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和親

道用了什麽法子竟然弄出了一堆漂亮衣服穿著,這令宋婷兒越發疑惑和懷疑。找馬夫子教導需要交束脩,買漂亮衣服要有錢,但是,她從哪兒弄來這麽多錢?如果是之前,她或許會猜測宋漣漪是從崖低找到了寶貝才這麽有錢,但是這時她早已認清宋漣漪說的話是騙人的。思來想去,她跑去找林氏問了問。“肯定是那個老妖婆給的錢!”林氏一聽,立馬咬牙切齒道,“之前你爹一直想要山腳下那片地,但是死老太婆怎麽說都不肯放手,原來是在這裏等著...第四百九十八章??和親

宋萱兒就這麽接受了顧景炎的心意。

湖畔月光下,兩個人紅著臉,低著頭,相互訴說承諾著。

......

隔日,一大清早,皇帝就吩咐了人召來顧景禹,顧景炎還有顧景桓進宮。

“今日朕有一事要問問你們的意見。”

三人坐在位子上,紛紛作揖,“請皇上言。”

“外族來使說是想要和平,你們覺得這來使可是真心實意的?”

顧景禹麵上平淡,內心卻是異常高興。

今日皇帝將他們三人喚來,問起這事,怕是要探查他們的實力。

“朕想聽聽你們的意見,再回來使的話。”

顧景禹暗自攥緊衣角,從位子上首先站起身來,掩藏住心底的喜意,表麵上風平浪靜。

“既然來使說了想要和平,自古都說,以和為貴,縱然他們是外族人,我們也可以與外族和平相處。”

“哦?說來聽聽。”皇帝挑了挑眉,頗有興致地詢問率先發言的顧景禹。

“我們是泱泱大國,外族人想要和平,我們答應的話,更顯我國風度,也彰顯大國風範。”

顧景桓抿唇看向他,側頭看了一眼身側的顧景炎。

顧景炎默不作聲,在旁望著發言的顧景禹。

皇帝用眼神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顧景禹背負雙手,輕揚起下巴,

“既然是外族人先提起的,兒臣想到了一個事情。”

他頓了頓,接著說,“自古就有外族公主嫁進來的先例,兩國聯姻,更是能鞏固我們與外族的關係。”

顧景炎和顧景桓聽到他這麽說,臉色微變。

皇帝聽完,麵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輕輕地在桌上點了點,“你說的不錯。”

皇帝對顧景禹的話表示認可。

“你們怎麽說?”他將視線轉移到顧景炎和顧景桓身上。

顧景禹得意地對著旁邊的他們抿了抿唇。

顧景炎適時從位子上起身,“兒臣也認同皇兄的話。”

顧景禹私以為這個提議是自己提出的,自然皇上會應承將這外族公主嫁給自己。

卻不想顧景炎突地笑著抬頭與父皇提議道:“而且,兒臣聽聞這外族公主貌美且才能不輸於男子,兒臣鬥膽讓父皇給我賜婚。”

他半跪在地,作揖請示。

顧景桓聽罷,漆黑如墨的雙眸愈發濃稠,定定望著跪在地上的顧景炎。

皇帝哈哈大笑,正要開口,卻被一旁的顧景禹打斷,他同樣跪倒在地,“兒臣有異!”

“兒臣知曉皇弟欣賞這公主,可我從前是見過的,對她一見鍾情,還請父皇也考慮考慮兒臣,畢竟兒臣獨身多年,也是時候成家立業了。”

皇帝難得見到眼前這兩兄弟紛紛請自己賜婚。

他撫著短須,樂嗬嗬地笑著,並不急著回答二人。

他抬眼看向顧景桓,“你呢?”

顧景桓起身,“臣身有婚約,自然是不能與公主聯姻。”

皇帝麵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笑意,“既然如此,朕會好好考慮你們的話,都先退下吧。”

誰也不知,皇帝這會兒心底裏的想法。

眾人離去。

“皇兄好提議,不過這外族公主還請皇兄忍痛割愛。”

禦書房外,顧景炎跟顧景禹提起此事。

顧景禹皮肉不笑地看了他一眼。

“恕難從命,皇弟不如另選佳人?我對公主是一見鍾情,你也不想棒打鴛鴦吧?”

兩個人之間的氛圍愈發緊張,頗有種針鋒相對的意思。

突然,旁邊來了個顧景禹府中的人。

“抱歉,我府中有事,先行告退,來日再與皇弟你再議。”

顧景禹頗有深意地看著顧景炎輕笑了一聲,帶著人離去。

回去的路上,他喚來在自己身邊伺候的奴才。

“你,去把蘇子義叫來王府與我議事。”

“喳!”

顧景禹看著人遠去,一雙微微彎起的笑眼逐漸眯起來。

顧景炎在折返的路上與沉默不語的顧景桓道了聲,“你該不會覺得我這樣做,出格吧?”

顧景桓哪裏猜不到他的心思和考量。

“沒有的事。”他輕輕搖了搖頭。

顧景炎眯起雙眼,提起顧景禹,“那個顧景禹,心思狡詐,竟然當著父皇的麵提出要跟外族公主聯姻!”

顧景禹的這點心思,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

明麵上說是跟外族公主聯姻,實則跟外族聯姻後,無形中也多了一陣勢力。

他絕不會讓顧景禹輕易得逞!

“現在父皇的態度還不明朗,切不能掉以輕心。”

他叮囑了聲顧景桓。

顧景禹也並非是真心實意想要娶這個素未謀麵的外族公主。

若是讓顧景禹得逞了,那兩方勢力勢必有一方將不會平衡。

“三皇子.......”顧景桓看著他有些為難又不得已這麽做的模樣,麵上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別多想,現在隻管你跟漣漪姑孃的事情就好。”

顧景炎輕輕拍了拍他的肩頭,輕聲歎了一口氣。

畢竟現在他尚未娶妻,顧景桓在這一件事上幫不上自己的忙。

他跟宋漣漪的事情已經定了下來,多想無益。

“現在的情形,也隻能是由我自己來娶了。”

顧景炎腦海中憶起了宋萱兒的笑臉,心中思緒繁雜。

“那萱兒姑娘那邊,你打算怎麽說。”顧景桓在旁詢問了句。

“我是想留王妃之位給萱兒吧,盡人事聽天命吧。”

顧景炎低聲說道,似乎也是在提醒自己。

......

蘇子義見到從皇宮來的下人,趕緊讓府中的人備了馬車趕往王府。

他估摸著這個時辰,二皇子應當是剛去皇宮麵見完皇上。

也不知如今情形如何。

“子義,你果然猜的沒錯。”

蘇子義早早等候在王府的書房中。

顧景禹大步昂首地跨進了書房,掃了一眼身旁的他,樂嗬嗬地誇讚了一聲。

蘇子義低垂著頭,不悲不喜地對著他作揖。

“你這聰明才智,真是令人驚歎呐。”

顧景禹這番話直接讓蘇子義背後豎起汗毛,卻不表露一絲在明麵上。

他朝著顧景禹的方向跪倒在地上,磕著頭,“是二皇子謬讚了,子義不過是先替二皇子你想到了這點,以皇子你的聰明才智,遲早也能想到。”手交疊在一起,因為緊張而彼此握緊,其實聽了她的話之後,她心裏也有些心動了,最重要的是很想知道,真的會有人喜歡自己做的東西嗎?在她的記憶之中,除了自己的父親和宋漣漪,實際上沒有人會喜歡自己做的東西。“今天我們去試試吧。”宋漣漪沒有錯過她的眼神,知道她現在肯定已經動心了,這樣一來她的目的就成功了一半。自從認識了宋漣漪之後,她帶給自己的都是一些新奇有趣的感覺,而且還有一種找到了多難的知己的感覺,徐嫣然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