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休息嗎?”喬慕寧掀開長睫,一雙冷冽的眸嘲弄的看過來。白纖若進那雙深潭的眸,拳頭握,“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你什麼時候能放過我?”男人站起,結實健壯的魄,充滿狂野氣息,他一步一步邁到孩的麵前,大掌住纖細的下頜,呼吸噴灑而下,“直到我膩了為止。”說完,男人又冷笑一聲,“即便我膩了,你也休想離開。”白纖若彆開臉,避著他的氣息,纔剛彆過的頭,又被男人魯的了過來,“怎麼?敢嫌棄我?”白纖若委屈的紅了眼眶...夜下的豪華彆墅,燈火通明。

大廳裡,一道纖細的影坐在灰的真皮沙發上,張的咬著,看著桌麵上手機顯示的時間。

在孩的旁邊,一張b超單清晰的寫著,白纖若,二十歲,雙胎,活,符合孕週三個月胎齡。

懷孕了,已經三個月了。

一年前,外婆突生急病,急需手費一百萬,四下求助無門,連父親都拒絕支助,突然一個男人如天神降臨,答應給一百萬,但他有一個要求。

讓嫁給他。

第一次見到喬慕寧,的心臟就跳幾拍,他姿修長,五俊,舉手投足間攜帶著以生俱來的貴族氣息。

這個男人完到從頭到腳,無可挑惕。

為了立即給外婆支付手費,的把自已嫁了,冇有婚禮,冇有酒席,更冇有父母見證,拿家裡戶口本和這個男人領了結婚證。

隻是婚後才知道…

他娶,另有原因。

所幸外婆手勝利,挽回命。

白纖若怔神之際,猛地聽見外麵的車聲,嚇得一個激靈,忙把b超單放進桌下的

屜裡。

站起之際,門口一道頎長健拔的影已然出現,白纖若彎起笑意迎了過去。

“老公,你回來了。”

說完,就要去接男人手挽著的西裝,然而,男人卻把右手上的東西朝扔去,命令式的啟口,“洗個澡,穿上。”

白纖若手接住,即便還冇有看清裡麵的是什麼,但已經猜測到了,的臉刷得白了幾分。

“今晚…不方便。”聲極低的出聲。

“你上次是九號來的,怎麼不方便?”喬慕寧冷哧一聲,對的生理日期記得比自已還清楚。

“我…我不舒服。”白纖若下意識的拿著袋護住小腹。

男人一邊扯著領帶,一邊扭頭冷眼一睨,“我舒服就行。”

說完,男人修長的邁上樓梯,不再理會。

目送著男人的影消失在橡牙白的樓梯玄關,白纖若閉了一下眼睛,為他的妻子,知道冇有辦法避開這件事。

二十分鐘之後,灰的大床上,男人枕著雙臂,在閉目養神。門推開了,一道影邁進來,白纖若看著男人。

打心底的產生著抗拒,自從新婚第一夜開始,就無法正常的一個做妻子的快樂。

因為這個男人,從來都不會憐惜。

甚至他不顧場合,不顧時間的索求,極儘方式的讓到不堪。

這樣的生活,過得膽戰心驚,每天每夜像是在服刑一般。

“我真的不太舒服,可不可以今晚讓我休息…”白纖若站在床前,有些卑微的朝男人懇求。

“你有資格休息嗎?”喬慕寧掀開長睫,一雙冷冽的眸嘲弄的看過來。

白纖若進那雙深潭的眸,拳頭握,“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麼時候?你什麼時候能放過我?”

男人站起,結實健壯的魄,充滿狂野氣息,他一步一步邁到孩的麵前,大掌住纖細的下頜,呼吸噴灑而下,“直到我膩了為止。”說完,男人又冷笑一聲,“即便我膩了,你也休想離開。”

白纖若彆開臉,避著他的氣息,纔剛彆過的頭,又被男人魯的了過來,“怎麼?敢嫌棄我?”

白纖若委屈的紅了眼眶,咬著,淚水在眼眶打轉,垂下眸。

“看著我。”男人不悅的命令出聲。影消失在橡牙白的樓梯玄關,白纖若閉了一下眼睛,為他的妻子,知道冇有辦法避開這件事。二十分鐘之後,灰的大床上,男人枕著雙臂,在閉目養神。門推開了,一道影邁進來,白纖若看著男人。打心底的產生著抗拒,自從新婚第一夜開始,就無法正常的一個做妻子的快樂。因為這個男人,從來都不會憐惜。甚至他不顧場合,不顧時間的索求,極儘方式的讓到不堪。這樣的生活,過得膽戰心驚,每天每夜像是在服刑一般。“我真的不太舒服,可不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