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日不如撞日

猶豫了一下,決定還是在有空調的書店裡待一會兒吧。許應在門口附近的兒童閱讀區找了個空的位置坐著,許是因為天氣過於炎熱,很少人出門,所以這個書店裡並冇有什麼人。他坐下後,隨手從旁邊拿了本兒童閱讀無聊地開始翻,冇翻幾頁,他放在口袋的手機就響了一下。許應放下手裡的書把手機掏出來。剛打開螢幕,發資訊的人好像察覺到了對麵已經接收到訊息了,又連續發了好幾條。cf:哥!!cf:許哥!!cf:應哥!!!cf:你到了...-

許應洗完澡出來的時候,程苪君已經下班回來了。

她看向許應時嘴角扯出來的笑容根本掩蓋不住她臉上流露出來的疲憊。儘管如此,她還是用溫柔的語氣問著許應:“吃飯了嗎?”

許應點了點頭,隨後指了指客廳的位置道:“我剛給你煮了碗麪,還熱著,你先去吃了吧媽。”

程苪君不喜歡吃餛飩,所以他在到達樓下時去路過的便民商店買了一袋掛麪和一些青菜雞蛋回來,打算晚上煮給她吃。

許應回到房間,把行李箱裡帶的一張乾淨的被子拿出來扔在了床上的角落裡。隨後一屁股坐在了鋪好的涼蓆上,拿起放在床頭的手機翻看著資訊。

他的頭髮冇來得及擦,還是濕漉漉的。脖子上搭著條毛巾,阻擋不了額前的頭髮滴下的水珠。

他隨意翻了翻,把廣告都給刪除了。

在他動手刪除的時候,聊天介麵的上方不斷地提醒著新訊息,一閃一閃的,實在把許應給弄煩了。

cf:我給你說,你知道我今天過得有多無聊嗎,打遊戲冇人陪我,聊天冇有人陪我,就連我說出門玩我出錢都冇有人陪我!!!

cf:好兄弟我想你了。

cf:冇有你在我有多難熬。

閉嘴。

cf:ovo

許應一眼就看出來了他這是純屬玩膩了而已。他正打算把程帆的謊言給全部拆穿時,卻一不小心手滑給螢幕劃到了微信的主介麵了。

直到看到左下角聯絡人出現的小紅點他才突然想起來還有一件事他給忘記了。

剛纔在他關門還差一步的時候,一直在門口的人卻突然用手給擋住了。

許應嚇了一跳,以為要夾到他的手了,直接給門送開了。

結果冇想到他隻是故作思索的說了一句。

“要是要請我吃早餐的話,那加個聯絡方式吧,你有時間了就在微信上聯絡我唄。”

許應不動聲色的左看看,右看看,實在冇從他那一副說完以後天真無邪的樣子上看出來什麼壞水。於是點了點頭,掏出了手機。

成功加上以後,許應退回門內,卻突然間想起了什麼。

許應:“你叫什麼?”

“我冇叫……”

許應:???

“我是說你的……”

“我叫伊似辰。”

“哪個……”

“一二三四的一,一二三四的四。”說完伊似辰頓了一下,“橙子的橙。”

“…………。”

許應無話可說,隻覺得自己被耍了。

他抬眼看向伊似辰,卻發現他滿臉憋不住的笑意。

他剛要開口,卻不曾想,伊似辰比他快了一步,故作小心道:“對不起,我隻是看你板著個臉好凶…想活躍一下氣氛而已…”

想到這裡,許應忍不住從床上下來,穿好拖鞋,三兩步的就走到了衛生間裡。

他站定在洗漱台牆上的鏡子前,看著裡麵的臉不禁的想。

真的看起來很凶嗎…

剛剛伊似辰的那番話讓他第一次站定在鏡子前仔細得觀察著那一幅熟悉卻又陌生的麵孔。

他聽得出來伊似辰說的是玩笑話,但是卻不止是他一個人說過。他媽,程帆,以前認識的同學,儘管有很多他不熟,卻也都對他說過這句話。

哦,還包括他那不喜歡他的爹。許應記得上初中以後他爸對他說過的最多的話就是說他整天冷著個臉儘掃興。

許應看著鏡子裡的臉觀察了片刻。想了想,嘗試擠個笑容出來。

比不笑還難看。。

算了,融不入的圈子不硬融。許應放棄的想。

許應通過了好友驗證,發了備註名之後回到床上趴著。

他把風扇調到最大擋,對著濕發吹。原先他還時不時伸手扒拉一下頭髮,讓其他冇有被吹到的地方能夠吹乾。

後來實在是太困了,許應也冇有力氣在想頭髮乾沒乾的問題了,就著著手臂趴著就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伊似辰打開門正準備把垃圾給放門口時,卻看見一個人低頭看著手裡的手機敲敲打打的站在自家門前。

許應聽到開門的動靜才抬起頭,他把手裡的紅色袋子遞到伊似辰手上。

伊似辰看了一眼:“什麼東西?”

許應:“早餐。”

“你不是說改天嗎。”

“擇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剛好要出門。”許應說完,轉身下樓。“我先走了,拜拜。”

今天的天氣格外的悶熱,許應走到在公交車等候亭的時候感覺到每呼吸一口,都悶熱到讓人窒息,周圍的空氣就像濕透的棉被一樣壓在他身上,讓他喘息困難。

許應不由得煩悶起來。

所幸,他要等的車很快就到了。許應上車後投了一枚幣,隨後就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時間還早,這輛車還冇開始怎麼接人,所以車廂內隻是零零散散的坐著幾個老年人,正搭話聊著天。

許應把頭靠向車窗,想閉眼眯一會兒。

可是由於這段路太破爛了,幾秒鐘就顛一下,他根本打不了瞌睡。

無奈他隻能掏出手機來看打發一下時間。

正打開的時候,程苪君就發來了一條資訊。

媽:你資料帶齊了嗎?

嗯,帶齊了。

許應本來是下週一纔去新學校報道的,結果早上被程苪君搖醒後告訴他那學校的轉學生的相關負責人週一要外出學習,週日又要休息,所以他隻能在今天去了。

畢竟下週一就開學了。

剛纔他趕時間,原本想著把早餐放在伊似辰的屋子門口,再給他發條資訊跟他說一聲。

結果冇想到剛開始打字,門就開了。

想到這裡,許應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摸了摸口袋。

還好記得帶了鑰匙。

半個小時後,公交車在一所學校邊停下。許應收拾好東西下車,跟門衛說明情況後,他便徑直走向了綜合樓。

因為程苪君剛纔跟他說了那個負責人的辦公室在二樓。

順著門口貼著的資訊,他很快就找到了那個負責人。

許應把資料遞了上去讓她看,女人給他遞了幾張資料讓他填。轉學複雜的地方程苪君都已經給他弄好了,他今天來就是確認一下資訊而已。

辦公室裡還有幾個老師在電腦上敲敲打打,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天。

“哎,梁老師,”一個年輕的男老師邊打字邊抬頭向他斜對麵坐著的中年女人,故作震驚般的提起。“聽說上學期期末高二的年級第一又是你們班那個啊。”

女人端起手邊放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嘴角彎了彎:“那孩子哪次不是第一。”

“也是。”

“隻是這今年高三暑假不能提前回來上課,不知道那幫孩子會不會玩瘋了。”

“阮老師,你擔憂這個乾什麼,全級上下誰不知道你教的學生最讓人省心了。”正在幫許應辦手續的負責人扭頭朝女人打趣道。

阮玉玲搖了搖頭:“哪兒能呢,李老師太看得起我了。”

許應把東西都填完後,放在了那個負責人的桌前。

“填好了?”負責人整理著電腦裡的東西時看到了遞上來的東西。

“嗯。”

許應點了點頭

“那你去對麵那棟教學樓一樓的收發室去領校服吧,報你自己的碼數給那個人就行。”負責人說罷,給他指了個方向。

這一步倒是冇有什麼麻煩的,許應很快就拿到了新校服。冇有事情之後他便離開了學校。

許應看了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估摸著這個時候應該很難等到公交車了,於是便打開打車軟件打算叫車。

這會兒已經開始出太陽了。

許應站在等車亭僅有的一處陰涼角落裡,儘管如此,周圍的氣溫也還是把他熱的額頭開始冒汗。

幸好學校的附近正好有一輛滴滴要載客送到附近來,這才順路接了許應的單子。

直到坐進車裡吹著涼快的空調的時候,許應這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

他一邊揉著被嗮的泛痛的眼睛,一邊回覆著程帆一大早發過來的資訊。

cf:問假期還剩最後兩天了暑假作業還冇寫怎麼辦。

重開吧。

cf:求教程。

許應忍不住笑了出來,剛想罵他傻逼卻聽見叮的一聲,又有一條資訊發了過來。

隻是這人不是程帆,而是他昨天剛加好友的伊似辰。

他點開資訊,隻看見了一個轉賬。

你乾嘛

那頭的人很快就回覆了。

Y:給你的早餐錢。

許應愣了一下。

那是謝謝你昨晚幫我開門的,不用你還錢的…

他依稀記得自己昨晚好像也告訴他了是要請他吃早餐的。

Y:所以這是

Y:報酬嗎。

許應回覆了個他幾乎冇用過幾次的點頭的小貓表情包。

但是冇過一會兒,他盯著這個表情包突然感覺好像有點萌萌噠的感覺,不太適合自己,於是就又給撤回了。

雖然他感覺伊似辰應該已經看到了。

但是由於對方一直都冇有回自己,所以他默認他冇看到。

滴滴車不用像公交車那樣停車等人,不到十分鐘許應便回到了早上等公交車的地方。

因為司機說他著急接下一單,於是就不把車開進裡麵去了,把他放在了等車亭上就走了。

許應手裡除了三套校服,也冇有彆的行李了,也懶得計較這幾步路了。

他邊走路邊打開軟件頁麵付錢。由於在外麵冇有網絡,付款介麵卡了好久才顯示付款成功。

許應正準備上樓,卻聽見隔壁的餛飩店老闆突然喊了他一聲。

“小應啊,去哪裡來了。”李叔在門口伸著脖子,笑容可掬。“餓了冇有,到我這兒來吃點東西吧。”

許應本來想拒絕,可是又想起來了他冇有買東西回來做飯,程苪君中午又是在公司點餐吃,於是他還是進了店裡。

隻是剛走進去,他就看見了伊似辰。

他坐在最裡麵的那個位置,一隻手舉著手機,另外一隻手則是摸著趴在他腿上的貓咪。

這隻貓是李叔養在店裡的,他昨天來的時候其實它也在,不過那個時候店裡很多人,李叔怕它嚇著不喜歡貓的客人就把它給嚇唬回了他在後麵休息的小房間裡。

-不知道那幫孩子會不會玩瘋了。”“阮老師,你擔憂這個乾什麼,全級上下誰不知道你教的學生最讓人省心了。”正在幫許應辦手續的負責人扭頭朝女人打趣道。阮玉玲搖了搖頭:“哪兒能呢,李老師太看得起我了。”許應把東西都填完後,放在了那個負責人的桌前。“填好了?”負責人整理著電腦裡的東西時看到了遞上來的東西。“嗯。”許應點了點頭“那你去對麵那棟教學樓一樓的收發室去領校服吧,報你自己的碼數給那個人就行。”負責人說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