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都是肥料

事的大忽悠後,他纔敢定下今日計策要直接動手!“交出所有的青銅鑰匙,饒你們不死!”“臉可真大!”薑早冷笑,“這麼大臉,怕是被人給呼腫的吧?”張嚴目光陰沉沉。“小賤人,胡說八道什麼?”身為舔狗的馬將軍憤怒極了,大吼著提刀就往薑早身上招呼。薑早站在原地不動。一滴水珠光速襲來。“啊!”刀應聲落地,馬將軍抱著被穿透的鮮血淋淋手掌,連連慘叫。張嚴看都不看手下,“這些詭物,就是你敢如此囂張的資本?”“老夫曾經有...【老大,瘋老頭這麼為人考慮,不對勁,很不對勁啊。】

【絕對有詐。】

二條偷偷給薑早傳音,可它都能想到的事,薑早如何不知,“聽他的,先將你們得到的能快速提升實力的物資儘快消耗掉。無論怎樣,實力強才能自保。”

“早早說得對。”尤芳尹神色凝重,“老東西不管有什麼陰謀詭計,咱們都得先把這些好處吃下去再說。”

“白給的,不要是傻瓜。”薑豆握緊拳頭,直接從薑二筒手裡抓一把嫩芽塞給身邊的五腿和二條手中,再往姐姐手中塞一把,“姐,抓緊時間。”

尤芳尹和蔡小花也緊隨其後,將得到的東西分給薑早。

她們都知曉,薑早手下詭物眾多,再多物資也不夠消耗。

蘇遠山捂胸做悲痛狀,“合著最終空手而歸的隻有我一個,受傷害的也隻有我。”

可惜,冇人搭理他。

眾人都開始行動起來。

薑早下意識看向薑沐白一行人所在方位,確切來說是那個鐵籠,正好與那人視線撞上,淡漠一切的眸子裡依舊毫無感情,卻閃過一絲詭異的笑。

她心頭咯噔一跳,麵上卻無絲毫表情轉頭。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雪花飄飄灑灑落下,滿頭滿臉滿身寒霜,一眼望去眾人彷彿成了一座座雕像。

夜幕降臨,天終於黑了。

也越發寒冷。

哪怕眾武者也感覺到了冰凍刺骨的寒意。

有人開始躁動,抱怨。

“什麼破天氣,凍死個人。”

“不行,實在受不了。”有人跳起身,拍拍身上厚重的積雪,對依舊立在半空中的王長老抱拳施禮,“長老,我的詭物已吸收完能量,等級也基本穩定,在下還有要事在身不能再耽擱,需得離開了。今日之恩在下謹記在心,來日有機會必定報答,告辭。”

有一人帶頭,隨即就有不少人跟隨。

王長老冇應聲,而是淡淡看向那些抱拳的人,又等了會兒,見越來越多人起身後,才道:“嗯,不急。”

那些人臉色一變,麵麵相覷。

“長老,您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還要攔著所有人,不讓離開不成?”

“王長老,您身為隱城三大長老之一,如此身份之人,不會真想做出損害隱城聲譽之事吧?”

“嗬嗬,稍安。”王長老抬手往下壓了壓,“你們既然是一同過來尋寶,最好還是等等其他人吧。”

“這...”帶頭幾人有些拿不定主意,相互看一眼後,竟商量著散開去說動那些依舊盤腿閉眼調息的人。

越來越多人站起身。

薑早他們也站在人群中間位置,隨眾人一起看向王長老。

有人帶頭喊:“長老,我們都好了,可以離開了吧?”

王長老眉眼依舊淡淡的,“稍等,待我請示一下。”

請示?

眾人一驚,能讓隱城長老請示的人,莫非國師大人也在?

彆說其他人驚疑,就連薑早一顆心都揪了起來,撲通直跳。

隻見王長老彎腰躬身,向遠處空曠處一拜,“尊敬的沙土尊上,還請現身一見。”

寒風呼嘯。

冰雪覆蓋的大地,一片銀裝素裹,卻不見有任何人影。

但,沙土尊上四個字,足可見對方並不是人。

不是國師親臨,但也不是薑早之前猜想過的任何一個。

她以為,他們都是來為眼前這個接近九級的巨樹送人頭,助它一舉進階九級的。

卻不想,猜錯了。

如果連近九級的巨樹都不是,誰還有資格,又該是何等級?

她有些不敢想。

沙土?

聯想到迷穀內之前那些一望無際的沙土,她隱約明白了什麼。

怪不得,沙土能讓所有詭物快速晉升等級,怪不得沙土內蘊含大量能量。

一個黑影漸漸從遠方趕來,明明上個呼吸時還在千裡之外,下個呼吸就出現在了眾人麵前。

它,停在了五百米處。

哪怕薑早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

“這...竟然是這隻死猴子。”尤芳尹驚呼,下意識看薑早,“等級不高啊,怎麼回事?”

是的,出現在眾人麵前的這個身影,正是之前在薑早手中逃走兩次的變異猴子。

“嗬。”薑早冷笑,“能從我們手中逃走兩次,本身就說明問題。”

五腿也狂咽口水,“臥槽,人不可貌相,猴子也能顛覆想象。”

“長見識了。”

王長老合上嘴巴,笑容越發詭異,“冇想到,是您啊。”

變異猴子口吐人言:“我來了,說,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尊敬的沙土尊上,國師大人曾說過,會在您進階十級之時,送上一份大禮。如今,這份大禮已經準備好,不知您可還滿意?”

王長老話音一落,眾人嘩然。

“十級?什麼十級?”

“嘶,莫不是我想的那個十級吧?”

“不可能,怎麼會有十級詭物存在?要真能到達十級,還不知有什麼通天手段。”

“喂!你們一個個傻了不成,冇聽懂嗎?這個王長老的意思是,咱們都是助力人家晉升十級的肥料!”有人氣急敗壞大吼,甚至一腳將身邊人踹翻,“哪怕十級又怎樣,老子不想死!”

誰想死?

可眼前有隱城長老,有即將晉升十級的超級大詭物。

猴子視線冷冷在眾人身上一一掃過,“就他們?”

“這原本就是本座的計劃,詭物們在本座身上汲取能量進階,等本座成神那一刻,自然也需要它們的回報,用不著你們多此一舉。”

“本來可以悄悄進行,隻待本座晉級一刹那直接奪走迷穀內所有生靈能力即可,你們卻偏將事情捅破放在大庭廣眾之下。這不是禮物,是驚嚇吧?”

王長老哈哈一笑,“尊上彆急,要按之前您的計劃,又怎能保證質量。您瞧瞧吧,經過我們一番培養後,他們如今可都成長為了高級武者和高級詭物。”

“甚至八級、九級的詭物都在。”

薑早猛地看向巨樹。

按照王長老的意思,眼前這棵將近九級的巨樹也是肥料?

一道幽幽歎息在耳邊響起。

【郎啊郎,是你帶給小草陽光,也帶來風霜。】

【如果這是你所求,那就如你所願。】

眾目睽睽之下,埋藏著無數寶貝的巨樹一點點縮小,最後變成小小一株草模樣,緩緩飄到變異猴子身前。

猴子眸光閃爍,“本座知道你,之前一直長在迷穀深處。睡了,還在盯。負責守夜的詭物們好奇啊,悄咪咪結伴過去瞧。還用詭物話嘀咕。一頭:“一動否動,堅如磐石。”鳥跳起踩石頭,“笨蛋,是一動不動,堅若石頭!”二條橫著草身紮鳥屁股,“堅若磐石,怎麼養得你們,一個比一個蠢,魚好為老大發愁。”鳥不樂意,扭身要去踩草,被它靈活躲過,藏到雞翅膀下頭,蓋住,氣得咯咯成了雞叫:“魚,你出來,弄不死你!”二條冒出個尖尖,晃了晃,又縮回去。鳥哇哇叫,嘴巴直勾勾去啄,嚇得雞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