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變故

荀諶艱難地將嘴裡的肘子咀嚼幾下,嚥了下去,嗬嗬笑道:“袁二公子這比喻清奇,不過這豬肉如此美味,想來人肉是不能比的。”“不過咱們沒吃過人肉,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味道。”袁熙盯著荀諶,眼角餘光卻瞥向高覽,笑道:“先生說的是,不過隻怕不久後,就會有人要吃人了。”袁熙說的其實是之後曹操軍中程昱做人肉乾的事情,荀諶不明所以,隻是打著哈哈。袁熙卻發現,高覽額角似乎有些汗滲了出來,其在桌案下麵的手,不自覺地緊了緊。...第1070章

變故

蔣欽看到公孫家族的船隻出現在海麵上,正急速往岸邊駛來,終於是放下心來。

平心而論,公孫家族的船隻有百餘艘,並不是決定戰場勝負的力量,但其主要作用,還是給吳國兵將吃下一顆定心丸。

畢竟吳國勞師遠征,跑來這千裡之遙的未知之地,不光兵士,連帶蔣欽丁奉四將,其實也是心裡沒底。

蔣欽等大將能靠復仇的執念撐著,但手下兵士就不一定了,畢竟路途遙遠,命運未知,普通兵士在風暴和意外中死傷不少,士氣早已經低落無比。

於是很多兵士私下議論,說吳王因為一己好惡,讓他們死裡迢迢送死,後來這傳言愈演愈烈,蔣欽等人軍法處置了一批人,謠言才稍稍止歇息。

但蔣欽也知道,此事治標不治本,兵士的不滿隻會繼續積累發酵,要破解這局麵,便需要鼓舞士氣。

但這便陷入了一個怪圈,打勝仗是鼓舞士氣的最好方法,但偏偏打勝仗的前提,就是士兵有士氣。

所以現在江東兵衝擊袁熙水軍,全靠一股勇力,要是遭遇挫折,或者久攻不下,便會逡巡不前,從而錯失戰場得勝的良機。

所以蔣欽迫切想要看到局麵有所轉機,便是之前勾連的百濟及公孫家族的援軍到來。

雖然這兩方兵力並不能決定戰場局勢,但他們站在吳國方的姿態,本身就就是對江東兵士士氣的極大鼓舞,所以當公孫家族船隊出現,做出了攻擊姿態的時候,吳國的兵將皆是歡呼雀躍,士氣大為高漲。

但隨後發生的一幕,便是讓他們目瞪口呆,如墜冰窖。

那支公孫家族的船隊,竟然在經過觸礁後狼狽不堪,正在想辦法駛離暗礁區的潘璋船隊時,悍然調頭,猛攻起潘璋船隊來!

歡呼聲戛然而止,江東兵士們如同被掐住了脖子的雞,大腦一片空白。

當然最難受的,還是潘璋,他本想取巧登岸,卻遭遇暗礁,好不容易快要駛出來了,公孫家族竟然臨陣反水,趁他陣勢混亂突襲過來!

潘璋又驚又怒,站在船頭上吼道:“爾等背信,下流無恥!”

“等我回去,必然奏請吳王,興兵討伐,將爾等公孫氏滅族!”

對麵船頭上的將領笑道:“你們江東倒是好大口氣。”

“什麼吳王,我看是大魏吳王,隻會跟在曹操後麵吃屎,這種東西竟然敢和我們晉王先提並論,真是笑話!”

潘璋這才明白過來,他恨聲道:“原來你們是兇虎的人!”

“你們竟然在六七年前就假冒公孫氏了!”

那人笑道:“什麼假冒,遼東公孫氏有幾萬人,公孫康是公孫氏,我們也是公孫氏。”

潘璋聽了,猶然茫然不解,對方卻不願再和他廢話,當即下令猛攻。

袁熙站在岸邊看到公孫氏進攻江東船隊,臉上露出了笑意,這一切當然就是他的佈局,而是很早就開始了。

利用公孫氏這個名頭釣魚,然後關鍵時刻收線,是袁熙早已經有過的想法,但這次確實有無心插柳的成分在。

這批公孫氏船隊,最初並不是公孫康家族的,而是公孫瓚家族的。

按理說袁熙和公孫瓚家族有仇,兩邊斷然尿不到一個壺裡,但就是因為如此,纔有欺騙性。

當初袁熙隨袁氏攻打易京,消滅公孫瓚的時候,公孫瓚族人害怕袁氏報復,便在城破時逃走了。

他們唯一的退路,自然隻有逃回幽州,然而彼時公孫瓚家族因為殺了劉虞,得罪了幽州的邊地漢胡家族,導致數萬人舉兵反叛,幽州處處戰亂。

公孫瓚族人逃回幽州後,發現早已經沒有了落腳的地方不說,自己一亮明身份,便是人人喊打。

無奈之下,很多人都四處逃難避禍,死硬的要麼佔據城池負隅頑抗,要麼是想法在袁熙領地搞事情,比如當時想要搶走侯夫人的那幾個刺客。

袁熙自然不慣著他們,在幽州那幾年,他打擊一批,拉攏一批,在這種手段下,頑固的死硬派被他消滅殆盡,而剩下想要服軟的,袁熙則是藉著侯夫人名頭,讓兒子袁謙和公孫瓚女兒定親聯姻,得到了公孫瓚族人的效忠。

最初袁熙也沒有想好如何安置這批人,後來偶然間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釣魚的好主意。

他給了這些公孫瓚族人船隻和財貨,讓他們在遼東半島行商,專門和對袁熙不滿的勢力打交道,而為了掩人耳目,則是透過公孫康,借用了公孫度家族的身份。

之所以這麼大廢周章,就是因為袁熙需要這麼一支力量,來對付滲透幽州的各方勢力。

這手段確實不怎麼光明,甚至有一些卑鄙,但袁熙本來也不是什麼道德君子,幽州作為他的大本營,隻要能保障後方安定,他也不憚於用更極端的做法。

不過這做法確實是極為有效,這支打著公孫康家族的暗子,因為私下扮演的事和袁熙對抗的角色,所以引了很多勢力山溝,從而提供了很多有用的情報。

這幾年來,各方勢力包括曹操孫權三韓高句麗,都不時有訊息洩露,但他們卻都往這支公孫家族的勢力上想。

直到今日,幽州勢力絕大部分都被清掃出去,其也不太需要繼續無敵了,於是身份大白於天下的同時,為江東船隊送上了一份見麵大禮。

而且這種關鍵時刻的棋子,以袁熙的性情,斷然不會交給全部交給公孫康這種外人,這哪有自己人來的保險?

徐盛站在中軍船頭,眼看潘佔被打得狼狽不堪,卻聽到身後有個百夫長澀聲道:“想想也是,人家本來就是兇虎盟友,打咱們才正常吧?”

“不正常的,反而是妄想對方反水的我們吧?”

徐盛冷臉轉身,一腳將百夫長踢倒在地,順勢踏在對方胸前,手中長槍猛然刺下,槍尖點在百夫長額頭上,入肉半分,一道獻血順著留了下來。

他對下的魂不附體的百夫長喝道:“你再禍亂軍心,我便殺了你!”

他轉向眾人,喝到:“不就是百十條船,我們仍然兵力佔優,怕什麼!”

“難道沒有他們,我江東就不會打勝仗了嗎?”

“駐軍隨我向前,隻有殺死所有敵人,我們才能安全回家!”

眾人聽了,都是呼喝起來,徐盛穩定軍心的同時,自己心裡卻是沒底,公孫家族叛了,三韓白濟那邊的援軍杯水車薪,如今怎麼辦?

前麵和丁奉並肩作戰的蔣欽,看丁奉還在不要命的突擊,趕緊讓人叫其回來。

不多時,丁奉一臉不情願的轉了回來,對方的狼筅鐵桶陣很難破解,讓他也隻能退回來稍作休息,但當他聽完蔣欽的想法後,頓時大怒:“什麼,你想退兵?”

“你就這樣回去,如何麵對吳王?”

蔣欽無奈道:“不是回去,而是暫且退卻整兵。”

“你看看戰場這樣子,繼續打下去,還能有幾分勝算?”

“我最擔心的,就是反水不是公孫家族一個,對方還有別的後手等著我們!”

“要是我們再不走,說不定對方就要把我們圍住,換做我們走不了了!”

丁奉梗著脖子道:“我不同意!”

“對方即使有援軍,還能有多少?”

“憑我們人數比對方多,要是對方根本沒有援軍,我們退了,不成了笑話?”

“伱能說對方一定有後手嗎?”

“說不定對方已經是強弩之末,隻是在故佈疑陣,想要騙我們退卻而已,他們快要撐不住了!”

蔣欽不得不承認,丁奉的話,也不無道理。

兩軍相持,想退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因為戰陣之上,誰先掉頭退卻,就等於承認了失敗,這對於軍心和士氣的打擊是毀滅性的。

所以退兵退不好,便容易局麵徹底崩潰,出現一瀉千裡,難以挽回的局麵,常常是打了好幾天,死了一小半人,然後在退兵後被敵人趁勢追擊,不到一天就全軍覆沒的情況。

而且對於勝者來說是贏家通吃,追擊潰散敵人的代價極小,所以很多名將為了避免損失,都會想方設法讓對方時期崩潰,把對攻戰變成追擊殲滅,從而大幅減小損失。

蔣欽沉吟半晌,終於是發狠道:“好,讓後軍隨時做好轉向的準備,咱們帶前軍再衝擊一次,看能不能找到機會!”

不多時,江東再度對碼頭髮動了衝鋒,袁熙看到對方不管被攻擊的潘璋,而是決然將目標對準了自己,心道江東大將果然不是浪得虛名,還是有真材實料的啊。

他最初的想法,確實是想讓江東軍退走,然後尾隨追擊殲滅的,因為和對方打對攻填人命,實在是有些得不償失。

讓公孫家族船隊提前反水,就是為了嚇唬江東軍,畢竟田豫的後軍趕來還需要時間,江東軍要是被嚇走,逃走路上遇到田豫船隊,是最理想的情況。

但江東的悍勇決絕,超乎了袁熙的預料,他看到己方兵士不斷倒下,臉色也是極為難看,心道按照時間,諸葛亮田豫也該來了,莫不是路上出了什麼事情?

(本章完)她在空中噴出一口鮮血,意識開始模糊,等她落地的時候,已經暈了過去。張郃大喜,正要拔刀衝上,卻見後麵的幾十名黑山軍如同瘋了一般,竟是猛衝了過來,誓要將自己頂下山坡!張郃暗罵一聲瘋子,黃巾餘孽,都不怕死的嗎!下一刻,他便被人流淹沒,黑山軍兵士順坡衝下,直入冀州兵陣,兩方兵士頓時狠狠撞在一起。冀州軍在山道上無處閃避,被這幾十名泯不畏死的黑山兵士撞地滾下山坡,慘叫聲傳了一路,等雙方滾到山底時,早已斷氣,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