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活一世,恍然大悟

,許默也不會偷偷的跑到她的大學裡麵,偷聽她上課。許雪慧確實出過幾張專輯,是她自己花錢出的,是小有名氣的音樂人。許默也不知道從哪裡知道她出過專輯,於是便一些下載在手機上偷聽。以前許雪慧看過他的手機。現在大姐說這些,許雪慧不知道應該如何開口。“許默,身體很差?”她問大姐。許婉婷點頭:“貧血嚴重,長期營養不良!心臟供血也有問題!警方說,他在城郊租了一個房子居住,那邊是農村貧民窟,估計是為了賺取生活費,售...“許默你什麼意思?媽媽的裙子,不是你弄破的嗎?你還想抵賴?”

“媽!那裙子就是許默弄破了,我都看到了!”

耳邊傳來兩個嚷嚷的聲音,許默一陣恍惚,睜開眼睛一看,看到幾張頗為熟悉的麵孔。

“許默,你告訴媽?真的是你弄破的對不對?”

一個衣著華麗、化著妝、打扮的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盯著許默,眼中冒出一絲擔憂。

“我是怎麼了……”

許默看了下週圍,隻見周圍非常熟悉。

重生了?

他經曆過這一幕。

“許默,你怎麼還不說話?還不承認是你做的?”

“許默,你真的是越來越難以管教了!偷錢,偷首飾不說,還跟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玩,現在就連媽媽的禮服你也敢弄破,真不知道你來我們家有意義?”

許默看了一眼,眼前這個說話的少女是他的三姐許曼妮,是一個三流女演員和幾家咖啡店老闆,她最喜歡站在許默麵前,趾高氣揚的訓話。

另外一個說話的白裙少女,則是他的二姐許雪慧,是一個大學音樂老師,喜歡音樂,曆來對他冷若冰霜。

中年婦女叫做謝冰豔,是他親生母親,一個養尊處優的豪門貴婦,優雅知性,喜歡禮節,喜歡乾淨。

怎麼回到這裡了?

許默心中嘀咕,很快就清楚了自己的處境。

他應該是重生了。

這一幕他經曆過,弟弟許俊哲不小心,弄壞了媽媽謝冰豔的禮服,造成謝冰豔穿去參加宴席的時候,當眾出醜。

弟弟許俊哲害怕,找到了三姐許曼妮,與三姐許曼妮一起栽贓許默,逼許默承認是自己做的。

按照原來的劇本,許默一開始並冇有承認,直接跟媽媽謝冰豔說明是弟弟做的,但是卻遭到了二姐許雪慧和三姐許曼妮外加媽媽的嚴厲叱喝,說弟弟許俊哲乖巧聰明,絕對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然後許默必定會被媽媽用戒尺打二十下,被罰站兩個小時,外加不能吃午飯。

後來,罰完之後,許曼妮找到了他,許諾如果他對媽媽承認是自己做的,那麼就開跑車帶他出去玩一天。

許默傻乎乎的,就同意了。

結果他又被母親謝冰豔大罵了一頓,說他缺乏教養,毛手毛腳,直接把他關在房間中禁閉思過,三天不允許出門。

現在重新經曆這一幕,許默心中隻覺得頗為搞笑。

好累啊!

為什麼明明是自己家卻要活的那麼累?

“許默,還敢汙衊是俊哲做的!俊哲那麼乖巧懂事,怎麼會做這樣的事情?肯定是你毛手毛腳,弄壞的!”

“媽!我就說許默需要嚴加管教!以前他在孤兒院學的都是壞東西,手腳不乾淨不說,還經常跟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若是不管教,他遲早變成廢人!”

三姐許曼妮一直喋喋不休,一臉冷笑的看著許默。

母親謝冰豔蹙眉看著許默:“許默,不要汙衊其他人!你就老老實實的跟媽說,是不是你做的?你放心,隻要你承認,媽不怪你!”

“是我做的!”

許默點頭。

謝冰豔一愣:“真的是你做的?你弄壞了媽媽的禮服?”

“不錯!上麵的兩個孔,是我抽菸,不小心燙到的!”許默點頭。

“你,你真的缺乏管教,缺乏教養!把手伸出來!”母親謝冰豔豁然大怒,一改之前的和藹可親。

許默也毫不猶豫,直接伸手。

“今天不教訓你是不行了!許默,你真的是越來越不懂規矩,越來越飛揚跋扈了!把手舉好了!”謝冰豔立即抽出了戒尺,毫不猶豫,直接扇在了許默的手上。

“啪!啪!啪……”

“一下,兩下,三下,四下……十五下,十六下……”

這事情說起來可笑。

許默從來冇有覺得這樣的事情可笑,直到重新經曆這一幕。

以前他覺得自己可以融入這個家庭,成為這個家庭的一份子,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父母姐姐和家人。

他曾經拚儘所有努力去爭取這些,討好家中的每一個人,戰戰兢兢,小心翼翼,謹慎細微。

但是,彆人家,怎麼可能讓你那麼輕易就融入?

許默,是一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直到十四歲那年,號稱親生父母的謝冰豔和許德明找到了他,說他是他們的親生兒子。

他們拿出了親子鑒定,言之鑿鑿,從孤兒院中把自己接到了許家豪宅之中。

那時候,許默心中是多麼的狂喜,迫不及待的擁有這一切,以至於拚儘了全力。

冇有人懂得一個孤兒是何等的渴望家庭,也冇有人懂得一個孤兒是何等渴望父母的愛,渴望擁有自己的家人?

那時候的許默,就好像是一個渴了許久的沙漠旅人一般,忽然遇到了甘霖,欣喜若狂。

他迫不及待的跟隨這個血緣上的父母,回到了這個豪門大院之中,努力想要成為其中的一份子。

但是他冇有想到的是,是宛如地獄一般的牴觸。

二姐三姐四姐,甚至父母都覺得他從小在孤兒院長大,染了許許多多的惡習,手腳不乾淨,喜歡小偷小摸,需要嚴加管教。

吃飯的時候,指責許默不禮貌,不講衛生,不知禮節,不知道喊人。

回家的時候,多次叱喝許默前腳進門後腳進門,均是不對,不再允許許默出去做兼職,說敗壞許家名聲,不允許許默交朋友,說他的同學朋友都是不三不四的三教九流,不允許許默出去玩,以免學壞。有時候,他們甚至挑剔到就連許默拿過的水杯,吃過的筷子和碗,都不想碰,還大吵大鬨的,讓許默不允許動他們的碗筷。

這些都還是小事。

最重要的是,家裡還有一個弟弟,名為許俊哲,乃是許默失蹤之後,母親謝冰豔和許德明抱養回來的兒子,集千萬寵愛於一身。

母親謝冰豔和許德明一共生了六個女兒一個兒子,兩人之前苦苦求一個兒子,卻求而不得,直到許默出生。

後來許默丟失,謝冰豔哭暈了過去,於是兩人便收養了一個兒子。

這些年來,他們精心培育,所有的愛都傾注在這個養子上麵,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裡怕摔了。

大姐二姐三姐四姐五姐和六姐,都極為寵愛這個弟弟,要什麼給什麼,直到許默的重新回到許家。

可笑的是,親生兒子找回來,許德明和謝冰豔卻不敢大張旗鼓的承認,覺得許默在孤兒院長大,一身陋習,非常丟人。

不敢把許默帶出門,不敢介紹給其他人,害怕影響許家聲譽和公司股票。

聲稱,若是許默改掉這些陋習,考試成績能考到全市一千名,許德明和謝冰豔便舉辦宴席,大聲宣告他回到了許家,列入族譜。

許默身為孤兒,得到了這個承諾,欣喜若狂,他後續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等這一刻。

他努力巴結自己的家人,討好所有姐姐和父母,送水倒茶,親自下廚弄吃的,做點心,做家務。

甚至討好自己冇有血緣關係是弟弟……

他希望家裡人能容納他。

直到上一世生命到了最後一刻,自己病死在醫院病床上,身邊卻空無一人,他才醒悟過來,原來,壓根冇有人希望他回家。

自己對於許家來說,完完全全的是一個外人。

可笑的是,自己心臟病突發,病死在醫院的時候,家裡人還在家裡給弟弟許俊哲過生日,唱生日歌,熱鬨非凡。

他們明知道許默已經住院休養,但是卻依舊大張旗鼓慶祝,直到許默變成了靈體狀態,看到接到他死訊的父母和姐姐們匆匆忙忙趕到醫院,然後草草的辦了許默的葬禮!

就宛如一隻野狗一般潦草……

最可笑的是,即便是變成靈體狀態,他希望看到自己父母收到他死訊的時候,會有後悔,惋惜,或者懊惱。

許默還是他們的家人,許默纔是他們的親生兒子。

但是事實卻殘忍的告訴許默,壓根冇有。

他們甚至不願意宣佈自己一個兒子已經去世,害怕影響家族生意,害怕影響企業股票波動。

隻敢草草的辦了。

現在,感受著冰冷的戒尺打在手心中。

“二十一下,二十二下,二十三下……”

謝冰豔足足打了他三十下,才停了下來。

他的手都快被打腫了。

“你今天中午不允許吃飯!給我罰站一個小時,我若是不教訓你,你都已經無法無天了!你渾身上下都是毛病!”母親謝冰豔毫不留情的訓訴。

“知道了!”

許默並不想爭辯什麼,隻覺得好累。

這四年,他為什麼要活的那麼累?自己苦苦追求的家人,冇有想到到頭來全都是空中樓閣。

以前他還覺得覺得自己不夠好,是自己做錯了,隻要自己變得足夠優秀,父母和姐姐們,應該會喜歡他。

他曾經非常努力的去學校,去做家務,去研究六個姐姐和父母的愛好,企圖獲得一些歡心。

但是事實告訴她,所有的一切都無濟於事。

他所做的一切,他們都可以視而不見,全部身心都放在弟弟許俊哲身上。

如今許默站在旁邊罰站,看著母親和姐姐在不遠處吃飯。

偶爾還奚落嘲笑他幾句,說他不學好,不服從管教,不能吃飯活該。

“二姐和三姐,還是不要說哥哥了!哥哥應該也是不注意才弄壞了媽的禮服,隻要下一次小心,哥哥應該就不會弄錯了!”

許俊哲忽然開口說道,又轉頭看著母親謝冰豔:“媽!你還是原諒哥哥吧!哥哥已經知道錯了,讓哥哥餓著肚子可不行!”

許默看了他一眼,頓時覺得佩服。

不得不說,這個許俊哲真的優秀。

若不是重活一遍,恐怕許默還看不清他的真麵目。

這一次栽贓,並不是第一次,而是已經有好幾次,若不是他,自己的形象也不會在父母姐姐心中根深蒂固。

這個許俊哲不僅僅很會討父母姐姐歡心,而且成績極好,極為優秀,運動天賦極佳,幾乎每一樣都極為突出。

他甚至拿過奧林匹克數學獎,非常驚人。

許默以前也不相信自己這個弟弟會從中作梗,還覺得自己這個弟弟是自己的驕傲,直到回想了一遍所有的事情之後他才發現,幾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弟弟。

原因,自然是因為許家富可敵國,許俊哲害怕自己被排擠出許家,失去繼承權,所以想要想方設法的把許默趕走。

此時,謝冰豔聽到許俊哲這麼說,不禁點頭,摸了摸許俊哲的頭,一臉寵愛的笑道:“還是俊哲懂事!”

說著,她又抬起頭滿臉寒霜的看著許默:“許默,還不快過來吃飯?快感謝你弟弟為你求情!”

“隨便你們吧!”許默見她變臉如此之快,已經不想理會她,轉身回房。

“許默,你怎麼跟媽說話的?”二姐許雪慧一聽,頓時皺眉叱喝。

許默不理她,回房關門。亮?哪個身材比較好。許默比較忙,經常需要打電話,公司的佈局已經展開,當軍訓完畢,許默一聲令下,讓共享單車開始鋪開。一共二十萬輛,踩了很多的點,許默要一夜之間,把這二十萬輛單車全部鋪完。等忙完之後,就可以等著用戶使用和登錄了。與此同時,在京城的廣告也已經開始打,要儘快讓市民接受,並且尋求第二次融資。“咱們已經可以啟動融資,也可以等一等,這一輪融資,至少要融十億以上,儘可能拿到更多的錢!”“咱們的投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