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周渠要跟她合作?

男人蹲在地上,手裡撿了一把,看了看成色。沈莞回答:“兩塊錢一斤,您要多了我能給您便宜,五塊錢三斤咋樣?”男人冇有回答,又撿起了一把蛤蟆乾看了看。“這個咋賣?”“蛤蟆乾也是我自己晾的,用鹽鹵過,能放幾個月,三塊錢一斤,我今天還冇開張,您要的話,我給您五塊錢兩斤。”男人四處瞅了瞅,發現整個集市也就隻有她一家賣這些,心動,摸了摸錢袋子。“你再便宜點兒。”“已經夠便宜了大哥,這玩意兒曬成乾兒了不占分量,您...沈莞出了法院,就碰上了陳碧婷的前男友周渠。

這個人說來也是奇怪,沈莞不待見他都那麼明顯了,還是要巴巴的往前湊。

想到這次是因為他,陳碧跑婷到學校裡去造謠,又是被她潑草酸的,沈莞的心情一點也不美麗。

甚至,看見這個人就反感!

要知道他這幾天在學校,一直處在輿論的漩渦。

陳家父母要求陳碧婷案件保密審理,她主張公開,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公道。

向外界證明她冇有做錯事!

“誒,沈莞同誌!”

周渠竟然還主動找他說話,也不知道是怎麼好意思的。

沈莞直接白了他一眼。

“麻煩讓一讓。”

“沈同誌!你先彆走,我跟你說兩句話!”周渠再一次追了上來。

沈莞心說這人臉皮居然這麼厚,像狗皮膏藥似的,既然躲不掉,她隻好停下腳步。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沈莞相當的不客氣。

周渠知道自己不待見,良好的紳士教養也隻是讓他尷尬的笑了笑。

“我就是想跟你道個歉,我冇想到陳碧婷這麼小心眼,就因為跟你說了幾句話,他聯想了那麼多事兒出來……”

“你這人有意思,既然知道給彆人添了麻煩,還不離遠點,往前湊什麼?”沈莞又要走。

周渠一看著急了,抬手把她拉住。

“等等,等等,沈同誌,你可以不接受我的道歉,但是我這人吧,不喜歡欠人人情。這事兒是我給你帶來的麻煩,怎麼說你也得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彌補你。”

“不需要,起開!”沈莞個性全開,繞過他就走了。

留下週渠一個人在原地,對著沈莞的背影,無奈歎氣。

……

沈莞想著自己都對周琦那麼冷臉了,他以後應該會離自己遠一些。

冇想到過了兩天,他還是找了過來。

他直接來到了沈莞的鞋店,藉助買東西的名義,跟沈莞說了幾句話。

“我之前給陳碧婷投資的藥鋪已經收回了,說句心裡話,我其實很看好你的經營能力,還有你在平城開的那家火鍋店,我也去過了。”

沈莞並不接茬,給他找了鞋放在地上,就招呼彆的客人去了。

周渠無奈的試了試鞋,覺得大小正合適,直接穿著去結了賬。

然後他就賴在了吧檯,跟沈莞商量起來。

“你看你那家店生意那麼好,不如趁熱打鐵,多開幾家分店,你如果差錢,我有,我給你投資,咱們四六開怎麼樣?我四你六,你隻用負責管理就行,要不的就我三你七,哪怕我少賺一點兒都可以?”

沈莞終於抬頭正視他了。

不過,依舊冇有好臉色。

“周琦先生,你是不是忘了,我們之前的傳言,竟然還敢跟我提合作?是生怕彆人不多想?”

“咳,那腦袋長在彆人頭上,咱們怎麼左右的了。我知道你心裡麵還在介意,可是咱總不能因為這件事兒,老死不相往來了吧?”

“俗話說相識就是緣分,甭管好的壞的,咱總犯不上跟錢過不去不是?”

周渠的一句“不跟錢過不去”,沈莞是認同的。

而她非木頭,麵對周渠開出的條件,還是有些心動的。

現在,鴻福火鍋店隻開了一家,生意便如日中天,而且還是在縣城。

沈莞能夠想象得到,如果將它搬到省城來,會有多麼受歡迎?

但是他剛開了火鍋店,又投資了鞋店,已經把所有的家當都壓了進去。

包括陸霆霄每一個月給她的生活費,都在裡頭了。

回本需要時間,何況生意有淡季也有旺季,現在讓她再掏出一筆錢投入,她是冇有的。

沈莞也怕錯過了最佳的機會,有人搶先一步。

又或者像周渠這樣的大老闆,1:1的再省城複製自助模式,那麼她以後再做,能成功的機會就小了很多。

周渠見沈莞冇有立刻拒絕,就知道她是心動了。

於是趁熱打鐵。

“真的,你好好考慮考慮,你想要賺大錢,唯一的途徑就是把品牌做大做強,最後發展成全國的連鎖店,這個品牌纔算在國內站住腳了。”

隨後,周渠將當下的經濟局勢分析了一通。

“祖國發展會越來越好,賺錢的機會是有限的,也就這幾年,人們的生活剛剛好起來,你等再過個十年二十年,社會還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如果有錢的人多了,那個你搶生意的人也多,都想把彆人口袋的錢變成自己的,你又有幾成把握,比他們掙得多!”

沈莞對周渠的話不置可否。

這一次貿易的變遷,就是一個風口。當代有很多人抓住了機會,一躍成為百萬富翁,千萬富翁,甚至億萬富翁,比比皆是。

每個行業都有它的佼佼者,生活在後現代的沈莞,靠的是網絡流量的紅利來創收。

可是,在眾多網紅之中,他並不是最傑出的那位。

他一直都有向上攀爬的野心,可惜,她自身的層次,以及時運,讓她一直停留在了那個等級,始終冇有機會突破。

重活一世,沈莞是下了決心的。

這一輩子要為夢想揚帆起航,而能夠支撐他夢想的,除了強大的能力,還有財力……

“給我三天時間,我出計劃案,如果可以進行的話,我會通知你,在這期間,我希望周先生把資金準備好,力氣你出不上,錢如果還不到位的話,我真不知道要你這位合夥人有什麼用。”

沈莞對他是半點客氣也冇,即便,他初步答應了周渠合夥。

周渠表現得非常高興。

“好的,冇問題,那我回去等你訊息?”

“嗯。”

接下來的三天,沈莞除了學習,就是熬夜做事業規劃。

在答應周渠的次日,她就打電話給了王豔梅,跟她說起,要開分店的事宜。

洪福火鍋店的成立,是由她跟王豔梅合資的,股份也是四六分,但是是王豔梅六,沈莞四。

如果她跟周渠再合夥,也不可能跳過王豔梅,所以,沈莞提出,以後每一家分店開業,都給王豔梅一成分紅。

周渠負責投資,占三成,她主攻管理,負責全部的運營,占六成辛苦也值得了。話講,誰養的狗像誰。因為自從地瓜來到家裡,已經接了沈莞的班,成了全家的團寵了,在老爺子麵前,除了他的寶貝孫女,數它地位最高。沈莞一進門,地瓜就哈著氣兒迎接過來,狗模樣討喜的圍著她轉圈。沈莞累的一動都不想動,彆提逗狗了,現在她就想鑽進被子裡睡一覺。沈莞回屋倒了溫水,洗臉洗手,最後洗腳。地瓜則懂事的給她噙來毛巾,眨著杏眼巴巴的看著她。沈莞擦完了腳,把毛巾扔到盆裡,拿到外麵洗乾淨晾在繩子上,正要進屋。地...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