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終焉之地

紮著從水裡冒出頭來,就看到了沖過來的丁龍雲,嘶聲叫道:“快,快上去,蓉姐出事了!”聽得這話,丁龍雲心頭一沉,顧不得細問,緊跟著轉身,朝著大樓沖去,心頭突突亂跳。他也知道齊夢雨擁有“液態身體”的特殊能力,在“液態身體”的狀態中近乎不死。但鐘蓉蓉卻不是,她強化的次數最多的是舌頭,可以辨認多種味道,可以令舌頭如蛇般的靈活,獲得的靈源之術也與舌頭有關,在靈源之術的控製下,她的舌頭不隻能夠延長出一米開外,還...不知何時,他所在的區域,慢慢的變化了為一個新的格子房間,這個新出現的格子房間與四麵八方無數的格子房間一模一樣,隻有一個區別,別的房間裡有一本書籍,而這個格子房間裡隻有蘇黎。

他的身體上冒出越來越多的字元。

出現的字元越來越多,漸漸覆蓋住了蘇黎全身,他像化為了一個由無數字元形成的人形。

此刻的蘇黎並沒有注意外界的這些變化,而是完全沉浸進入了這無數書籍的記載之中,他像迷失在了這些記載著不斷命運的書籍之中。

也隨著時間流逝,這被字元覆蓋著的蘇黎在不斷的變化著,那些字元聚集得慢慢的形成了一本書籍的形態。

蘇黎竟然開始了朝著書籍變化,他將要化為一本書,成為了這幢大樓裡無數書籍中的一本,這一本由蘇黎化為的書籍所記載的正是他從誕生到現在所有經歷的一切,這本書籍就將記載著的關於他的命運。

蘇黎的心神完全沉浸,根本不知道這些變化。。

沉浸於這命運之中的蘇黎,感悟著命運的玄妙,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忽然發覺自己的意識漸漸模糊,似乎於這感悟命運之中,自己本我意識正在慢慢被命運同化消融,如此下去他將成為這命運的一部分,再無本我意識。

有了這個意識,蘇黎才猛然感覺到了不對勁,無念想域隨念而發,這才發覺自己竟然也成為了這幢無窮無盡大樓其中一個格子房間裡的一本書籍。

“原來如此…”

蘇黎倒吸冷氣,背脊生出寒意,他突然間明白了這每一個格子房間裡的書籍是怎麼來的了。

就算他已經是真正的六維生命,戰力更是超越了六維的層次,依舊感覺到了震動,無念想域、超維者、眷顧者的能力一併發動,配合著體內最強大的原初之力,數十種祖道都在鳴響。

“轟”地一聲,覆蓋全身的無數字元受到震動,蘇黎發覺憑自己的最強力量都不能將這覆蓋全身的字元一舉轟開,這無數字元的威力,已經超越了六維層次。

守住心神,蘇黎並不慌亂,而是感應著體內祖道,他掌握著的太古四王、上古諸王、龍帝、焱帝、黑帝、青帝、媧皇等祖道都已經提升到了最巔峰的九階祖皇之境,現在他開始對這些祖皇之境開始尋求再次突破。

他要將這些數道全部突破九階祖皇之境,超越進入六維層次。

很快媧皇的道便突破了,晉升達到了堪比那老人的六維層次,覆蓋在蘇黎身體表麵的字元開始出現碎裂跡象,不斷往下掉落。

這種碎裂越來越嚴重,蘇黎助這些祖道一一突破,再將這所有突破了的祖道一一融合為一,隨著不斷融合,他掌握著的力量在持續攀升,崩碎的字元越來越多,終於,他將全身覆蓋著的字元盡數粉碎,長生而起,恢復了原本模樣。

看著自己所處的格子房間,蘇黎雙手齊出,這格子房間無聲無息的破滅消失,在他所在的格子房間之外,還有著無窮無盡的格子房間。

蘇黎一步跨出,便從這無窮無盡的格子房間走了出去,順著這無數的格子房間往上升去,他不斷跨步,越來越快,持續超越一個個的格子房間,這幢大樓的隔斷已經完全無法阻止他,蘇黎經歷了剛剛的一切,險死環生,終於明白了七維與命運。

隨著他一步步的跨出,終於,他從這無數的格子房間裡走了出去,再回過頭來,卻見在他麵前是一條無始無終的河流,他正站在這河流邊無數的河沙上,而這一幢大樓便是這河床邊的一粒沙塵。

這無數沙塵,便似無數幢的大樓,蘇黎順著這河床往迎麵的河流走去,這河流奔騰不休,看不到起源,也看不到終點,蘇黎明白,這條河流超越了七維的命運,所有命運與這條河流相比,也不過就是滄海一粟。

蘇黎很快就走進了河流裡,踏浪而行,想要跨過河流,抵達對岸。

他想到了曾經在永恒宙,有著混沌海與彼岸的說法,而對於現在的蘇黎來說,這河流對岸,便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彼岸,而麵前的河流,便似傳說中的苦海。

當然,這河流遠比傳說中的“苦海”恐怖,也不是傳說中的苦海可以用來形容,就算是現在的蘇黎也無法來理解這河流的存在,或者說,該用何種維度來形態。

如果說那收納著無數命運的大樓代表著七維存在,這河流便超越了無數七維之上,如果要讓蘇黎來理解,他隻能將其視為了更高的八維。

如果七維之上真有八維,這八維是什麼,就算是現在的蘇黎也無法來解或解釋,相比起八維,語言已經變得蒼白無力,根本無法用言語來描述其具體存在。

蘇黎於這未知河流上踏浪而行,隻感覺距離對岸的距離並沒有變化,唯一能感受的就是四周出現的浪越來越可怕,一道道的巨浪傾天而起,拍打過來,發出排山倒海般的呼嘯。

蘇黎小心的閃避著這些巨浪,實在閃避不了,隻能發動力量對抗。

“轟”地一聲,突然間,從這沖天而起的巨浪中,出現了一頭模糊的虛影,這虛影似猿似熊,挾帶著巨浪,猛地朝著蘇黎撲來。

蘇黎心頭微微一驚,右手一拔,便將最強力量揮了出去,那撲過來的似猿似熊的模糊虛影撲來,發出可怕巨響,蘇黎感覺自己被一股無法對抗的力量掀了起來,重重砸往下方巨浪之中。

可怕的巨浪立刻就將他吞噬了,席捲其中,那恐怖力量從四麵八方而來,要將蘇黎粉身碎骨。

生死之間,蘇黎體內所有力量一起發動,形成保護,穩住身體,雙足一蹬,將下方的巨浪踩出一個塌陷旋渦,自己沖天而起,撲中這似猿似熊的模糊身影。

炸裂聲音響起,這模糊身影便似氣泡般從中爆碎開來。

蘇黎剛剛穩住身體,卻發覺在自己的四麵八方已經出現了一道道的模糊身影。

這些身影,或似猿猴,或似熊、或似狼、或似獅虎,全是各種兇猛動物,集中朝著蘇黎撲來。

看在現在的蘇黎眼裡,這每一隻模糊動物身影挾帶著的力量,都遠超那號稱是六維生命的老人,當然,現在的蘇黎也一樣遠比那老人強大得多。

隨著在那大樓裡參悟,蘇黎能夠走出那無窮無盡的大樓來到這裡,修為境界又再次晉升了一個層次,現在已經達到了難以估量的境界,體內所有力量漸漸匯聚為一,雙手連著揮了出去。

“啵”地一聲,一隻似巨猿的模糊身影破滅,然後另一隻巨熊炸了開來。

在他四周,“啵啵啵”之聲不絕於耳的響起,蘇黎持續不斷的往前走去,所到之處,這些凝聚出現的模糊動物身影都在破滅消失。

一隻接一隻的動物身影在破滅消失,迎麵又有新的動物身影在出現,這些出現的動物身影原本十分模糊,看起來便似一團水流凝聚形成,在不斷波動變形,而現在則漸漸變得真實固化起來。

蘇黎也不知自己走了多遠,破滅了多少這樣的動物,體內能量在持續不斷的損耗,但又有新的能量生成,現在的他體內能量之強,幾乎等於無窮無盡,可以在體內自成一個迴圈,如此等級的戰鬥,其損耗還比不上他力量的恢復,以現在的狀態,他可以持續不斷的一直戰鬥下去。

在這種戰鬥中,蘇黎在完善著體內的種種力量,這些所有力量融合為一,加上之前在那大樓裡的參悟,現在的蘇黎的力量,已經隱隱超越了六維的層次。

如此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蘇黎看到了河流的對岸。

在那遠方的對岸,不知何時,早已聳立著一隻巨型動物,站在對岸,正在遠遠的眺望著。

在它四周,有著無數的各種其它動物,如眾星拱月,擁護著它,它就是這無數動物的首領,是這個世界的王。

蘇黎也遠遠注意到了這被無數動物擁護其中的存在,這是一隻通體雪白,形似山羊的生物。

雖然身體長得像山羊,但一張臉卻有些酷似人類,特別是一雙眼神,裡麵射出憐憫又似慈悲的神色,在默默的關注著過河中發生的戰鬥。

蘇黎注意到它的時候,與其眼神接觸,心頭微微一震,突然間興不起戰鬥的念頭,垂下手來。

說也奇怪,他垂下手來,那四周的無數動物身影就開始如氣泡般的陸續破滅。

眨眼間,原本圍繞在他四周的成千上萬的所有動物,都破滅消失了,重新化為了這條河流的一部分,這天地河流之間,就隻餘下了那聳立在對岸的雪白山羊般的生物。

這生物開始踏步,緩慢的行走於河流之上,在朝著蘇黎接近。

蘇黎露出凝重之色,他感覺這山羊有些不簡單,就算是現在的他都不能完全看透,這隻山羊給他的感覺是深不可測。

“你是誰?”蘇黎利用無念想域遠遠傳出自己的意識,他明白,這山羊的存在隻怕比那大樓還要更可怕,自然會理解他的意思。

獲得了蘇黎傳遞過來的詢問,這山羊那張有些酷似人類般的臉皮微微一扯,嘴角微斜,竟似乎露出了一個笑容。

隻是這笑容配合著它的臉和山羊般的身體,顯得十分怪異。

“不用…害怕…”

一個斷斷續續的聲音在蘇黎的腦海裡響起,他明白,這山羊在與他交流。

“歡迎…你來到…終焉…之地…”

感應著腦海裡出現的斷斷續續的聲音,蘇黎看著眼前的山羊生物和腳底下這奔騰著感應不到首尾的河流,忍不住回應:“終焉之地?”

“不錯…這裡…便是命運交匯的終點…所有命運的最終之所…這裡,是終焉之地。”

這山羊生物停在了蘇黎麵前,它遠比蘇黎高大,與它相比,蘇黎渺小得如同一隻小蟲子,它需要低頭俯視著他。

“那你就是這終焉之地的主宰?那些動物都是你的下屬?”蘇黎再次詢問。

“不…沒有誰能夠主宰這裡…終焉…不可被左右…我是…終焉之獸,於這終焉之地誕生,我的使命,便是守護這裡…等待著著…你…”

“等待著我?”蘇黎的眉頭微皺,看著這自稱是終焉之獸的山羊。

終焉之獸繼續道:“是的…等待著可能出現的像你這樣的…有資格闖入終焉之地的存在…不過很可惜…我的使命…是將你永遠的留在這裡…不許你繼續前進…“

終焉之獸說到這裡,終於抬起了一隻巨大無比的蹄子,突然就朝著蘇黎踩了下來。

終焉之獸忽然出手,好在蘇黎早有防備,身子一晃,立刻便繞了一個巨大的半弧,將這終焉之獸踩踏下來的蹄子避讓開了。

終焉之獸這一擊踩中下方的水麵,掀起了驚濤駭浪。

“為什麼要將我永遠留在這裡,如果繼續前進,前方是否有什麼?”

蘇黎一邊閃避,一邊繼續詢問。

“這個…你已經無需去關注…守護終焉之地,是我的使命,而你,很快就會化為終焉之地的一部分,相信你並不會痛苦…對你來說,這是一次生命升華的機會。”

蘇黎不再說話,而是騰身而起,朝著這終焉之獸的後背位置落了下去。

終焉之獸的靈活性不比他差,身子一擺,突然間將嘴巴張開,發出一聲低嘯。

這聲低嘯化為一道沖擊波,直接轟中騰身而起的蘇黎。

一聲悶哼,蘇黎身體翻滾著朝遠方沖去。

一擊之間,雙方差距巨大,蘇黎在閃避中沒有立刻穩住身體,而是在思考著對策,否則隻有逃亡。

蘇黎一邊思考一邊不斷的移動身體,速度越來越快,這終焉之獸體形如此巨大,那麼它的速度和反應可能就跟不上自己的速度。

隻要速度跟不上,他就掌握了主動。鏈,武器:冰魄光劍,特殊能力:8種,弱點:每天替身三次之後無效,戰力評價:中等。”在感應著腦海裡資料的同時,他的紅月龍斬順著於愛水的脖子抹了過去。於愛水的腦袋噴著鮮血,翻滾著飛了出去。她不明白自己的寶具鎖魂鐵鏈為何失效?蘇黎怎麼會突然恢復了自由?閆玲玲和許嚴峰的攻擊也同時落到了蘇黎的身上,隻是處於無敵狀態,蘇黎不受任何影響。他們也同樣沒想到蘇黎會恢復自由,心知不妙,蘇黎左手的拳頭就打在了許嚴峰的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