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你的毒舌能不能改改

水果冰棍兒。”吃完了一根冰棍兒後,南伊有些不滿足,所以拉著顏一哲又買了一根。很快吃完了第二根後,南伊還是不滿足,接著又買了第三根。等第三根吃完後,南伊其實還想吃,可兜裏的錢偏偏帶的不夠。這時,顏一哲連忙拉住她,用哀求的語氣說道:“南伊,真的不要再吃了。”“嗯,不吃了。”南伊看他臉色不對,問道,“你怎麽了?”顏一哲見對麵有個廁所,眼睛一亮,撒丫子就往裏麵奔。等了他二十分鍾,終於看見個人影兒了。他捂著...突如其來的擁抱讓南伊感到無比溫暖,她怔了一下,將停在半空中的手收了回來,張了張口,道:“我沒事。”

“你還有哪裏不舒服嗎?”允浩輕輕撫.摸著她的頭。

“沒有。”

“那就好。”允浩捏了捏她的鼻子,“你啊,以後就待在我身邊,哪兒也不許去。”

南伊望他的眼睛,壓抑在心裏的疑惑終究還是說了出來:“允浩,你告訴我,我是不是得了什麽病?”

南伊的心裏有些忐忑,她咬著牙,手握成了拳頭,等待著允浩的回答。

如果真的得了什麽病,那還能等到顏一哲回來嗎?

“傻瓜,怎麽會呢?”允浩笑著捧起她的臉,柔聲道,“醫生說了,你沒有什麽病,隻是體質太差,需要鍛煉而已。放心,如果你真的得病了,我也一定會把你治好。”

南伊點了點頭。

“那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

南伊笑著回應他,不語。

其實南伊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體質是什麽樣的,隻是不敢去相信,總覺得自己還沒那麽差勁,隻要努力撐過去就好了。

可到今天才發現一切並不是南伊想的那樣,原來自己真的可以隨時隨地發生意外。

但不管發生什麽,都一定要撐到顏一哲回來的那天。

病房外,紹森透過窗戶看到了允浩一係列的動作。他望著南伊,心生愧疚。

南伊,真的對不起,我幫不了你,也阻止不了他。

他不敢相信地看著允浩,為了報複顏一哲竟把事情做到了這種份上,還要將無辜的南伊牽扯進來。

可是,南伊到底做錯了什麽?

南伊啊,你這個笨蛋,什麽都不知道,你就那麽相信你眼前的允浩麽。

你真是無藥可救。

允浩摟著南伊,與門外的紹森對視,勾起了嘴角。

你看,我掉到了一條大魚呢。你不會知道,我現在要做的就是等這條大魚慢慢煮熟,然後再扔掉。

夜晚,燈火通明。

紹森拿出一團白色的紙巾,攤開在紅木桌麵,上麵呈現一大把密密麻麻的黑色頭發,那是那天在南伊家水池裏撈出的她的頭發。

“怎麽會這麽多……”

紹森盯著那一大把頭發,然後開啟電腦,手指敲打著鍵盤,上網查了下掉發的原因。

頁麵上的相關結果約1,190,000個。

他點開其中一條評論,心裏閃過一絲不安。

人每天掉60~80根是正常的,如果超出一百根,那麽……

紹森快速地掃過一條條評論。

壓力,節食,和……疾病影響。

腦海裏突然浮現允浩扔B超的畫麵。

這麽說,她一定是疾病了。

紹森眼前一亮,拿起桌上的手機,撥通了南伊的電話。

“喂?南伊?”

“怎麽了?”

“你多會搬回來住?”

“我……”

“你之前答應過我的。”

“嗯,我過幾天就回去了。”

“別,我明天就去接你。”

“明天?呃……那好。”

“那你早點睡。”

“嗯,你也是。”

按下結束通話電源,紹森將頭靠在椅子上,長舒一口氣。

隻要你不在外麵租房子住,什麽都好說。因為隻有這樣,你才會過得更健康,更舒坦一點,甚至,會活得更久一點。

不求別的,隻求你,照顧好自己,不要太累。

第二天,紹森一大早就來到南伊家門口敲門,擾得南伊想睡個覺都睡不好。走進屋之後,才發現屋子裏的東西並不多,而且大多都是房東的。一張桌子、一個椅子、一台電視。紹森進屋繞了幾圈看了看,能拿的也就是南伊的一些換洗衣服和鍋碗瓢盆。

“東西不多,我都說了,我自己來就行,你非要過來。”南伊抱怨道,“就怕你反倒幫不上忙還添亂。”

紹森一臉的無奈:“你的毒舌能不能改改?難道隻對我這樣嗎?”

“猜得沒錯,是你的榮幸。”南伊暗笑。

紹森給了南伊一記白眼,然後開始幫她收拾行李。

美國賓夕法尼亞費城衛爾斯眼科醫院。

晚上21:42分。

病房裏,顏一哲從枕頭下拿出一根錄音筆,按下按鈕:“南伊,傳說人死後,會變成天上的星星,但如果失明瞭,就如同天上的星星暗了下來。南伊,我期盼已久的日子已經到了,今天晚上,我會做手術。醫生說手術的成功率很高,讓我不要擔心。南伊,如果手術成功的話,我會第一時間回到你身邊,可萬一手術失敗的話……我們還是不要見麵了……”

沙啞的聲音在安靜的病房裏顯得格外淒涼,顏一哲盤膝坐在床上,手握著那根錄音筆,眼眶通紅。

病房門被推開,紀妍妍笑著走了進來:“顏一哲,一會兒就要做手術了,準備好了嗎?”

“嗯。”顏一哲點了點頭,將錄音筆放回枕頭底下,“準備好了。”

紀妍妍坐在床邊,拍了拍他的肩膀,用輕鬆的語氣說道:“你啊,一會千萬不能緊張,就當這是一場奇妙的曆險記,繞一圈回來後,什麽都會變好的。”

“放心,一個小手術而已,沒什麽大礙。”

“反正呢,等你眼睛治好之後,我們就一起回中國,你說好不好?”紀妍妍一下子抱住他的胳膊,激動地眯起眼睛,

顏一哲被她這突然的動作嚇了一跳,很快便平靜下來,抿了抿唇:“嗯,我們一起回去。”

這個女孩,從那次落水後,就一直陪在自己身邊,想必一定是個善良、討人喜歡的女孩,可是……她終究不是南伊。

“你外婆眼睛最近好轉些了嗎?”

聽紀妍妍說,她的外婆也在這裏治療眼睛,她放心不下,隻好跟隨外婆來到美國。

“外婆的眼睛好多了,前幾天已經回國了。”

“這樣啊,那就好。”

紀妍妍微微仰頭,望著他幹淨俊俏的臉蛋,心情如煙花般絢爛。

等你眼睛治好後,第一眼看到的人是我,與你說話的人也是我,到那時,我們兩個要重新認識對方,一定要以最完美的姿態出現在對方麵前。

紀妍妍想要得到的東西,沒有一樣,是她得不到的。的去路。蟲子繞過筷子想要爬上花盆,南伊一次又一次阻擋。“你是害蟲,不可以到花盆裏去!”可見蟲子還是不停地往上爬著,一次又一次繞過筷子。南伊突然想到了什麽,憐憫地看了一眼蟲子,終於扔掉筷子,任由蟲子爬向花盆。“你也很努力吧,那算了,就放你一次。”蟲子終於到達花盆裏的土壤上麵,鑽進去後再也沒出來。南伊笑了笑,走進廚房。她端著鍋擰開水龍頭接水,然後蓋上鍋蓋把鍋放在電磁爐上準備燒水。她攤開手心,順著手心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