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廢太子

有兩個丫鬟打扮的人給她請安。“奴才給主子請安!”現在的汗宮並不算皇宮,其實也不隻是各種建築上的差別,在各種規矩上麵,同樣都沒有後麵完善。曹嘉寧現在的身份,因為汗宮裏麵除了大妃哲哲和福晉大玉兒,都是小福晉身份,按理說也隻在這兩人之下。但是現在的汗宮,肯定也沒有那麽多丫鬟服侍,她這個院子裏麵,也就一個做雜活的粗使丫鬟,和一個貼身服侍的丫鬟。至於太監這些,現在汗宮裏麵根本就沒有,畢竟八旗子弟都要打仗,不...盡管皇太子的話,讓康熙帝想起曾經父子兩人相處了,也開始反思他對皇太子是不是太過於苛刻了。

可是對於皇太子意圖弑君弑父的舉動,肯定還是不可能原諒。

終究他就算苛刻了一些,也沒有想過殺子,並且也沒有想過要把皇太子怎麽樣。

隻是對皇太子防備心重了一些,壓製皇太子勢力的發展,不想讓皇太子太過於勢大,影響到江山穩定,終究還是要把萬裏江山傳給皇太子。

但是皇太子卻是想著弑父!

皇太子隻記得他的防備了,難道這些年他的疼愛就忘記了

在康熙帝看來,就算父子兩人走到今天這一步,他也有責任,不過皇太子的責任肯定還是更大。

縱使這些年他確實防備皇太子,可是對皇太子的疼愛之情卻也不假,自認為沒有幾個做父親的人,會像他這樣把兒子的衣食住行方方麵麵都關照到。

所以哪怕也因為皇太子的指責有過一瞬間反思,康熙帝還是繼續責問起皇太子了。

“你隻記得朕對你的不好,那你還記不記得你每次生病的時候,朕是何等的掛心每次都是親自照顧你!朕生病的時候,你又想的都是些什麽不但不擔心朕,竟然還想著借這個機會弑君弑父你這個逆子,心裏麵可還有忠孝二字”

聽到康熙帝這個話,同樣想起幼時父子兩人的相處,皇太子也沉默了,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什麽。

正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

皇太子自幼由無數名師大儒教導,也不是真的就不懂忠孝禮義廉恥這些了。

他知道實際上就算康熙帝對他不好,他有如今的這個舉動,也是不忠不孝的大逆不道!

更何況康熙帝對他,是有不好的地方,卻也有真心疼愛的地方。

皇太子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忠不孝,隻是真的什麽都不做,也不會甘心。

所以麵對康熙帝的指責,皇太子也有點兒無言以對,同時也覺得有點兒累了!

他知道康熙帝的指責沒錯,也明白自己的做法是迫不得已!

從他們父子的關係走到如今,也就隻能這樣了。

於是原本的一腔委屈也說不出口了,而且這個時候再分誰對誰錯也沒用了,隻能以頭碰地。

“兒臣知道在皇阿瑪眼中,兒臣罪不可恕!兒臣也不奢求皇阿瑪原諒,隻求皇阿瑪放過毓慶宮上下!”

說完這個話之後,皇太子就不再開口了。

看到皇太子沉默了,康熙帝愣了一瞬,又看向大阿哥。

“老大,你是朕第一個活下來的孩子!朕一直都很看重你,對你寄予厚望!盼著你能成為下麵兄弟的表率,你就是這樣回報朕對朕不忠不孝,對兄弟無情無義!”

皇太子意圖趁著康熙帝病危的時候逼宮,是不忠不孝的做法??。

大阿哥得知先機,卻選擇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又何嚐不是這樣子!

皇太子是罪不可赦,大阿哥的錯也不會比皇太子小,不過大阿哥也不可能服氣就是了。

“皇阿瑪,您既然也說對兒臣寄予厚望了??,兒臣不服氣老二又有什麽錯憑什麽老二可以做太子、做皇帝,兒臣就不行兒臣哪裏比老二差了

因為老二是嫡子我們滿人一向都沒有重嫡子的說法!其實就是因為皇阿瑪偏心老二,才讓老二壓在兒臣頭上了,兒臣為自己爭取有什麽錯

再說了,就算兒臣甘心俯首稱臣,這些年皇阿瑪為了壓製老二一直抬舉兒臣,要是真的讓老二奪得皇位了,兒臣還能有什麽好下場兒臣都是被您逼的!”

“你…………”,看到大阿哥這個樣子,康熙帝氣得直發抖!

在康熙帝看來,要說皇太子的指責還勉強有兩分道理,大阿哥的指責就完全是在無理取鬧了。

畢竟他這麽多的兒子,繼承帝位的皇子卻隻能有一個,要是他立了這一個,其他的皇子就都覺得他不公平,那得成什麽樣了?

皇太子是嫡子,雖然原本滿人是沒有重嫡子的說法,甚至在關外的時候,“父死則妻其母,兄死則妻其嫂,叔伯死則侄亦如之,故無論貴賤,人有數妻。”,所有人都可以有好幾個妻子,這些人的孩子都地位一樣。

可是現在大清已經入關,不是在關外的時候了,肯定還是得分嫡庶、分尊卑,不可能再像關外的時候那樣亂,按照規矩禮法本來也該立皇太子為太子,大阿哥憑什麽指責他偏心,覺得不服氣

要說抬舉大阿哥壓製皇太子的事情,在康熙帝看來也是大阿哥自己有心思了,如果大阿哥沒有這個心思,他就算再抬舉,也不會生出這些不該有的心思來!

因此對著大阿哥的指責,康熙帝就沒有反思,反而更加生氣了。

“你這不忠不孝的畜生,自己狼子野心,倒是指責起朕來了!朕這是做了什麽孽,竟然有你這樣一個畜生做兒子!”

“來人,把這畜生給我押下去!幽禁於宗人府,無詔不得外出!”

看著大阿哥被壓下去了,對著還沉默不語的皇太子,康熙帝就歎了一口氣。

雖然不願意承認,也覺得沒有對不起大阿哥的地方,但是康熙帝對待皇太子還是要偏心一些。

哪怕也覺得皇太子不可原諒,真正處置起來皇太子的時候,康熙帝的心情還是要更加複雜。

所以在歎過一口氣以後,康熙帝才閉上眼睛,說出對皇太子的懲罰來。

“保成,咱們父子怎麽走到如今這一步也說不清楚了,如今你大錯已鑄成,本來朕就算殺了你也不為過!隻是你可以不忠不孝的弑君弑父,讓朕傷透了心,朕卻不忍心弑子!

你也待在毓慶宮別出來了!朕會下旨廢太子,把毓慶宮圍了!至於毓慶宮其他人,弘晰他們在外麵讀書,就暫時搬到阿哥所,朕也會讓人看著,不會讓他們受欺負!幾個格格日後朕也會指婚!”

“皇阿瑪,是兒臣不孝!是兒臣不孝!”

原本哪怕並不辯解,卻也覺得是造化弄人,並不算服氣的皇太子,聽到康熙帝這些安排。

頓時心裏麵也是一酸,瞬間就淚流滿麵,開始覺得是自己真的對不住康熙帝了。妃也就別做了!”既然已經動惻隱之心,要留下這個孩子了,康熙帝就不會再讓其他人把這個孩子害了。怕佟貴妃再出幺蛾子,以及戴佳氏一族會暗中報複,康熙帝索性就把孩子的安危交到佟貴妃手裏了,並且和佟貴妃的位分綁在一起了。他知道因為這些年他對佟家的偏愛,佟家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隻要用心的話,肯定能夠護住這個孩子平安出生。“謝謝表哥!”“萬歲爺”佟貴妃高興的聲音,跟榮嬪不甘心的聲音,同時響起來。畢竟康熙帝這些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