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癡傻小姐

竟也耐看。“你是,柳葉?”二小姐眸一閃,試探的問了句。聞言,柳葉激地一把抓住二小姐的手:“小姐,你認得奴婢了!你認得奴婢了?”二小姐不著痕跡地掙開柳葉的手,背對著眾人朝柳葉使了個眼,見狀柳葉會意地眨了眨眼,掐起腰來指著站在不遠的一乾丫鬟大罵道:“你們這群沒眼力的東西,是誰欺負我家小姐了,給我站出來,看我不了的皮!不相乾的人給我滾,別讓姑娘我再看見你們,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柳葉話音一落,頓時人作鳥...“傻子,我你呢,你聽見了沒有!”一個穿綾羅綢緞的子惡狠狠地朝著對麵的丟了塊石頭,此正是幽羽國當朝丞相最疼的小兒秦紫菱。

丞相秦漢為正派,親民近民,在百姓中擁有極高的威,秦丞相膝下三一子,三個兒無一不是傾城絕,大小姐秦紫萱才華出眾,被譽為幽羽國第一才,三小姐秦紫菱俏可人是人盡皆知的人兒,隻是這二小姐空有貌,卻是個目不識丁的癡兒,說起來二小姐的名頭倒是比其他兩位小姐都響亮些,想來這幽羽國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眼下這位顯然就是那傳聞中癡傻的二小姐了。

隻見被尖銳的石頭劃破了額角,殷虹的順著蒼白得近乎明的臉頰上緩緩落,而卻恍若未覺般自顧自地嗬嗬傻笑。

“哼!傻子就是傻子,跟說話也聽不懂,三小姐別為了這種廢氣,仔細著氣壞了子。”旁邊的一個小丫鬟不屑地瞥了白一眼,轉過頭對著秦紫菱討好的說道。

秦紫菱嫌惡地拿著錦帕了手隨手朝著癡傻的二小姐一丟,趾高氣昂的說道:“傻子,本小姐賞你了。”

見二小姐半天也不一下,丫鬟紅纓頓時就急了,狐假虎威地走到二小姐麵前出手指用力地著額角的傷口,惡狠狠地說道:“三小姐與你說話呢,你是聾子嗎!”

二小姐被得吃痛,蹙著眉一把開紅纓的手,頓時,紅纓柳眉一豎,反手便打了一耳,尖聲道:“你個傻子竟敢還手,我打死你!”

說罷,咬牙切齒地將二小姐摁倒在地上拳腳相加,秦紫菱笑意盈盈地看著紅纓毒打二小姐毫沒有阻止的意思,反而是愉悅的勾起角站在一旁欣賞。

約莫著過了半柱香的時間,紅纓背後的衫都被汗浸了,秦紫萱子也乏了,懨懨地說道:“好了,我累了,先回去吧。”

聞言,紅纓送了口氣,用力地在二小姐腰上了一把才罷休,可的手剛一拿開便覺到了不對勁,被摁倒在地上的二小姐已經失去了反抗,眼睛地閉著,俏臉慘白得沒有一,紅纓嚥了口吐沫地出食指往二小姐鼻尖一探,忽然,子猛地一癱坐在了地上。

秦紫菱注意到了紅纓的異,不耐煩地喊道:“做什麼呢,還不給我快點走!”

紅纓驚恐地瞪大眸子,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秦紫菱柳眉一豎,叱道:“你聾了嗎!敢不聽本小姐的話,信不信我打死你!”

“三,三小姐,那個傻子,,死了。”紅纓帶著哭腔結結地說道。

秦紫菱聞言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眼,腳下一個趔趄猛地後退了兩步,即使平日裡再不喜那個傻子,可卻也沒想過要殺了,不為別的,隻為逐年為自己積累起來的大家閨秀的名聲,盛京中各個府上的那些個婦人是頂好講人閑話的,若是今日這事兒他人傳了出去,自己和母親怕是無法立足了。

一時間秦紫菱慌了,手足無措地直在原地打轉兒,心道這可怎麼辦纔好,正值大好年華可不想為了一個傻子斷送了前途。

忽然秦紫菱眼睛一亮,計上心頭,隻見隔空指著嚇傻了的紅纓厲聲斥道:“大膽紅纓,你竟敢謀害二小姐,來人啊,把給我抓起來!”

紅纓一急,剛張口大聲喊冤,可守在一旁的丫鬟蛾子卻不給這樣的機會,一塊爛布塞到的口中頓時住了聲,紅纓慣是個仗勢欺人的主兒,在場的丫鬟哪個沒被趾高氣昂的欺辱過,現下一見失了勢更是個個兒都上來踩兩腳報了往日仇怨。

這廂紅櫻有口不能言,那廂卻是任誰都沒有注意到“已經死了”的二小姐指尖輕輕地了。

直到,

“唔”二小姐極輕地一聲悶哼聲卻秦紫菱星眸頓時瞪得滾圓,當紅纓說二小姐死了的時候沒有懷疑,因為秦紫菱心知紅纓的子,借一百個膽子也不敢欺騙自己,那麼,這個聲音

秦紫菱越想越是心驚,甚至覺一的汗都豎了起來,冷汗一瞬間就sh了的脊背。

“快,快”,秦紫菱出手巍巍地指著二小姐的子:“把給我丟進湖裡麵去,快點!”

聞言,對紅纓拳打腳踢的丫鬟們頓時住了手,可眼神落在倒地不起的二小姐上時卻猶豫了起來。

秦紫菱叱一聲:“本小姐你們把那個傻子扔進去!出了事自由本小姐頂著!”

幾個丫鬟彼此間對視了一眼,把心一橫就要上前,可行至兩步,便聽一道清冷的聲音響了起來:“哦?你且說說你如何頂著?”

接著,在眾人驚恐的目中,二小姐的“屍”忽然緩緩站了起來,的額角尚留著殷虹的鮮,臉蒼白,墨發淩,一襲白信步而來,猶如鬼魅。

一時間,秦紫菱與一眾丫鬟蛾子嚇得小肚子直打,愣愣的僵在原地也不敢一下。

“嗤嗤。”二小姐臉上掛著輕蔑的笑意:“秦紫菱?今日的賬本姑娘記下了。”

“你,你,你!”秦紫菱驚恐的眸子越瞪越大,看著二小姐這張愈發近了的俏臉一口氣憋在口生生地嚇暈了過去。

眼見著府裡最寵的三小姐都暈了過去,也顧不得什麼恐懼了,有幾個頭腦伶俐的忙扶起秦紫菱落荒而逃。

二小姐冷眼掃過在場之人,正在此時,遠一個小丫鬟一兒的布麻,氣籲籲地朝著二小姐跑了過來。

“小姐,小姐,你這又是怎麼了,又是誰欺負你了?”小丫鬟從懷中取出一方素的帕子小心地著二小姐額上的跡,焦急地問道。

二小姐隻是淡淡地搖了搖頭,仔細地打量起麵前這個模樣俊俏的丫鬟,隻見頭發攀兩個小小的圓髻,兩個淺淺的梨窩顯得分外可,說不得多麼出眾的臉蛋兒竟也耐看。

“你是,柳葉?”二小姐眸一閃,試探的問了句。

聞言,柳葉激地一把抓住二小姐的手:“小姐,你認得奴婢了!你認得奴婢了?”

二小姐不著痕跡地掙開柳葉的手,背對著眾人朝柳葉使了個眼,見狀柳葉會意地眨了眨眼,掐起腰來指著站在不遠的一乾丫鬟大罵道:“你們這群沒眼力的東西,是誰欺負我家小姐了,給我站出來,看我不了的皮!不相乾的人給我滾,別讓姑娘我再看見你們,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

柳葉話音一落,頓時人作鳥散,眨眼間就為們主仆兩人清出了一塊空地。

二小姐隨著柳葉一路穿過長長的迴廊,經過幾華麗的院落,最終來到相府最偏遠的一個角落的茅草屋中。

屋子正中央的地麵上還放著一個木盆,盆中裝了半下子的水。

二小姐頗為無奈的笑了笑,想來這纔是真正的屋偏逢連夜雨了?民近民,在百姓中擁有極高的威,秦丞相膝下三一子,三個兒無一不是傾城絕,大小姐秦紫萱才華出眾,被譽為幽羽國第一才,三小姐秦紫菱俏可人是人盡皆知的人兒,隻是這二小姐空有貌,卻是個目不識丁的癡兒,說起來二小姐的名頭倒是比其他兩位小姐都響亮些,想來這幽羽國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眼下這位顯然就是那傳聞中癡傻的二小姐了。隻見被尖銳的石頭劃破了額角,殷虹的順著蒼白得近乎明的臉頰上緩緩落,而卻恍若未覺般自顧自地嗬...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