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不請自來

是顧大哥,你買這個,花了不少的錢吧?”顧景桓抿了抿唇,他其實也不是花了多少錢,他前些日子和薛铖一起獵到的一些獵物,拿去換了銀錢,也攢了不少了。不過這金釵確實是花了二十兩銀子。要是宋漣漪知道他因為一個金釵步搖花了二十兩銀子,肯定會覺得他鋪張浪費,更不可能收下的。思慮再三,顧景桓才道:“漣漪,這個、這個是薛大哥找他一個認識的朋友幫忙打造的,也沒有花太多銀錢。”“真的?”宋漣漪小心問道,眼睛卻一直盯著顧...第四百九十六章??不請自來

不知為何,顧景炎還有些不捨。

宋漣漪早早就站在繡錦芳門外等候著了。

瞧見宋萱兒從馬車上下來,眼中充斥著喜悅之色,“萱兒!”

宋萱兒是同樣的高興,下了馬車,匆匆上前去拉住了宋漣漪的手。

顧景炎目光緊鎖宋萱兒背影,輕咳了一聲。

宋漣漪這會兒回過神來,將注意力投放在顧景炎身上。

“真是多謝了!”

顧景炎揮了揮手,深深看了一眼她身旁的宋萱兒,“我還有點事情,就不打擾你們相聚,先走了。”

離開了繡錦芳,他馬不停蹄將馬車趕往寧王府的方向。

他一來到寧王府,尋到顧景桓,將他攔下。

“等等,我有一事要問。”

顧景桓正要外出辦事,背負雙手,微微蹙緊眉頭,“不如待午後再議。”

他打量了一眼顧景炎,瞧見他眼底的一片青色,怕是這幾日沒休息好,可怎的看上去還這般興奮喜悅?

看了一下天色,顧景桓估計他是剛將人送到皇城。

“我著急!”

顧景炎攔著不讓他外出,硬是將人重新拉回到寧王府。

寧王府的下人見狀,紛紛麵麵相覷。

“你說,那宋姑娘今年芳齡幾許?家中可是有人已經替她許配了婚約?.......”

顧景桓當以為他是要問什麽要緊事,聽他開口閉口都是宋萱兒,漆黑如墨的眸子裏沉了沉。

顧景炎接連丟擲幾個問題,都沒聽見他有所回應,擰緊眉頭催促他,“你趕緊說說。”

顧景桓難得看見顧景炎這般著急的模樣,麵不改色地微微頷首,

“宋姑娘今年約莫十六七,暫無婚配。”

顧景炎聽到了最重要的答案,毫不掩飾地在麵上露出喜色。

“這次辛苦你接一趟宋姑娘了,看來你是對她異常關心啊?”

顧景桓目光狐疑地瞥向他。

顧景炎爽朗地笑了聲。

“之前父皇還逼問我要成家,我說並沒有喜歡的女子,之前我與你說過此事吧?”

他並沒有直接回答顧景桓的問題,反倒是提起了皇帝。

“現在我覺得我遇到了。”

他抬眼看向顧景桓,偏淺的眸子裏泛著亮光,“兄弟,你可得幫助我一臂之力!”

顧景炎這會兒大方承認了自己喜歡宋萱兒。

顧景桓稍顯一絲訝異之色,抿了抿唇,“你可別亂來。”

顧景炎輕笑了聲,拍了拍他的肩頭,“先不打擾你,走了。”

晚上,顧景桓和顧景炎收到宋漣漪邀約。

為了迎接萱兒,她特意做了一大堆好吃的。

“來嘍!”大家幫忙端盤子,桌上擺滿了滿滿當當的一桌子菜。

色香味俱全,空氣裏飄香四溢。

院子裏熱鬧非凡。

除了顧景桓和顧景炎還未來到,其他人紛紛落座,準備吃飯。

宋蓮兒房門咯吱一聲,被人從裏推開,一道身影突兀地出現在院子裏。

濃烈的胭脂水粉味道緩緩傳來,經過她院子的花月突然皺緊眉頭,捏著鼻子。

隻見宋蓮兒步伐盈盈,襲著一身曼妙的輕紗,畫著濃重的妝容。

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頭上頂著不知道多少支珠釵,過於誇張了。

宋蓮兒摸了摸額間的發絲,想到等下要見的蘇子義,麵上露出了帶著深意的笑容。

“蓮兒姑娘,你要去哪裏?今晚宋姐姐叫了大家一起吃飯。”

花月瞧見她直接繞過自己,往繡錦芳的門口方向走去,恍若沒聽見自己說話,雙眉緊蹙。

“蓮兒姑娘,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花月擰緊眉頭,拔高了音量,叫停她,引得來往的人紛紛側目。

宋蓮兒沒好氣地回頭瞪了她一眼,神色不耐,看向花月的眼神卻是異常犀利。

她輕蔑地低頭瞥了一眼花月。

“你個小丫頭片子,年紀不大,口氣不小,你當這是你家呢?隨意對我大呼小叫的!”

宋蓮兒的話落在花月耳中頗為刺耳。

她本是好意留下宋蓮兒一起吃飯,怎麽就早了一頓罵?

花月怯生生地抬頭,暗自咬牙,堅持說,“我哪有對蓮兒姑娘你大呼小叫了,你要外出,也不提前跟宋姐姐說一聲。”

“我要去哪也要跟你們稟明嗎?真當自己是一回事了,不過是從外麵撿回來的野孩子,還不配跟我說話。”

她漫不經心地撥弄了下手中的指甲,冷冷瞥了花月一眼。

宋蓮兒這番話直接刺激到了花月,她眼眶紅了一圈。

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宋蓮兒,藏著怒火。

宋蓮兒不屑地發出了一聲嗤聲,狠狠地剜了一眼她身旁仰著頭看向自己的花月,“別多管閑事!”

“你太過分了!”

花月倔強地抿緊唇。

宋蓮兒壓根沒將這小丫頭片子當成是一回事。

她不願跟花月多費口舌,浪費時間。

宋漣漪隱約聽到宋蓮兒吵鬧的聲音,還有花月說話聲,不由得覺得奇怪。

“怎麽了?”

她放下手中的菜,從廚房裏走出來。

宋蓮兒已經走了,隻留下一臉委屈紅著眼眶的花月。

花月見了她委屈地撲上去。

“宋姐姐!”

花月抽泣著,宋漣漪瞧著她這幅模樣,眸色變深,知曉興許她是被宋蓮兒欺負了。

待花月平複了心情,宋漣漪這才從她口中得知了方纔發生的一切。

“沒事,別管她,今晚我們要吃的高興些。”

她俯下身來,安撫了花月幾句。

花月的微微頷首,心情緩和了不少。

宋漣漪帶著花月到大廳吃飯,遲來的顧景桓還帶著顧景炎匆匆前來。

“抱歉,中途有點事,費了點時間。”

顧景桓看著宋漣漪解釋了兩句。

她熱情招呼著,“都起筷吧。”

宋漣漪還拿出了釀了許久的桃花釀,“今晚大家有口福了。”

顧景炎瞧見那桃花釀,不禁為之一亮,“這可是好酒。”

宋漣漪身旁的宋萱兒適時開口,“漣漪,你等下再給我留一瓶。”

顧景炎聽見後,抬眼看去,詢問,“萱兒姑娘也喜歡?”

宋漣漪哂笑道:“你別看她這樣,她可愛喝我釀的酒,不是我藏著,她都要將我釀的酒早早喝光了。”後,對外麵小攤小販的東西都有些食不知味了。很神奇。“那個不行,這次的老人家住得很遠,若是在她生辰那兩日送蛋糕過去,準壞了!”宋漣漪雙手托著自己的下巴,忽然側過頭去笑意盈盈地看著顧景桓:“顧大哥,你有聽過平陽長公主的故事嗎?”“平陽長公主……”顧景桓喃喃出聲,他為什麽覺得,這個名諱如此耳熟呢?最後還是見顧景桓搖了搖頭:“未曾聽過。”“這位平陽長公主,可真是個奇人!”宋漣漪笑笑,把楊大人告訴過她的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