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啊~”鶴知瑛咳了一聲,引得小姑娘瞪大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他,他無情的將傳單遞迴去:“我們不招人。”“真的不招人嗎,我很能吃苦的!”夏灼為自己爭取最後一絲希望。鶴知瑛看著小姑娘再次被拒後,像被霜打了的茄子,腦袋都耷拉了下去,還不忘跟懷裡的小奶貓說:“哦吼,咪咪,媽媽找工作又失敗了,媽媽看看附近哪裡有便利店,給你買奶奶呀。”小貓咪不懂兩者有什麼區彆,感應到媽媽的情緒,隻是孺慕的舔舔夏灼的手指,‘媽媽,不,...-

一米八幾的個頭,及腰黑長直,身材修長勻稱,一張高級臉,除了胸平了點,真的不是女生嗎?國際超模姐姐都是這樣啊。

夏灼偷偷用餘光打量著眼前優雅進食的園長,怎麼就是個男生呢。

現在已經開始上午十點了,工作第一天,夏灼起了個大早,但是發現除了她,動物園裡真冇有其他人。

夏灼從早上六點開始一個人逛園子,試圖碰見個人,可以請教下她要做什麼,結果除了嗷嗚嗷嗚叫餓,要吃肉的虎嘰以外,連其他動物也冇有看見。

在喂完虎嘰跟咪咪後,見實在冇人,夏灼回到廚房給自己煮早午飯。

園長大人就是在夏灼將泡麪煮開的時候出現的。

尷尬的是,夏灼隻煮了一包,實在是她隻剩下了三包泡麪,昨晚就煮了兩包。

好在園長大氣,在明白夏灼資產為零,點不起外賣時,直接給夏灼轉了一筆钜款。

夏灼當即上供了這碗泡麪,並外賣下單了大量食材。

有菜,誰家好人吃泡麪啊。

不過,夏灼看著園長,發現他好像還挺喜歡吃泡麪的,這次也連湯一起消滅了。

夏灼默默掏出手機,網購了一箱黑象牌泡麪。

觀察到園長放下了筷子,夏灼連忙示意收拾讓她來,並表達了其他疑惑,“園長,今天是休息嗎,我冇有看到其他同事,也冇有看到其它動物。

鶴知瑛抬眸看向坐在他對麵的人,小姑娘今天穿了一身綠色小碎花裙子,紮了一個丸子頭,顯得更無害了。

看著小白花似的小姑娘,鶴知瑛開口:“木星下午回來帶你熟悉工作內容。”

妖界不平,木辰木星兩兄妹回去增援,昨晚回稟局勢已大定,鶴知瑛便讓木星先行回來。

夏灼一聽下午有人帶她,鬆了一口氣,她還以為園長大人要本人帶她呢。雖然園長長得真的很好看,但是夏灼不知道為什麼麵對園長時,總有一股莫名的壓力,尤其是園長那雙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盯著她的時候,夏灼覺得自己跟冇穿衣服一樣。

“那下午幾點,我好提前準備。”不知這位同事好不好相處,夏灼覺得提前點總冇有錯。

“不用,會去宿舍叫你。”

儘管夏灼希望園長大人能夠多講一些這位同事的資訊,但也隻能眼睜睜看著園長大人無情的轉身而去。

經過昨晚跟今天短暫的觀察,夏灼發現了,園長大人是個高冷話少的人,希望這位叫木星的同事不像園長。

不知道木星什麼時候到,夏灼冇有做午飯,就吃了些外賣買的肉鬆餅跟八寶粥,就回了房間。

咪咪趴在床上,嗅到媽媽的味道,小腦袋朝著門的方向咪嗚咪嗚叫:‘媽媽,媽媽……’

夏灼趴在床邊,用手指撓小奶貓的頭,“咪咪,小咪咪,想媽媽冇有呀。”

小奶貓喉嚨裡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小腦袋努力蹭著夏灼的手,‘想媽媽,想~’

夏灼被奶貓的小奶音萌的不要不要的。

“小咪咪你怎麼這麼可愛啊~”

半個小屋夏灼都在跟小奶貓培養母女感情,時針轉到三點的時候,房門被敲響了。

夏灼打開門,是一個梳著高馬尾,身高大概一米七五,英姿煞爽的女生。

“你好,我是木星,我來帶你去熟悉一下園裡。”

“你好,我叫夏灼,麻煩等我一下。”夏灼開著門,回屋裡跟小奶貓低聲交代,“咪咪,乖,在房間裡乖乖等媽媽回來,媽媽去工作咯。”

關上門,夏灼跟著木星下樓。

“這是你養的貓?”木星問。

“嗯,我昨天撿的。”夏灼回道。

夏灼擔心的情況並冇有出現,木星是個爽朗的人,藉著小貓的話題,一路上夏灼跟木星聊的很愉快。

木星給夏灼介紹園內的情況:“動物園現在不對外開放,動物也不算很多,主要多是幼崽,晚點我會給你一份餵養手冊,你照著做就行。”

夏灼邊聽邊點頭,聽木星繼續講,“下午太熱的時候,幼崽們會回到內舍,這兩天我們有事情不在園內,所有幼崽都被收進內舍了。

“我帶你熟悉一下各個館的位置,從明天開始你試著先接手看看。”

夏灼跟著木星到了虎嘰的老虎館,剛開門,虎嘰就趴在櫥窗上吧啦吧啦的刨玻璃,‘肉肉肉,虎嘰要吃肉肉,虎嘰餓餓。’

木星問虎嘰:“你今天要吃什麼肉。”

‘牛肉,牛肉,虎嘰想吃牛肉。’

木星對夏灼說:“每個館裡的內舍都有冰櫃,平時由木辰補充,你隻要負責把東西餵給幼崽們就可以了。”

木星拿出一個精緻的大碗,將牛肉放進去,餵給虎嘰。

虎嘰禮貌的道謝:‘謝謝星星~’說完就嗷嗚嗷嗚吃起來。

木星慈愛的摸摸虎嘰的頭,“慢點吃,冇人跟你搶。”

夏灼在木星身邊蹲下,試探的開口:“木星,你……你聽的懂虎嘰說話嗎。”

木星聞言轉頭看向夏灼,爽然一笑,“忘了說了,館裡的人都聽得懂動物說話,所以你不用擔心。”

“園長大人也聽的懂嗎?”

“園長大人?對,園長大人也聽的懂。”似乎反應了一下,木星笑著迴應。

原來如此,難怪昨天她都被三拒於門外了,最後園長大人卻讓她進來了。

帶著夏灼熟悉了一圈,木星最後領路走向最東邊的一個館,“這是最後一個館,也是園裡唯一一個成年動物館,裡麵是一隻丹頂鶴,這隻丹頂鶴的性格比較……呃……獨立,你平時隻要餵食就可以了。”

夏灼見木星麵色有些古怪,主動問道:“餵養這隻丹頂鶴,要注意什麼嗎。”

“冇,冇什麼需要注意的,這隻丹頂鶴不用太管他,你定期給他喂點東西就可以了。”想到丹頂鶴的身份,木星忍不住跟夏灼交待:“哪怕這隻丹頂鶴不在館裡也沒關係,過幾天就會自己飛回來的。”

夏灼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然後就在外館看見了這隻丹頂鶴,丹頂鶴外館很大,有一片小小的湖泊,草地綠油油的一片,透著勃勃的生機。

拎著一小桶的小河蝦,夏灼正準備往食盆裡加,就聽到一聲清脆的鶴鳴清脆宏亮“嗬。”

丹頂鶴邁著優雅的步伐踱步到夏灼的身側,夏灼發現,這隻丹頂鶴竟比她還高,頸部修長,頭頂鮮紅大冠,黑色尾羽像是垂順的燕尾服,好看極了。

就是這叫聲,怎麼這麼大呢?夏灼摸了摸自己的小心臟,突然反應過來,“木星姐,這隻丹頂鶴在說什麼?”

“主,呃,這隻丹頂鶴的意思是讓你把碗放在桌上,再用勺子把蝦舀到碗裡。”木星意識到什麼,“你聽不懂嗎?”

夏灼搖搖頭,注意到丹頂鶴的視線,轉頭看去,剛剛這眼神,這隻丹頂鶴不會是在鄙視她吧?

夏灼將食盆放到石桌上,說是食盆,實際上更像個精緻的大碗,碗壁描著精緻的仙鶴雲紋,陶瓷質地,夏灼要兩隻手才能拿的動。

往碗裡加完小河蝦後,丹頂鶴優雅點了點它高貴的頭顱,低低的叫了一聲。

夏灼還是冇有聽懂,眼神向木星求救,木星見狀,微微一笑,“他的意思是,我們可以走了。

夏灼離開的時候,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丹頂鶴直立桌邊,修長的頸部微微揚著,微風輕輕拂動它翅膀上的羽毛。

綽綽神姿,婷婷仙骨,頭鑲一點硃砂。清霜素羽潔無瑕。

夏灼無端就想到了這首詩。

就是這眼神怎麼看,怎麼不對,夏灼回去的路上忍不住跟木星詢問:“木星姐,這隻丹頂鶴叫什麼名字,你有冇有感覺,它的眼神好像在鄙視我。”

木星嗬嗬乾笑,“你感覺錯了吧,丹頂鶴怎麼會鄙視人呢。”

夏灼覺得也對,丹頂鶴怎麼會有人類的情緒呢,可能天氣太熱,她看錯了。

不過是跟著木星出來逛了一圈,出了一身的汗,夏灼看向身側的木星,“木星姐,我發現你都冇怎麼流汗欸,你不熱嗎?”

“還好,我不怎麼怕熱,也不怎麼容易出汗。

“這也太好了吧,海市真的太熱了,我就特彆怕熱。”夏灼好生羨慕木星這種體質。

“那我們早點回去吧,下午也冇有什麼事,平常你給幼崽們加完餐,就可以回宿舍了,房間裡有空調。”看夏灼鼻尖上都是汗珠,木星纔想起人類的身體不像他們妖族一樣不懼冷熱。

而且按主上的意思,要給夏灼足夠的空間跟時間,看看她會耍什麼花樣。

到現在為止,夏灼都表現的跟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凡人一樣,那就陪著她演。園裡的幼崽們昨晚就被囑咐過了,除了日常的需求,不能表露一絲妖族的資訊。

隻是,木星眸光一閃,夏灼偏偏要假裝聽不懂主上的獸語有什麼深意呢?她背後的勢力所圖為何?

木星盯著夏灼嬌小的背影,派這樣的一個人來,到底是什麼政策。

穿著嫩綠色小碎花裙子的女孩走了幾步發現她冇有跟上,正轉身朝她招手,圓溜溜的大眼睛眯成月牙狀,笑聲清脆,“木星,快來呀。”

木星快步跟上,“來了來了。”

——跟木星再三確認之後冇事後,夏灼回到房間,關上房門,抱起咪咪原地轉圈。猝不及防被抱起的小奶貓發出聲音:“咪嗚?”

“咪咪,媽媽運氣也太好了吧,這麼好的工作也能找到,嗚嗚嗚,咪咪果然是媽媽的小福星。”夏灼將自己摔進床裡,軟綿的觸感瞬間包圍她,夏灼舉起小奶貓,激動了抖了抖。

咪咪聽不懂媽媽的意思,但是感應到了媽媽的喜悅,跟著高興的舔了舔夏灼的手指。夏灼將小奶貓放在胸前,感受著這一小團的暖意。

工作內容簡單,同事爽然好相處,包吃包住,還能免費擼到毛茸茸!手機裡還有大額存款!

房間裡的冷氣清除著室外高溫帶來的燥意,夏灼覺得冇有什麼能比現在更滿足的了。

精神放鬆下,夏灼開始思考。

明天先從哪個館開始呢?

白獅館?

雪豹館?

還是大熊貓館?

想到下午看到的毛茸茸的小幼崽,夏灼嘿嘿嘿的流口水。

-裡乖乖等媽媽回來,媽媽去工作咯。”關上門,夏灼跟著木星下樓。“這是你養的貓?”木星問。“嗯,我昨天撿的。”夏灼回道。夏灼擔心的情況並冇有出現,木星是個爽朗的人,藉著小貓的話題,一路上夏灼跟木星聊的很愉快。木星給夏灼介紹園內的情況:“動物園現在不對外開放,動物也不算很多,主要多是幼崽,晚點我會給你一份餵養手冊,你照著做就行。”夏灼邊聽邊點頭,聽木星繼續講,“下午太熱的時候,幼崽們會回到內舍,這兩天我...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