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廢柴千金

鋒就夾排骨放入了喬墨含的碗裡。大舅驚呆。這,這是顧冷鋒?他莫不是被魂穿了吧!還是這道菜裡下毒了?完了,他剛剛也吃了,不會死吧?喬墨含詫異地抬眼看他,顧冷鋒微微勾唇,“吃吧。”喬墨含頓了頓,顧老爺子開口了:“你小子,怎麼忽然變了個人似的,怎麼,是有什麼事要找墨含?”“冇有,就是……覺得墨含太瘦了,應該多吃點。”顧冷鋒輕聲。大家都有些愕然。顧冷鋒看來真的受打擊了!隻有喬沫沫捏緊手,心口很是不舒服,平時...-

BR“啊!”宴會廳,一道尖叫聲劃破空氣。樓梯旁,一道白色的身影躺在地板上,狼狽不堪。人群頓時寂靜下來。“沫沫!”穿著華貴的中年男人步履匆匆跑來,扶起地上的女孩。女孩秀美蒼白的臉上滿是淤青,膝蓋更是被磕破一片可怖的鮮紅,她水眸優柔含淚,看上去我見猶憐,嗓音更是孱弱:“大舅……”“沫沫,怎麼了,你怎麼會摔下來?”大舅眼神滿是擔憂,同時對旁邊吩咐讓醫生過來。“是我自己不小心,和姐姐沒關係,你千萬不要責怪姐姐。”喬沫沫抓著大舅的衣服,焦急地解釋。而這時,大家才注意到站在樓梯上的女孩,她清瘦的身軀站在樓上,一雙眼默然注視著一切。大舅難以置信,聲音震怒:“喬墨含!”他身後走出來一個與他相貌幾分相似,眉眼年輕幾分,但更加毒辣的男人。男人走上樓,一把抓住女孩的手:“喬墨含,你真是瘋了!宴會上都敢謀殺你妹妹!你現在就給我下去磕頭認錯!”話落卻對上女孩冷漠嘲諷的眼眸。他心裡一驚,這是喬墨含那個窩囊廢的眼神嗎?當然,他不知道,原本的喬墨含早就在剛剛被嚇死了。喬墨含也想不到,自己堂堂影後,在拍戲的時候被害死,睜眼居然成為了一個廢物千金。雖然是喬家的真千金,卻在十六歲才被找回來,被家裡的養女假千金算計的團團轉,爹不疼娘不愛,性格十分內向窩囊。今天是原主外公的生日宴,喬家雖然也算豪門,但比起外公顧家還是差了一大截。今日前來無數名流商人,原主來了後就躲在樓上不敢下樓,冇想到喬沫沫來了,非要搶奪她的資源,原主不同意,喬沫沫居然以身試險陷害她,原主被直接嚇死過去!也怪不得原主害怕。原主有九個舅舅,暫時來到的隻要有兩個。很顯然,大舅和三舅都是偏心喬沫沫的。嘖。自己的親外甥女不疼,偏心一個假的。這些人也真是奇葩。“我跟你說話,你聾了嗎?果真是小鄉村長大的,一點也不懂禮數,這就算了,你居然還陷害自家人!真是狼心狗肺!”見喬墨含不理自己,三舅眼神愈發陰寒。他從小自己摸爬滾打直到現在,心狠手辣,獨斷專行。若她不是自己的外甥女,他絕對直接將她送去三角洲!喬墨含嘴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蠢貨。”“你敢罵我?”三舅都詫異了半秒。這個從來說話都不敢大聲的外甥女居然敢罵自己?樓梯下,大舅怒聲道:“老三,你廢話什麼,直接把她帶下來!這種惡毒的孩子,必須好好教育!”三舅不由分說就去拉喬墨含的胳膊,對方卻猛地甩開。喬墨含麵無表情走下來,冷漠的視線環視全場,宛若女王。最終目光落在喬沫沫臉上:“我推了她,你們有證據嗎?”“還需要證據嗎?樓上隻有你們兩個,不是你,難道是沫沫自己掉下來的?做錯事還不承認,真是惡毒,心機婊!”三舅眉眼陰狠。“哦,行啊,那你們就去調取監控錄像過來!”喬墨含坦蕩自若。見她這般,大家心裡還真點嘀咕。若真的做錯事,不會這麼坦蕩吧?大舅黑沉著臉:“現在就去調取監控,讓她死的明白!”仆人領命而去。喬沫沫眸底快速閃過什麼,又柔柔弱弱道:“大舅,三舅,這次都是我不小心摔下來的,今天是外公的生日宴,還是算了吧!我不想耽誤外公的生日宴!”“沫沫,你放心,大舅一定為你主持公道!”大舅看著喬沫沫受傷了還要擔心父親的生日宴,心裡就忍不住動容。多麼好的孩子啊!可惜不是親生的!喬沫沫聞言,似乎很無奈的模樣,歎息一聲,不再多言。片刻,仆人喘著氣匆匆忙忙跑來:“我去調取監控錄像了,但是……”大舅問:“但是怎麼了?”“監控錄像被人破壞了!”“什麼?”大家驚呼。喬沫沫卻是一副早就意識到的模樣,臉色哀憐,“既然壞了就算了吧,我真的冇事,都是小傷!彆擾了大家的雅興!”在場的人都忍不住心生惻隱。“喬二小姐真是太善良了!”“喬墨含簡直就是殘忍,平時看起來不吭不響,心思卻這麼惡毒!對親人也下得去手!這種人,掐死算了。遲早是個禍害!”幾乎所有人都偏向喬沫沫,大舅更是怒氣沖沖看向喬墨含,眼底滿是失望:“這是你一早就做好了的,毀掉監控錄像?所以,你纔敢說調取監控錄像,你真是好心機!”他以為這個外甥女隻是有些好勝心,卻冇想到,整顆心都是爛的。喬墨含忍不住一聲嗤笑。看了看喬沫沫,她不得不佩服,難怪原主被算計的團團轉,這女人是有些本領的。隻是可惜了,現在她的對手是自己。“那既然冇有監控錄像了,我是不是也可以說是你自己摔下去誣陷給我的?”喬墨含反問。喬沫沫一頓。看著喬墨含,眼底浮現疑惑。這個喬墨含,什麼時候這麼條理清晰,頭頭是道了?換做平時,她早就嚇得默默哭了吧?大舅的太陽穴被氣的跳動,“沫沫這麼善良,怎麼可能陷害你?喬墨含,你真是越來越惡毒心機了,你之前對沫沫做的那些事,你以為我都不知道嗎?”三舅冷著臉,眼神裡滿是毒辣:“大哥,咱們不跟她浪費時間了,爸馬上就要來了。這種女人絕不會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來人,把她綁起來帶下去,關起來麵壁思過!反思不到自己的錯誤,就不許出來!”幾個仆人立馬過來包圍喬墨含。喬墨含眸底閃過寒意,正想動手。“老爺子來了!”忽然外麵傳來聲音....

-堅定。比賽結束了,名次需要一段時間後纔出來,江七夏走出後台找到自己的母親。“媽。”“寶貝。”一向精英的江如南看見女兒的時候,整個人都溫柔了起來,撫摸她的頭髮道:“你今天表現的很好,我看,冇有人比得上你。”江七夏有些羞澀的笑著:“媽媽,那是你對我有濾鏡。”“我說的是真的,你絕對可以拿到冠軍。”江如南正色。“那我加油,我也希望我可以拿到冠軍。”江七夏抱著江如南的胳膊,兩人說說笑笑離開了。而後麵。喬沫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