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 道友速來

正常。“北辰同學,我想我還是得說一句:謝謝你。”嶽紅香的表情真誠而又嚴肅,道:“我能夠感覺到,那顆叫做木靈之心的奇物,帶給我的並不僅僅隻是容貌的恢復,還有更加不可思議的神奇增益,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它的價值,肯定要比你是說的幾枚神石更加珍貴吧?”林北辰嘿嘿一笑,道:“再珍貴,也不如小香香你珍貴。”嶽紅香的臉頰微微一紅,道:“你之前不是說,有事需要我幫忙嗎?是什麼事情?”啊,我想要讓你幫我凝練遊魂木...操控屍體,看似邪功,有很多忌諱。

王忠平日裡很少施展這種神通。

但此時,卻已經不了這麼許多。

無數的近始祖、新祖、星尊和星帝的屍體,變成傀儡之後,在冥皇道則的驅動之下,隻有一個念頭——

攔住暗影道始祖。

他們如同撲火的飛蛾一樣沖上去。

然後在肉眼幾乎不可見的瞬間,就化作了血霧碎塊,爆炸開來。

但依舊源源不絕,悍不畏死。

死人當然不怕死。

另一邊。

麵對著王忠的冥皇叩首之禁招,李煜再度晃動手中的銀鏡。

哢嚓。

這一次,三道十字裂紋瞬間出現在鏡麵。

李煜的身形微微搖晃,臉上一抹潮紅一閃而逝。

銀鏡也在瞬間,再度破鏡重圓。

“嗬,就是這種感覺。”

他笑了起來,道:“老八啊,你的禁忌之招也難以傷我,還有什麼手段,都拿出來吧,你是我欣賞的人,所以給你全力施為的機會。”

王忠麵色肅穆,後退一步,身形驟然模糊了起來。

“走是不行的。”

李煜大笑,手中銀鏡一閃。

王忠原本模糊遠去的身影,驟然又被定住原地。

而這時,遠處的各種屍體戰偶,已經快被要暗影道始祖屠殺殆盡。

“冥皇再叩首。”

王忠大急,身後的冥皇虛影,越發凝實,原本睜開的雙眸,黃光璀璨如昊日一般,懸浮天空,巨大無比的身形,朝著李煜再度拜下。

李煜手中的小銀鏡,微微一晃。

驟然變大,直徑百米,懸於其頭頂。

銀光一照。

半空中無形的道域法則之力碰撞。

冥皇叩首和銀鏡之力轟鳴。

王忠悶哼一聲,身後的冥皇虛影轟地一聲,直接炸碎開來。

但他反而是前踏一步,再度催動道則之力,身後的冥皇虛影迅速重組,這一次更加凝實,麵部五官幾乎可以辨別,身上的黑色甲冑如同燃燒著黑炎。

李煜贊嘆道:“這纔是真正的冥皇之像。”

接著又好整以暇地道:“神聖帝皇曾經說過,你的冥皇命格,至尊無比,天克萬物,以命格攻伐,無堅不摧,無物不傷,但成也命格,敗也命格,你若是召喚出完整的命格冥皇,最後也會被自身命格所吞噬,如今你已經具象出冥皇命格的九成九,再往前一步,非但不能殺我,還會葬送己身。”

王忠沉沒眉低喝:“冥皇三叩首。”

一股無形大道之力,澎湃而出,鎖定李煜。

李煜的身形直接炸開。

血霧漫天。

白骨濺射。

王忠轉身欲去攔截暗影道始祖。

但那銀色巨鏡微光一閃,竟依舊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將他依舊是釘在原地。

鏡中人影逐漸清晰。

李煜從鏡子中走出來,道:“好,這第三叩首竟是壞掉我一縷幻身…威力何其可怕,老八,這第四拜,你還能拜出來嗎?”

王忠麵色陰沉如水。

“他媽的…”

他突然罵了一聲。

李煜愕然,旋即道:“打不過竟然開罵,老八你何時變得如此可憐…”

話音未落。

“他不是罵你。”

一個清脆空靈的女聲,突然在李煜的耳邊響起。

李煜一驚。

他之前竟未能察覺有人靠近。

扭頭看時。

卻見一道曼妙高挑的身影,渾身彌漫著濃鬱紫色神光,從虛空之中緩緩地走出。

黑色長發,白色短裙,長靴,束胸。

一張臉美麗絕倫,乃是萬古絕色。

“是你?”

李煜微驚之後,臉上浮現出笑意,道:“我早就該想到,你應出現了,劍雪無名,你是來尋帝皇復仇,還是來與我為敵?”

“嗬嗬嗬嗬…”

劍雪無名發出清冷的笑聲,其中彷彿是蘊含著對於命運無情的嘲諷,道:“有區別嗎?”

李煜想了想,笑道:“你說得對,沒有區別,你不是怨天尤人的怨婦,不是是自命不凡的虛空魔族千古一後,曾經幾乎吞噬了洪荒宇宙的厄運之母,怎麼,今日虛空魔族要入局葬運了嗎?”

“這萬古大局,本就是三足鼎立,我為何不爭一份?”

劍雪無名反問道。

李煜點頭道:“也好,今日我便葬帝皇,葬虛空,葬氣運…葬這萬古掙紮不休的紛爭,讓一切都歸於陰極。”

說話之間。

另一邊的戰鬥,發生了意外的變化。

一道身影從虛空中墜落出來。

他的身上沾染著紫色的氤氳,好似是中了紫色的劇毒一樣,落在空中,跌跌撞撞,張口噴出一道血箭。

“嘻嘻。”

一道清脆的少女笑聲響起。

林若素出現在對麵,手中把玩著一柄紫色的匕首,道:“你的暗殺大術很有意思,能教教我嗎?”

暗影道始祖沉聲道:“蘇若離?”

“你知道我?”

少女笑的眼睛都變成了彎彎的月牙兒:“哦,對了,我殺過兩名自稱是暗影雙絕的傢夥,好像就是你這一脈的,是你的弟子吧?”

暗影道始祖身上陰沉。

暗影雙絕是他最強的兩位弟子。

隕落於圍剿虛空魔族的戰爭。

沒想到真的是死於這個少女之手。

天才。

又是這種天才。

這個世界上,為什麼永遠都會有這種傢夥,能夠秉承種族氣運而生,別人需要數十萬年才能走完的路,這種傢夥短短時間就可以走完。

之前人族有一個林北辰,荒古族有一個李少非,如今虛空魔族又出現了一個蘇若離。

就連尊貴如始祖級,對於這種妖孽天才,也難免心生嫉妒。

尤其是在剛才與其交手,最擅長的暗殺之道,竟是被這個小孩女壓製之後,暗影道始祖更是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屈辱。

修煉數十萬年,本已傲嘯萬靈,結果在一個小女孩的麵前,變成了一場笑話。

一道金色拳力光柱,突然出現,重重地砸在了暗影道始祖的身上。

大片虛空塌陷。

暗影道始祖身形四分五裂,悲 憤怒吼道:“啊啊啊啊,又是你…”

沒錯。

又是鄒天運。

被李煜當做是足球打的鄒老哥,終於趕了回來,第一事情並不是找李煜報仇,而是逮住機會,再度不講武德地偷襲了暗影道始祖。

這叫做集中優勢兵力,削減敵人的有生力量。

就連李煜,看到這一幕,也呆了呆。

在他的記憶之中,聖體道鄒天運並非是這樣的人。

如今居然變得奸猾了起來。

是受誰影響?

重傷的暗影道始祖,在林若素和鄒天運的夾擊之下,無法再前往大內組織,為求自保,隻能退回到了李煜的身邊。

“荒古族的始祖,聽你的話,你是荒古族的主人?”

林若素盯住了李煜,道:“我要殺了你,給我父親報仇。”

“你父親是誰?”

李煜反問。

林若素道:“我父親便是林北辰。”

“他?”

李煜不由得吃了一驚。

他下意識地看向劍雪無名。

難道這個女人,竟然和林北辰有一個女兒?

便是李煜這等身份閱歷的存在,此時也不由得心中生出一縷莫名的情緒:這個林北辰,幸虧死的早,竟然連劍雪無名這種女人,都能播種成功。

劍雪無名瞬間看懂了李煜的眼神。

但她並未辯解。

“看起來,你的局勢不太妙。”

王忠再凝聚冥皇法身,走向李煜。

林若素手中匕首閃爍,亦盯住了李煜。

鄒天運渾身金光閃爍,肉身之力催動到了頂點,達到了歷代人族武者的巔峰,以力成道的最強者,對李煜也是虎視眈眈。

一邊的劍雪無名沒有說話。

但誰都看得出來,如果有機會的話,她絕對不會介意先殺掉李煜。

四大強者,同時對李煜釋放出敵意。

暗影道始祖心中暗呼不妙。

今日之局始料未及。

血魔、毒劑和改造三人一去不歸。

從帝皇神殿中走出來的陰極宇宙始祖在圍剿戰之中近乎於全軍覆滅。

偌大荒古族,一夕之間,竟是羸弱至此。

對了。

還有李少非。

這位荒古族最新的氣運之子,若是在此,必定不致於局麵如此被動。

暗影道始祖正想著,突然心中一動。

隻見虛空中,一道銀光流轉。

李少非身上帶血,破碎虛空而至。

“道友,你來的正好。”

暗影道始祖心中一定,第一時間開口道:“速速來見過聖者大人。”

聖者?

林北辰初來乍到,還未搞清楚狀況,但目光一掃,看到被圍在中間的李煜,再看看那麵銀色的鏡子,猛然明白了什麼。

“還不速來,為組織立功的時機,就在眼前。”

暗影道始祖催促。

“道友休慌,我來助你。”

林北辰立刻施展遁術,來到了暗影道始祖身邊,道:“你我共同對敵…這位便是聖者大人嗎?”不是有什麼饞她身子的不良想法。隻是見到美人之後下意識地多看了兩眼。他隱約捕捉到,龍紋身少女看著自己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奇異的熱切。啊,我這該死的、無處安放的魅力。林北辰無奈地嘆息。“任何戰爭都需要時間準備。”他收回目光,習慣性地豎起中指揉了揉眉心,道:“何況我也沒有義務白白幫助你,除非你能拿出什麼有說服力的條件。”“可是…老大,大乾帝國他們也沒有付出什麼代價。您也不是也…”煜皇子不愧是以前發號施令慣...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