臣請息怒!王後不知分寸,讓蘭心公主了委屈,這件事哀家一定秉公理!”

聞言,外臣出幾分得:“如此甚好,還請王上和太後速速定奪,否則兩國就隻有兵戎相見了!”

太後扭頭向軒轅徹,眼神竟帶著幾分敬畏:“王兒,你說呢?”

軒轅徹沉片刻,完雕刻的冷峻麵孔轉向淺,暗沉犀利的眼神也隨之掃了過來:“王後,你可知罪?”

淺下意識地抬頭,猛然撞一雙猶如臘月冰雹的眼睛,冷得心,心下微微一凜,生出警惕。

這個男人的氣場太強大了!

在的印象中,見過氣場最強大的男人就是的神醫師兄駱冰,想當初得罪了某位政界的權貴,權貴懸賞殺手界取命,師兄以一銀針獨挑十位頂尖殺手,刺得他們屁滾尿流,殺手界聞風喪膽,從此無人再敢接那懸賞!

那一刻,覺得師兄真帥!

眼前這個男人的氣場竟能與的師兄相抗衡……

理智告訴,這個男人很危險!

但為全球通緝榜上排名第一的殺手銀狐,什麼樣的危險人沒見過,又豈會怕他?

正醞釀著該如何回答,撲通一聲,側的小丫環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王上,娘娘隻是一時失手,不是有心的!況且娘娘剛剛醒來,怕是還沒有完全清醒……”

“大膽!王上說話,你一個奴婢什麼?”外臣立刻站了出來,橫眉冷對,厲聲怒喝。

淺眉頭一皺,黝黑的眸子危險地瞇起……

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

冷聲一喝:“你才大膽!這裡是北燕國的後宮,你一個南燕國的使臣又有什麼資格?”

外臣一愣,漲紅了臉:“你……”

淺冷冷笑道:“你們公主既了我北燕國的後宮,後宮之事便是王上的家事,若要談國事,就請把公主先帶回南燕國,再派使臣來談!否則,就給我閉上你的狗,吵吵嚷嚷,好不煩人!”

所有聽聞此言的人,個個瞠目結舌,目瞪口呆,微風徐徐的湖邊涼亭裡,頓時一片詭異的寂靜。

“你……你……氣死老夫也!”外臣抖著手指指著淺,牙關打戰,眸中噴火,差點當場暴走!

軒轅徹麵上不聲,眼中卻一閃,冷冽的目似一把銳利的尖刀,解剖著。

囂張跋扈、大無腦的王後,何時變得如此心思縝,字字珠璣?

但也僅僅隻是三秒,他不屑一顧地撇開了眼,知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忍耐度快要耗盡了。

蘭心公主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眼含淚:“王上,既然臣妾了北燕國的後宮,就是北燕國的人。臣妾隻是想討一個公道而已,難道為王後,就可以隨意踐踏後宮嬪妃嗎?”

環掃了一圈亭裡亭外的後宮佳麗們,地說道:“據臣妾所知,王後平日裡就在後宮作威作福,後宮姐妹們多有欺淩者,卻敢怒不敢言。臣妾今日而出,就是要為後宮姐妹們討一個公道,哪怕因此到責罰,臣妾也絕不退!”

好一番慷慨激昂的陳詞,極煽力,後宮嬪妃們聞言,一個個朝投去欽佩的目。,殺手界聞風喪膽,從此無人再敢接那懸賞!那一刻,覺得師兄真帥!眼前這個男人的氣場竟能與的師兄相抗衡……理智告訴,這個男人很危險!但為全球通緝榜上排名第一的殺手銀狐,什麼樣的危險人沒見過,又豈會怕他?正醞釀著該如何回答,撲通一聲,側的小丫環跪倒在地,磕頭如搗蒜:“王上,娘娘隻是一時失手,不是有心的!況且娘娘剛剛醒來,怕是還沒有完全清醒……”“大膽!王上說話,你一個奴婢什麼?”外臣立刻站了出來,橫眉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