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邑白蘭地與三杯雞尾酒

總得對他有點瞭解吧,都是情報人員,你應該懂得吧,貝爾摩德。”“還有你查不到的情報嗎?”貝爾摩德笑道。“我的情報範圍也是有限的啊,”波本假惺惺地歎了一口氣,“我上哪裡去查一個常年輾轉在非洲、中東和拉美的組織成員的情報呢?”“我可不會隨隨便便告訴你哦。”“真是冇辦法呀,我可以依據你告訴我的情報,之後幫你一個或大或小的忙,你看怎麼樣,貝爾摩德?”波本的笑容看起來更神秘也更假了。貝爾摩德的笑容倒是稍稍真誠...-

米花中央大廈頂層瞭望餐廳。

知名星二代兼女影星克麗絲·溫亞德今天在這裡預定了位置,現在坐在座位上耐心地等待著,即使這家知名的餐廳已經招待過足夠多的名人,侍者小田讓依舊感覺到十分榮幸。

‘讓克麗絲·溫亞德等待的會是什麼人呢?’小田讓侍立在一邊不著邊際地想著。

很快,她等的人就到了,那是一個長得非常好看的深色皮膚金色頭髮的混血青年,青年露出了一個非常能夠引起人的好感的笑容,說道:“抱歉,突然有事耽擱了一下。”

‘啊,難道是情人嗎?這張臉有這個資本啊,’小田讓一邊上前替青年整理餐具,一邊繼續發散思維,‘也有可能是想要獲得演藝圈機會的新人也說不定,這張臉確實有這個資本啊。’

“沒關係,畢竟你是大忙人嘛。”克麗絲彎起塗抹著唇膏的漂亮紅唇說道。

‘大忙人?難道是什麼厲害的影視製作人之類的?’小田讓將餐巾鋪開之後將餐前酒單遞給了克麗絲·溫亞德。

克麗絲·溫亞德掃了一眼之後,將酒單重新交給小田讓,微笑著說:“雅邑白蘭地,謝謝。”

“就這樣進入正題了嗎?”混血青年依然帶著那種親和的笑容問道。

‘餐前酒怎麼就是正題了?’小田讓的心裡話一點兒也停不下來。

接著,他看到克麗絲·溫亞德向他比了一個手勢,那意味著接下來顧客不希望有人在上菜以外的時候有人站在旁邊了,小田讓非常識趣的退下了。

在該消失的時候消失,是他們這種級彆的餐廳服務生的基本素養。

服務生走後,克麗絲·溫亞德塗著漂亮指甲油的手支住自己的下巴,看向混血青年,笑道:“這不就是你今天晚上約我出來的目的嘛,波本。”

彷彿是什麼魔咒,一聲‘波本’叫出來,對麵混血青年臉上的笑容頓時變得神秘莫測了起來。

“這也冇有辦法呀,一個代號成員突然回到日本來,我總得對他有點瞭解吧,都是情報人員,你應該懂得吧,貝爾摩德。”

“還有你查不到的情報嗎?”貝爾摩德笑道。

“我的情報範圍也是有限的啊,”波本假惺惺地歎了一口氣,“我上哪裡去查一個常年輾轉在非洲、中東和拉美的組織成員的情報呢?”

“我可不會隨隨便便告訴你哦。”

“真是冇辦法呀,我可以依據你告訴我的情報,之後幫你一個或大或小的忙,你看怎麼樣,貝爾摩德?”波本的笑容看起來更神秘也更假了。

貝爾摩德的笑容倒是稍稍真誠了一點點,說道:“那太好了,我們來喝酒吧。”

小田讓拿著餐前酒和矮腳杯來到桌前的時候,還以為這兩個人在進行什麼‘看誰先不笑’的挑戰。

“雅邑白蘭地。”小田讓輕聲報了酒名,為兩位倒了酒,然後不聲不響地再次消失。

“阿美尼亞克,”波本看著杯中的酒液說道,“他的代號。”

波本稍稍下調今晚的情報收穫預期,如果一晚上都是這種程度的暗示的話,那基本都是明麵上他能查到的情報了。

“打擾了,前菜紅酒鵝肝。”小田讓端上前菜,然後再次消失。

“我們先用餐吧,為了答謝上次你幫我的忙,今天的餐單是我請主廚先生很用心擬定的。”

“那還真是多謝你了。”

安室透一邊吃,一邊想著這個鵝肝的做法好像有點不一樣,不愧是主廚的手藝,隻是不知道秘方到底是什麼。

一邊享用美食,一邊閒聊,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等到最後一道甜品上完的時候,這次會麵也到了尾聲。

麵對貝爾摩德的時候,波本的耐心和脾氣都很好,他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等貝爾摩德開口。

“這家餐廳最近來了一個很不錯的調酒師,我很喜歡他們的雞尾酒,”貝爾摩德說,“再點兩杯作為消化酒吧。”

“都聽你的。”波本笑著說。

貝爾摩德伸手叫小田讓來,說道:“之前定下的兩杯雞尾酒。”

小田讓點點頭,說道:“好的,立刻為您調製。”

第一杯雞尾酒被放在了桌麵上。

波本看著麵前層次分明的酒液和上麵燃燒著的火焰,挑了挑眉說道:“B52。”

B52雞尾酒,靈感來源是B52轟炸機,波本有查到過阿美尼亞克最早是以武器開發在組織起步的,但不確定是什麼武器,這樣看來,是炸彈或者燃|燒|彈嗎?

第二杯很快也來到了兩人麵前。

完全就像是加了青檸檬的可樂,冰塊清清爽爽地漂浮在玻璃杯中,波本皺起了眉頭,遲疑地說道:“自由……古巴?”

據波本自己查到的情報,雖然阿美尼亞克在武器研發上非常有天分,但很快就在他自己的強烈主張下轉成了行動組,他本以為貝爾摩德是要在這方麵給他一些提示,結果現在的這杯雞尾酒讓他完全摸不著頭腦。

貝爾摩德又勾起她漂亮的紅唇,晃了晃手指說道:“這可是對波本你的特彆饋贈。”

說著,貝爾摩德把燃燒著烈焰的B52推到波本麵前,然後把那杯自由古巴撈到自己跟前,捏住了吸管。

“那杯就歸你了,好好喝掉吧。”

波本懷疑貝爾摩德其實就是很想看到自己燒掉頭髮。

“就這樣?”波本控製著自己流露出一些明顯的失望。

貝爾摩德喝了一口清爽的雞尾酒,說道:“波本,你能知道的,就隻有這兩杯酒了。”

“難道還有我不能知道的第三杯嗎?”波本低聲笑道。

“有的哦,但是你不能知道。”

“哎呀,貝爾摩德,你這樣說不是故意引誘我去刨根問底嗎?”

“畢竟以波本你的能力,說不定很快就到能知道的級彆了呢?我這可是在激勵你呀。”

“那麼,這就是結束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嗎?大明星克麗絲·溫亞德小姐?”波本足夠紳士地說。

“不用了,我還要在這裡留一會兒,我很喜歡從這裡向外看去的夜景。”

“那我就不跟您客氣了,下次再會。”波本微笑著向貝爾摩德告辭。

波本走後,服務生再次走上來:“溫亞德小姐,您之前點的第三杯雞尾酒請問您還需要嗎?”

“需要,請端上來吧。”貝爾摩德點頭說。

很快,第三杯雞尾酒被放在了貝爾摩德麵前,橙紅色的雪泥裝在玻璃杯裡,呈現出一種肉泥血漿的色澤。

“殭屍……啊。”貝爾摩德看著眼前的雞尾酒輕聲感歎道。

-尾酒,”貝爾摩德說,“再點兩杯作為消化酒吧。”“都聽你的。”波本笑著說。貝爾摩德伸手叫小田讓來,說道:“之前定下的兩杯雞尾酒。”小田讓點點頭,說道:“好的,立刻為您調製。”第一杯雞尾酒被放在了桌麵上。波本看著麵前層次分明的酒液和上麵燃燒著的火焰,挑了挑眉說道:“B52。”B52雞尾酒,靈感來源是B52轟炸機,波本有查到過阿美尼亞克最早是以武器開發在組織起步的,但不確定是什麼武器,這樣看來,是炸彈或...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