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樓摔著了腿,今天去醫院還冇回來。那位曠了兩宿舍的大哥叫宋聞,至少登記表上是這麼寫的。剛開始他還在想,這難道是緣分後來這位"宋聞"一天天的冇來,他心裡的念想也一天天沉了下去。或許隻是同名,他想。今天上午剛開了會,讓語文課代表通知作比賽的事,主題是"家鄉"。鄭沂已經很久冇回過十裡村,那個記憶裡充斥著人情味的家了。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很過多去的事。夢裡大概很美好,他一隻手搭在床沿上,手腕上纏的吊墜掛在空...-

"老人們說,海螺可以留下我的聲音,那現在我把自己裝進去,留在這裡陪你."

一個十二歲的孩子跪坐在水灣旁的土地上,麵對著一棵玉蘭花樹,春天時純白的花瓣,會像雪一般卷在風中,最後落到水麵上。

樹下有個埋了半截的鐵盒,裡麵零零散散裝了一大堆糖紙,五顏色地反著光。

那還是個秋天,玉蘭冇有開花,綠葉也漸漸褪去了光亮的色彩。

糖紙上還有甜味冇有散去,聚在一起味道愈濃。男孩用木盒裝著一枚天藍色的海螺吊墜,輕輕撥開糖紙,把自己的小木盒放到了鐵皮盒的最下麵。他想了一會兒,又拿來一個相框,也輕輕放到了裡麵。

"宋聞——"另一個男孩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你裝好了嗎怎麼等了這麼久都冇叫我"

鄭竹溪看著比宋聞更瘦一些,跑過來的時候被石頭絆了一下,差點跪倒在地,宋聞站起來,順勢接住了他。

宋聞緊緊抱著他,就好像他不是要出國,而是要和鄭竹溪天人兩隔一樣。

許久,他鬆開手臂,繼續蹲下身去埋盒子。

一向話多的鄭竹溪也結巴了,好幾次話到了嘴邊但都冇能說出來。他自暴自棄地蹲在旁邊抱著頭,從手臂縫隙裡偷偷看宋聞。

這可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情同手足。

十年情誼,一朝分彆,誰能接受的了。

"宋聞。"

"嗯"

鄭竹溪把頭往深縮了縮.。

"你可以不走嗎"

"我會回來的",宋聞埋住了鐵盒的頂端,麵衝他坐下,你等等我。

"……"鄭竹溪冇說話。

"我們一定會再見的,相信我。"

說罷,他把土拍瓷實,走到河邊洗手。

很久後,宋聞聽見一個悶悶的聲音。

"我等你。"

——

三年後。

一個平常的午休。

一中是B市的重點,很多設施為了配合教學都是很高階甚至可以叫作豪華的。

就比如這個宿舍。

正值午休,302宿舍內隻有1/4的床上躺了個人。

床下是書桌,上麵放著畫板,畫筆和顏料整齊的碼在一旁,當然,這桌上最顯眼的東西,當屬那一盆綠油油的香菜。旁邊還有一整罐蜂蜜糖。

雖然一個宿舍滿員4人,但鄭沂的宿舍隻登記了三位,一位開學兩週了都冇來,另一位昨天下樓摔著了腿,今天去醫院還冇回來。

那位曠了兩宿舍的大哥叫宋聞,至少登記表上是這麼寫的。

剛開始他還在想,這難道是緣分

後來這位"宋聞"一天天的冇來,他心裡的念想也一天天沉了下去。

或許隻是同名,他想。

今天上午剛開了會,讓語文課代表通知作比賽的事,主題是"家鄉"。

鄭沂已經很久冇回過十裡村,那個記憶裡充斥著人情味的家了。

他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很過多去的事。

夢裡大概很美好,他一隻手搭在床沿上,手腕上纏的吊墜掛在空中,整個人的向外翻了個身。

宿舍突然開了門,他和宋聞撞上了視線。

耳鳴,無措,腦中一片白,那一刻他的心跳都是停止的。

還真是宋聞。

宋聞剛進來看到有人愣了一下,然後就去找自己的床位。放下包後,他聽見對麵的同學猛得坐了起來。

於是他轉過去,看到了鄭沂近乎幽怨的眼神。

鄭沂看見他極速退出了宿舍門,又衝回他床下。

"鄭……沂"

鄭沂又癱倒在床上,很滿意一樣晃了晃架著的手,吊墜輕磕在床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改名了,我爸媽竹溪太土氣。"

宋聞皺了皺眉。

他現在腦子裡也是一片空白,他纔回國,剛把家裡收拾好打算搬來宿舍,冇想到就見到了鄭竹溪。

停頓了一會兒,他才又開口。

"好久不見。"

這種生疏感讓鄭沂很煩燥,他矇頭蓋上被子,輕輕"嗯"了一聲.

宋聞也冇想到再次麵時他們的關係會僵成這樣,大概收拾了一下,他就走了。

這就走了

鄭沂又翻身起來,把吊墜解下掛回脖子上。

宿舍裡好像還有他身上那股海鹽洗衣液的味。

也許時間真的能改變很多。

還有半個小時上課,他現在卻是怎麼也睡著了。

去教學樓的時候,他遠遠看見宋聞從圖書館出來。

課間去四樓取作業,在樓梯間又碰見他在打水。

吃飯時和他在相鄰的餐檯打飯。

……

鄭沂感覺自己快瘋了。

明明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宋聞的事,卻總是能看見他。

"你今天下午怎麼回事魂不守舍的,被奪舍了"韓佳坐在他對麵邊吃飯邊看著書。

“佳姐,你知道莫非定律嗎"鄭沂盯著天花板,一幢六慾皆空的癡呆樣

韓佳:"

"

夜自習上完,鄭沂好不容易暫時忘記了宋聞,感覺整個人都快飛昇了。

飄著回到宿舍,鄭沂直接上床,倒頭就睡。

迷糊中他聽見有人回來,一扭頭看見宋聞,瞬間清醒。

宋聞正要上床,又怕吵醒他,突然聽見幾聲清響,昏暗中,那個海螺吊著一閃閃的發著光。

他好像明白鄭沂的意思了。

鄭沂就像一個小孩子為了引起注意,拿一書在大人麵前走來走去,卻又不開口主動發起話題。

"這個海螺……"

鄭沂一下子把手抽了回去。

"你什麼時候拿出來的"

鄭近有點被說中的心虛,翻過自去背對著他。

"你該會我在剛走那天就拿出來了吧"

宋聞說完也上了床,鄭沂聽見他低笑了幾聲。

兩個人之間像又有延遲一樣,宋聞等的快睡著了,鄭沂纔回了句"不是"。

"那是什麼時候"

——

什麼時候……

記憶又一次湧起來,鄭沂蜷縮起來,冇有回答。

月光一點點鋪滿,鄭沂好像回到了小學那會兒,他們也是這樣住著一個宿舍,隻不過捱得更近一點。

"宋聞,你睡著了嗎"

冇有迴應。

"宋聞"

"呼——"聽上去鄭沂鬆了口氣。

"宋聞,"鄭沂把頭蒙在被子裡,"我其實……真的好想你啊。"

黑暗中,他好像聽到宋聞應了一聲,又好像冇有。

總之,說完這句話,他就像打了安定劑一樣平躺下,舒展開睡著了。

久違的好夢。

-個小時上課,他現在卻是怎麼也睡著了。去教學樓的時候,他遠遠看見宋聞從圖書館出來。課間去四樓取作業,在樓梯間又碰見他在打水。吃飯時和他在相鄰的餐檯打飯。……鄭沂感覺自己快瘋了。明明告訴自己不要多想宋聞的事,卻總是能看見他。"你今天下午怎麼回事魂不守舍的,被奪舍了"韓佳坐在他對麵邊吃飯邊看著書。“佳姐,你知道莫非定律嗎"鄭沂盯著天花板,一幢六慾皆空的癡呆樣韓佳:""夜自習上完,鄭沂好不容易暫時忘記了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