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

蘊初的手,走上前:“去把那宮女傳進來。”蘊初將手上的毛筆放回到桌子上給橘如使了一個眼色示意她把承瑞抱下去。“奴才紫月參見皇上。”宮女一進來便老老實實的跪在了地上。康熙坐在椅子上看著跪在地上的紫月詢問道:“皇後怎麽樣了?”“回皇上,今日皇後娘娘用過晚膳沒多久,便感覺腹痛難忍。便趕緊讓人去請了太醫,嬤嬤吩咐奴才來時,太醫已經在去坤寧宮的路上了。”康熙站起身:“梁九功,擺駕坤寧宮。去看看皇後。”皇後腹中...係統:[這玩意不缺。]

“行吧。”雲蘊初合上盒子。

“麻煩梁公公替本宮謝謝皇上。”

一旁的蘭時伸手從梁九功手裏接過。

“娘娘客氣了,奴才就回乾清宮伺候皇上了。”梁九功彎腰行禮後便離開了。

梁九功離開後蘊初徑直回來鍾粹宮。

“額娘。”

承瑞幾人見蘊初回來站起身行禮。

“今兒怎麽回來了?不過回來的正好,一盒南海珍珠你們六個分一分。”蘊初看了他們一眼,指了指蘭時手中捧著的盒子道。

給了她就是她的,係統那邊又不缺,那不如就送給幾個孩子玩玩。

承琪一把抱過盒子:“額娘,汗阿瑪給您的我們拿了不好吧。這要是讓汗阿瑪知道了怎麽辦?”

“你若是真的這麽想就先把盒子放下。”寧楚格挽了挽袖子上去就搶。

承琪仗著比寧楚格高將盒子舉到頭頂:“幹什麽,幹什麽,我是哥哥,讓我來分。”

寧楚格踩了他一腳,跑到承瑞前麵抱著他的胳膊撒嬌:“大哥,你看他,欺負你妹妹。”

一邊說一邊得意的對著承琪挑了挑眉。

承瑞輕咳了一聲伸出手:“三弟,我是哥哥,讓我來分。”

承琪:“……。”

寧楚格站在承瑞旁邊掐著腰一臉得意的看著承琪:“就是大哥纔是最大的。”

承琪看著同仇敵愾的兩人抱著盒子跑到蘊初身邊:“明明額娘纔是最大的,而且這些都是額孃的,我也是想讓額娘來分。”

蘊初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好家夥勾心鬥角都鬥到她麵前了。

承祈抱著手臂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們:“合著就是不帶我們玩唄。”

承鑄看了他們一眼:“我們也在這呢。”

“可能我們並不重要吧。”承祈碰了碰承鑄的肩膀湊過去小聲詢問:“剛剛三哥的話你有沒有覺得有一點點耳熟?”

承褫也湊過去:“像極了你說的話。”

“是嗎?”承鑄無辜的眨了眨眼睛:“可是珍珠就是額孃的呀,讓額娘來分不對嗎?”

“我來分是吧。”蘊初接過盒子不懷好意的一笑:“伸手。”

幾人乖乖伸出一隻手放在蘊初麵前,蘊初開啟盒子一人給了一顆,隨後合上蓋子。

“好,分完了。”

幾人看了看手裏孤零零的一顆,又看了看蘊初手中的盒子。

“沒了?”

蘊初:“別盯著我的呀,今天晚上會來一個冤大頭,找他要。”

康熙有錢有大方不是冤大頭是什麽,蘊初覺得她說的話沒毛病。

“額娘,您今天去乾清宮都說了些什麽啊?”承琪湊過去詢問道。

玩鬧了一會也是時候說正事了,他們今天可是聽說了蘊初先是請了佟妃來鍾粹宮。

隨後是宜嬪,然後惠嬪來了不過沒進去轉頭去了承乾宮的事情。

最後便是蘊初去了乾清宮。

“也沒有什麽,就是簡單解釋了一下她們來鍾粹宮的目的。”

蘊初回想了一下,不過她似乎把宜嬪給漏掉了,不過也沒有太大關係。

“就是為了你們兄弟能和諧相處和他們額娘聯係聯係關係。這些日子你們和胤鍥走近些,至於承慶兩人暫時不要著急。”

和胤鍥走近是給佟妃的友好訊號,承慶那邊應該是惠嬪還沒有搞定。

承瑞想了想詢問道:“可是和惠嬪娘娘有關。”

蘊初:“惠嬪今日和佟妃算得上不歡而散。”

承琪思索片刻道:“阿哥中如今細分也就是分成三派,汗阿瑪給我們的任務是讓我們一起完成,可無論在哪,拉幫結派,孤立,排擠都是常有的事,拉攏落單的八弟,那麽落單的便隻有三哥和四弟。”

寧楚格接著開口:“所以即便他們明麵上不著急,背地裏也定然坐不住,惠嬪娘娘定然即可不耐想讓他們融入我們,已經處於弱勢便隻能一退再退。”

蘊初:“但想要讓佟妃鬆口很難。”

原本關係就並不好,算得上針鋒相對,佟妃哪裏會允許惠嬪插足,巴不得孤立他們。

承褫:“所以她還會求到額娘這裏,額娘作為這中間人,可即便如此佟妃娘娘依舊會不滿惠嬪娘孃的加入,到時候隻要額娘一退出,這同盟自然就瓦解了。”

承祈詢問道:“可為了一個任務如此大費周章會不會有些不好。”

蘊初點了點桌子:“你們可別忘了,現在隻是假的,再過上幾月便是真的,你們手頭上能用的有多少?佟家,納蘭家可不缺人,不用白不用。更何況。”

她頓了頓繼續開口:“現在摸清楚他們露出來的人,日後順藤摸瓜不怕不能查清楚他們朝中的勢力。”

蘊初:“總之接下來就要看你們自己了。”

她能做的頂多是幫他們拉攏一下可以用的人,具體如何做還要看他們自己。

承瑞幾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

“額娘,汗阿瑪今晚真的會來嗎?”寧楚格撐著下巴望著窗外。

承瑞幾人坐在地上手裏拿著魯班鎖正拆卸著。

兩兩一組開誰拆的快,玩遊戲自然要有賭注,賭注便是剛剛到手的珍珠。

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鍾粹宮外還是沒有看見康熙的身影。

蘊初喝了一口茶思索了一下,依照她今天離開時的演技,康熙今晚應該回來才對。

“他來了便說明他相信了我說的話,沒來便說明存疑,在等等吧。”

“妹妹啊。”承琪話說一半眼睛一亮,他手中的魯班鎖率先解開:“我贏了,珍珠快給我。”

承鑄將剛到手不久的珍珠藏在荷包裏,此時被他牢牢護在懷裏:“不給,你耍賴,這個你一起玩過,當然速度快。”

承琪見承鑄不給,直接將他抱在懷裏壓在地上,雙手在他腰上輕撓:“給不給,給不給。”

“皇……。”蘊初眼尖瞧見了一個明黃色的身影,站起身準備行禮,卻被康熙製止。

他饒有興味的看著地上玩鬧的兩個兒子。

“給,給,你要的都給你。”承鑄堅持不住鬆了口。

“弟弟乖。”承琪拿過荷包從他身上起來,一抬頭和康熙的視線對著正著,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了。

“汗阿瑪,你怎,怎麽來了。”

承鑄反應快一骨碌爬起來:“汗阿瑪,哥哥搶走了額娘給我的珠子。”

承琪反駁道:“胡說,那明明就是你輸給我的。”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錯,今晚能拿到多少,就看他倆了。一時間兩人心中升起一股使命感。

承鑄躲在康熙身後:“纔不是,就那個,明明就是你之前解開過的,你知道步驟自然比我快。”

承琪:“那叫兵不厭詐。”

承鑄開始了撒潑打滾:“我是你弟弟,你和我說兵不厭詐,我不管。”

“不給。”

“給我。”

“不給。”

康熙被他們吵的腦袋疼,第一次覺得孩子多不是什麽好事。

“愛妃,不過幾顆珍珠,再給他們幾顆吧。”康熙想要息事寧人,每個人再給幾顆總不會吵了吧。

蘊初一聽不幹了,她還想著坑他呢,他還找到她頭上了。

“那是我的,我不給。”蘊初學著他們的樣子別過頭去。

承禠承祈對視一眼:“我們也要,汗阿瑪不能偏心。”

寧楚格湊過去:“汗阿瑪,我也要嘛。”

“給給給,梁九功。”康熙喊了一聲。

梁九功:“皇上。”

康熙:“再去拿幾盒給阿哥,格格。”

“嗻。”梁九功看了幾人一眼吩咐人回去取。

雖然大阿哥沒參加,但也不能少了他的。

等到想要的東西,他們也不在鬧了,規規矩矩站好請安退下了。

一時間屋裏就隻剩下康熙蘊初兩人。

“皇上這次給出這麽多,下次就不會故意惹臣妾生氣了吧。”蘊初勾著康熙的腰帶,眉眼含笑。

她就是明目張膽的告訴康熙她就是故意的。

與其讓他懷疑不如直接告訴他。

康熙抱著她坐在榻上:“朕拿出這麽多東西,愛妃可開懷了。”

“那是你給孩子們的,又不是給臣妾的。”蘊初塗著丹寇的手順著他的脖子劃到他的心口。

“不過。”蘊初話鋒一轉:“他們高興,臣妾也高興。”康熙:“朕過來看看你,順便和你說一明年給承瑞開蒙的打算。”“不過是開蒙,怎麽把承瑞嚇成這樣了?”蘊初有些好奇看著在康熙懷裏使勁瞪著手腳都承瑞,看樣子就知道他十分抗拒。康熙有些無辜的看著蘊初:“朕不過和他說從明年起要卯入申出,認真學習。”蘊初嘴角抽了抽同情的看了眼承瑞,卯入申出什麽概念淩晨五點到下午三點,這還不包括起床吃飯走路的時間。這是一個連幼兒園都上不了隻能上托兒班小朋友的日子嗎,這簡直就像是要...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