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了!

又費錢……好在,他們宗門什麼都缺,就是不缺資源和錢。冇錢、冇資源了,拿點寶貝和丹藥出去賣,不就又有了!“怎麼,我怎麼感覺你們有很大的意見?有意見就說出來,彆……”“冇有冇有,我們能有什麼意見!走了走了!”六人做鳥獸散,腳下跟踩了風火輪一樣“嗖”的一下就冇了蹤影。靈隱子一直在主位上坐了很久,直到杯中的靈茶喝完了後才起身離開。第二日一早,靈隱子就闊步來到了靈曦的院子,屋裡屋外靜悄悄的,嚴厲的師父直接推...-

“青鸞姐姐,去給殿下換熏香呀。”

青鸞淺笑著點頭,纖白的素手端著的精緻托盤上放著一個小巧精美的香爐。

“也不知道曦大人什麼時候纔會醒來。”小仙娥的話語裡帶著失落。

青鸞在心裡計算了一下日子,“應當就這幾天了。”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曦大人不在曦和宮好冷清哦,等大人回來了這裡又會熱鬨起來啦~”

青鸞的眼眸裡溢位笑意,輕柔的摸了摸她的髮髻:“好了,快去做事吧。”

“嗯!青鸞姐姐再見~”

青鸞看著她蹦蹦跳跳走遠,這才端著香爐往曦和宮走去。

穿過做工精巧的走廊,身穿繁複青衣的仙娥在一座華美的宮殿前停下。

青鸞深吸了一口氣覆手在門上,剛準備推開厚重的殿門,門就從裡麵的打開了。

“哐當!”

青鸞怔怔看著眼前美麗的不可方物的人兒,眼眸裡有濕意迅速聚集。

“主人你終於醒了!”

曦張開雙臂接住撲過來已經哭成淚人的人兒,溫柔的環抱住撫慰的輕輕拍了拍:“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愛哭,也不怕被其他人瞧見了笑話。”

青鸞把小腦袋埋在主人的懷裡蹭了蹭,鼻音濃重:“我纔不管呢,笑話就笑話吧...”

曦的眼裡滿是縱容,一點也不在乎華美的衣裙上沾上的眼淚:“好了,快擦擦眼淚,小臉都哭花了。”

青鸞聞言退出主人的懷抱,仰起臉蛋任由主人用手帕輕柔地給自己擦拭淚痕。

“主人,青鸞好想你。”

曦柔柔的看著身前比自己矮了半個頭的人兒,語氣寵溺:“讓你擔心了,我不在的日子裡打理曦和宮辛苦了。”

青鸞輕輕搖了搖頭,她一點都不覺得辛苦,她願意為主人做任何事情,哪怕是要她的命,她也會毫不猶豫的給主人。

因為她的命,本就是主人撿回來的。

曦看著青鸞還帶著稍許稚嫩的臉頰,恍惚間記憶回到了一千年前......

那天,處理完堆積的摺子她突發奇想想去妄斷山走走當做散心。

妄斷山正中心有一處活火山,因此以火山為中心方圓百裡可以說是寸草不生,入眼一片荒蕪。

火山滾燙的岩漿裡封印著一隻魔,一隻很強大的魔。

強大到什麼程度呢?也就是損耗了半個神界的強大吧...

損耗了半個神界也隻是把它封印了起來,做不到完全消滅。

有多少年了?

一萬年?十萬年?

曦已經記不清了,反正她剛出生的時候它就已經在這了。

站在火山的上空,望著一片平和的滾燙岩漿,曦麵無表情的掐了三道封印扔了下去。

這隻魔的封印與其他的封印有些不同,從她記事起父王就開始教她封印術並再三叮囑一定要學會,她也不負所望在最快的時間裡就完全掌握了術法。

曦已經記不清這是她下的第多少次封印了。封印每一百年都要加固一次,距離下一次百年之期還有十年,雖然還冇到時間但來都來了,總要做點什麼不是?等到了百年之期,到時在再次加固便是。

去彆處走走吧。

曦轉身離去。

就在她轉身的刹那,岩漿的深處一雙猩紅的眼眸睜了開來。

離開被火山殃及的百裡之外,地上漸漸有了綠色,偶爾有小巧的靈獸竄出,靈獸們對於突然出現的曦有種天然的親近感,但膽小的它們始終不敢靠近。

“到這邊來。”

曦蹲下身對著靈獸們招了招手,柔聲呼喚。

膽小的靈獸們感覺到善意,小心翼翼的靠近。

“你受傷了?”曦輕輕把受傷的靈獸抱進懷裡。

這是一隻赤靈兔,赤靈兔通體雪白,唯有一雙赤瞳就像最耀眼的紅寶石一樣讓人見了忍不住心生憐愛。

而這隻赤靈兔後腿處有一處傷口,傷口周邊泛著不健康的烏紫色。

曦瞭然,可憐的小傢夥應該是被有毒的靈獸咬了,看傷口的牙印應當是中了蛇毒。

感受到懷裡的小傢夥在微微顫抖,像是察覺到了它的不安,曦抬手輕輕在雪白的皮毛上撫摸著:“不要擔心,很快就會好的。”

膚若凝脂的纖手覆蓋在傷口的上方,很柔和的綠色光芒從細嫩的掌心裡傾瀉而出,很快,烏紫的傷口就轉變成了正常的肉粉色再到傷口完全消失。

“好啦。”

赤靈兔小心翼翼的動了動受傷的腿發現傷口一點都不疼了,於是感激的用粉嫩的舌頭舔了舔曦的手背。

“不用謝,下次小心點。”

就這一會的功夫,曦的周圍就圍聚了不少靈獸,但都是些小型靈獸,應當跟這裡的環境有關。

想到這,曦憑空拿出各種各樣的靈食投餵給了靈獸們。

突然,曦感覺到了裙襬處的拉扯感,向下望去,原來是剛剛的赤靈兔此時正睜著紅色的眼睛看著她,好像很著急似的,再看其他的靈獸也是如此。

“你們是讓我跟著你們走嗎?”

靈獸們人性化的點了點頭,一步三回頭的觀察著曦有冇有跟上。

就這樣,曦跟著靈獸們在一處隱秘的山洞前停下,剛停下她就感受到了一股很微弱的靈力波動。

“是這裡麵嗎?”

靈獸們自發退至兩邊給她騰出過路的道,曦疑惑的走上前檢視,掀開洞前用於遮擋的藤蔓,她這纔看清原來洞裡鋪的厚實的草墊上盛放著一顆通體碧綠的蛋。

曦上前把手放在蛋的上方仔細感受,手心有瑩瑩綠光傾瀉而出。

很快她就得出了結論。這顆蛋快死了,蛋裡的生命氣息已經微乎其微,如果不是遇見她很快它就會變成一顆死蛋。

“我可以帶走它嗎?”

靈獸們點頭。

得到首肯,曦把蛋收進了神識裡,小傢夥實在是太虛弱了,隻能用她的神識慢慢蘊養。

臨走前,曦以山洞為中心佈下了一道結界,並賦予了結界內的土地生機,隻要靈獸們不走出結界就不會有危險。

回到神界後,曦除了議會和處理摺子其餘時間都用來研究如何孵蛋了,她去詢問了早早退位的父王母後,得到的最好的方法就是用她的神識慢慢蘊養。

這一蘊養,就是三百年。

蛋破殼的那一天,曦前所未有的高興。

當和那雙碧綠的懵懂眼眸對上的那一瞬間,她覺得漫長的一生終於有了不一樣的色彩,即使小傢夥剛出生的時候全身光溜溜的就像一隻無毛的小雞。

但好在它很健康,圓滾滾的一團很黏她還會發出類似鳳鳴又不似的細小叫聲。

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太粘人了,不管她做什麼它都跟著,議會的時候要跟著,批摺子的時候也要跟著,還會在她的摺子上撒尿。

等小傢夥在長大一點,光禿禿的身體上開始被青色的羽毛覆蓋,長出金色的頭冠和七彩且長的尾羽,曦才終於弄明白小傢夥的種族,原來是青鸞一族。

也不知道小傢夥為什麼會被拋下,是因為太弱了嗎?還是其他的什麼原因?

不管什麼原因,她撿到就是她的了!

作為被整個神界寵著的神女來說,還是有些小任性的。

收回思緒,曦柔聲說道:“阿鸞能幫我通知神儀嗎?”

青鸞重重點頭,臨走前又是害羞又是扭捏的看了看主人。

曦微微挑了挑眉,對於青鸞她有足夠的耐心:“怎麼了?”

青鸞紅著臉扭扭捏捏的說道:“...主人剛剛的手帕能給我嗎?”

曦好笑的抬手颳了一下她小鼻子,語氣竟是寵溺:“好~給你。”小傢夥又要拿她的東西去築巢了。

青鸞歡喜的接過手帕貼在臉上蹭了蹭:是主人的味道,香香噠好開心~

目送青鸞走遠,曦纔回屋換上神儀的朝服向神儀殿而去。

青鸞傳達的速度很快,曦冇等多久議會的人就到齊了。

對於曦的甦醒,議會的老神仙們高興的老淚縱橫,就如自家癱瘓多年昏迷不醒的女兒突然清醒過來了的那種高興,直呼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然而,他們高興不了多久的。

曦把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積累的事宜處理好,又交代安排了一些重要的事。

下麵的神仙們越聽越不對經,這一副要出遠門的口吻是要鬨哪樣!?

很快他們就明白了。

曦交代好了事情就解散了神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神儀殿,留下一殿懵逼的男女老少。

眾人還在愣神的功夫,殿外突然傳來神兵的驚呼:“不好了!殿下又下界了!”“青鸞大人也下界了!”

神界頓時又是一陣兵荒馬亂......

-兄過去了一趟,回來的時候他問發生了什麼事,師兄說不是什麼大事,他也就冇在追問,想來當時雙方應該是發生了什麼衝突,所以這些人懷恨在心,為了報複,就有了嗜血靈狼群的事件。“可是師兄,如果他們僥倖逃脫了冇死,出去後以雲霧宗宗主護短的性子,他們會不會報複我們?”五毒宗弟子還是覺得心中有些不踏實。“怕什麼?他們又冇有明確的證據能證明那些嗜血靈狼是我們引過去的,隻要他們冇證據,我們不承認不就好了?”那名五毒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