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生!

會讓他們好過!一道刺眼利閃過,將顧溫妍的臉龐照亮,的瑩瑩眸子裏裝滿冷嘲和恨意,像深淵惡魔盯著顧綿綿!嚇了一跳,後退兩步:“姐姐……”雷聲炸響,顧綿綿再度看去,卻隻有顧溫妍一貫溫吞的神。是看錯了?肯定是看錯了,這個蠢貨那麽好騙,不可能懷疑!“既然要回去,妹妹,你在前麵引路吧。”顧溫妍笑著說:“我和司寒跟著你們。”“……嗬嗬,不用吧?”顧綿綿纔不敢去,整條盤山公路都被暫時封閉,陷阱是留給顧溫妍的,沒這...猙獰的笑聲在天空中響徹,伴隨著雷鳴,打火機點燃……地上的汽油瞬間引!

大火滔天,絕痛苦地嘶吼,還有那兩張惡毒的麵龐……

不!絕不能這樣認輸!

靈魂裏的憤怒、不甘、後悔,通通織燃燒……劇痛過後,一陣白閃過……

顧溫妍驟然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在亡的那條盤山公路上?!

驚喜地睜大眼睛,回來了,還沒死,一切還來得及!

顧溫妍用力踩下剎車,後麵跟的汽車也就此停下,很快,一道冰冷森寒的雙眸凝視著。m.x33xs.com

薄司寒!本來要在今天和他結婚,卻被父母的養顧綿綿,還有自認為的青梅竹馬方齊珩唆使著逃婚。

薄司寒追來,竟然也和一起葬火海……

可是死後才知道,顧綿綿千方百計加害,方齊珩也本不是小時候救過的人,那個人是薄司寒!

“下車。”

此時,薄司寒泛白的間吐出兩個字,俊冰冷的臉龐不帶任何溫度,讓人心驚膽戰。

他那雙眼裏滿是銳利之,死死盯著顧溫妍:“我說,下車。”

男人似乎耐心用盡,再不給出反應,他就會用上最可怕的手段來對付。

“下車就下車嘛……你兇什麽?”顧溫妍還是有些怵他這副冷冰冰的樣子,可一想到那些被誤會的曾經,還有死之前的誓言……

推開車門,腳才剛落地,就被一把拽住手腕往回走。

薄司寒的指尖滾燙到幾乎要把的皮給燒起來。

顧溫妍吃痛,著聲音,小心翼翼和他商量:“我不是要逃,好好商量行不行?”

男人腳步頓了頓,一隻手突然扯下煙灰領帶,把顧溫妍的雙手並攏,迅速纏繞幾圈將捆起來,語氣危險:“想商量?現在可以了。”

顧溫妍吞了吞口水,想報答他的恩,好像是個前所未有的挑戰啊。

剛想說點什麽,耳邊又響起了汽車轟鳴聲……

顧溫妍眼神一變,是他們!!

這輛車再往前方開一百米,就是顧綿綿和方齊珩提前布好的陷阱,會令顧溫妍撞車。

顧溫妍的車子很早被過手腳,劇烈撞後,汽油會泄。

跟其後的薄司寒也逃不過,一箭雙雕!

他們的計劃那樣毒,顧溫妍曾經不僅毫無所知,甚至還激他們幫助逃婚,實在可笑可悲!

而現在……

顧綿綿下車之後,神愣了半晌,眼中閃過幾分失和憾,像是覺得沒能把顧溫妍到陷阱,有點可惜。

但很快將翳緒掩飾幹淨,無比擔心的看著顧溫妍:“姐姐……我和齊珩實在太擔心你,就找過來了。”

方齊珩也裝模作樣關懷:“妍妍你還好嗎?”

薄司寒正打算把顧溫妍往車裏塞,聞言,起眼皮斜了他們一眼,冷聲道:“滾。”

他向來這樣不近人,格晴不定,是京城裏出了名的難招惹。

薄家也都是在他的鐵手腕之下崛起。

如果能讓他們一起死在今天……

顧綿綿出無害的天然清純表:“姐夫,你既然已經把姐姐找到了,就快趕回婚禮去吧,賓客們可都等著呢。”

顧溫妍心中嗤笑,表麵上裝得不解,大聲質問:“顧綿綿你說什麽?!”

“姐姐……我也是為了你好,你逃婚都被姐夫抓到,就別掙紮了。”

看似善良的提議:“我們剛才來的路上,因為山垮塌已經封路,姐夫,你帶著姐姐從前麵那條路走吧。”

薄司寒瞇了瞇眼,坐進駕駛室。

顧溫妍立即抓住他的手,對他搖頭,人的溫傳來,薄司寒子微僵。

顧溫妍沒注意,看向外麵站著的顧綿綿。

還有方齊珩。

這兩個最恨的人。

騙、害、殺……絕不會讓他們好過!

一道刺眼利閃過,將顧溫妍的臉龐照亮,的瑩瑩眸子裏裝滿冷嘲和恨意,像深淵惡魔盯著顧綿綿!

嚇了一跳,後退兩步:“姐姐……”

雷聲炸響,顧綿綿再度看去,卻隻有顧溫妍一貫溫吞的神。

是看錯了?肯定是看錯了,這個蠢貨那麽好騙,不可能懷疑!

“既然要回去,妹妹,你在前麵引路吧。”

顧溫妍笑著說:“我和司寒跟著你們。”

“……嗬嗬,不用吧?”

顧綿綿纔不敢去,整條盤山公路都被暫時封閉,陷阱是留給顧溫妍的,沒這個膽量去。

方齊珩也有點急了:“妍妍你們快過去,不然趕不上婚禮了!”

顧溫妍輕笑:“齊珩哥,你早上還說讓我一定要逃婚呢,現在又催我回去?”

話音剛落,薄司寒戾氣遍佈的視線就停在方齊珩臉上,音幽冷:“方齊珩,是你,很好。”

方齊珩冒出一冷汗,完了,被薄司寒這個怪盯上,薄司寒如果沒死,往後他就會遭無休止的追殺和折磨!

他隻能著急催促:“妍妍,我也是為你好,薄先生,你快點把帶回去,就走前麵這條路……”

顧溫妍歪了歪頭:“司寒。”

聲音清冽人,自帶意,薄司寒暫時下心頭怒火,結滾了滾:“嗯?”

“你說前麵這條路上會有什麽?不會是有什麽陷阱吧?!”

薄司寒眼神暗下,眸中冷意蔓延:“哦?”

“報警好了。”顧溫妍說,“我預很準確的,前麵肯定不宜通行。”

顧綿綿瞳孔放大,連聲音都在抖,卻還不忘挑撥離間:“姐姐你在說什麽?你不會是為了逃婚所以拖延時間吧?”

顧溫妍覺到邊人的冷氣肆意,用清幹淨的眼眸看著薄司寒:“我不會逃的,相信我一次,好嗎?”

薄司寒聲音幹啞:“顧溫妍,就一次。”

說著,解開了領帶束縛。

“你真好!”顧溫妍角勾起,迅速打電話報警,“喂,這裏是……”

顧綿綿和方齊珩臉劇變,想過很多種謀害計劃,萬萬沒想到,顧溫妍竟然報警了?!

怎麽辦……

心虛的兩人快害怕死了,如果被發現他們的手腳……

就徹底完蛋了!

您提供大神樂生的重生千金纔是豪門真團寵珩,是你,很好。”方齊珩冒出一冷汗,完了,被薄司寒這個怪盯上,薄司寒如果沒死,往後他就會遭無休止的追殺和折磨!他隻能著急催促:“妍妍,我也是為你好,薄先生,你快點把帶回去,就走前麵這條路……”顧溫妍歪了歪頭:“司寒。”聲音清冽人,自帶意,薄司寒暫時下心頭怒火,結滾了滾:“嗯?”“你說前麵這條路上會有什麽?不會是有什麽陷阱吧?!”薄司寒眼神暗下,眸中冷意蔓延:“哦?”“報警好了。”顧溫妍說,“我預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