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你的父親,好像是一隻魔獸吧?

這個時候葉北辰的手裏,依舊空空如也。突然。斷龍劍出現在他手中!“噗——!”鮮血噴湧,其中一個影子的胸口被瞬間穿透,其他五個影子一下子消失了。“怎麽可能!”薑山河倒吸一口涼氣。千葉圭吾大喊一聲:“伊賀前輩!!!”“啊!”千葉真子驚呼一聲,驚喜極了。伊賀上忍瞪大眼睛,滿臉都是不敢置信,他做夢都沒想到,葉北辰能一次就找到他的真身!而且。他媽的這把斷劍從哪兒出現的?剛才他抬手的一瞬間,是沒有劍的啊!簡直就...葉北辰的眸子一凝:“與她們無關,放了她們!”

烏道生眼眸充滿血絲,憤怒的咆哮:“小畜生,你殺我烏家這麽多人,說和無關就無關嗎?”

“老子再給你說最後一句,你再敢殺烏家任何一人,老夫……”

一句話還未說完。

隻聽‘轟隆’一聲巨響傳來!

雷影重重!

葉北辰像是鬼魅一樣,出現在烏道生的身邊!

“你!!!”

烏道生嚇得亡魂皆冒,好快的速度:“小子,你敢偷襲?那就讓她們去死吧!!!”

抬手朝著蕭蓉妃、蕭雅妃的脖子抓去!

準備一把抓爆!

“找死!”

葉北辰眼神冰冷,斷龍劍斬下!

比烏道生的速度快數倍不止!

噗!

鮮血飛濺!

烏道生的雙手被齊根斬掉,他慘叫一聲,狼狽的後退。

葉北辰一腳將烏道生踹飛!

蕭雅妃一把撲進葉北辰的懷裏,摟住他的脖子:“葉大哥,嗚嗚,我以為我死定了!”

葉北辰柔聲安慰:“好了,沒事了。”

“有我在沒人能傷害你!”

蕭蓉妃看著這一幕,心中很不是滋味!

葉北辰拍了拍蕭雅妃的肩膀:“別怕,跟在我後麵!”

“好!”

蕭雅妃乖巧的點頭,由於害怕,她死死的抓住葉北辰的手臂。

整個人幾乎吊在葉北辰的身上!

一個妹子能有多重呢?

絲毫不影響葉北辰的速度,斷龍劍收起劍落,朝著烏家深處殺去!

見到蕭蓉妃站在原地,蕭雅妃回頭:“姐,快跟上啊,你一個人在這裏危險!”

蕭蓉妃咬了一下紅唇,跟在葉北辰身後而去!

這一刻。

她居然有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跟在他後麵,為何我感覺如此的安心?’

‘哪怕這裏是烏家,哪怕前方是龍潭虎穴,我感覺隻要有他在一切都沒有問題!’

蕭蓉妃性格倔強!

她根本不想承認,可葉北辰依舊在她內心留下不可磨滅的影子!

“烏道生,烏道衡!!!”

“給我出來受死!!!”

葉北辰斷龍劍中龍吟聲不絕,血色光芒不斷閃爍而出,朝著前方斬去!

斷龍劍下無冤魂!

葉北辰的氣息極其狂暴:“24年前你們不是想用我母親做爐鼎嗎?”

“今日我回來了,你們怎麽成了縮頭烏龜了?”

“聖主境強者,難道不敢出來與我正麵一戰嗎?”

“烏家老祖真的是廢物啊!!!可笑,太可笑了!”

葉北辰仰天大笑!

躲起來的烏家之人聽到此話,一個個咬著牙,幾乎氣的吐血!

奇恥大辱啊!!!

烏傢什麽時候這般狼狽過?

居然被一個年輕人殺了進來,一邊殺烏家之人還一邊羞辱烏家老祖?!!!

“小子,你該死!!!”

“羞辱我烏家老祖,你去死吧!”

十幾個熱血的烏家年輕人衝出來,殺向葉北辰!

葉北辰眸子冰冷,手腕一翻轉,斷龍劍橫掃過來!

噗!噗!噗!噗!

十幾朵血花爆開!

這些都是烏家優秀的晚輩,此刻全都葬送在葉北辰的手下!

“不!!!”

“葉北辰,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你要斷我烏家的後嗎?”

一些老者大哭。

葉北辰笑了:“恭喜你們,答對了!”

“今日便讓烏家絕後,徹底滅門!”

忽然。

“葉北辰,你想滅我烏家?簡直是癡人說夢!”

烏道衡淡漠的聲音響起。

“老祖!”

“嗚嗚嗚,老祖為我們做出啊,這個惡魔殺了太多人了!”

烏家眾人見狀,全都從藏身之地衝出來,跪在烏道生的腳下。

烏道衡的眼神冰冷,眸子裏全都是血絲,死死的盯著葉北辰:“你,膽子很大,真的很大!”

“比你那個淫賤的母親膽子要大無數倍!”

葉北辰的臉色驟然變冷:“羞辱我母親者,死!!!”

嗷吼——!

一聲龍吟響起!

這一刻,從葉北辰的背後爆發出滔天血氣,一條黑色祖龍法相浮現!

除此之外,居然還有另外一條血龍!

烏道生眼珠子差點瞪出來:“草!!!”

“這小子的法相居然有兩條龍?大哥,這種武技我連聽都沒聽過啊!!!”

“廢了這小子,讓他把修煉的方法交出來!”

烏道生激動極了!

與此同時,葉北辰舉起斷龍劍,準備出手!

烏道衡的臉色凝重無比:“葉北辰,你敢出手,他們全都要死!!!”

他大手一揮,指著一個方向!

葉北辰下意識的看過去,瞳孔收縮一下!

“外公,舅舅?”

“伊宗主?”

葉南天、葉青陽、葉婉秋等葉家十幾人。

全都受傷,被五花大綁起來。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焚天宗的老宗主伊尚坤,女兒伊南湘等人!

一共二十幾人,全都跪在地上!

每個人的背後都站著一個手持砍刀的劊子手!

烏道生表情猙獰:“大哥,這小子的實力一般!”

“他所有的攻擊力全都靠那把龍圖劍,如不不是忌憚龍圖劍的殺傷力,我都能殺他!!!”

剛才那一劍,他的雙手沒了!

他恨死葉北辰,恨不得生吃他的血肉!

“交出龍圖劍,你猶豫一個呼吸,我殺一個人!”

烏道衡的語氣響徹九霄,冰冷至極!

讓所有人都意外的事發生了!

“好!”

葉北辰點頭。

果斷的一抬手,將斷龍劍丟出去!

落在烏道衡和烏道生的腳下。

烏道生激動的渾身顫抖,失去雙手,他更像一個皮球了:“大哥,龍圖劍!!!”

“這小子是不是蠢啊?居然真的把他最大的依靠丟了?”

“這根瞎子丟了柺杖有什麽區別?哈哈哈哈哈!!!”

滿臉淤青的葉南天急了:“辰兒,不用管我們!”

“你快走!!!葉家有你一人,血脈也足夠延續下去!”

烏道衡嘲弄的笑了:“哈哈哈,血脈延續下去?”

“葉青嵐和一個畜生結合,生出一個小畜生,你們居然讓他延續葉家的血脈?”

“難道你們葉家想做畜生的後代嗎?”

葉北辰語氣冰冷:“從你這句話開始,以後真武大陸上不會有你們烏家的後代了!”

他十分平靜,語氣卻毋庸置疑!

“哈哈哈!”

烏道衡好笑的搖頭:“小畜生,你以為老夫在開玩笑嗎?”

“當初那頭野獸這麽醜陋,你的母親居然與那種畜生結合?”

“你說說看,你母親和畜生結合生下來的是不是小畜生?”

突然,小白跳出來,站在葉北辰的肩膀上:“胡說,主人他胡說!!!”

“你的血脈高貴,至少是獸皇的血脈!”

“不是他口中說的什麽畜生,啊呸呸呸!主人你千萬別聽他的!”

聽完烏道生的話,葉北辰除了憤怒之外。

更多的是激動!

他抬頭看著烏道衡:“你見過我父親?”

“父親?哈哈哈哈!”

烏道衡滿臉玩味:“你居然叫一個畜生是父親?”

“好啊,既然你問了,老夫就大發慈悲告訴你!”

“你的父親,好像是一隻魔獸吧?”傳令下去,關閉電梯。電梯停止執行。監控畫麵裏的葉北辰,抬頭看了一眼,眉頭微蹙。下一秒。砰!他一劍斬出,擊穿電梯的天花板。而後一躍而上,居然從電梯井內衝出來。“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木戶大石嘶吼:“他怎麽來東瀛了?還殺來我們軟銀集團!”安倍小次郎轉身就走:“這裏不能呆了,我們快走!”他朝著會議室的大門外衝出去。剛開啟大門。砰——!一腳落在安倍小次郎的胸口。將他活活踹回來,摔倒在眾人麵前!一個冰冷的聲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