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螢火蟲請替我告訴他

己幹裂的嘴唇。也就這麽聽著,南伊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麽該說什麽能說什麽,所以隻好用“嗯”來敷衍。她抬頭,天空淨藍明亮。又下起了雪。期末。南伊很早就進了班裏,來到自己的座位上頓時火冒三丈,委屈一點一點湧進心裏,“誰弄的!”南伊看著自己濕透了的桌子,凳子,還有地麵。班裏的人紛紛回過頭,看了她幾眼便繼續做自己的事情,每個人都是厭惡的眼神。“誰弄的!”南伊再次怒吼。整間教室彷彿死氣沉沉,漂浮著惡心的味道,沒有...世紀遊樂場。

“棉花糖……好吃又香甜的棉花糖……”

遊樂場裏人山人海,時不時會聽見遠處孩童們嬉笑打鬧的聲音。南伊踏入遊樂場的第一感覺,便是找到了童年的歸屬感。她左看右看,突然拽住允浩的衣角:“你看,那裏有賣棉花糖,還是彩色的呢!”

允浩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真的有位大叔在那裏叫賣,他們走了過去,買下兩根棉花糖。

“諾,你的。”南伊將一根藍色的棉花糖遞給他。

“我不愛吃,你吃。”

“不愛吃?”南伊疑惑地望著他,不愛吃這家夥為什麽要買兩根?

“我從來不喜歡吃這些,所以你都吃掉。”允浩聳了聳肩,嘿嘿地笑著。

南伊白了他一眼,狠狠地撕掉一大塊棉花糖,塞進嘴裏,一臉幸福:“啊~真神奇。”

“有什麽可神奇的?”

“嗯……”南伊眨了眨眼睛,“棉花糖融化在舌.尖上的感覺,真神奇。”

南伊記得小時候吃過一回棉花糖,還是南大誌給她帶回來的,南伊看著那一團白乎乎的東西,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直到南大誌親手撕下一小塊喂到她嘴裏時,她才笑嘻嘻地接過那根棉花糖。但到後來,南伊再也沒吃過,因為她知道,即使吃再多的棉花糖,也找不到那種幸福的感覺了。

“喂,在想什麽?”允浩戳了戳她的額頭,然後拉起她拿著棉花糖的手腕,“走,帶你去個地方。”

南伊望著他平靜的眉眼,突然想起了與顏一哲在一起的那段日子,那段日子裏,顏一哲總是在拚盡全力保護自己,不讓自己受半點傷害,不知怎麽,南伊有些愧疚,她苦笑了下,心髒有些抽抽的疼。

允浩帶南伊來到了大型旋轉木馬麵前,對她說:“一會兒我們就坐這個。”

南伊仰起頭,那旋轉木馬有三層,每一匹馬的顏色都各有不同,南伊一眼便看中了那兩匹白色與紅色相間的木馬,準備一會一定要將它佔領。

等到這一輪人下來後,南伊便第一個衝上前,坐上旋轉木馬,她扶著木馬,衝允浩招了招手:“允浩,快來啊!”

允浩大步走向木馬,一個抬腿便垮了上去,坐上了南伊身後的那匹木馬。

旋轉木馬開始啟動,接著,裏麵傳出一段動聽的旋律。

南伊大大地咬了一口棉花糖,然後轉過頭,白癡似地笑了笑。

如果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該多好。

但南伊知道,允浩早已心有所屬。

然而,南伊的這些小動作,在允浩眼裏,都是裝的。他不屑一顧地看著她啃棉花糖笨頭笨腦的樣子,實在不明白顏一哲怎麽會看上她。

美國賓夕法尼亞費城衛爾斯眼科醫院。

手術台旁,熾熱的燈盤照在頭頂,耳邊是金屬輕微摩擦的聲音。

黑暗與光明的激烈競爭,勝負不知。

手術室外,紀妍妍坐在公用椅上,雙手合十,心急如焚,她站了又坐,坐了又站,來回走動。

似乎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麽久,直到手術燈終於滅了下來,手術室出來一人。

紀妍妍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她猛地從地上站起來,衝上前激動地問道:“Howishe”

“Miss,pleaserestassured,theoperationissuccessful,heisverygood.”

“Really”

“Ofcourse,miss,it’strue,don’twry.”

“Thankyousomuch.”

“Itdoesn’tmatter.That’swhatweshoulddo.”

……

醫生說,手術很順利,建議留院觀察,待眼睛徹底根治之後纔可以離開。

紀妍妍將醫生說的話轉告給顏一哲,顏一哲噌地一下從床上坐起來,紀妍妍連忙安慰,讓他情緒不要過於激動。

“那這個多會能摘掉?像木乃伊一樣。”顏一哲歎了口氣,指了指包著自己眼睛的白色紗布。

“哎!這個你自己可不能拆,一會兒會有醫生過來的。”

顏一哲此時抓狂得不行,哪有那麽多講究?從來到美國到現在已經有四個月了,如果還要留院觀察,那多會才能見到南伊?

“不行,我要盡快離開這裏。”

“你開什麽玩笑啊,你的眼睛還沒有徹底治好,是不能回國的。”

“回國也可以住院,也可以治療,為什麽非要在這裏?”

紀妍妍聽後,生氣地站了起來:“國內的醫療裝置能和國外的相比嗎?反正醫生都親口說了,讓你留院觀察,你知不知道你的眼睛如果再出現個什麽意外,你就徹底失明瞭!”她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你是覺得在這裏會無聊吧?沒關係,我們可以先暫時住下來,等到時候再走也不遲,放心吧,我會陪著你的。”

紀妍妍的話一下子讓顏一哲清醒了不少,是啊,他不能一味地隻想著見到南伊,如果自己真的失明一輩子,那他還有什麽理由陪在南伊身邊呢?又能為南伊做什麽呢?

“謝謝你。”顏一哲苦笑了下,眉宇間藏著失落。

南伊,你要等我,我們一定會見麵的。

夏日裏,空氣中夾雜著淡淡的花香,月色朦朧,蟬蟲鳴叫,無數隻螢火蟲布滿山野,它們掃過沉睡的蒲公英,閃爍著靈動的光芒在樹林間遊動。

這是南伊第一次見到這麽多的螢火蟲,望著眼前一片極美的景色,南伊緩緩抬手,正巧一隻螢火蟲落在她的掌心,南伊笑著輕吹口氣,螢火蟲便飛向遠處。

“這裏好美。”南伊向前奔跑了幾步,張開雙臂,想要擁抱那些可愛的螢火蟲,“你怎麽知道有這麽個地方的?”

“我也是無意中發現的,隻覺得這裏好美,如夢境一般。”允浩注視著那些一閃一閃的小亮光,心裏卻在想著一個人,他記得那年夏天的晚上,他也帶她來過這裏。

南伊蹲下身,從草叢裏拔掉兩根鮮草,然後走到允浩麵前,遞給他一根鮮草:“聽說握著鮮草許願,然後喂給螢火蟲吃,願望就可以實現。”

“實現願望?”允浩詫異地盯著手裏的鮮草,不可思議地笑了笑。

“對啊,隻要心誠則靈,就一定會實現的。”南伊傻笑著,站在允浩身邊,輕輕地捏著手裏的鮮草,“我數三下,我們就閉上眼睛哦。一……二……三……”

不知怎麽,允浩也閉上了眼睛,心想,自己竟然會相信這些無聊的東西。

現在,隻聽得見樹木上聲聲悅耳的蟬鳴,隻感覺得到微風拂過耳邊的清涼。

顏一哲,你要盡快好起來,不然的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南伊睜開眼睛,側過頭:“許好願望了嗎?”

“嗯,許好了。”允浩睜開眼睛。

“那我們一起去喂螢火蟲。”沒等允浩回答,自己已經走到了前麵。

允浩很快便跟了上來,問道:“你許的什麽?”

南伊搖了搖頭:“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允浩挑了挑眉,他實在不明白她腦子裏整天都在想著什麽。

南伊站在螢火蟲中央,伸出手,過了好一會,纔看見有許多螢火蟲向這裏紛紛靠攏,停留在鮮草之上,匯聚成一小塊黃綠色的光芒。

南伊彎起眼眸,淺淺地笑著,輕微的螢火照亮她白淨的臉龐。

如果螢火蟲會飛向遠方,那麽請替我告訴他,我很想他,很想很想。道,“走吧。”人走光後,隻剩下顏一哲和南伊兩個人。顏一哲坐起身,扶起南伊,他憐愛地輕撫著南伊蒼白的臉龐,他望著她半微的雙眼,發出撕心肺裂的嗚咽聲。靠在他懷裏的南伊用手指輕輕戳了戳他,他低頭,她苦笑,用食指抵在唇瓣:“噓······我疼······”顏一哲聽到她虛弱的聲音後,胸口隱隱作痛。他握著她的手,溫柔地注視著她:“嗯。你堅持住,我帶你去醫院。”南伊看著他,微笑。如果老天可以給南伊再次選擇的機會...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