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那是他一輩子的噩夢

”劉曉璐偏過頭。他扳過她的臉,手指夾得她下巴生疼。“你喜歡他?”“放手。”她瞪著他。“他救了南伊,所以你在吃醋?”“放手!”她用力打掉他的手,含著眼淚揉著有些青紫的下巴。他憤怒,朝她吼道:“顏一哲是個什麽東西!你敢喜歡他試試!他喜歡的是南伊而不是你!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了!”“夠了!夠了!你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她尖叫,用雙手捂著耳朵跑開了。他望著她的背影,神情憂傷,靠著牆壁的身體一點一點滑落。“...紹森因貪戀網路成績一落千丈,他自己也沒打算念下去,隻好退學待在家裏,為此鄭燕華很生氣,南大誌甚至還動手打了他。

客廳,三個人坐在沙發上,南大誌氣得將遙控器砸向紹森:“一點都不像你姐姐,你姐姐雖然成績一般,但她什麽時候墮落過!哪像你,學生沒有個學生的樣子,整天和社會混混在一起,將來能有個什麽出息!”

“哎呀行啦,教訓教訓孩子就行了,別動手呀你……”鄭燕華尖著嗓子,將扔在紹森身上的遙控器放在玻璃桌上。

紹森一下子站起來,怒吼:“我跟她又沒有血緣關係憑什麽像她!?”

“所以,你一點都不如我。”幽幽的聲音傳來,南伊扶著樓梯,冷眼看著紹森。

話音剛落,鄭燕華也從沙發上站起來,用手指著南伊,嗬斥道:“你這孩子說的什麽話!?紹森怎麽不如你了!?你給我說清楚!”

南大誌瞪了鄭燕華一眼:“你跟南伊叫什麽勁兒,你這脾氣怎麽越來越像鄭……”

“鄭什麽?鄭秋菊?你死去的前妻?”鄭燕華轉過頭,質問道。

“你說話別這麽難聽。”

“我說話難聽?”鄭燕華不可思議地走到南大誌麵前,聲音提高了幾分貝,“你就知道護著南伊!那我們家紹森呢!?他是什麽……”

紹森見南伊上了樓,他也跟著上了樓。

“南伊。”紹森叫住她。

南伊轉過身:“做什麽?”

“你最近還流鼻血嗎?”紹森擔憂地問道。

這一年裏,南伊沒有暈倒過,隻是偶爾流鼻血,但最近幾天不知道怎麽回事,南伊流鼻血的次數越發頻繁,這讓紹森有些害怕。

“不流了,怎麽了?”

“嗯,沒事,隨便問問。”紹森撓了撓頭。

“不早了,早點睡吧。”南伊笑了下,關上房門。

就在今天半夜,紹森聽見慌亂的腳步聲,推開門,隻見南伊抱著許多沾滿血漬的衛生紙衝出臥室,飛快下樓,直奔衛生間。

她又流鼻血了?

紹森睡意全無,跟著她來到衛生間,借著燈光看到她滿臉是血的模樣。他嚇得趕緊抽出一卷紙,手忙腳亂地幫她擦著:“不是說不流了嗎?怎麽又流了?今天的怎麽這麽多……”

南伊擰開水管,不停地用水拍打著自己的額頭,明明睡得好好的,隻感到有一股熱熱的東西流了出來,睜開眼,才發現已經糊了滿臉。

“這、這、這怎麽止不住啊!”紹森急得要跳了起來,“你別動啊,我去打120。”

就在此刻,南伊的鼻血終於止住。

“好、好像……不流了。”

紹森盯著她的鼻子,靠在牆上,長長地舒了口氣。

南伊無奈地拍了拍胸口,左邊的臉蛋上隱隱掛著淡淡的血跡。

紹森看著她狼狽的樣子,哭笑不得,心裏卻有點發毛。

看來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

如果將她的病情告訴她,允浩會放過自己嗎?

那樣的話,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會前功盡棄的。

快到顏一哲的生日了,南伊買了一個水晶罐子,罐子裏裝滿了五顏六色的小星星,那是南伊辛辛苦苦疊了一個月的成果。

南伊懷著激動的心情去找顏一哲,就在她剛要找人叫顏一哲出來的時候,卻看見顏一哲與紀妍妍在座位上有說有笑。

那種從腳底萌生的絕望,也不過如此。

南伊怔在原地,手指關節因太用力握著罐子的邊緣而泛白。她抽了抽鼻子,轉身離開,不料卻被兩個在樓道裏打鬧的男生撞了一下,她踉蹌了幾步,懷裏抱著的罐子也毫無防備地掉在地上,灑滿了一地的星星。

“喲,這麽多小星星啊,給誰疊的?哈哈哈……”路過的一個女生嬉笑道。

這一句話說出口,引來了不少圍觀的人。

南伊下意識地抬起頭,往班裏瞟了一眼,看見顏一哲的目光正向自己投來。

南伊咬了咬嘴唇,落荒而逃。

不過隻是想送生日禮物而已,實在是倒黴透頂。南伊的心情有些鬱悶,心疼那一地的星星。

南伊覺得自己無限悲哀,她想起了以前對劉曉璐說的話,她說,等顏一哲回來的時候,她一定不會再去打擾他,不會再去靠近他。

她保證過的。

天氣漸漸有了涼意,放學的晚上,南伊準備回家,剛走出校門就被允浩堵住,說要送她回家。南伊本不想答應,卻見允浩一副“你不答應我也要送”的笑容,隻好勉強答應。

送到別墅大門外,允浩突然拉住南伊,盯住她的眼睛,問道:“顏一哲有沒有對你說過他……以前的事情?”

“什麽?”南伊詫異,“說過什麽?”

見南伊毫不知情的樣子,允浩最終放棄:“哦,沒什麽。天黑了,你快上去吧。”

南伊點了點頭,轉身進了大門。

就在南伊進電梯的時候,看見紹森正從另一個電梯出來,手上還提著黑色的塑料袋。

這麽晚了,他出來做什麽?

南伊有種不好的預感,她連忙按下開門按鈕,跟了出去。

跟了好長的一段路,南伊看見紹森走向一片黑暗無燈的地方,為了不被發現,南伊隻好躲在一棵大樹後麵,不再往前再踏入一步。

距離太遠,隱約聽見有允浩說話的聲音和紙張翻閱時的刺啦聲,她又仔細聽了聽,卻聽見幾個令人膽戰心驚的詞語。

證據……手槍……殺人犯……

南伊揉了揉耳朵,確認自己沒聽錯後,又再次陷入胡思亂想的境界。

誰殺人了?紹森?還是允浩?

不過紹森和社會混混經常來往,那應該是紹森吧?

他……真的殺人了?

嘶——

南伊的頭又開始疼起,她感覺有些不妙,所以速速離開。

最近南伊的身體有些不適,所以一直沒去學校,課程也耽誤了不少。

紹森一早就出了門,應該是去外麵野了,望子不成龍,南大誌想管也管不住。

這天下午,允浩和紹森在西湖碰麵,兩人各自帶領了十幾個小混混。

“根據定位跟蹤判斷……”紹森看了看手機,拇指在螢幕上左右滑動,“沒錯,顏一哲就在這裏。”

允浩勾了勾嘴角:“你這辦法不錯,不愧是網路高手。”他看了看四周,“話說,顏一哲來這裏做什麽?”

“估計是和小情人約會呢。”紹森嘲諷道。

“一會等他來了,你先問他,然後……”允浩頓了下,目光緊鎖在不遠處迎麵走來的人,“他來了。”

小混混集體回頭,向顏一哲走去,將他圍住。顏一哲停下腳步,定定地望著他們。

“真巧。”允浩雙手抱臂。

顏一哲無奈地笑了笑:“因為一對一你肯定打不過我,所以才找來這麽多人,是嗎?那你可真幼稚。”

允浩被他激怒,剛要伸手揍他卻被紹森及時攔住,他直視著顏一哲,薄唇輕啟:“你還記不記得……紹仁國?”

紹……仁……國……

顏一哲突然想到了什麽,他的臉色逐漸變得蒼白,回憶在這一刻湧來。

七年前。

地下停車場。

“把槍放下!”一名身穿警服的警察握著一把黑色手槍,盯著對麵的人,步步向前。

對麵男子麵容凶煞,他從腰間掏出一把手槍,對準警察心髒的位置。

警察再次警告,男子卻無動於衷。就在這時,男子微微傾身,食指快速按壓,隻聽“砰”的一聲,緊接著,那名警察緩緩倒地。

聽到槍響,躲在車後麵的顏一哲以為父親成功擒獲了壞人,便走出車後,可映入眼簾的卻是父親倒在血泊的畫麵。

那時顏一哲沒有哭,因為父親曾經說過,身為一名警察,犧牲性命是難免的,如果哪一天自己不在了,他不允許顏一哲哭泣。

就在此刻,顏一哲衝了上去,拾起地上父親的手槍,開槍打死了那名想要逃跑的男子。那名男子本與顏一哲同時扣動扳機,卻發現手槍裏已經沒有了子彈,於是便在子彈穿透胸膛的那一刻猛吐鮮血。

“爸——”少年的一道悲鳴劃過空曠的停車場,成為了顏一哲一輩子揮之不去的噩夢。

那個少年跑到男子身邊緊緊抱住他,扭過頭衝顏一哲哭吼道:“我告訴你,我爸叫紹仁國,你給我記住這個名字,你殺了我爸,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少年的瞳仁裏燃起強烈的欲.火,他咬著牙,恨恨地瞪著他。

少年的話在顏一哲的耳邊徘徊,他顫抖著身子,神色呈現一絲恐懼,額頭不斷有汗珠掉落。

我也沒了父親,我也很難過啊……

記憶在這一刻戛然而止。

“怎麽?想起來了?”紹森仰著頭,麵無表情。

從見到紹森的第一眼起,顏一哲就覺得他似曾相識,可是卻怎麽都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也許那時候看到的畫麵,聽到的悲鳴,早就塵封在記憶深處了吧。

“你的父親是小偷,你知道嗎?”

“全世界小偷那麽多,又不止他一個。”

“就因為全世界的小偷太多所以身為警察就要一一逮捕,這是警察的責任。”

“可你又有什麽什麽資格開槍打死他!?你有什麽資格!?”

“我是警察的兒子,所以我有資格。”顏一哲加重語氣。

“故意殺人是觸犯法律的,你以為你那時候逃走了就什麽事都沒有了嗎?”

“那麽壞人殺死警察,你覺得會受到嚴厲的製裁嗎?”

“別廢話了”允浩罵了一聲,“你丫就是找打,眼睛還沒瞎夠麽?”

小混混慢慢上前,做出要開打的架勢。

“顏一哲?”一道女聲傳來,顏一哲回頭,見紀妍妍正朝自己走來。

這家夥來做什麽?

“我見這裏圍了好多人就過來看看,沒想到你也在。呃……你也是來采集植物標本的啊?”

他的確是來采集植物標本的,但是現在,他看起來更像植物標本了吧。

“這娘們兒長得真水靈!”其中一個小混混說道。

紀妍妍警惕性地看著那些人,明白了現狀後,對他們說道:“我父親是市長,你們要是敢亂來的話,我父親絕對不會放過你們。”

那些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一個染著黃毛的小混混站了出來,質問道:“你怎麽證明?”

紀妍妍瞪了他一眼:“我為什麽要證明?你若實在不信也沒辦法,但如果真出了什麽事,你這輩子就進去了。”

這時人群中一個小混混走到允浩身邊,小聲道:“允哥,這人我眼熟,好像真的是市長的女兒,要不咱們……”

允浩的臉色變得愈發陰沉,他對紹森使了個顏眼色,然後對顏一哲說道:“今天就先放過你,你別太得意。”

眾人漸漸散去,紀妍妍站在離顏一哲一米的距離,嘴角帶有笑意:“你又欠我一個人情。”

女孩的笑容天真爛漫,眼裏彷彿隻容得他一人。

夕陽的餘暉照在兩個人的身上,印進眼眸形成璀璨的落幕。下課鈴聲響起,教室裏湧出一片人。他四處尋找南伊的身影,最終卻落了空。就在他正要上樓梯時的一個轉角,看見了她。思念在這一刻翻天覆地,他望著她,努力平複著自己激動的心情。就在這時,允浩從另一個方向走來,站在南伊麵前,伸出手,笑著颳了刮她的鼻子。而南伊也笑著回應他,根本沒注意到顏一哲的存在。在看到兩人互動的那一瞬間,原本激動的心情也隨之落寞,他悲傷地望著她,眸底黯然,心裏滑過一絲苦澀。看來這一年裏,你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