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想要回去

也許是因為他穿越前是一個適齡宅男的原因,所以更加喜歡二十歲以上的女性,像是秦主祭這樣花開正盛的年齡,反而容易令他怦然心動,而淩晨、夜未央這樣的少女,縱然嬌艷明媚,清純可人,但卻無法讓林北辰真的對她們產生一些性方麵的沖動。秦主祭的閉著眼睛,施展秘術。長長的睫毛微微閃動。這還是林北辰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觀察秦主祭的長相。女主祭真的是完美如同畫卷裡走出來的絕世尤物,五官的精緻程度比地球上那些計算機描繪出來...光明紀元8888年。

東道真洲,北海帝國,風語行省。

雲夢城,省立第三初級劍士學院。

風和日麗,萬物生長,微風習習。

初夏,正值雲夢城一年之內氣溫最舒適的時節。

金色的溫暖陽光穿過教舍的玻璃,照進寬敞的教舍。

二年級九班的課堂上,坐在教舍第一排的林北辰,沐浴在這美好的陽光中。

這位十四歲的少年,長相極佳,劍眉星眸,五官俊雅中帶著英氣,黑發濃密,麵頰豐盈,將雙手捧在眼前,全神貫注聚精會神地看著掌心,時不時手指搓動,好像是自己的手上長著花兒一樣。

從上課開始,他就保持著這個‘看手’的姿勢,幾乎一動不動。

坐在第一排最顯眼的座位上,還如此毫無遮掩、光明正大地上課開小差。

簡直囂張。

這要是換做別人,講臺上的資深劍術教習丁三石,分分鐘一套最拿手的基礎劍術近身三連教他做人。

但既然是林北辰的話…

“不能生氣,不能生氣。”

“他腦子有病,我又沒病。”

“不能和一個有腦疾的紈絝一般見識。”

以脾氣火爆聞名第三初級學院資深教習丁三石,在心中一遍遍地默唸,努力讓自己無視這個全城最大的紈絝敗家子,繼續上課。

其他學員看到‘暴躁教習’丁三石如此‘忍氣吞聲’的樣子,不由得都忍俊不禁,想笑也不敢笑出聲。

隻是老師和同學們不知道的是,林北辰並不是腦疾犯了在‘看手’。

而是在看手機。

一部除了林北辰自己之外,其他人絕對看不見的智慧手機。

“坑爹啊。”

此時的林北辰,正在心裡嗷嚎。

他這是造了什麼孽啊。

隻不過是在馬路上拉住了一個闖紅燈差點兒被大卡車撞死的神經病,結果就被這個自稱是‘死神’的傢夥,強行塞了這部沒有品牌LOGO的智慧手機,再然後他就…靈魂穿越了!

來到了這個叫做東道真洲的奇怪世界。

成為了北海帝國‘十大名將’之一的‘戰天侯’林近南的嫡子。

一個雲夢城闔城聞名的紈絝敗家子。

這TM找誰說理去?

距離穿越已經過去了三天。

林北辰依舊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他想要回去。

雖然這個世界武道昌盛,充滿了奇跡,傳說中頂級強者肩山趕海,飛天遁地,無所不能,又兼壽命悠長,和神仙沒兩樣…

但是——

這些都和他林北辰沒有關係啊。

先不說有沒有修煉的天賦。

就算是有天賦,前世不過是一個普通遊戲宅的他,也沒那毅力堅持啊。

整天苦哈哈地修煉,冬練三九,夏練三伏,還要流血戰鬥,最終活下來,才能成為一代強者。

這和空調WIFI美團B站比起來,簡直差遠了好嗎?

受虐狂纔想九死一生地去成為強者。

正常人隻想宅在家裡吹著空調打著遊戲擼貓擼狗看片擼自己,順便點外賣看鬼畜當鹹魚。

更何況,地球上還有那一大票的暖暖的家人和朋友啊。

所以…

去他孃的穿越。

老子不稀罕。

老子要回地球。

林北辰結合穿越的前因後果,思來想去,回去的唯一理論上可能性,貌似就在這個奇怪的智慧手機上了。

它能把我帶到這個世界,應該也可以帶回去吧?

應該可以吧?

抱著這樣的念頭,林北辰在瘋狂地研究這部智慧手機。

迄今為止,他發現了這麼幾件怪事。

第一件怪事,這部手機可以‘收入體內’。

隻要林北辰想要,這手機就會自動出現在他手裡,不想要的時候,就會消失不見。

這就很荒謬了啊。

正經手機誰會有這樣的功能?

第二件怪事,就是除了自己之外,在任何情況下,其他所有人都看不到這個手機的存在。

就比如現在,他明明是手捧手機,瘋狂研究功能,但是落在老師和同學們的眼中,則是他像是一個腦殘一樣盯著自己空無一物的手掌在發呆。

這是一部銀色金屬外殼的全屏手機。

當前狀態為——

電量21。

訊號看起來像是4G,但隻有一格。

話費…

林北辰嘗試打過110,120、119和10086,也試著打過所有能夠想起來的親友們的電話號碼。

結果提示音統統為‘您撥打的電話為空號’。

手機主螢幕上,隻有電話簿、簡訊箱、應用商店三個圖示。

電話打不通,所以簡訊自然也是發不了。

林北辰唯一的希望,都在‘應用商店’裡麵。

然而他不止一千遍地點開這個圖示,現實隻有一個——

商店裡沒貨。

裡麵一個應用程式都沒有。

這他孃的也配叫商店?

配嗎?

林北辰氣的想要吃掉這破手機。

這時——

當當當!

課間休息的鐘聲響起。

“好了,剛才已經為大家解析了初等玄氣凝練術的完整版,現在我們休息一刻鐘,然後繼續上課。”

老教習丁三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潤了潤嗓子。

“大家都知道,三日之後,就是咱們學院的年中大比了,這次大比的重要性,不用我再多強調吧?好了,提前預告一下,下一節課,我為大家準備了一節精選課程,是我的獨門秘技基礎劍術近身三連。”

老教習丁三石說著,目光又看到了林北辰。

見這個紈絝子弟,還是一副魂遊天外的樣子,他不由得失望地搖搖頭。

“林北辰,下節課你要好好聽,這一套基礎劍術近身三連,最適合你這樣基礎差的學員。”

丁三石忍不住特意多說了一句。

然而林北辰依舊是木若呆雞毫無反應。

朽木不可雕也。

老教習一臉無語地轉身出了教室。

對於老教習的怨念,林北辰絲毫不以為意。

他對這個世界,缺乏認同感。

對於自己的新身份,也是毫無代入感。

現在的他,一門心思想的,是如何回到原來的世界中去。

因此對於什麼狗屁年中大比,什麼晉升和前途,什麼初等玄氣凝練術、什麼基礎劍術近身三連,都特麼一邊玩蛋去吧。

他繼續默默地研究手機。星帝戰場之外。北辰人族陳兵五百萬,以‘北極’、‘北霜’、‘北桓’、‘北箴’四大威名赫赫、有過鐵血戰績的主戰軍團為主力,為這次的巔峰帝戰掠陣助威。‘北極’旗艦之上,林北辰和韓不負同時現身。不過林北辰以銀色無臉麵具覆麵,沒有露出任何的五官特征。銀色麵具名為‘往生麵冑’,乃是韓不負在‘第九殿’中得到的一件65級的煉金秘寶。‘往生麵冑’覆蓋在臉上,遮住了耳鼻喉眼口等五官。不過,它非但不會造成感知障礙,反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