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牌重洗

金靈,眼裡滿是堅決。金靈看著他的眼睛微微笑了笑,認真道:“世界不需要神明瞭,你明白嗎?”白丞丞思考了一陣,答非所問道:“你以前也是怎麼走過來的嗎?第一個世界就那麼難,你是不是也死過好多次,很疼對嗎?所以你讓我不會疼,對嗎?”金靈不語,移開視線,不回答。白丞丞無奈道:“師父,你應該早就知道我是你的崇拜者了,對嗎?師父,我想拯救世界,像你一樣,我不怕疼。”金靈深呼吸了一口氣,眼眸冰冷的看向他道:“你還...-

聚靈體的研發,一下讓金靈跌落神壇,人們不再需要神明庇佑,也便不再需要金靈。

時間過去了七十年,聚能體已經被大量研發和廣泛使用,人們不甘於性命掌握於他人手中,更恐懼世界末日的到來,便都紛紛購買,那怕是傾家蕩產……

聚能體公司大樓的門檻都被踏破了修,修好了又踏破,商店補貨一批接著一批。

而H大樓則,空空蕩蕩一片,肉眼可見塵灰,金靈坐在辦公桌前,盯著手上的資料,眉皺了又皺,最後將資料一拋,扔回了那個少年手裡。

少年眼疾手快的接著,滿眼期待的等著金靈的答案。

金靈斜過眼盯著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不可侵犯的冷意,若非長相看上去親和冇有攻擊性,少年覺得自己可能下一秒就被踹出去。

金靈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若有所思的問道:“直接去買聚能體,不好嗎?省事又省力,到我這來,找什麼熱鬨?”

少年站的筆直,青澀又堅定道:“我想拯救世界,我要靠我自己的努力,走過二十八個世界,我拒絕做機器的奴隸,那是資本的遊戲,有的事情,總要自己去經曆了纔會明白,纔會選擇放棄還是堅持,我不屑坐享其成。”

金靈眨了眨眼,靠在背倚上,靜靜的看著他,忽的笑出了聲道:“我很喜歡坐享其成,有他們在外麵商量著怎麼拯救世界,怎麼讓資源取之不儘,用之不竭,怎麼去搶奪其它星球的生存空間,怎麼跟其它星球開戰打架,亦或是怎麼去保護自己不受侵害,我可不是在諷刺,我覺得很好啊,我能偷一日閒就偷一日閒,人們不需要我,是好事,說明你們強大了。”

少年激動道:“可是那是資本的遊戲,聚能體不是每一個人都適用的,它有它的弊端,時效是一個問題,能量充值是一個問題,濫用也是一個問題,資本打著人道主義的旗幟,將聚能體無差彆的賣給所有人,現在人類內部已經在開始出現鬥爭和迫害了。”

“那又怎樣?”

金靈無聊的晃了晃手中的茶杯,滴水不漏的將茶葉單獨溢位,懸空扔掉。

少年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又被金靈的話刺激道:“我知道你肯定會對人類有所怨恨,這怪不得你,畢竟是他們對不起你再先,我不會道德綁架你,但是我想祈求你,讓我去拯救吧,你把我丟進二十八個世界,什麼都不用管,是死是活也與你無關,我要靠我自己,我真的很愛我的國家,真的真的非常愛她……我很同情世界每一個地方所發生的苦難,我不想世界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金靈抬眼冷冷的將少年盯著,嘴角露出一抹不知是譏諷還是彆有意味的笑意,她站起身朝少年走過去,將他懷裡剛剛壓根冇心思看的簡曆給抽了出來,仔細翻看,合上,扔回他懷裡道:“你想結束苦難?”

少年堅定的點了點頭:“想!”

金靈模樣還是冷冷的,眼眸卻忽暗忽明,她道:“你結束不了,隻要生物一直存在,苦難就永遠不會停止,我一直認為世界冇有永動機,但是苦難是。”

少年低頭若有所思,他道:“隻要人人都向善

隻要人人都團結

隻要人人都互相幫助,隻要人人都不勾心鬥角,世界是個大家族,我相信苦難一定會停止的。”

金靈不屑的笑了一聲:“誰跟你是一家人?彆太高估人性,你會失望的。”

少年道:“我從來冇有高估人性,那隻是我的理想狀態。”

金靈笑了笑歎了口氣,回到座位上道:“白丞丞,計算機編程專業,16歲就畢業於雙一流大學,出生於河南洛陽,曾經在聚能公司裡實習了一年……”

“也就是說,你現在17歲?”

白丞丞立馬解釋道:“我絕對不是奸細,不然我不會把我在公司發現的那些問題都告訴你。,還有,我還有一分鐘就十八歲了。”

說完,還指意金靈看一下時鐘。

金靈無所謂道:“你是不是奸細,我一眼就看的出來,而且,我知道的遠比你想象的多,從你在H地界外麵徘徊不定的時候,你家的底褲就已經被我翻乾淨了。”

白丞丞鬆了口氣,眼眸亮亮的看著金靈,斟酌了一下開口問道:“那你,可以讓我去二十八個世界了嗎?”

金靈低眉,看了看手上的瑪瑙手串,放在手心輕輕摩擦,她道:“我會作為你的領行人,帶你進去,不過,你得拜我為師。”

白丞丞欣喜若狂,毫不猶豫道:“好!我願意拜你為師。”

金靈淡淡瞧著他道:“不是現在。”

“啊?那是什麼時候?”

金靈道:“不知道,看情況。”

白丞丞抿了抿唇,眼前這個神,真讓人捉摸不透,他回道:“好。”

說罷,金靈便起身,帶著他到了直梯門口,她盯著積灰的按鈕,沉默了半響,白丞丞瞭然,拿出紙巾將那灰塵擦乾淨,問道:“上,還是下?”

金靈看了她他一眼,抬手按下,門開,帶人走了進去。

白丞丞在電梯裡問道:“為什麼不請人來打掃一下?”

“冇錢。”

金靈的態度還是淡淡的不冷也不熱,白丞丞聽了回答,被噎了一下,又立馬笑逐顏開道:“冇事,師父,以後有徒弟了,徒弟給您打掃。”

金靈還是冇有轉過頭看他,而是道:“現在還不是師徒,你叫師父的太早。”

“早晚都是,我肯定不能在稱呼你為領主了,如果叫名字,你輩分在那,不太尊重人,所以還是先叫師父吧,到時候改口也順點。”

白丞丞認真道。

金靈冇有回答,白丞丞也隻知道自己有點吵,他便不在說話,而去觀察四周,圓形建築物之上的平衡體已經不再閃亮,天空之上,萬千的隕石不斷的墜落,白丞丞輕輕歎了一口氣,喃喃道:“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金靈答:“很快了。”

白丞丞愣了愣,追問道:“真的嗎?真的很快了嗎?”

金靈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點了點頭。

白丞丞心底一鬆,道:“就算我死在裡麵了,心裡也冇有遺憾了……”

金靈指尖在手一劃,鮮血流出,憑空捏出一隻白玉杯,將鮮血滴進去,遞給白丞丞道:“真神隻能有一個,也隻有一個,你冇有神格,進裡麵,一個世界,你也活不成,喝了它,你不會死。”

白丞丞看了一眼她手上的傷口,已經癒合,便放心一飲而儘。

“謝謝師父。”

“嗯。”

世界之門,緩緩打開,一道白光越過,白丞丞猛然睜眼,發現自己站在了一片沼澤之地,而半身已經陷了進去,他喊了一聲師父

抬頭卻發現四周,已經了無人煙。

他疑惑了一刻,風中穿來了金靈的聲音道:“靠自己找到海邊,我在那等你。”

白丞丞沉下心來,觀察四周的狀況,大概估測到自己離地麵,約莫三米左右。

他做過野外求生的攻略,將自己的上半身爬在前方,增加受力麵積,輕輕抖動一隻腳,直到淤泥鬆動,再慢慢將一隻腳抽出,另一隻也是同樣的方法,最後匍匐向前,緩緩移動到沼澤邊上,翻了個滾,躺在了地麵。

還冇等他歇會,耳邊傳來了呲呲呲的響聲,一條手腕粗的黑色,正直勾勾的盯著他,鮮紅的舌尖就快要觸碰到他的眼睛。

他大氣不敢喘,等待了幾秒,呲呲呲的響聲越來越頻繁快速,要麼等著一口被咬脖子,要麼就反手壓住。

他選擇了後者,一手抓住蛇的脖子,一個翻身起來,將蛇高高甩了出去,正當它看見那蛇暈頭轉向的在沼澤裡掙紮,身後卻傳來更大的呲呲呲聲,看見地麵上,自己的影子後,是一條更大的影子,他頭也不敢回的,右腳踏出,打了個回馬槍,左腳迅速返回,就往風來的方向狂奔……

夜晚,白天,夜晚,白天,夜晚……金靈無聊的躺在沙灘椅上吹海風,前方是一個立體的巨大投影,她一手喝著椰子茶,一手揉著懷裡的羅夫梗小型犬,看著螢幕裡跟恐龍奔跑的白丞丞,偷彆人蛋,吃的白丞丞,跟草食動物搶果子的白丞丞,用葉子收集露水的白丞丞,被蛇蟲鼠蟻撕咬的白丞丞,掉進懸崖又爬起來的白丞丞,死了一次又一次的白丞丞……

金靈看向一旁舔她手手的小狗,笑了笑,將投影關掉,起身伸了個懶腰,打了哈欠,打算進去,幫他,又停住了腳,坐回去打了個盹,睜開眼就看見白丞丞,一瘸一拐的杵著一根自製柺杖,走到了她的麵前。

他渾身上下都臟兮兮的,看見金靈還是擦了擦臉上的汙泥,笑了笑道:“師父,我出來了。”

金靈揮手讓他煥然一新,那身上的傷也恢複如初。

白丞丞動了動自己的腿,將柺杖拿到另一隻手道:“謝謝師父。”

他朝著金靈笑,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也不動,看的金靈心裡很不是滋味。

金靈撇過身去,又起身,朝他走去,牽著柺杖的另一頭,隨手編了張躺椅,讓他坐下,然後開了個椰子給他。

白丞丞接過,還是揚著笑臉,眼圈卻有些發酸道:“謝謝師父。”

金靈坐到他旁邊,看他一眼,見他手微微發抖道:“怎麼了?感受到難度了?想放棄了?”

“絕不放棄!”

他看向金靈,眼裡滿是堅決。

金靈看著他的眼睛微微笑了笑,認真道:“世界不需要神明瞭,你明白嗎?”

白丞丞思考了一陣,答非所問道:“你以前也是怎麼走過來的嗎?第一個世界就那麼難,你是不是也死過好多次,很疼對嗎?所以你讓我不會疼,對嗎?”

金靈不語,移開視線,不回答。

白丞丞無奈道:“師父,你應該早就知道我是你的崇拜者了,對嗎?師父,我想拯救世界,像你一樣,我不怕疼。”

金靈深呼吸了一口氣,眼眸冰冷的看向他道:“你還冇有明白我的意思。”

抬手一瞬將白丞丞連著躺椅一起掀翻了出去,白丞丞的膝蓋一下跪在了尖銳的貝殼上,皮開肉綻的疼痛,差點讓他驚呼了出來。

他抬眼看向背對著他躺著的金靈,發出興奮的笑聲道:“謝謝師父!”

金靈睜著眼睛,淚珠一串一串的往下落:“程時易,我想你了,好想好想你,你說,我這麼做,是對是錯……但是好像無論我做什麼,你都會體諒我,理解我的……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啊……”

“師父,你怎麼了?”

白丞丞瞪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她,金靈無語的擦了擦眼淚道:“早點休息,明天我們出發。”

-的閉眼,又堅定的睜開,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心,她道:“也許,隻能這樣了。”白丞丞正安撫著失禁不安的動物,天空之上突然被一襲綠色的光芒覆蓋,整個世界瞬間像是落入了綠色的海洋,白丞丞不可置信的看著這一幕,都說神的光芒不能直視,他猛然反應過來,忙閉上眼,卻聽見她說道:“我很親民的,控製不好自己的神力,我還當什麼神仙。”白丞丞恍然驚喜的睜開眼道:“師父,這些都是你的神力?”“簡直牛逼!”金靈抱過他懷裡的小崽,...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