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不必擔心

知道的樣子擋住了去路,其他人也不好多說什麽,畢竟今天這種日子,誰也不願意鬧得不高興。不過當瓊貴妃的目光瞥向在眾人身後出來的顧北塵和安若晚身上,嘴角笑意更甚。“本宮就知道,在這裏能夠見到榮親王和王妃,看來今兒個人都來全了。”安若晚剛準備上前,卻被顧北塵給攔了下來。“如今是鎮國公府的喜事,沒想到瓊貴妃會這般不計前嫌而來。”隨著顧北塵話音落下,瓊貴妃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畢竟顧北塵話中所指是何事,她心中...安若晚並不曾留意到阿日娜的動作,因為剛剛說話的時候站了起來,這會下意識就扶著肚子,這才坐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的阿日娜不自覺擰緊眉頭,但並沒有過多停留,還是很快就不見了蹤影。

等到從安若晚的寢宮之中離開後,阿日娜這才將眉間褶皺更添了幾分,隨後才加快腳步往迴走去。

迴到她的住所,竟下意識抬手扶著肚子,腦海裏雖然有一個大膽的猜測,卻並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這麽迴事。

而看到她迴來的小翠忙不迭跑了過來,要知道剛剛那種情況,小翠根本無計可施,這會看著阿日娜平安迴來,這才鬆了口氣。

不過小翠剛過來,還沒有來得及開口講話,就一眼看到阿日娜的動作,讓她忙不迭朝著周圍看去。

瞧著周圍並沒有旁的身影,小翠這纔有些著急的扶著阿日娜坐了下去。

“您這是怎麽了?”

聞言,阿日娜才迴過神,下意識將手邊的動作收了迴來。

小翠見阿日娜不開口,又小聲在她耳畔開口,“如今您還沒有承寵,若是被人發現有什麽意外,可是要掉腦袋的。”

聽到小翠這話,阿日娜在心裏更加篤定了一件事。

“方纔下意識護著肚子的人,並不是我,而是皇後。”

“就算是皇後……什麽?”

小翠剛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阿日娜到底在說什麽,可是當她迴過神後,瞬間就瞪大了雙眼,畢竟現在宮中可是沒有任何訊息傳來,這要真是皇後娘娘懷有身孕,這可是獨一份。

阿日娜看著小翠的反應,隨即笑出了聲,隻是這笑聲中添了太多無奈。

“所以說因為皇後懷有身孕,所以聖上才會讓我們進宮,並且還接連寵幸了新人,更是因為這個緣由,二人之間才生出幾分嫌隙。”

待她話音落下,小翠才下意識抬起頭,“若真是如此,小主準備怎麽做?”

小翠並沒有忘了她來到這裏是為了什麽,不過她們的目標實在太過難搞,故而她也清楚秦艽並不會急於一時。

“做什麽,投其所好,趁機能夠和皇後站在一處,說不定會有意外效果。”

聽到這話的小翠卻有些不明所以,難道不是應該趁這個機會抓緊去聖上麵前露麵嗎?

當阿日娜看到小翠麵上笑意後,並沒有和她多解釋什麽,畢竟阿日娜進宮並不是為了得到顧北塵的喜愛。

知道了安若晚很有可能懷孕的事情後,阿日娜心中早已經湧現出一個大膽的念頭。

“我要讓皇後嚐嚐失去血肉至親的感覺,更要讓這件事,從聖上口中說出來,讓聖上親自動手,我要看著他們一個比一個痛苦,這難道不比殺了他們要更好。”

阿日娜看著麵前的銅鏡,越來越覺得她這麽做沒錯,雖然花費的時間可能會長一些,不過現在的她除了時間,還有什麽?

想到這裏,阿日娜才露出了這麽長時間以來,第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

而另一邊的安若晚在阿日娜離開後,正準備去找顧北塵,卻沒有想到一抬頭就看到顧北塵正沉著臉色向她走來。

看著眼前這一幕,彩環下意識轉身往後退一步,她可不敢繼續待在這裏了。

等屋裏隻剩下了他們二人後,顧北塵纔在安若晚麵前停了下來。

“知不知道今天這種情況……”

“很危險。”

不等顧北塵把話說完,安若晚就順著他的話說了下去,現在這種情況,或許主動把這話說出來,情況才會好一些。

幸好這會的安若晚平安無恙,不然顧北塵一定不會原諒自己。

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後,顧北塵像是才剛想起詢問安若晚結果。

“那人……”

“的確是阿日娜。”

聽到這話的瞬間,顧北塵扭頭看著眼前的身影,“所以剛剛發生了什麽。”

接著安若晚才把她剛剛到底做了什麽說了出來,顧北塵卻總覺得,阿日娜不可能什麽都不做,不然她廢了這麽大勁進到宮裏又是為了什麽。

現如今不僅僅是阿日娜,顧北塵已然知曉這人是秦艽送到宮裏的,那秦艽難不成已經站在了拓跋國那邊?

心中的疑問不曾得到解答,顧北塵已經不自覺一聲輕歎。

“聖上這是做什麽?”

聽到這話的顧北塵往安若晚身旁挪了挪,“誰不知道阿日娜就是個瘋子,如今有這麽個瘋子就在宮中,朕如何放心?還有你肚裏的孩子……”

顧北塵的話不用全部說出,安若晚也明白他想說什麽,隨後衝顧北塵笑了笑。

“怕什麽,阿日娜並不知曉此事,更何況這裏是大齊國中,而聖上也在臣妾身邊,那臣妾又有什麽好怕的。”

雖然話是這麽說沒錯,可是顧北塵卻還是不放心,他恨不能將安若晚徹底藏起來。

“聖上別忘了,阿日娜有本事,但臣妾也不是吃素的。”

為了讓顧北塵放心,安若晚不得不將指尖銀針亮了出來,另一隻手還不忘拿出幾個瓷瓶。

“聖上若是忘了這些東西的威力,臣妾可以幫聖上好好迴望一番。”

隨著安若晚話音落下,顧北塵麵上總算出現了一抹笑意。

“這倒是不必了,朕自然是信你的。”

說完,顧北塵就將人攬入懷中,“但不管怎麽說,哪怕是為了讓朕安心,就讓青影一並留下。”

雖然安若晚很不想說,其實白俞就在暗處,但顧北塵的話既然都這麽說了,她自然沒有拒絕。

二人之間的事情很快商量好後,這纔不曾繼續說下去,畢竟不是什麽高興的事情。

至於阿日娜一天之內分別被聖上和皇後娘娘召見之事,讓柳璿兒麵上添了幾分不屑,“真拿自己當迴事了,這聖上和皇後我們可早就見過了,她今兒個也算是漲了見識吧。”

隨著這話說出口,雖然柳璿兒心裏舒服了點,可是卻依舊覺得這口氣咽不下去,故而特意吩咐丫鬟將她裝扮成一身素衣的模樣出了門。

從此處出去的柳璿兒,竟然好巧不巧碰到了同樣要出去的阿日娜。若晚悄然落在他們麵前。“王爺,我迴來了。”說著,安若晚就衝顧北塵提起嘴角,不過她下一句話還沒有說出口,就見到顧北塵大踏步向她走來。“王爺……”安若晚還準備開口詢問顧北塵可是哪裏不太舒服,沒想到整個人卻被他措不及防一把抱進懷裏。“別說話,讓本王抱一會。”隨著顧北塵略帶沙啞的聲音響起,安若晚不由得愣在原地,一旁的青峰一臉激動的還想要再說什麽,不想卻被白俞一把拉著出了房門。哐,房門被關上,青峰這才後知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