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 至高母神

變化。徐雪慧正在逗著水鱗獸,這大半天下來,她和水鱗獸已經變得很親密,還給水鱗獸取了一個名字,叫小鱗,得到了水鱗獸的認可。突然,小鱗朝著她張開嘴巴,發出低低的吼嘯,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了走廊上,伸出一隻小爪子,像人一樣的人立而起,用小爪子指著遠方。“嗯?”徐雪慧也站了起來,朝著遠方看去,然後小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色,道:“大鳥——”“大鳥?”宮曉看了她一眼。徐雪慧雙手比劃了一下:“很大的鳥。”眾人聽到這...他現在連著超越維度,別說那老人所在旳六維,連那記錄所有命運的七維大樓也闖了過去,包括更高維的終焉之地,最終止步於可能存在的十一維之前,以他現在的神通廣大,此刻竟然有些看不透這其中的原由。

“沒有道理的…”

蘇黎這一次返回,原本決定停止魔醯,徹底解決機械之禍,然後就帶著蔣水玨、宮曉和丁龍雲等人,一起返回娑婆神天的人界,進而憑著那人界舊人族來捕捉地球的真正方位,以他現在的手段,完全可以逆轉時間線,再重新返回剛剛穿越進入大洪水世界的時間段,重回地球。

但現在他卻感覺有些不對勁,比如那老人是半人半機械,到底是自然誕生,還是人為製造?

如果是人為製造,那又是誰創造的他,蘇黎已經連著超越維度,卻未有發現。

雖然在那幢大樓裡發現了無數記錄著命運的書,但要說是這大樓創造了老人,蘇黎感覺並不現實,至於更高維度的終焉之獸,也不像。

“既不是大樓,又不是終焉之獸,那到底是誰,這些全都是自然誕生的嗎?”

沉思良久,蘇黎依舊未有所得,隻能暫時放棄,先返回永恒宙再說。

以他現在的境界,念頭一動,幾乎不需要穿梭時空亂流,便進入了永恒宙。

現在的永恒宙四周,原本聚集著的海量真祖已經陸續散去了,蘇黎和青帝一起進入石屋,之後離開再到返回,看似經歷的時間不久,實際對於時空亂流來說,已經過了幾千年,如果用人類的時間來計算,現在的蘇黎已經有上萬歲了。

這數千年來,魔醯吞噬了大片時空亂流,很多宇宙殘骸都被消蝕殆盡,不過好在機械一族並沒有再出現強大的審判者,憑著現在時空亂流各大宇宙裡的真祖強者聯合大軍,展開反攻,陸續摧毀了機械一族的主力,殘餘著的機械一族,已經不足為懼。

幾千年的歲月,時空亂流,強者輩出,蘇黎能夠感應得到這時空亂流裡已經有祖王級的存在。

不過更強大的祖帝,依舊稀缺。

他當年和青帝離開的時候,永恒宙的古城裡還餘下九位上古王,現在早已隕落了,不過那些繼承了上古諸王傳承的眾人,在這幾千年裡,最弱的都達到了祖聖之境,其中強大的,已經突破達到了祖王之境。

“不錯,黑樓羅和金剛王都已經成就了祖王之境。”

蘇黎微微頷首,輕聲自語著。

除了黑樓羅和金剛王外,晉升達到了祖王境的還有白蒼、蔣水玨、宮曉、雷毅和王耀幾人,餘下的如丁龍雲、徐雪慧、雲棠、徐海水、龍泣、丁氏姐弟和葛安等人,全都晉升為了祖聖。

黑樓羅和金剛王曾經都是神天之主,都是億萬萬分之一概率誕生的絕世天才,能夠晉升為祖王並不稀奇。

而白蒼、雷毅和王耀也不差,可以說他們都是有成就神天之主的天分,隻是曾經因為某些機緣欠缺,這才未能登頂,現在獲得上古王的傳承,數千年之中,都成功突破晉升為王。

讓蘇黎驚喜和意外的是蔣水玨和宮曉也已經晉升突破為了祖王,她們的成就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不愧是我的女人…”

蘇黎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幾千年沒見了,此刻感應到了她們,心頭生出強烈的思念,隨著思念,他無聲無息的就出現在了娑婆神天。

也許是因為出自娑婆神天的原因,雖然已經是祖王的存在,但蔣水玨、宮曉重新返回了娑婆神天。

當然,她們在娑婆神天建造了屬於自己的宮殿,在娑婆神天裡,這裡是至高之地,沒有她們的許可,誰也不敢隨意接近。

除了她們外,還有已經是祖聖境界的徐雪慧。

蘇黎出現在了至高之地,看著遠方仙氣浩蕩,他看透了重重宮殿,看到了三女都在修煉,徐雪慧已經現在達到了祖聖巔峰,隻是被這最後一道關卡擋住,一時無法突破晉升為祖王。

蘇黎悄無聲息就出現在了她的身後,徐雪慧雖然是巔峰級的祖聖也無法感應到他。

意念一動,太古之心重新出現在他手掌裡,太古之心發著光,便將徐雪慧籠罩其中。

太古天印擁有助人突破的特殊能力,而太古之心比太古天印更高階,原本被困祖聖巔峰無法突破的徐雪慧獲得了太古之心的能力灌頂,立刻渾身一震,猛地睜開眼睛。

就在剛剛,她成功突破晉升,已經成為了祖王。

對於她們來說,也許突破晉升為祖王是何等艱難,但對於蘇黎來說,這隻是個舉手之勞。

徐雪慧突破為祖王,回過神來,忙著回身,看到蘇黎,睜大眼睛,露出歡喜和不能置信的神色。

蘇黎收起了太古之心,微笑道:“丫頭,好久沒見。”

說完之後纔想起這何隻好久,而是幾千年沒見了。

從年齡來說,徐雪慧也隻比他小十來歲,同樣都超過了一萬歲,不過在蘇黎眼裡看來,自己似乎是看著她長大的,在他心裡,徐雪慧永遠都是那個丫頭。

嗯,已經一萬歲的小丫頭。

兩邊人影閃動,蔣水玨和宮曉出現了。

就在剛剛,她們感應到了蘇黎氣息,立刻第一時間出現了。

“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蔣水玨雖然早已經是祖王了,修為精深,早已不會隨便動情,但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依舊忍不住眼圈一紅。

“這一次,你還是會很快離開嗎?”宮曉的眼神裡,隱隱有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幽怨。

蘇黎搖頭道:“不會了,所有事情都解決了,不論是魔醯,還是機械一族,從此以後,時空亂流裡的所有宇宙將會真正迎來和平,也包括莪們的永恒宙,包括娑婆神天,我也不會再離開了。”

聽得蘇黎這麼說,三女都露出了激動興奮的神色。

要讓娑婆神天的其他人看到了,簡直難以想象,要知道現在三女已經被尊為了娑婆神天的三位至高母神,誰能想到,她們也會露出這樣的激動神色。

之後蘇黎便和她們說起了自己與青帝進入石屋後發生的一切。

聽得這時空亂流是五維時空,機械一族的主宰媧皇已經是九階的祖皇,她們驚嘆不已,不過聽到五維時空的一切都隻是六維那老人筆下世界的時候,她們就完全矇住了。

再聽到那蒼穹大樓,裡麵有無數本書,每一本書都記載著一種命運,再到終焉之地和終焉之獸,托舉著彼岸的大樹以及無數的圓形時空,她們更是聽得呆住了。

如果不是她們絕對相信蘇黎,換了任何一個人和她們這麼說,她們都會認為對方在信口雌黃,根本不值得相信。

蘇黎講述了良久,她們才慢慢回過神來,然後又長長籲出一口氣。

這些年來,她們修為精進,已經是祖王的存在,在她們心裡,她們距離蘇黎也不過就是一線之隔,蘇黎現在的實力極限也就是更高一個層次的祖帝境界。

她們雖然差了一個等級,但至少也有了沖擊祖帝的希望。

而現在她們才明白,她們距離蘇黎,簡直是天差地別。

“你認為終極時空有十一維,這十一維既是終點,也是一切事物的起源。”

蘇黎點頭嗯了一聲,朝著蔣水玨道:“不錯,唯有這應該存在的十一維,我沒有敢去,就怕一切真的回到原點,那我就真的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聽得蘇黎這麼說,三女心裡都是一甜,明白雖然過了這麼久,在蘇黎心裡,依舊記掛著她們。

“不過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說那個石屋屬於六維,那石屋老人屬於六維生命,他一半是擁有真實血肉的生靈,另一半卻是機械身體,而且還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半人半機器人…”

蘇黎聽蔣水玨說到這裡就明白她的疑問是什麼了,介麵道:“你是不是想說,這石屋老人是誰創造出來的?”

蔣水玨嗯了一聲,宮曉道:“是的,這很奇怪,是由那有無數格子房間的大樓裡誕生的嗎?這大樓是七維生命?”

蘇黎搖搖頭道:“這也是我猜想不透的地方,包括這石屋老人說時空亂流隻是他筆下的文字世界,但現在他死了,這五維時空卻依舊在正常執行,這似乎又有些不符實情,我之前也思考了很久,總覺得還有一些疑惑還未解開,我也考慮過會否因為我未能闖進那最終的十一維時空,所以才會如此…”

蔣水玨聽得這話,立刻有些緊張的伸出手來,按住了他的一隻手道:“有疑惑就疑惑,總有能想清楚的那一天,但你要答應我,無論如何,你也不要去闖那十一維時空。”

根據蘇黎的推測,這十一維同時也是零維,可以說是一切維度迴圈往復的交界點,隨便闖入,誰也不知會發生什麼,蔣水玨擔心蘇黎會前往冒險,忙著阻止。

蘇黎微笑道:“我明白了,沒有足夠把握,我不會隨便去冒險了,是了,我這一趟回來,不隻是想要見你們,還想帶你們重返地球。”

“重返地球?”聽得這話,蔣水玨和宮曉都有些激動,隻有徐雪慧依舊平靜,似乎對於重返地球沒什麼太大感覺。

宮曉很快又冷靜了下來道:“就算真的返回,地球都已經過了一萬年了,隻怕…別我們的親人,就算是地球人類文明都未必還存在。”

蔣水玨也很快從興奮中失落下來,道:“是的,一萬年過去了…什麼都改變了。”

一邊說一邊搖頭,露出一絲失落神色。

蘇黎道:“隻要找到地球的具位方位坐標,我可以帶著你們逆轉時空,前往一萬年前的地球。”

對於蘇黎說出這種話,三女倒是不意外,現在的蘇黎,連命運都超越了,更何況時間,前往一萬年前的地球,對於蘇黎來說不是難事。

蔣水玨道:“說來也是奇怪,我早已經是祖王之境,曾經也無數次的感應地球,希望找到地球的具體坐標,但卻一直毫無所獲。”

宮曉也嗯了一聲道:“這事的確有些怪,根據我們的認知,地球應該是處於一個普通宇宙中,但不知用的什麼方法隱藏了起來,憑我們也找不到。”

蘇黎道:“這也是我奇怪的另一個原因,我總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但卻又一直猜想不出來到底哪裡不對勁,所以這一次返回,我便決定要找到曾經的地球,前往一萬年前,我有一種感覺,也許在那裡,我能夠找出一些什麼。”

聽得蘇黎這麼說,三女都一起看向了他。

“走吧。”蘇黎站了起來,帶著三女,便前往人界舊人族。

當年他們穿越進入洪水世界,出現的便是舊人族的世界,現在想要找到地球,便需要再次從這舊人族入手。

上萬年以來,舊人族越發興盛,陸續出現了很多的天才人物,雖然再也沒有類似蘇黎這樣的存在,但皆是擁有能夠成就真神資質的天才。

蘇黎和三女沒有驚動任何人,而是悄然抵達了南江市。

一萬年過去了,這南江市依舊沒什麼變化。

“媧皇就是舊人族的初祖,她認為這一切都是她創造的,但根據那石屋老人所說,這一切實際都是他設計的,是由他的筆所創造出來的,媧皇也隻是一個提線木偶而已…”

“你們說,這媧皇和石屋老人所說,誰更可信一些?”蘇黎一邊說一邊看向了三女。

宮曉沉吟道:“我覺得媧皇說得更合理一些,就像我們之前討論的一樣,如果這五維時空隻是這石屋老人筆下創造的世界,所有生靈的命運前途都決定在了他的筆下,那現在他死了,那時空亂流所有生靈的命運也應該停擺,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的。”

蘇黎微微頷首,贊同宮曉的看法,事實之前他也懷疑過,感覺這老人所說,有些漏洞。

請:wap.shuquge他應該是有大用。蘇黎盤膝坐了下來,一吸氣,這無數飄浮起來的天賦之靈就朝著他飛了過來,被他頭頂的能量盡數給吞了下去。兩千多枚的天賦之靈被吞了下去,融合進蘇黎體內,立刻化為了滾滾的天賦能量,換了一般人就算吞下再多的天賦之靈,天賦無法融合,也會白白浪費掉,但蘇黎卻不會,此刻他的第二天賦超限者正需要能量補充,立刻開始瘋狂融合天賦之靈。一枚接一枚的天賦之靈被超限者融合吞噬,蘇黎能夠感受得到,這超限者裡那正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