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奇怪的小海龜

珍貴,可以吃,甲能夠做藥材,還能夠做手鐲,珠串,花瓶,甚至還有人做玳瑁眼鏡。可以說,玳瑁全都是寶。正因為如此,玳瑁遭到了人類的瘋狂捕殺。過度地捕撈,使得玳瑁為了瀕危種,國的沿海地區,玳瑁更是幾乎絕跡。現在這裡居然出現了一隻,這讓戴紅旗很是奇怪。他心裡升起了濃鬱地興趣,準備抓住這隻小海。於是他調轉,向著這隻小海遊近了幾米,很快,他的眼睛就瞪得大大地。遊近了後,他才發現這隻小海的裡居然含著一顆比鴿卵還...烈日下的海灘,沙子曬得滾燙。

著泳裝的男老們,套著花花綠綠各種樣式的救生圈在海裡麵戲水折騰。

沙灘上的一把遮傘下,戴紅旗懶洋洋的躺在一張摺疊椅上,半瞇著眼睛假寐。

實際上這小子相當地不老實。

過半瞇的眼,一雙賊眼咕嚕嚕地四瞎看。

沙灘上人太多,那種容秀麗、材婀娜的禍水級也隨可見。

因為是海濱浴場,大家都放得很開,上穿著很,大部分地方都著。

不得不說,如此妙風景,讓海灘上的一眾男人,尤其是戴紅旗這種心思不純的鳥人大飽了眼福。

他躺在摺疊椅子上看得口乾舌燥,哈喇子流得老長。

奈何沙灘上這些人再漂亮,材再人,都是別人家的白菜,跟他半錢的關係都沒有,隻能過把子眼癮。

戴紅旗來自湘南省都梁市的一個小山村,今年二十四歲。

高中畢業時他差了幾分沒考上大學。因為家裡的條件不好,他也不去復讀了,直接背上行李南下了千萬打工者中的一員。

從十八歲到二十四歲,整整六年時間,他一直在南方打拚。

六年來,戴紅旗除了維持日常吃穿住用的開支,工資基本上都寄回家裡;他銀行卡裡的存款一直隻有可憐的四位數。

錢包不鼓,自然也不會被姑娘們看在眼裡。

所以,一直到現在,他都還是一隻可憐的單狗。

戴紅旗現在的工作是到海濱浴場的一名救生員,工資不到六千,這種收在深城這種地方,真地不高,但勝在工作比較輕鬆。

之所以選擇做這個工作,除了輕鬆,還因為他喜歡遊泳,擁有一很不錯的遊泳技。

特別是他的潛水技,尤其突出。

一般水好的人在水下潛水能有一分半鐘,特別突出的能潛水兩分半鐘。

戴紅旗的水平要遠遠超過兩分半鐘。

他在十幾二十米深的水裡,不帶任何地潛水裝置能潛水六分半鐘。

這還不是他真正地實力。

如果不計消耗拚上老命地話,他能在超過二十米深地深水中待上十分鐘。

這絕對是一個驚世駭俗的數字。

之所以能在水下待上這麼長的時間,是因為這小子練過。

他小時候非常孱弱,經常生病。

家裡人擔心養不活,不到三歲就把他送到離村子不遠的道觀廟,跟著廟裡的唯一的老道士修行做小道,直到七歲到了上學年齡的時候才被老道士送回家。

在道觀居留的幾年中,老道士每天給他紮針,泡葯浴,還教他練習神奇的道家養生氣功。

戴紅旗從小到大,二十多年堅持練習下來,效果很是明顯。

他原本孱弱的得到本扭轉,極生病,力氣更是大得出奇,挑兩百斤擔子走山路氣不不的,視若無。

正是這種養生氣功,讓戴紅旗在水中憋氣的能力超強。

憑著這個能力,他老家村子前麵那條小河裡麵的魚蝦老鱉就倒了黴,那些年不知有多遭到了他的無毒手。

時間慢慢地到了下午兩點,已經到了班的時間。

跟接替的同事接完畢,戴紅旗就迫不及待地下了海。

之前他在沙灘上看著大家在水裡玩的歡暢,心裡一直地,老早就想到水裡遊一會。

隻是上班時間是不準隨便離開崗位的,所以他一直強自忍著。

這時候下班了就不同了,不論他怎麼玩,都沒人管他。

戴紅旗在海裡越走越遠。

海水漸漸從腳背淹到了小,再到大,一直到腹部,再沒過了頭部。

溫暖的海水浸潤著被太線灼燒過的皮,讓他到很是舒暢。

在海水裡活了一下子,切底適應了海水的溫度,戴紅旗頭往下一低,一個猛子,就此潛水中。

很快他就潛到了近二十米深的海底。

海底布滿了海草和海藻,還有大量五六的珊瑚,各種麗的海魚,很是漂亮。

水麵上的過海水照下來,將海底照的一片明亮。

戴紅旗就像是一個國王巡視自己的領地一樣,緩緩地在茂的海草叢中遊曳。

水漾中,他忽然看到有一隻小海在跟前掠過。

咦!

戴紅旗驚異地了一聲。

他經常在海裡麵潛水,海這種生自然是見得多了,一般是不怎麼注意的。

但是這隻從他前方遊過的小海,卻引起了他的興趣。

小海不大,頭頂有兩對前額鱗,上頜鉤曲。背麵的角質板覆瓦狀排列,總共有十三塊,就好像是十三塊盾牌一樣,這些盾牌的表麵,有褐和淡黃相間的花紋,四肢呈鰭足狀。

最讓人詫異的是,小海的四肢和頭部顯現出金黃,跟金子極為相似。

「十三塊盾牌,臥槽,這東西不會是十三鯪吧!」戴紅旗差點了起來。

十三陵也就是大名鼎鼎地長壽,千年海玳瑁。

戴紅旗做救生員已經有好幾個月了,海裡的水產基本上也瞭解一些。

他知道玳瑁這東西很珍貴,可以吃,甲能夠做藥材,還能夠做手鐲,珠串,花瓶,甚至還有人做玳瑁眼鏡。

可以說,玳瑁全都是寶。

正因為如此,玳瑁遭到了人類的瘋狂捕殺。

過度地捕撈,使得玳瑁為了瀕危種,國的沿海地區,玳瑁更是幾乎絕跡。

現在這裡居然出現了一隻,這讓戴紅旗很是奇怪。

他心裡升起了濃鬱地興趣,準備抓住這隻小海。

於是他調轉,向著這隻小海遊近了幾米,很快,他的眼睛就瞪得大大地。

遊近了後,他才發現這隻小海的裡居然含著一顆比鴿卵還要大一圈的金珠子。

也許是這顆珠子太大,小海的嚨又太小。

它含著珠子,卻怎麼也吞不下去,以至於將撐得大大地,顯得很是稽。

「金地珠子!」

戴紅旗眼睛一亮,心裡打突,暗道,「莫非,這是一顆金珍珠?」懶洋洋的躺在一張摺疊椅上,半瞇著眼睛假寐。實際上這小子相當地不老實。過半瞇的眼,一雙賊眼咕嚕嚕地四瞎看。沙灘上人太多,那種容秀麗、材婀娜的禍水級也隨可見。因為是海濱浴場,大家都放得很開,上穿著很,大部分地方都著。不得不說,如此妙風景,讓海灘上的一眾男人,尤其是戴紅旗這種心思不純的鳥人大飽了眼福。他躺在摺疊椅子上看得口乾舌燥,哈喇子流得老長。奈何沙灘上這些人再漂亮,材再人,都是別人家的白菜,跟他半錢...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