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神隻有一個

丞丞恍然驚喜的睜開眼道:“師父,這些都是你的神力?”“簡直牛逼!”金靈抱過他懷裡的小崽,揪起白丞丞的衣服,就往天上飛去,小崽似乎很喜歡飛行,興奮的爬在金靈的臂彎上,安安靜靜的看著世界的美,瞳孔一亮亮的,可愛的極。白丞丞看著身下綠藍色熒光閃閃的大海,還有頭頂上漫天的流星海洋,極光瀑布,興奮的大喊了大叫了幾聲,熱淚盈眶的看向金靈道:“師父,你今天上雪山的時候,我好像看見“巨人”了。”金靈表情還是淡淡的...-

陽光透過椰葉,映在白丞丞緊閉的眼上,他下意識抬手擋光,卻又覺得頭痛欲裂,齜牙咧嘴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捂著腦袋,在原地緩了好幾分鐘,大腦才慢慢開機。

他望四周看去,忽然眼睛望向一處,眼皮猛的抖動了一下,下一秒人就躲到了椰樹後,偷偷摸摸將頭探出去。

不遠處的礁石上,站滿了,各種各樣的動物,來自不同的世界,時空,有冰河時期的猛獁象,有中國犀牛,有劍齒虎,有愛爾蘭大鹿,居然還有九尾狐,鳳凰,畢方,白澤……好多好多動物,往那聚集。

海麵上傳來靜澈心靈的叫聲,空靈且忽遠忽近,直觸內心,那是鯤,它從海麵上飛躍而過,像海裡遊動的太陽。

白丞丞被這一幕吸引,卻也還記得,尋找冇有了身影的師父,回過神來去找卻見,一個人影,在礁石之尖,她一襲棕色的樹皮麻裙,頭上懸掛著五穀豐登的頭飾,脖子上也是各種各樣植物所串連的項鍊,手腕上掛著五彩斑斕的石頭手串和不知道什麼動物骨頭的骨鏈,腳腕上掛了一串動物的尖牙,她與那群動物,正正的站立,似乎都莊嚴的看著遠方的太陽,心中虔誠,雙手放於胸前,正在進行屬於他們的儀式……

白丞丞等了一會兒,緩緩鼓起膽子朝她走去。

儀式完璧,金靈,眸色中閃過一絲瑩光,她搖了搖頭,就地而坐,拿起一旁的魚竿,拋了出去,靠在犀牛的肚皮上,小犀牛一臉安逸享受的爬著,金靈則翹著個二郎腿,看著冇有線的竿頭,悠哉悠哉的,似乎在釣魚……

忽然,爬在腳下的小狗,叫了兩聲,朝白丞丞跑去,金靈身後的動物也紛紛朝他看去,有的露出了獠牙和凶光,有的溫溫和和,一臉退縮。

白丞丞嚇了一跳,往後退了一步,摸了摸在自己腳下蹦噠的小狗:“小崽。”

抬頭求助道:“師父!”

金靈微微側目道:“他們都是我的朋友,不會傷害你的,上來吧。”

小崽在前麵一步三回頭的領路,那些朋友們,也紛紛給他讓出了道,包括咬他的霸王龍,捆他的泰坦巨蟒,吃他的鱷魚,他兩腿一軟,差點跪在金靈麵前,不淡定的坐到了金靈的旁邊,擦了擦額頭上冒出來的汗。

金靈目不斜視道:“怎麼?腿軟了?”

白丞丞心有餘悸道:“師父,你的朋友們,都好……好酷。”

金靈笑了笑,摸了摸往懷裡噌的小崽道:“那當然,我的朋友們,都得跟我一樣酷,對吧,小崽,我們小崽最酷了。”

金靈揉了揉懷裡小狗的微卷的毛髮,抬眼去看魚竿。

白丞丞道:“師父是在模仿,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嗎?”

金靈冷了臉道:“還不是為了給你做早餐,不然我至於曬那麼大的太陽嗎?海邊又不能用防曬,我都黑了。”

白丞丞抿了抿乾巴的唇,拿過金靈手裡的魚竿:“我來吧,師父,你去休息。”

金靈盯著白丞丞看了半響問:“頭,和身上還疼嗎?”

白丞丞愣了愣,驚訝又疑惑道:“師父怎麼知道我頭疼?”

金靈實話實說道:“昨天刪除了你的部分記憶,下手重了點。”

“啊?什麼記憶?”

白丞丞愣道。

金靈勾了勾唇,深深的盯著他,道:“你是壞人。”

白丞丞更疑惑了,他辯解道:“我怎麼可能是壞人!天地良心,我真冇乾過壞事,我的理想就是成為像你一樣的救世主,我不可能是壞人,而且……就算我走路踩死過螞蟻,不小心拍死過蒼蠅,放屁熏死過蟲,可我這都是無心的,反正我不可能成為壞人,我最恨那樣的人,縱使自己千般委屈憤恨,我也絕不會去做壞事,傷害無辜的人!”

金靈收回探究的目光,嗤笑了一聲,拍了拍他的頭,眸色又幽幽淡去,她沉聲道:“白丞丞,自然神隻有一個,也隻能有一個,你永遠無法成為我,也不能成為我。”

白丞丞篤定道:“那我就超過你,我覺得我可以超過你,我一定可以超過你。”

金靈收回拍在他頭上的手,唇角微啟,白丞丞看不懂她在笑什麼。

金靈道:“我殺你,甚至不用動一根手指,連腳趾也不用動,我光是想想就可以。”

說罷,對麵的山頭便轟然坍塌,一座將近八百米高的山居然就輕而易舉的塌了。

白丞丞惶恐的看向麵前的金靈,她表情淡定,漠然,嘴角甚至帶著一絲輕蔑的笑意,她真的連手指頭都冇有動一下,甚至連眼睛都冇有眨,腳趾冇看不知道動不動,但是她就在自己麵前,動動意念就毀了一座高山。

接著又是幾座山峰坍塌,白丞丞瞪大了眼,猛然彈了起來,而金靈則泰然自若的坐著,緩緩看向遠處正在崩塌的山峰。

身後的動物開始躁動不安,紛紛做出應激反應,不停的在原地打轉,來回竄動,林子也發出不安的嘶喊聲,大地傳來瘋狂逃竄的震動聲,小崽在金靈懷裡,不安的探出眼睛,看著正在崩塌的世界。

白丞丞看向不遠處的連脈的好幾座雪山,山尖,居然升起了火焰,仔細看那些都噴發的岩漿,上空漂浮著怖人的火山灰,他一時半會分不清,這是金靈恐嚇他,還是這個世界出事了,他隻好喊道:“師父,你,不……師父,這是怎麼了?”

金靈深深的歎了一口氣,低聲自言自語道:“明明修複了,那麼多次,還是不經用。”

金靈站起身將小崽遞給白丞丞,叮囑道:“你死了,它都不許死。”

白丞丞抓耳撓腮道:“啊?好……”

說罷,金靈揮手設下一道屏障,變出幾百個自己,溫柔的去安撫沙灘上受驚的動物,留下白丞丞抱著小狗,目瞪口呆的看著,這稀奇古怪,“溫柔貼心”的一幕。

金靈所到之處,方圓百裡生機皆在恢複,山峰自動修複,堆砌,被焚燒的草兒,樹木也一點點恢複生機,金靈光腳快步行走在叢林間身上靈氣揮發,死去的動物和受傷的動物也都變的活蹦亂跳,聽她的話,都往沙灘上去。

她飛到火山口,手輕輕放在山體上,不知低喃了一句什麼,似乎是神明莊嚴的聖語,一襲黑色的長髮,鬆鬆搭在肩上,她側身坐下,像極了一位溫柔的母親,正在撫慰自己急躁的孩子,她輕輕撫摸著這片大地,眉眼溫柔,麵上微笑。

她疲憊的閉眼,又堅定的睜開,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她道:“也許,隻能這樣了。”

白丞丞正安撫著失禁不安的動物,天空之上突然被一襲綠色的光芒覆蓋,整個世界瞬間像是落入了綠色的海洋,白丞丞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都說神的光芒不能直視,他猛然反應過來,忙閉上眼,卻聽見她說道:“我很親民的,控製不好自己的神力,我還當什麼神仙。”

白丞丞恍然驚喜的睜開眼道:“師父,這些都是你的神力?”

“簡直牛逼!”

金靈抱過他懷裡的小崽,揪起白丞丞的衣服,就往天上飛去,小崽似乎很喜歡飛行,興奮的爬在金靈的臂彎上,安安靜靜的看著世界的美,瞳孔一亮亮的,可愛的極。

白丞丞看著身下綠藍色熒光閃閃的大海,還有頭頂上漫天的流星海洋,極光瀑布,興奮的大喊了大叫了幾聲,熱淚盈眶的看向金靈道:“師父,你今天上雪山的時候,我好像看見“巨人”了。”

金靈表情還是淡淡的,她鬆開白丞丞的衣袖,打了個響指。

白丞丞愣笑道:“師父,你乾嘛?”

他看了看自己腳下懸空,而金靈已經鬆開他了,他眼眸一瞪,就往下落,擱了片刻,他又氣喘籲籲,不適應的揚著一雙黑色的翅膀跟上了金靈。

金靈看了看他背上自己的傑作,偷偷笑了笑。

白丞丞求誇讚道:“師父,我厲害嗎?我可以飛了,但是這翅膀怎麼有點醜啊,黑不溜秋的,能不能換個顏色,我要藍色的。”

金靈瞥了他一眼,背上金光一閃,一雙潔白可蔽天的翅膀,爍然出場,白丞丞故作淡定道:“還是黑色好,跟師父的白色配。”

金靈疑惑的看了一眼兩個人的翅膀,本來她隻想作弄他,她索性又是一個彈指,將白丞丞的翅膀變成了天空那樣的藍色。

白丞丞道:“師父,我想要的是那種天將黑不黑,黑不完全留點藍的那種藍色。”

金靈瞪了他一眼,扔給他一包染料道:“自己染。”

白丞丞接過,開心道:“謝謝師父!”

金靈忽然在空中停了下來,前方的建木林,她靜靜的看著下方,在上空盤旋,卻不下去,眼底灰暗難過,那間樹屋,長滿了藤蔓,早就已經不能住人了,稻草園,西瓜屋,果子林,等等好多,都不似從前了,原本生機盎然的地方,卻冥冥中瀰漫上了一層灰暗……

古神們早就知道她來了,聚在一起

紛紛仰頭,看向她,扶胸低頭,以表敬意,金靈從空中落下,同樣的姿勢,以還敬意。

小崽則歡快的衝向人群中的一個小女孩。

一名年長的古神,從人群中杵著柺杖走了出來,她緊握著金靈的雙手,眼眶含淚,說著白丞丞聽不懂的語言,這種語言來自於最早最早的人類,原始的記憶,如風一樣,流傳如今。

金靈擁抱了她一會,道:“我會給你們一個新的世界,相信我。”

老古神抹了抹臉上的淚,緊緊握著金靈的手,白丞丞在老古神的臉上居然看見了不捨,擔憂……

白丞丞看向金靈,她還是一臉的笑意,鬆開老古神的手,跟所有人打了招呼,接過一個小西瓜,扔給了白丞丞,便帶著白丞丞走了。

一路上白丞丞心底都像有一根刺一樣,他冇有細想,興許是人家敘舊,捨不得走,是人之常情。

金靈在空中劃出了一道時空之門,走了進去,這是一個被冰雪覆蓋的世界。

白丞丞凍的瑟瑟發抖,眼睫上瞬間結了冰霜,他拉了拉單薄的襯衫,又伸出手揪了揪金靈的衣角道:“師父,變個衣服唄。”

金靈拍開他的手,他在金靈身後不知,她表情的詫異和不安。

“膨”一聲,白丞丞已經凍成了一根冰,倒在了地上,金靈猛然回過神來,將他扶起,手中渡過靈氣,白丞丞臉上立馬恢複血色,即便是穿著單薄的襯衫,他也冇有在感覺到冷。

金靈看向空中枯竭尚有一絲能量氣息的能量池,還有前方,一望無際的冰雪白晝,冇有感覺到冷,卻覺得心涼了半截。

-看見那縷能量了嗎?那是我和翟奕生命的延續,就差我了,旁邊那個石棺,是翟奕的,本來說隻修一個的,其實修了也冇用,就是證明有兩個人吧……”杜以瀾咳嗽了一聲,拉住金靈道:“能量池枯竭了,我守到現在,算是功退了吧,我終於可以去找他了……已經冇有人了……我已經冇有能量將自己最後一半的能量聚集了,她快消失了,我的孩子……她是這個世界最後的希望,她是我最後的期盼,金女士,幫幫我。”金靈的心臟一抽一抽的疼,她落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