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表露心意

宋漣漪不能把王羲之的事情如實相告,隻能說是自己無意間得到的。“無意間得到的?怎麽可能!誰家會把這樣好的東西隨便亂扔!丫頭你別掉我胃口了,這王先生到底是何許人也,能寫出這樣的詩詞字卷,絕對不是常人!你要能讓我見上一麵,那我死而無憾了!”但這馬夫子也是夠執著的,一點也不相信宋漣漪說的話,非要她帶自己去見王羲之不可。宋漣漪頭都大了,她上哪找一個活的王羲之出來啊!他老人家早就仙去上千年了,難不成讓她去地府...第四百九十七章??表露心意

“漣漪!”宋萱兒佯裝生氣地瞪了她一眼。

“那今晚我們可以喝一杯。”

“好啊。”

宋萱兒大方應下。

起初宋漣漪還沒覺得兩人有什麽,她甚至萱兒的性子爽朗直接,有一句說一句,跟人交往也大大方方,很惹人喜歡。

不過,這顧景炎好像纔是第二次跟萱兒見麵,怎麽感覺兩人已經十分熟稔了呢?

她看著二人在飯桌上你來我去的,略顯得曖昧,忽然心中冒出了一個怪異的想法。

飯後,眾人幫忙處理著剩下的碗碟。

“漣漪,你就出去外麵休息一陣,這裏讓我們來就好。”宋萱兒讓宋漣漪去歇息著,畢竟這一桌子菜做下來還挺累的。

花月適時還開口與顧景桓說,“景恒大哥,你去陪陪宋姐姐吧。”

“是啊,我們來收拾下就好。”

顧景炎從未做過這些,可身旁站著宋萱兒,也不願離開,揚言要幫忙。

大廳裏,宋漣漪正準備給眾人泡一壺茶,等他們收拾好了,再跟他們斟上一杯。

這會兒,她餘光瞥見了一抹挺拔高大的身影。

顧景桓雙唇抿緊,“他們將我趕出來了。”

宋漣漪見他不苟言笑說出這種話,隻覺得好笑,“顧景炎呢?”

“在廚房裏幫忙呢。”

她微微睜大了眼,“顧景炎他........”

“他自己願意的,別管他。”

顧景桓撩開長袍,坐落在位子上。

宋漣漪從一旁給他斟滿了一杯茶水。

“顧景炎跟萱兒是怎麽回事?我怎麽瞧著他似乎對萱兒有意?”

飯桌上吃飯時,宋漣漪早早想詢問他,這會兒才找到機會問出來。

顧景桓呷了一口茶,麵色淡淡,“是啊,他是喜歡。”

還沒等宋漣漪設法套話,他毫不猶豫就道明瞭顧景炎的心思。

......

酒樓廂房裏。

宋蓮兒替蘇子義斟滿了酒。

她眉目含情地抬眼看向他,端來酒杯,“蘇公子請喝。”

蘇子義深深看了她一眼,露出了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緊接著他寬厚的手蓋在了她拿著酒杯的手上,“謝了。”

如同蜻蜓點水般輕輕按了按。

宋蓮兒佯裝羞澀,低垂著頭,不敢抬眼看向他。

她跟蘇子義出來吃飯,兩人都喝了一點酒。

宋蓮兒微醺,兩頰薄紅。

“宋姑娘好酒量。”蘇子義將手放開,喝了一杯,也替她斟滿了。

再過半刻後,宋蓮兒麵色更紅,醉醺醺的,卻又不完全醉。

方纔,蘇子義顯然是在勾她。

宋蓮兒今日做足了打算。

她站起身來,想要敬他一杯酒,卻突地捂住了腦袋,一個沒站穩,直接摔到他的懷中。

“好熱.....”

宋蓮兒不經意間,扯動了下衣領,露出了小片雪白肌膚。

蘇子義瞧見眼前這美豔的一幕,忍不住有些意動地吞嚥了下口水。

“蘇公子,幫我——”

宋蓮兒想要趁著醉酒,獻身於他。

孟浪地抓緊了他的手臂,一雙水潤的眸子勾著他。

瞧見近在咫尺的美人,蘇子義麵露為難之色,將她扶穩坐在一旁。

宋蓮兒怔愣片刻,隻聽見他說道:“宋姑娘可要想清楚了。”

蘇子義為難地看著她,“如今漣漪姑娘是要跟寧王府聯姻,若是蓮兒姑娘將來跟了我,往後定是秦王府的人了。”

他輕輕歎了口氣,“蓮兒姑娘知道的,秦王府和寧王府向來關係不和,我怕到時候你會左右為難......”

蘇子義雙眉緊蹙,一幅憂愁的模樣,擰緊眉頭,像是狠下心來般,撇開視線,

“蓮兒姑娘你還是與我斷了關係為好。”

宋蓮兒一聽他這麽說,一顆心似乎被人狠狠揪住一般,心中一緊,趕緊開口表明自己的態度。

“你放心,子義,我到時候肯定會站在你這邊的!”

她目光慼慼,略微皺著眉,輕輕將手搭在他手上。

蘇子義一雙眸中似乎有千萬的愁意化解不開,愁容莫展。

“蓮兒姑娘你的一番情意,在下怕是要辜負了,你先回去吧。”

他背負雙手,站在窗台旁,避開視線,讓她直接回去。

宋蓮兒眼泛淚花,帶著哭腔喚了一聲,“子義,我......”

“蓮兒姑娘。”

蘇子義輕輕叫了一聲,宋蓮兒就懂了他的意思。

“我知道了。”

今日宋蓮兒的一番好算盤被打破。

她折返繡錦芳的路上,腦海中一直反複浮現方纔蘇子義說的話。

“你等等,你頭上有點東西。”

宋蓮兒心不在焉地從外頭回來,突地聽到正廳裏傳來顧景恒的聲音。

抬眼望去,卻見到他細心伸手將宋漣漪頭上的東西摘下來,看向她的眼神裏,似乎有著一股化不開的溫柔。

宋漣漪抬眸,回以笑意。

瞧著這兩人一幅甜甜蜜蜜的模樣,宋蓮兒心中冒出了一股濃烈的怨恨。

子義是因為他們,纔不答應接受自己的!

宋蓮兒心頭愈發覺得現在是顧景恒和宋漣漪阻礙了自己的好姻緣。

院子湖畔邊,顧景炎和宋萱兒兩人單獨走著。

“你.......”

“你.......”

突地,兩人打破了這沉默,不約而同地發話。

他們二人相視一笑,“你先說吧。”

宋萱兒盈盈笑著。

顧景炎暗中攥緊的手,隱約覺得有一絲緊張。

“萱兒,我知道我這麽說會很唐突,可我還是想要對你表明我的心意,我喜歡你。”

他目光堅定地看向宋萱兒,一鼓作氣將話說了出來。

並沒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驚訝,宋萱兒麵上笑意不減,卻也沒開口回話。

“不知道,不知你對我的話作何考慮?”

顧景炎覺得愈發緊張,卻也不知她為何用這樣古怪的眼神盯著自己。

方纔在飯桌上,宋萱兒才得知了他的真實身份。

說不驚訝,是假的。

可早在得知他身份之前,她也對他生出了好意。

明晃晃的笑意顯露在她明媚的臉上,“沒什麽,隻覺得你現在特別可愛。”

“可愛?”顧景炎錯愣地看著她,一時間不明所以。

“就是誇讚你的意思。”

宋萱兒看著波光粼粼的水麵,不顯露心中泛起的軒然大波。

“我也愛慕你。”

就這麽心平氣和地承認了自己對他的心意。

顧景炎聽罷,一股巨大的喜悅湧現在心頭。裏,雇來的人也都非常的勤快,再加上阿土學會的菜式多,後廚的廚娘也是他來教的。還有那些送餐的外賣員,個個都精神著呢,背上背了個四四方方的小背簍,就等著出餐了。宋漣漪對現狀十分的滿意,這就是她想要的局麵。“趙叔,怎麽是你一個人,織姐姐呢?”宋漣漪幾步邁了過去,幫著烤了點的肉。趙叔在一側烤著雞腿子,笑道:“還說呢,這幾日鎮子東市的布莊低價出些布匹,你織姐姐聽到風聲就趕過去了,尋思著買幾匹布來,給笑笑和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