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嫁

雜過後,有禮的聲音響起了起來。“新娘下轎。”蕭長歌從震驚中回神,才意識到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本是現代的一名外科醫生,想來自己是和那個患者一起墜樓死了,所以靈魂才會覆到了這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姐上。有喜娘攙扶著下轎,蕭長歌察覺到這幅還是有些酸無力,想來定是原服毒的後癥。蕭長歌想既來之則安之,這個在原主記憶中像妖魔鬼怪的冥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還真想見識一下。隨著繁瑣的儀式結束,蕭長歌被人扶到了房中。...蒼葉國,仲夏夜,繁星無月。

上京的大街上十裡紅妝,紅燈高掛,嗩吶喜樂聲震天。一頂八人抬的花轎從蕭太醫府上出來,迎親的隊伍像一隻火龍,走在空無一人的長街上。

“唔~”蕭長歌了手,卻發覺渾無力,費力的睜開雙眼,隻有一片火焰般的紅,細聽耳邊傳來悠揚的喜樂聲。

這不是在醫院!明明記得有個患者要跳樓去搭救,豈料被那患者一同拉著墜樓了,怎麼醒來後就在這了?這是哪裡?

有顛簸的覺傳來,蕭長歌雙眼一睜,腦子裡紛紛閃現出一些人影和對話的聲音。

是半個時辰前,發生在蕭府的景。

“三妹妹,嫁給冥王,你一定死的十分淒慘。難道你不知道,趙家的小姐,陳家的小姐,周家的小姐,們個個都是死在房裡的。傳聞啊,這個冥王可是飲的惡魔呢。”子有聲有的說著。

旁邊另一個打扮的艷麗的子也跟著說道:“是啊,三妹妹。父親為了升發財將你嫁過去,真是害了你。三妹妹,姐姐這裡有毒藥和匕首,姐妹一場,我們也不想你死的淒慘。”

二姐蕭艷華從袖中掏出一隻紅的瓷瓶和一把匕首擱在了妝鏡臺前

大姐蕭艷月象征的抹了抹淚拉著蕭長歌的手道:“三妹妹,做姐姐的就隻能幫你這麼多了,後麵的路你自己選吧。”

妝鏡臺前映照出一張清麗無雙的容,隻是這容貌的主人哭的梨花帶雨,淒慘無比。

“大姐,二姐,你們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蕭長歌的不停的抖著懇求們。

蕭艷月冷笑一聲,出自己的手,揚著臉道:“我們已經在救你了,我勸你,如果不想死的淒慘,那就自盡吧。”

蕭艷華嘆了一聲跟著說道:“三妹妹,你死後,我們會給你多燒些紙錢的。”

“吉時到,新娘上轎。”門外有禮高昂的聲音響起。

蕭艷月臉一變,將放在桌上的毒藥和匕首塞到蕭長歌的手中道:“三妹妹,這兩種死法你自己選吧。”說著拿過一旁的蓋頭蓋在了的頭上。

蓋頭下蕭長歌被喜娘扶上了花轎,蕭長歌握著自己手中的東西,將那匕首放懷中,然後死死的握著那瓶毒藥。

最後的畫麵是蕭長歌服毒的場景,蓋頭下絕的閉上眼睛。隨著畫麵的結束,一些記憶也逐漸清明,這自殺的蕭長歌是蕭太醫的三兒,因聖旨賜婚嫁於冥王為妃,被自己姐姐的三言兩語就嚇得自殺了。

蕭長歌有些唏噓,不對,自己不就是蕭長歌嗎?察覺到這一點,蕭長歌渾一震,眼前的紅是蓋頭,自己在花轎之中,那麼說來,自己這是……穿越了!

花轎突然停下,有竹聲劈裡啪啦的響了起來。一陣嘈雜過後,有禮的聲音響起了起來。“新娘下轎。”

蕭長歌從震驚中回神,才意識到一切都已經無法改變,本是現代的一名外科醫生,想來自己是和那個患者一起墜樓死了,所以靈魂才會覆到了這個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姐上。

有喜娘攙扶著下轎,蕭長歌察覺到這幅還是有些酸無力,想來定是原服毒的後癥。

蕭長歌想既來之則安之,這個在原主記憶中像妖魔鬼怪的冥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還真想見識一下。

隨著繁瑣的儀式結束,蕭長歌被人扶到了房中。隔著蓋頭,蕭長歌卻覺到房間中無不在的寒氣,讓蕭長歌不打了個寒。

房間裡很是靜逸,蕭長歌坐在喜榻上,嘗試著活自己的手腕,這時推門聲突然響起。

有腳步聲走了進來,隨著房門關閉,一道戲的笑聲也傳了進來:“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見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歡在我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說是不是?”

蕭長歌聽著這話,突然兩眼一睜,卻聽房間又傳來一道暗啞難聽的聲音,像是鬼魅一般:“七弟,你說的沒錯,四哥這個子已經廢了,你代勞也是應該的。”

邪魅的笑聲在冷的房傳來:“四哥果然識趣,那我就不客氣了。”說著那人就朝著蕭長歌走了過去。

擋在蕭長歌眼前的蓋頭被人跳下,蕭長歌看清眼前站著的男人,他穿著大紅的喜服,發髻梳的工整,五俊朗,眼裡卻閃著。蕭長歌的眼睛裡閃過一嫌惡,但麵如常。什麼樣的人,還真想見識一下。隨著繁瑣的儀式結束,蕭長歌被人扶到了房中。隔著蓋頭,蕭長歌卻覺到房間中無不在的寒氣,讓蕭長歌不打了個寒。房間裡很是靜逸,蕭長歌坐在喜榻上,嘗試著活自己的手腕,這時推門聲突然響起。有腳步聲走了進來,隨著房門關閉,一道戲的笑聲也傳了進來:“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見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歡在我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說是不是?”蕭長歌聽著這話,突然兩眼一睜,卻聽房間又傳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