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百花爭豔。皇後端起茶喝了一口,皺了皺眉隨後合上杯蓋重新放回桌子上:“這茶陳了,怎麽沒有把新茶換上。本宮記得皇上最喜喝新茶。”係統:[榮妃你老了,新人馬上就上場了,皇上喜歡年輕的。]“是嗎?臣妾嚐嚐。”蘊初聽聞端起茶盞喝了一口輕輕一笑拿著帕子擦了擦嘴角:“確實是陳茶,都有些黴味了,許是許久不曾見到太陽了。不過若是皇上喜歡,即便是陳茶皇上也願意喝。”係統:[皇後你也老了,皇上都不稀罕見你了。但我不一樣...佟妃前腳離開後腳宜嬪就去了,這讓原本就有些猶豫要不要去的惠嬪徹底坐不住了。

“先是佟妃然後又是宜嬪,這貴妃到底想要做什麽?走,去鍾粹宮。”惠嬪皺著眉,左右她這一會也坐不住,不去一趟打聽打聽,她心裏不安。

昨日她們三人才因為阿哥的事被康熙傳喚去了乾清宮,今天蘊初便找了佟妃。

胤鍥年紀尚小帶著他可比帶著和承瑞年紀相仿的承慶要好糊弄。

而且這裏麵還有一個宜嬪,宜嬪的妹妹郭絡羅庶妃腹中的孩子,康熙可是說過要交給佟妃撫養。

佟妃宜嬪兩人今日都去了鍾粹宮,將這兩件事聯係在一起。惠嬪越想越覺得她們這是要結盟。

一但真的如此,那麽她的承慶和承祦就被排擠了,她是絕對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此時的惠嬪卻絲毫沒有去向,哪怕承鍥願意做跟班,依照佟妃的性子她可不會同意。

鍾粹宮

“娘娘,惠嬪娘娘來了。”

“啪。”蘊初將白色棋子放入棋盤,黑白棋子交錯,棋局看似僵持不下,但在白棋落下的那一刻白棋瞬間占據上風。

蘊初站起身拿起一旁的帕子擦拭這手指:“本宮說了,誰也不見。”

“是,奴才這就去回稟惠嬪娘娘。”蘭時行了禮便退了出去。

“等等。”蘊初想到了什麽:“若她堅持要進來,你就說本宮不介意,讓她去找佟妃,問問佟妃的意見。”

佟妃還在考慮,那她就讓惠嬪去刺激一下,看看她究竟還能不能坐的住。佟妃坐不住了,那麽主動權便徹底掌握在蘊初手裏了。

殿外,惠嬪心中忐忑不已,扶著明月的手不由得收緊。

蘭時:“惠嬪娘娘,我家主子身體不適,已經歇下了,娘娘改日再來吧。”

惠嬪臉上一僵,蘭時的說辭她一個字也不信,著明顯就是敷衍她的藉口,蘊初不願意見她。

為什麽?

佟妃能進去,宜嬪也能進去,憑什麽就她進不去?

“貴妃娘娘身體不適,可有請太醫?本宮有些擔心,不如讓本宮進去瞧瞧?”惠嬪還是不想放棄。

蘭時一時間沒想到惠嬪如此堅持,還真讓蘊初說對了,但蘭時反應很快,四處張望一番低下頭湊到惠嬪身邊低聲開口。

“娘娘過來的目的,我家娘娘都知道,我家娘娘說了她不介意就是佟妃娘娘哪裏需要您自己去問問。”

意思很明確,蘊初同意了,但是佟妃同不同意不知道。

惠嬪鬆了一口氣事情還有迴旋的餘地但還是有些疑問:“既然娘娘不介意,那為什麽不能讓本宮進去。”

這該不會是什麽計策吧,讓她去和佟妃鬥。然後在坐收漁翁之利。

在蘊初手裏吃了不少虧,惠嬪已經不敢輕易相信她的話了。

“娘娘若是不信,奴才也沒有法子。”蘭時收起臉上的笑容板著一張臉離開了,順便讓人關上了鍾粹宮的大門。

反正目的是為了讓惠嬪去承乾宮,若是刻意去討好便會顯得事情不對勁。

麵對對方不把她放在眼裏的態度,惠嬪咬了咬牙:“一個奴才,也敢這麽對本宮。”

明月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詢問:“娘娘,我們去承乾宮麽?”

“去,為什麽不去。”惠嬪轉過身坐上輦轎離開了鍾粹宮。

去了,哪怕是算計也有一絲可能,不去,便什麽都沒有。

“惠嬪娘娘已經離開了,似乎是往承乾宮的方向去了。”

蘊初點了點頭:“魚兒上鉤了。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承瑞他們想要做事身邊最缺就是能用的人,而他們身邊雖然伴讀加上哈哈珠子在一起有一二十人,但是這些人目前還不能代表自己的家族。

即便承瑞他們真的提出了什麽事情要他們做,那個人也隻以為是小孩子玩鬧,不放在心上。

可有了佟妃和惠嬪他們就不一樣了,一個有佟家,一個身後站著一個納蘭明珠。

有用的人可不少。

原本蘊初的目的就不單單是佟妃一人,而是佟妃惠嬪兩人。

漏了她們那一個都是對他們背後勢力的不尊重。

但是她又不能讓佟妃和惠嬪之間的關係太好,所以她要成為兩人之間的紐帶,一但她離開,她們兩人之間也要斷開。

如今就要看承乾宮那邊的情況了。

“承乾宮給本宮盯緊了。必要時刻,讓安插在承乾宮的眼線適當出手,本宮要的是兩人不歡而散。”蘊初手指在桌子上敲了敲看向蘭時:“明白麽?”

“奴才明白,奴才這就去傳遞訊息。”蘭時領了命便安排人去傳遞訊息。

“額娘,這樣真的沒有問題麽?若是她們把您踢出去怎麽辦?”寧楚格趴在一旁好奇的看著蘊初。

“可她們現在並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麽?”蘊初神秘一笑:“事情的主動權掌握在我的手裏。”

“那要是他們知道要做什麽了,把您踢出去了呢?”寧楚格還是想問,凡事都有一個萬一。

蘊初淡笑指了指棋盤上的棋子:“那就是宜嬪這顆棋子的作用了。”

佟妃哪怕撫養了胤鍥,卻還是希望能有一個親生的,為了確保這段時間合作能順利進行。

她會讓人在不久之後利用佟妃放在鍾粹宮的眼線傳遞給佟妃一個訊息。

她這裏有生子秘方,宜嬪就是喝了她的秘方纔懷上龍嗣的。

就連蘊初都不得不感慨時間的巧合,這段時間恰好就是宜嬪可能懷上孩子的時間。

再加上她自己生了六個孩子。

哪怕佟妃想不相信都難。

蘊初表情嚴肅:“剩下的就是把控全域性了,寧楚格你要記住,在做任何事情,哪怕你有十足的把握,也要留一步後手,一但局麵可能失控,那一步後手都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寧楚格點了點頭:“嗯。明白。”把承瑞一起帶著給皇後請安,以免落人話柄說承瑞不尊嫡母。“大阿哥安好。”鈕祜祿妃和佟妃看見承瑞露出和善的微笑,隨後看向蘊初:“榮妃姐姐安。”“佟妃妹妹,鈕祜祿妹妹,我們進去吧。”蘊初點了點頭帶著承瑞率先走了進去。哪怕鈕祜祿妃佟妃再不甘蘊初走在她們前麵,也不可否認蘊初在後宮的地位比她們穩固的多。佟妃看了眼鈕祜祿妃冷哼了一聲也走了進去,鈕祜祿妃看著蘊初的背影眼裏閃過一絲忌憚,同時也帶著一絲後悔。她後悔自...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