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突然闖入的男人

國集團的總裁,婚期定在五天後。”“閉!你有什麼資格安排我的婚事?我爸什麼時候給了你這麼大的權利?”聽江夢把話說完,安曉婧頓時火了,怒目圓瞪,隻覺得可笑極了,今年才剛剛20歲,大學都沒有畢業呢,就要讓嫁人,而且還是一個陌生人!絕不可能!“哼!這事是你爸同意的,難道你連你爸的意思也要違背嗎?”知道安曉婧不會把自己放在眼裡,江夢直接把安天熊給抬了出來,臉上還盡是得意之。“我不嫁!”安曉婧語氣堅定的拒絕,...第1章:突然闖的男人

夜幕降臨。

一艘白的私人豪華遊,正漂浮於海灘數千米外的淺海區域。

此時這艘價值千萬的豪華遊上,燈火輝煌,笙歌陣陣,一場盛大隆重晚宴,剛剛拉開序幕。

遊上第三層的某一間奢華典雅的貴賓房,安曉婧正鬱悶的半躺在沙發上,手中輕晃著一杯紅酒。

“該死的媛媛,居然又放本小姐的鴿子,說好了十分鐘回來,這都過去半個小時了,再看不到人本小姐就不奉陪了!”

說完,安曉婧又抿了一口紅酒,很是隨意的將雙腳翹在沙發頭上,換了一個舒適的半躺睡姿。

就在這時,房門突然發出一聲輕響,然後便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死媛媛,你終於知道回來啦!讓我在這裡……”

聽到房門輕啟的聲音,安曉婧以為是閨夏媛媛回來了,激的坐起,話剛訓斥到一半,便看見了一個材修長的黑影朝自己走來。

很明顯,不是夏媛媛!

“你……是誰?!”

安曉婧警覺的坐起,雖然房間裡很是昏暗,但借著依稀朦朧的月,仍然可以判定進來的是個男人。

男子並沒有說話,而是直接走到床前,子往前一撲整個人便都在了安曉婧的上。

“流氓!你乾什麼?”

覺到不對勁,安曉婧頓時心慌了,不斷的掙紮,但雙手卻被他死死的擒住扣在頭頂。

“一百萬一夜,人,乖乖的滿足我!”

男子的聲線很有磁,帶著一邪惡又霸氣的味道,但卻是不容拒絕。

“去你大爺的一百萬!你敢我一下,我一定會不惜任何代價的殺了你!”

安曉婧又又惱,氣得幾乎快要哭出來了,從未有過的恥辱湧上心頭。

“嗬,真是一隻倔強的小野貓!但……沒用!”

男子的聲音開始變得嘶啞難耐,話音未落,便霸道的狂吻起來。

“你……你乾什麼,放開我……不要我!”

“不要?一會兒我會讓你……不停的喊……”

安曉婧絕的瞪大了眼睛,黑暗中看不清他的模樣,卻能到男子上那威懾人心的霸氣以及那不容拒絕的冷酷狠絕。

的接讓止不住的抖,男子的手帶著灼熱的溫度,著起的部位。

“嗬,這麼快就有反應了?別張,夜還很長……”

他的再一次狠狠的咬住了的,不給任何閃躲的機會,吻得幾乎快要窒息。

“嘶!該死!人,不學乖可沒有好果子吃!”

“啊……唔……”

接著,撕裂般的痛楚讓安曉婧驚著落下淚來,本還想要出聲大,卻被一抹狂熱霸道的吻給堵上了。

半個小時後……

安曉婧覺像是被空了一般虛,趴在床沿不斷的著氣。

汗水將的頭發打,房中還彌漫著一特殊的氣息。

“表現還不錯,人,過來,我們繼續!”

男子邪惡的聲音在後響起,安曉婧一愣,心裡恐慌無比。

“你不要我!走開!”

“嗬,可是我剛剛已經了……”

黑暗中,男子的眼眸閃爍著亮,角微微勾起,耳邊約還回著剛才那嫵人的聲音。

而聽著安曉婧此時生氣的聲音,他覺得有趣極了,有種想要和繼續好好玩下去的沖。

“隻要取悅我,不管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說著,男子還一點一點的朝安曉婧靠近,話語中滿是曖昧的味道。

“你!你最好離我遠一點!不然……”

“不然怎麼樣?”

男子並沒有被安曉婧此刻的憤怒和威脅給嚇到,反而越發有興趣的打量著。

“我會殺了你!”

安曉婧咬牙切齒的說,的第一次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沒了,現在是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殺我?那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了,整個京城,還沒有人敢我!”

男子說完,便一把抓住安曉婧的手腕,想要把再次拖到他的下。

安曉婧意識到況不妙,一口狠狠的咬住男子的手。

“嘶——!”

男子吃疼,立馬鬆開了手。

人你想找死麼?!

安曉婧抓住時機,把子撿起來慌的裹在上,頭也不回的逃離了房間。

男子跳下床想去追,但卻意識到了自上沒穿服後,也就停下了。

逃出貴賓房後,安曉婧找了個無人的角落把服穿好,便坐著小遊艇遠離了遊。

今晚的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不然以後還有什麼臉麵見人。

……

淩晨兩點,一輛普通的寶馬車停在一棟豪華別墅。

安曉婧熄了車燈,平復了一下心,這才從駕駛座中走了出來,看到三樓的大廳還亮著燈,心裡頓時有種不好的預。

猶豫了一會兒,深呼吸一口氣後,安曉婧還是走了進去。

從旋轉樓梯上到三樓,安曉婧一進屋便看到江夢正坐在沙發上,臉很是難看。

“知道回來了?”江夢冷哼一聲,語氣中滿是譏諷與不屑。

“夢姨這麼晚等我回來,有事?”安曉婧平淡的問,語氣不算很好。

江夢是的後母,以前是的親生父親在外麵的人,後來母親車禍死後,就進了門,還帶來了一個兒,安夕雅,比安曉婧大一歲。

至於的父親,是一家建築集團的老總,由於經常忙於應酬,所以很管理這個家,家裡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江夢說了算。

安曉婧知道江夢並不喜歡,而也從來不承認江夢這個後母,所以一直倔強的稱呼江夢為夢姨。

“我給你安排了一門婚事,對方是帝國集團的總裁,婚期定在五天後。”

“閉!你有什麼資格安排我的婚事?我爸什麼時候給了你這麼大的權利?”

聽江夢把話說完,安曉婧頓時火了,怒目圓瞪,隻覺得可笑極了,今年才剛剛20歲,大學都沒有畢業呢,就要讓嫁人,而且還是一個陌生人!

絕不可能!

“哼!這事是你爸同意的,難道你連你爸的意思也要違背嗎?”

知道安曉婧不會把自己放在眼裡,江夢直接把安天熊給抬了出來,臉上還盡是得意之。

“我不嫁!”

安曉婧語氣堅定的拒絕,江夢的心思怎會看不?

不管對方份多麼顯赫,絕對不會嫁給一個自己不的男人。

“這可由不得你!”

冷總裁的心尖妻完,安曉婧又抿了一口紅酒,很是隨意的將雙腳翹在沙發頭上,換了一個舒適的半躺睡姿。就在這時,房門突然發出一聲輕響,然後便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死媛媛,你終於知道回來啦!讓我在這裡……”聽到房門輕啟的聲音,安曉婧以為是閨夏媛媛回來了,激的坐起,話剛訓斥到一半,便看見了一個材修長的黑影朝自己走來。很明顯,不是夏媛媛!“你……是誰?!”安曉婧警覺的坐起,雖然房間裡很是昏暗,但借著依稀朦朧的月,仍然可以判定...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