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有她

刑部,死的人多,黑貓這般多,旁人嫌晦氣,便不來了。想到這裏,薑令月就覺得好笑,他們都幹殺人,搞刺殺這一出,怕什麽黑貓?“笑什麽?”“我笑他們心狠手辣又迷信。”“做的虧心事越多,便越是害怕,越是會避開這些代表不吉的東西。”姬元澤捏了一下薑令月的手指笑了起來:“想必王妃是沒做過虧心事的。”薑令月聽出來了姬元澤的揶揄,冷笑了一聲:“嗬嗬,我倒是沒做虧心事,不知王爺做過沒有。”姬元澤沉默了一下,月光打在了...第552章??有她

她既然陪在他身邊,自然可以為他解決這個問題,不必讓他事事煩憂。

古青一怔,立刻點頭:“是,王妃,那如今您看如何安排。”

薑令月微微頷首,看向姬元澤:“你不用擔心,昭寧帝的身邊有人保護的,暫時死不了,他們這裏要加快動作了。”

姬元澤點點頭,他心中的猶豫還沒有來得及說出口,似乎薑令月已經懂了。

薑令月低聲說道:“來不及等韓辰溪發出訊號了,看來隻有我們自己發出訊號提醒韓辰溪了。”

“若是六皇子來不及開啟城門,我們攻城,豈不是傷害無辜百姓,依照三皇子的性格,必定不會開城門,若是三皇子死了,說不定還有希望。”狄炎歎氣:“雖然戰爭難免有傷亡,但是百姓是無辜的,不該將他們拉入戰爭的漩渦,還是要有個穩妥的辦法才行。我們要怎麽做?”

眾人幾乎是下意識的看向姬元澤,如今,姬元澤就是大家的主心骨。

薑令月主動擋在了姬元澤的麵前:“放心交給我。”

“王妃,你……”

“放心好了,我來想辦法,必定有辦法開啟城門!”薑令月眸中劃過了一絲冷意。

姬元澤聽薑令月的話,猛地轉頭盯著她,他雙手狠狠捏著了她的手指頭,用力的一捏,他在提醒薑令月千萬不要犯傻,不要做一些冒險的事情。

薑令月眉峰微挑,嘴角勾起了一個弧度,她拍了拍姬元澤的手低聲說道:“你放心,萬事具備,都不用我出手,韓辰江必死!這些事,都不必你動手,交給我。”

鋪墊了這麽多了,他再不死,都對不起自己!

“好,那就立刻開始行動,掃平南源!”

嗚嗚~號角吹響,戰鼓激昂,被東南風吹得蔓延到了南源的威城境內。

韓辰江正在研究書信,信上說韓辰溪遲遲回去,很多大臣站隊了他,覺得他從小學習的就是帝王之術,跟適合當皇帝,韓辰江這一次闖了這麽大的禍事,應該重罰。

“哼!”韓辰江重重的將書信摔在了地上,他的臉上浮現了一絲惱怒:“老六還不是倚靠慶王的勢力回到皇城的,若是憑借他自己,他這輩子,下輩子都回不去!”

屬下一聽無聲歎氣:“王爺,眼下的局勢對我們很不利,王爺有什麽好主意麽?”

“去找那個賤,人,問問她有什麽好主意!”韓辰江眼中怒意迸發了出來,對於他而言,薑令瑜就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若不是薑令瑜,他何至於此。

嗚嗚~忽然,西陵的號角聲響了起來,驚的韓辰江麵色慘白,他猛地站了起來,眼中劃過了幾絲冷冽:“怎麽回事?慶王不是說過不會攻打南源麽?怎麽會有號角的聲音?”

那屬下麵色慘白,跪了下去給韓辰江磕了一個頭說道:“殿下,北榮的駙馬過來了,說南源的人傷害了他的兒子,他不會善罷甘休的,一定要南源拿一個說法,慶王不會攻城,可北榮不一定。”

韓辰江一聽,臉色慘白,北榮有很厲害的武器,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沒一人敢和北榮比誰的拳頭更加的硬,眼下這種情況隻怕不好。

他猛地站了起來:“威城易守難攻,就算他們有炮車也要花費很大的力氣,通知守城,死守城門,絕對不投降,有本事,他就把整個威城夷為平地!”

韓辰江在賭,賭姬元澤和司馬晉不會把百姓拖入漩渦之中。

“可這也會對我們造成損失呀,殿下……”

韓辰江眼神冷冽了幾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嘴角勾起了一個不大的弧度:“是啊,傷害薑世子的人,又不是我們,隻要我們將罪魁禍首交給他們,說不定能換取一線生機!”

至少,能讓他從微威城回到皇城去。

“可,女軍師身上毒物太多,我們根本不敢近身,她揚言隻見您。”

韓辰江聽到這句話頓了一下,臉上透著幾絲不悅,他冷聲說道:“真是麻煩,也罷,正好本王也有話要問她!”

韓辰江沒有注意到,天上有一隻信鴿飛過了庭院,落在了後院。

信鴿落在了後院的窗戶上,對著被關在鐵窗裏麵的發出了咕咕的叫聲。

薑令瑜躲在角落裏麵,一張臉陰冷無比,變形的麵具被她強行戴在了臉上,給她平添了幾分詭異。

她手中搗鼓著藥,臉上透著幾絲詭異的笑容。

聽到鴿子的呱呱聲,薑令瑜非常生氣,暴跳如雷,她扭頭看向了鴿子嗬斥道:“滾,滾出去,不然連你也殺了。”

鴿子像是沒有完成任務不能走一般,站在窗戶上沒動,薑令瑜回眸狠狠瞪了它一眼,見到它的腳上綁著一道信。

薑令瑜站了起來,猛地扯下了鴿子上的信紙,看了一眼,內容很簡單:北榮已到,韓辰江將推你頂罪,必將哄騙你出去。

字跡如此熟悉,文字如此冰冷。

薑令瑜一看,露出了一絲不屑的冷笑,她隨手將信紙丟在了地上,用力踩上幾腳:“薑令月你的計謀我看慣了,我纔不會相信,我不會相信的!”

嘎吱~一聲輕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了。

薑令瑜警惕地回頭看去,隻見韓辰江站在了門口,他逆光而來,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薑令瑜的瞳孔微微一縮,眼中泛起了幾絲猩紅:“你怎麽來了?”

韓辰江背著手立在門口,他低聲說道:“回想著一年,你陪本王走來,確實不容易,上一次的事情,隻是一個失誤,本王不該對你發脾氣的。”

薑令瑜一聽,嘴角勾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她蹲在了地上:“殿下不會又遇到了什麽不能解決的難題了吧,又要我幫忙做什麽?”

“知我者卿卿也,這不是一個事情,你若是替我解決了,我不但接你出去,我還娶你。”韓辰江笑臉盈盈,伸手去牽薑令瑜那瘦弱無比的手。

薑令瑜下意識地地看了一眼韓辰江,嘴角勾起了一弧度,她扯開了自己的麵具:“我這般模樣,你也娶我?”

“我必定娶你,讓你成為這世界上最最最幸福的人!”韓辰江直視著薑令瑜的臉龐,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她臉上的傷痕,眼中沒有半分嫌棄的模樣,儼然是一副深情的模樣。

薑令瑜低頭盯著韓辰江的眼睛,嘴角勾起了一個絢麗的笑容:“是麽?若是殿下肯親我一口,我就相信。”

韓辰江頓時整個人都愣住了,他渾身止不住顫抖了一下,他深呼吸了一口氣,這才緩緩低下頭,一點一點靠近了薑令瑜的臉頰,在她臉上醜陋的疤痕上重重吻了一下。

韓辰江後退了一步,微微鬆了一口氣:“現在可以走了吧?”

薑令瑜點了點頭,醜陋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嬌羞,牽著韓辰江的手往外走。

天邊殘陽如血,彩霞鋪紅了天,印在漆黑的炮車之上,那一片片連在一起的炮車儼然是一隻隻猩紅的眼睛。

紅與黑的軍旗在天空上獵獵作響,軍隊整齊有序的排列在了一起,領兵的是薑令星與江樸曜。

薑令月和姬元澤坐在後麵的戰車裏麵,仔細觀察著前麵的情況。

焊槍與鐵騎壓迫著威城,大有一種要將其踏平的感覺。

城牆上站著一個南源的小將,看著下方的情況,他高聲說道:“慶王這是什麽意思?不是說好不攻城麽?”

薑令星撫摸了一下冰冷的紅纓槍,他的嘴角勾起了一個小小的弧度:“西陵不追究,不代表我們北榮不追究。你們射傷了本世子該當何罪!”

那小將肯定是先前知道些什麽的,他高聲說道:“此言差矣,我們怎麽知道哪個是薑世子,就算傷了也是誤傷,難道真的要為了這點小事情鬧得民不聊生?”,自然地坐到了薑令月的身邊,將她樓入了自己的懷中。他嗅了嗅薑令月發間的香味,嘴角勾起了一個弧度,看起來心情很好:“恭喜我們,走出來了。”“是啊,恭喜我們守得雲開見月明!”薑令月伸手捏了一下姬元澤掛在腰間的柿柿如意的荷包。“虧得那日你引得姬元楓發瘋,讓他漏出了他想要抓九皇叔的想法,怎麽才能順水推舟,將計就計,讓九皇叔出現在皇宮之中。”姬元澤說。薑令月靠在了姬元澤的肩膀上:“也是把他逼急了,他迫不及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