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 大結局

人氣如日中天。這一次,隱帝還會一招就解決對手嗎?這一次,小白毛還可以暴怒之下將對手揍成豬頭嗎?所有人在歡呼之後,開始再度屏住呼吸,等待戰鬥的開始。生怕一個不小心,就錯過什麼關鍵的畫麵。擂臺上,兩大強者並沒有多餘的廢話。隱帝依舊高冷,緩緩地抬手,準備出手。但是下一瞬間,大螢幕上微光一閃。兩個人瞬間都消失不見了。隻留下一道微光,如同蜉蝣,飄擺在原地。‘吞星犼’原本懶洋洋的表情,驟然化作了驚訝。龍親王眼...這個變化,在陰極之主的意料之外。

王忠、鄒天運等人,看著那轟然降臨的大陸,臉上浮現出了激動之色。

劍雪無名眸光復雜,似是在權衡什麼。

韓不負等來自於東道真洲大陸的眾人,隱約辨別出這橫空出現的大陸,乃是自己的等人的祖地,不由愕然。

東道真洲大陸看似緩緩落下。

但實則速度極快。

陰極之主李煜心中有些不安,身邊無數道極陰鎖鏈呼嘯而出,想要將這座大陸直接毀滅。

但東道真洲大陸邊緣神光閃爍。

整個帝星大陸亦是如歡迎孩子回歸的母親一樣,產生了奇異的共鳴,釋放出磅礴浩瀚的力量,護住東道真洲,開始接應。

這種力量,雄渾無比,宛若不可抗拒之創世偉力。

陰極鎖鏈還未靠近,便被震碎。

陰極之主一時失聲,道:“神聖帝皇!”

這種力量的氣息,赫然與他生命中永恒的宿敵一模一樣。

陰極之主看向被自己吊在空中的林北辰。

終於要覺醒了嗎?

不對。

他身上的氣息,並未有什麼變化。

而這時,東道真洲已經徹底鑲嵌進入了帝星大陸之中。

就好像是某種道則的最後一塊拚圖被完成,一股奇異的氣流,在萬分之一瞬的時間裡,驟然輻射而過,彌漫到了整個帝星大陸之上。

轟隆隆。

陸地震蕩。

天空之中,光明大作。

原本放射光明的太陽,驟然璀璨。

而在過去漫長的歲月之中,已經徹徹底底的熄滅了的數顆太陽,也彷彿是被擦亮了的明燈一樣,重新被點燃,釋放出無量光明。

光明重現。

林北辰突然感覺到,被自己納入體內的破碎手機,竟然又變得炙熱了起來。

它釋放出炙熱巖漿般的能量,湧入林北辰的四肢百骸之中。

那些插入他體內的陰極鎖鏈,直接被熔斷。

陰極之主李煜麵色警惕:“嗬嗬,終於要恢復了嗎?”

然則下一瞬間——

嗤嗤嗤。

林北辰的身形周圍,亦有磅礴浩瀚的陰極能量湧出。

純凈。

浩瀚。

高貴。

猶如主宰陰極宇宙的皇。

一道道紫青色的鎖鏈,從林北辰周圍的虛空之中竄了出來,猙獰武動,如同吞噬諸天的神龍族群一樣。

足足七千七百二十七條。

“什麼?”

“怎麼回事?”

“林北辰她…”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驚呆了。

就連陰極之主李煜,也心神狂跳,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陰極之力!

林北辰施展的竟然是陰極之力。

而且是比他更加精純,更加強悍,更加高等的陰極之力。

周遭無數的陰極大軍,無數的陰極宇宙強者,在這一瞬間,也感受到了來自於靈魂的感召和威壓。

很多陰極始祖麵露震驚困惑之色。

他們迷茫,因為林北辰身上散發出來的陰極之力,比李煜更像是曾經那位主宰了整個陰極宇宙的至高存在。

尤其是許多陰極之主的老部下,忠心耿耿的陰極強者,忍不住就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沖動。

就好像是在黑暗之中徘徊了無數年的孤兒,在大漠之中掙紮了無數年的旅人,終於看到了自己最在乎最親近的長輩一樣。

這種發自於靈魂和本源的悸動,簡直無法自控。

叮叮叮。

鎖鏈和鎖鏈對撞。

火星濺射。

李煜操控的鎖鏈,就如遇到了金鐵的豆腐一般,瞬間被一層層一塊塊的切碎。

鎖尖穿胸而過。

李煜僵在原地。

他難以置信心地低頭。

鮮血順著陰極之力凝聚的鎖鏈,滴答滴答地掉落。

“你…”

他抬頭看向林北辰。

距離拉近。

林北辰幾乎是站在了他身前。

“怎麼?不認識你自己了嗎?”

林北辰開口說話,聲音卻與之前截然不同。

“你到底是誰?”

李煜大駭。

因為此時林北辰的聲音,竟是與他完全一樣。

“我就是你啊,我就是…陰極之主。”

林北辰道:“看來你已經忘記了以前的事情。”

“我忘記了以前的事情?”

李煜神色茫然。

不可能。

他已經煉化了魂鏡,已經知曉了一切。

他,乃是陰極之主,是聖者,是曾經與洪荒宇宙神族分庭抗禮的世間至強者,是陰極宇宙的唯一之主。

他甚至已經掌控了一切關於陰極宇宙的力量。

以魂鏡開天門,召陰極宇宙中苦苦守候的大軍到來,一聲令下,整個陰極宇宙的萬千生靈都為自己效命。

“荒謬。”

李煜怒吼,雙手抓住鎖鏈,猛然爆斷,道:“信口雌黃,我纔是真正的陰極之主,你冒充我…”

“唉。”

林北辰嘆息一聲:“斬卻的業果,剝離的惡念,拋棄的野心,放下的偏執…你,隻不過是我的負麵。”

“胡說八道。”

李煜大笑:“休想迷惑我心智…眾軍聽令,殺殺殺。”

周圍的陰極大軍出現躁動和混亂。

“撤下。”

林北辰開口。

純凈高等的陰極之力澎湃而出。

他的身後,更是凝聚出一尊身高萬丈,身穿帝袍,頭戴華冠,巍峨不可攀不可逼視的巨大虛影,宛如世間至高的主宰一般,環視四周。

“是陛下。”

“陛下的魂身。”

“陛下啊…”

無數陰極老人,陰極始祖們,見此一幕,不由得紛紛激動萬分地跪在虛空之中膜拜,一個個淚如雨下。

他們曾追隨這位偉人,南征北戰,曾經一統陰極宇宙,曾經建立下無數的功績,結束了分割混亂的時代,讓陰極宇宙走向了和平偉大的巔峰。

不管是在桀驁的天才,再跋扈的雄主,再苛刻的衛道者,再竭斯底裡的瘋子,都在這位偉人的麵前,彎曲膝蓋,地下了頭顱。

這位偉人也曾為了陰極生靈們,率領狂熱的追隨者,攻入洪荒。

他曾允諾,會為整個陰極宇宙的生靈,尋得一條永世安康之路。

於是他孤身而去。

沒想到,今時今日,終於再度出現了。

“撤軍。”

“後撤。”

陰極大軍的統帥們,立刻下達了撤軍的命令。

大片大片的陰極大軍,猶如潮水般後撤。

他們永遠忠於陰極之主。

這一幕,讓王忠、鄒天運等人又驚又急。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

林北辰竟然是陰極之主?

那他們之前所做的一切,豈不是前功盡棄。

豈不是都在替陰極之主做嫁衣裳。

神聖帝皇又去了哪裡?

李煜神色迷茫,他雙手抓著自己的頭,嘶吼道:“不,不可能,我纔是陰極之主…我不是…為什麼?那我又是誰?我是誰啊啊啊啊啊…”

他嘶吼,一頭長發散亂。

突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猛地大笑了起來。

“沒錯,我不是陰極之主,我不是…哈哈哈,我不是你…我是帝皇,哈哈,我是神聖帝皇!”

他仰天大笑。

笑聲中,李煜體內的極陰之力猶如滾湯潑雪一般消散,取而代之的卻是無窮無盡的恢弘偉岸洪荒真氣。

這是超越了洪荒宇宙始祖們的力量。

彷彿是在他恢復了記憶的瞬間,一切力量就重新回到了體內。

大日浩浩。

這一幕反轉,直接讓所有人瞠目結舌。

王忠等人直接開始懷疑人生。

劍雪無名也懵了。

這一切,和他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是嗎?”

林北辰反問道。

下一瞬間,他清晰地感覺到,納於體內的手機徹徹底底地瓦解了,所有的部分,硬體,軟體,全部都化作了奇異的能量洪流,洶湧澎湃地散入他的四肢百骸。

又有一些記憶,開始隨之覺醒。

“你是神聖帝皇的話?那我又是誰?”

隨著林北辰的聲音落下,他的力量氣息,也發生了變化。

更加強大,雄渾,浩瀚,高貴的洪荒真氣,從林北辰的身體裡洶湧而出,宛如昊日,宛如銀月,瞬間鋪開,彌漫諸天,照耀帝星大陸,甚至朝著四麵八方的宇宙虛空輻射開來。

神聖帝皇之力!

這是站在這個宇宙最頂峰的力量。

是這個宇宙的法則。

同樣的,一尊身披明黃色戰甲,手持長劍,睥睨四穹,俯視天下的巨型能量身影,出現在了林北辰的身後,宛如洪荒主宰,散發出無與倫比的尊貴和偉力。

“陛…陛下?”

王忠瞬間動容。

鄒天運身軀一僵,眼中有熱淚滾燙。

許多老禁軍,禁軍老始祖們,見到這一幕,不由得紛紛淚如雨下,跪倒在了虛空之中:“陛下啊,您終於回來了…”

如何能不激動?

無數年之前,神聖帝皇逐漸隱去。

有人說是在帝皇神殿中療傷,有人說是已經隕落,有人說是遠征去了陰極宇宙,也有人說是化身轉世…

雖然留下了諸多佈置,但對於他們這些曾經誓死效忠追隨的人來說,就好像是孩子失去了父親,像是信徒失去了信仰一樣。

誰能理解他們在這萬古以來的迷茫,思念和悲愴?

他們無數個日夜,做夢都想著有朝一日,可以重新見到那位曾經率領他們征戰四方所向無敵的偉大君主。

而今天,這熟悉的力量和威壓,終於重新出現了。

沒錯的。

沒有人可以冒充神聖帝皇。

這也就是為什麼剛才李煜散發出帝皇之力的時候,很多人震驚,親近,但卻依舊隱約帶著疑惑,沒有第一時間參拜的原因。

劍雪無名雙眸之中,猛然爆射神芒。

她死死地盯著林北辰,眼眸中思念與憤恨交融,難分上下。

最驚駭的莫過於李煜。

他徹徹底底地僵在原地。

他以為他是陰極之主。

結果不是。

他又覺得自己是帝皇。

結果也不是。

那他到底是誰?

林北辰俯瞰下去,道:“本以為數度的輪回,可以洗去惡念和偏執,但過去這麼多年了,你在輪回中掙紮,歷經十世,依舊難以消弭…”

“我到底是誰?”

李煜仰頭,死死地盯著林北辰。

他竭斯底裡地狂吼,道:“你告訴我。”

林北辰沉默片刻,彷彿是在融合新的記憶。

“你是我,我是你,我們是神聖帝皇,是陰極之主,但又不完全是…惡欲與偏執是你,犧牲與善欲是我。”

林北辰道。

李煜一怔。

下一瞬間,他彷彿是被當頭棒喝醍醐灌頂一般,瞬間又想起了太多太多。

陰極之主斬己身。

神聖帝皇斬己身。

惡與惡相融,是他。

善於善相融,是林北辰。

千古賭局。

輸了。

他低頭。

已經輸了兩局。

苦笑。

笑容繼而又變得猙獰。

“那又如何?我還未死,我還活著…還有機會,我…”

話音未落。

他的身形,突然變得模糊了起來。

如冰雪融化。

“你…你在做什麼?”

他猛然抬頭,驚恐萬狀地道:“我死了,你們也會死…就算是斬身,斬不斷羈絆,你要自殺嗎?”

林北辰麵色平靜,無喜無悲,道:“你我早就該消失於這世界,就讓這後來人,掌控三界的命運吧。”說完,他的身形,竟然也逐漸變得虛幻。

他扭頭看向劍雪無名。

後者目光如劍。

但卻也帶著一絲驚恐。

“對不起。”

“呸。你這個懦夫,想要以這種方式逃避嗎?”

“不是逃避,是彌補。”

“你都沒有了,如何彌補?”

“我不在了,他還在。”

簡單的對話,林北辰的身形亦如李煜一樣,開始模糊。

兩股三界當世最強的力量,惶惶現世。

然後沖天而起,糾結在一起,幻化做一道黑白雙色的巨劍,一掃掃出,戰碎了銀色鏡柄,消弭了永恒之爐的遲滯狀態。

巨劍微微震動。

似有掙紮。

而這時——

一道流光,從懸浮於東道真洲大陸上空的大荒神城之中流射而出。

它一頭紮進了永恒之爐中。

下一瞬間,永恒之爐散發出無盡偉力。

整個天空被黑白雙色漩渦所覆蓋。

前所有為的輪回之力,呈旋渦狀瘋狂運轉。

黑白雙色巨劍抓緊沒入輪回漩渦之中。

一點一點地消失。

無形的能量爆炸波,瞬間爆發開來。

彌漫了整個洪荒宇宙。

也透過那一道道天門,彌漫進入陰極宇宙。

更穿過了墻,到了域外世界。

所有始祖級強者,清晰地感覺到,這一瞬間,世界的法則被改寫了。

輪回時代,徹底降臨。

所有人怔怔地站在原地。

這樣的最終結果,是誰都沒有想到的。

隻有少數曾經親近追隨過兩大君主的至強者,才隱約明白,為了三界輪轉和平之局,君主犧牲了自己。

斬己身。

相融合。

砥礪千萬年,隻為今日之局。

他們成功了。

一切都結束了嗎?

劍雪無名突然一聲驚呼。

因為強光散去後,在兩大君主消失的地方,一道白衣如玉的身影,緩緩地出現。

英俊無雙,絕世美男。

不是林北辰又是誰?

“原來是這樣…”

林北辰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

所謂的手機,不過是神聖帝皇和陰極之主的果位結晶,所以纔可以無所不能,app的修煉,本質上是將兩大君主的力量,一點一點地過度給自己。

而李煜之所以會在這一世覺醒,會悄無聲息之間擁有如此強大力量,就是與自己之間的羈絆啊。

兩人本是一體。

一個人的修為增長,另一個就會同樣水漲船高。

是自己的成長,啟用了李煜。

可是,兩大君王為了徹底消弭慾念,都已經投爐‘自盡’了,為何自己還活著?

地球上的那一段記憶,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掌心一展。

一道黑白雙色的長劍,緩緩地浮現出來。

劍仙位。

脫羈絆。

執陰陽。

掌輪回。

十二字真意,隨機出現在腦海。

諸多資訊流轉。

三界宇宙的奧秘,盡歸於腦海。

同時,他的腦海裡,也浮現出這樣一副畫麵:在遙遠的陰極宇宙之中,昔日的鎮碑,一塊塊的破碎,那些不屬於陰極宇宙的力量隨之消散,而一位盤膝坐在荒蕪戰域界星上的身影,也隨之麵露微笑,漸漸地消失。

原來當日自己在陰極宇宙遇到的神聖帝皇,隻不過是一道虛影。

怪不得他會說,早就等著你了。

那個時候,他已經知道了一切吧。

“爹,你沒事吧。”

大孝女林若素大聲地道:“你還活著嗎?”

林北辰:“…”

他收起黑白劍。

扭頭看去。

看到了劍雪無名神色復雜的臉——她甚至都沒有來得及質問帝皇,沒有來得及揭露自己的小陰謀,一切就被帝皇一句‘對不起’解決了。

她神色忽而平靜下來,對著林北辰笑了起來。

然後覺得不對勁,便又豎起了一個白生生的中指。

林北辰也笑了。

他的目光,穿越無盡無盡。

看到了端坐於魔淵之下的青蕾,看到了虛空魔族地域的芊芊,看到了大內組織內的芊芊,看到了昏迷中帶著微笑的嶽紅香,看到了戰場外的夜未央,看到了白嶔雲,米如煙,炎影,韓洛雪,香顏祭司,顏如玉,胡媚兒,李一恬…

還看到輪回之中的那些故人們。

“仙劍。”

他手持仙劍,一劍斬出。

這一劍,斬開了輪回。

虛空中,無數道身影浮現。

秦主祭,淩晨,韓尚香,慕容天玨,胖虎,淩午,淩遲,淩太虛,淩君玄,秦蘭書…

“既然已經執掌輪回,我當然要開後宮…呸,是開後門啦。”

林北辰痞笑著。

他將輪回中的眾人,都強行復活了。

“我為三界流過血,我為萬靈挨過刀…偶爾一點小任性小私心怎麼啦?”

他振振有詞地道。

何況,這些都是一開始計劃中的。

在博士道、庚金神朝、天譽星係犧牲了那麼多人,不就是為了輪回嗎?

以輪回復活眾人,是秦主祭一開始的計劃。

反正,我不管。

三界掌控者也是人。

我纔不會大公無私。

我就是喜歡走後門。

諸事終了,一身輕鬆的林北辰手持仙劍,忍不住有想要裝逼。

他環視四周,迎上眾人的目光,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了起來,道:“各位…劍仙在此!”

全書完。

請:wap.shuquge一再被林北辰逼迫,他也起了殺心。劍光如電。農龜忝親自出手。他雖不是帝境,但身上有著無數的煉金秘寶,手中之劍名曰鳳凰羽,乃是一件72級的星尊之器,以半步帝境的修為激發出來,可以秒殺中低階的星帝。劍光暴漲,如神凰張翼。可怕的威壓殺意,席捲虛空。“小心…”公孫龍泉大驚,雙手握劍,大聲提醒。為什麼她以帝境修為,這麼長時間都無法擊殺半步帝境的農龜忝,無法報仇,不得不藉助花家的力量?就是因為這農龜忝殺不死。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