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丞相邊說邊手抹頭上的冷汗。房間,秋蘭向邊人,“我說小姐,你什麼時候做起了穩婆的生意。”淩兮月一襲素衫,麵覆薄紗,慢悠悠戴上天蠶銀手套,“我高興。”秋蘭無奈,暗翻白眼。這理由,夠任。“小姐,多胎之子本就瘦弱難養活,為何要八個月就剖出來。”秋蘭疑。淩兮月下針封了榻上婦最後一大,“正常來說胎兒在母裡六個月,心腦肺等主要都已發育完全,滿二十八週存活概率便達十之**,八月足以。”“哦……”秋蘭似懂非懂。...天臨王朝,京城。

東方微亮,相府宅前人群熙攘。

相府夫人有孕,三個月肚如盆大,五個月便脹如磨盤,有經驗的婆子說這一胎懷了至三個,更可怕的是這夫人年近四十,還是高齡有孕!

可憐丞相年逾半百,老來得子本是大喜,卻不想這大喜過了頭。

驚喜變驚嚇!

有知人士道,“萬幸的是,丞相幾經波折見到了玄醫閣鬼手。”

“你是說,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活閻王?”

一雙鬼手,能醫活人百病,讓死人睜眼!

不過此人格古怪,亦正亦邪,醫無雙,用毒更是出神化。

“但這神醫所言的救人手段卻是駭人聽聞!據說在孃胎八月時,便用利刃剖腹取出胎兒,再將肚皮用線上……可這肚皮豈能像服?破了補了事!”

“哎,病急投醫。”

……

府,可謂水深火熱。

老丞相杵在外室,表沉重。

那管家極力勸阻,“老爺啊!未待足月便活生生剖腹取子,簡直荒謬,哪是救人,分明殺人。”

房中忽靜,似一湖春水乍然凝固冰,“丞相大人,這會兒鬧鬧沒事兒,不過希在我刀的時候,不要再聽到什麼讓人不太愉快的聲音,否則我這手一抖,不小心剖錯了地兒……”

一言出,四下靜。

現場頓時一片死寂,滿府仆從屏息大氣都不敢出!

“是是,請神醫務必救我妻兒。”丞相邊說邊手抹頭上的冷汗。

房間,秋蘭向邊人,“我說小姐,你什麼時候做起了穩婆的生意。”

淩兮月一襲素衫,麵覆薄紗,慢悠悠戴上天蠶銀手套,“我高興。”

秋蘭無奈,暗翻白眼。

這理由,夠任。

“小姐,多胎之子本就瘦弱難養活,為何要八個月就剖出來。”秋蘭疑。

淩兮月下針封了榻上婦最後一大,“正常來說胎兒在母裡六個月,心腦肺等主要都已發育完全,滿二十八週存活概率便達十之**,八月足以。”

“哦……”秋蘭似懂非懂。

“若等足十月母會被胎兒耗盡心,很難撐過這樣大的折騰。”利刃折出的冰冷芒晃過淩兮月厲眸。

一刀下去!

皮破綻,肚腸翻開,殷紅刺目的鮮泊湧而出!

“個數的確不,不過有點異位,我看看……”淩兮月似在遊山玩水般愜意,那手在濃稠漿中穿梭,理理打結的腸子擺正,又撥撥臟置於一旁,如數家珍。

被剖開的子宮裡,淋淋的人頭,四肢,臍帶織蠕……

“嘔——”

屋響起一片乾嘔聲音。

我的個親娘!最近伺候的丫鬟一聲氣,“噗通”倒在了地上!

秋蘭胃中也是一陣翻滾。

我的小姐,都什麼時候了,咱能正經點嗎!

天沖破天際,寂靜沉悶的相府忽然炸開了鍋。

“準是出事了!”等候在府外的人們一個個長著脖子,像被提著長頸的鴨子墊腳往裡觀。

“大喜,大喜啊!”老管家跑出傳信。

眾人雙眼瞪直。

大喜?

他高呼,“夫人喜得三子一,母子平安!”嘩

……

整條大街人群猶如沸水翻騰起來!神醫務必救我妻兒。”丞相邊說邊手抹頭上的冷汗。房間,秋蘭向邊人,“我說小姐,你什麼時候做起了穩婆的生意。”淩兮月一襲素衫,麵覆薄紗,慢悠悠戴上天蠶銀手套,“我高興。”秋蘭無奈,暗翻白眼。這理由,夠任。“小姐,多胎之子本就瘦弱難養活,為何要八個月就剖出來。”秋蘭疑。淩兮月下針封了榻上婦最後一大,“正常來說胎兒在母裡六個月,心腦肺等主要都已發育完全,滿二十八週存活概率便達十之**,八月足以。”“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