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演戲

她越發羞愧,“小妹,我要是能像一樣,多讀些書就好了,也不至於被騙地團團轉。”甄宓搖了搖頭,心道袁尚這人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對付得了,步步陰招,無論怎麼應對,他都有後著。也不知道他處心積慮對付的袁熙,是怎麼得罪了他。甄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等甄宓把昨晚的事情簡單說了,他臉色更難看了。他站起身道:“這事情處理不好,甄家危矣!”“咱們現在一起去見母親。”袁府之中,吳昭臉紅彤彤的,一邊忍受著狼爪,一邊艱難地穿...第1071章

演戲

本應該出現的田豫諸葛亮如今遲遲未到,這幾個時辰對幾百裡的海路也是可以容許的誤差,但放到江東不顧一切猛攻的當下,就顯得有些危險了。

袁熙雖然著急,但戰場就是這樣,瞬息萬變,永遠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他這麼多年來,遇到的比這危險的事情多了去了,何況戰前也做了各種突發情況的預案,眼下的情況,也並未超出最壞的情況界線。

他眯縫著眼看了看戰場,便果斷髮出號令,讓兵士都從船上退下來,順便將戰船全都點著,這一著雖然在壓陣的蔣欽預料範圍內,但因為丁奉衝的太猛,麾下兵士多有波及。

蔣欽見丁奉還不要命的突擊,當即把他叫了回來,說道:“你還年輕,立功的機會多的是,不宜操之過急。”

丁奉聽了,低頭不語,蔣欽確實說中了他的心事,他確實是急於立功,所以冒進了。

彼時的丁奉,還隻有二十歲,位置其實隻是蔣欽麾下的偏將,但這次江東遠征,因其強烈要求做先鋒,孫權聽了極為高興,所以臨時給了丁奉一個大將名號。

蔣欽為主帥,丁奉也隻能聽令,他不甘地望著岸上,蔣欽安慰道:“不用急,對方縱火燒船,已經回窮途末路了。”

“而且打了這麼長時間,對麵也沒有大將出現,說明這次兇虎的大將要麼在幽並,要麼在江淮,這次的機會,確實是被吳王抓住了!”

“等一會火勢變弱,煙霧散去,咱們就可以撞開這些火船,突進到碼頭!”

蔣欽不是不想從其他地方登岸,但慰禮城這地方沿海地形複雜,不是地勢高,就是暗礁多,最為安全的,自然也隻有通向碼頭的水道,不然袁熙也不會把船都堵在這裡。

如今這上百條船都被大火點燃,熊熊燃燒起來,對於袁熙來說是個不小的損失,他看著滿天火焰,心想這算是兩次巢湖之戰江東收回的一點利息吧,對方可是毀了數千條船呢。

而對方尚且完好的五六百條船,是江東除了孫權大本營所在之外,最後的有生力量了,能不能讓他們有去無回,就看接下來的形勢發展了。

不到半個時辰,蔣欽看火勢變小,便指揮戰船將袁熙放棄的船隻撞開,後麵中軍的徐盛也領兵擊退公孫家族船隊,救出了潘璋,兩人不顧公孫家族的零星騷擾,開始向碼頭靠攏。

徐盛這個做法是正確的,他敏銳地看出公孫家族的百餘艘船對自己構不成威脅,其用意是拖住自己這邊數百條船,對此他自然不會上當,當務之急是儘快登上碼頭,殺死兇虎,此行便算是大功告成!

不過徐盛快,潘璋更快,他命人拉滿了船帆,急速往岸上駛去,反而比徐盛還快上半裡地。

徐盛見了,心裡暗罵,搶功的時候跑得快,吃癟的時候倒讓老子救!

徐盛脾氣本就不好,他有時候連脾氣最好的和事佬蔣欽麵子都不給,更不用說惡名在外的潘璋了,但此時戰局事關吳國前途,斷不能起內訌,所以隻能捏著鼻子認了。

他心道戰場上也就算了,等回去到了吳王麵前,老子非得狠狠告你一狀!

袁熙看吳國戰船依次撞進碼頭,命令兵士退守結陣,吳國兵士蜂擁下船,大喊著往袁熙這邊攻來。

袁熙手下的幽州兵雖然組織有序,但架不住對方人多,隻能且戰且退,被逼往慰禮城方向,城頭的百濟郡守看了,對賈詡道:“此時正是好機會!”

賈詡點頭道:“好,我這便領軍出城。”

慰禮城大門開啟,賈詡帶著數百幽州叛軍魚貫而出,後麵傾巢而出的,則是城內接近兩千的百濟兵士,百濟郡守為了打敗袁熙,將城中所有的守軍都派了出來,這種大好機會,自然是要使出全力,絕對不能放過!

賈詡心道做戲做全套,袁熙這次演戲也太真了,都快被自己演死了,自己這幾百兵真要打你不成?

要是自己策動這幾百兵士反水,是不是能把你逼死在灘頭?

他趕緊搖了搖頭,把這個念頭趕出腦海,自己要是敢這麼做,第一個掉腦袋的便是自己。

因為這幾百幽州兵,都是袁熙心腹,而且裡麵必然有領頭的人,但賈詡至今不知道是誰。

換句話說,與其說賈詡帶著這幾百幽州兵騙百濟,不如說是這幾百幽州兵是監視自己的,賈詡要是敢向百濟告密反水,這幾百人可能會死光,但賈詡也絕對活不下來。

賈詡帶人向著碼頭衝去,心裡發愁起來,這戲該怎麼演下去呢?

丁奉一馬當先衝在前麵,潘璋也是不甘示弱,緊隨其後,兩人都看到了袁熙的旗號,這潑天的功勞富貴就在眼前,兩人誰也不願意讓給對方!

袁熙看到對麵江東軍已經衝到了百步之內,後軍的百濟士兵也逼近過來,己方完全被壓製在七八裡的範圍內,對身邊的孫禮道:“可以點火了。”

隨即他笑道:“確定好位置,免得把咱們自己也炸飛了。”

孫禮從麵前的地麵上揪出一節竹筒,裡麵是浸滿了油脂的火繩,他出聲道;“大哥放心,都確認過了,看我的!”

他一聲令下,周圍的幾十名軍士皆是點燃了麵前竹筒裡麵的火繩。

火繩熊熊燃燒起來,飛速往竹筒裡麵蔓延過去。

火繩埋在土裡點燃,很容易被土壓滅,後來諸葛亮想出用竹筒保護的辦法,袁熙認為這是最為適合地下點燃的解決之策,不僅能避免火繩被泥土壓熄,還能提供充足的空氣。

而火繩的另外一邊,則是由袁熙提出,諸葛亮集合工匠改良,可以在地下引爆的火藥盒子,被稱作地雷的東西!

江東兵數千人湧上岸來,人人舉著手中武器,紅著眼向袁熙本陣撲來,殺死袁熙的賞賜實在豐厚,讓他們都像發了瘋一樣,隻為一步登天!

然後下一刻,火光毫無徵兆地從人群中綻放開來。

丈許高的火光煙霧升起,伴隨著的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強大的氣浪撕裂了最近的兵士肢體,鮮血四射,將火光染上了妖豔無比的顏色。

爆炸聲此起彼伏,幾十道煙柱綻放升起,數百名江東士兵第一時間身首異處,斷肢殘臂四處橫飛。

這些地雷是在袁熙打下碼頭後,趁夜挖掘地道埋下的,地麵上看不出來,但下麵早已經被挖空,填滿了袁熙這幾年來的儲備!

袁熙捂著耳朵,他雖然之前做過實驗,但如此多的地雷同時爆發,他也是第一次見,不禁驚訝於地雷的威力,這是因為在密閉空間爆炸,反而能提升火藥威力,而且這幾年他對火藥進行了改良,用的不是黑火藥藥粉,而是曬乾後做成的細小顆粒,這又將爆炸威力提升了數倍。

不然以最原始的火藥威力,最多隻能炸開數尺的地麵,遠遠起不到現今的效果。

像火箭這種東西,最大的作用是發信引火,真正的殺傷力,其實很是一般,這也是為什麼蔣欽等人著力防備火箭點燃己方船隻的原因。

在他們認知裡麵,隻要擋住火箭的燒灼,袁熙便沒有後招,但他們對地雷這種東西毫無概念,因為這東西超出了他們的認知,人是不可能會對未知的事物有所預見的。

這也讓江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他們身為水軍,大多穿著皮甲輕甲,甚至沒有帶甲,在這種爆炸威力下,肉身毫無防護,一時間戰場上到處都是殘缺不全的屍體。

丁奉運氣好,他離的遠,隻是被氣浪炸倒在地,但口中的牙炸掉了好幾顆,他躺在地上,吐出滿口的鮮血,見四周翻滾哀嚎的兵士瞬間失去了戰力,發出了不甘的吼聲。

袁熙身邊的孫禮吐了吐舌頭,心有餘悸道:“他孃的,真嚇人,在這時候,什麼武功都不起作用。”

隨即他躍躍欲試抽出刀來,說道:“大哥,是不是可以上了?”

袁熙淡淡道:“再等一會,對麵已經被破了膽,一時不敢上來,咱們先解決後麵的。”

賈詡等的變數,終於到來了。

他領著幽州兵士衝到袁熙後陣,雙方裝模做樣準備接戰時,後方狐假虎威的百濟兵士,被一支突然出現的騎兵突擊了。

騎兵並不多,隻有數百人,但卻是幽州兵中最精銳的那一批,也正因為人少,所以他們潛伏了半個月,也沒有被發現,如今正是殺敵之時!

領頭的將領白袍銀盔,手提一柄鋼槍,身後的旗幟上,寫著一個大大的趙字,正是兩年沒有在幽州出現,幾乎被忘記了的趙雲!

他憋了好多天,看著幽州兵在碼頭戰死,偏偏為了大局隻能忍者,眼下他看到慰禮城的百濟兵士出來佔便宜,早已經怒火中燒,帶著騎兵像虎入羊群般,直直接突進了百濟兵士陣中。

這下百濟兵士猝不及防,還沒回過頭的他們在全副武裝的幽州鐵騎麵前毫無還手之力,被槍刺死,被馬撞死的不計其數,其狀況之慘烈,甚至超過了剛被地雷炸過的江東軍。

幽州騎兵隻來回幾個衝突,千餘百濟兵士傷亡大半,他們引以為傲的箭術在這種混戰中毫無用處,局麵瞬間就變成了一邊倒的屠殺。

賈詡一邊佯裝抵擋,一邊往慰禮城方向退去,同時對城頭的郡守喊道:“大勢不妙,我來擋住敵人,你們快走!”

那百濟郡守正在城頭上看己方派出去的兵士像豬一樣被殺,知道城是守不住了,嚇得手腳冰涼,如今聽到賈詡喊話,不禁心中升起了一絲感動,這文和先生真是好人啊!

(本章完)熙仔細觀察其人,見顏良一臉大鬍子,身體極為長大,肚腹微微隆起,稍顯有些肥胖,怕不是有二百來斤。但袁熙知道這都是表像,顏良身上的盔甲至少五六十斤,但他出列回話時,卻身體輕盈,舉手抬足之間,彷彿身上穿的是一件輕便麻衣一樣。把盔甲穿成這樣的靈活胖子,有力氣還身體敏捷,在戰場上必然是個可怕的人物。袁熙聽著袁譚安排,才明白自己帶來的上萬民夫,也算是兵士!他們有老有少,不適合作為兵士打仗,但也是要上戰場的。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